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沈德潛

編輯 鎖定
沈德潛(1673年12月24日—1769年10月6日),字碻(què)士,號歸愚,江蘇蘇州府長洲(今江蘇蘇州)人。清代大臣、詩人、著名學者。 [1] 
乾隆元年(1736年),薦舉博學鴻詞科,乾隆四年(1739年)以六十七歲高齡得中進士,授翰林院編修,乾隆帝喜其詩才,稱其“江南老名士”。歷任侍讀內閣學士上書房行走,乾隆十四年(1749年)升禮部侍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加禮部尚書銜,乾隆三十年(1765年),封光祿大夫太子太傅
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病逝,年九十七,贈太子太師,祀賢良祠,諡文愨(què)。後因捲入徐述夔案,遭罷祠奪官。
作為葉燮門人,沈德潛論詩主“格調”,提倡温柔敦厚之詩教。其詩多歌功頌德之作,但少數篇章對民間疾苦有所反映。所著有《沈歸愚詩文全集》。又選有《古詩源》《唐詩別裁》《明詩別裁》《清詩別裁》等,流傳頗廣。
本    名
沈德潛
別    名
沈歸愚
碻士
歸愚
所處時代
清代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江蘇蘇州府長洲
出生日期
1673年12月24日
逝世日期
1769年10月6日
主要作品
《古詩源》唐詩別裁》《明詩別裁》
主要成就
在詩論上提倡“格調説
官    職
內閣學士、禮部尚書
文愨
追    封
太子太師
封    號
光祿大夫、太子太傅
祖    籍
浙江吳興

沈德潛人物生平

編輯

沈德潛花甲進士

沈德潛出身吳興沈氏一支,康熙十二年(1673年)十一月十七日生於蘇州府長洲縣葑門外竹墩村(今蘇州市姑蘇區楊枝塘 [2]  。早年家貧,從二十三歲起繼承父業,以授徒教館為生,過了四十餘年的教館生涯。儘管處境並不如意,但他並未棄學,在奔波生活之餘,勤奮讀書,十六歲前已通讀《左傳》《韓非子》《尉繚子》等書。他早年師從葉燮學詩,曾自謂深得葉燮詩學大義,所謂“不止得皮、得骨,直已得髓”,其自負可見一斑。
沈德潛熱衷於功名,但這樣一個滿腹才學的讀書人,竟然科舉屢不中,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被錄為長洲縣庠生後,四十年間屢試落第。在雍正十二年(1734年)應博學鴻詞科考試又被朝廷斥貶,他的詩作被禁止流傳。
四十歲所作《寓中遇母難日》中自表:“真覺光陰如過客,可堪四十竟無聞,中宵孤館聽殘雨,遠道佳人合暮雲。”悽清之意和不甘寂寞的心情溢於言表
從二十二歲參加鄉試起,他總共參加科舉考試十七次,最終在乾隆四年(1739年)才中進士,時年六十七歲,從此躋身官宦,備享乾隆榮寵。

沈德潛天子詞臣

乾隆七年(1742年),授翰林院編修。次年遷左中允。累遷侍讀、左庶子、侍講學士,充日講起居注官
此時沈德潛已年過七旬,乾隆皇帝召其討論歷代詩源,他博古通今,對答如流,乾隆大為賞識,稱之為江南老名士,並對大臣們説:“我和沈德潛的友誼,是從詩開始的,也以詩終。”
乾隆十二年(1747年),命在尚書房行走,又擢禮部侍郎。次年,充會試副考官,以原銜食俸。
乾隆十四年(1749年),沈德潛乞歸,乾隆命以原品致仕,後又為他的《歸愚詩文鈔》寫了序言,並賜“御製詩”幾十首與他。在詩中將他比作李(白)、杜(甫)、高(啓)、王(士禎)。
七十七歲的沈德潛辭官歸裏,屋居木瀆山塘街,著書作述,並任蘇州紫陽書院主講,以詩文啓迪後生,頗得讚譽。後獲特許,在蘇州建生祠,祠址在滄浪亭北的可園西側。
沈德潛像 沈德潛像
乾隆十七年(1752年)正月,乾隆召賜曲宴,恰逢德潛八十大壽,遂題賜匾額曰“鶴性松身”。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加禮部尚書銜。其間曾為父母乞誥命,乾隆給三代封典,並賜詩,其中有句雲:“我愛德潛德,淳風挹古福。”侍郎錢陳羣在旁唱和曰:“帝愛沈潛德,我羨歸愚歸。”賜詩與和詩中巧妙地嵌入沈德潛的名“德潛”、號“歸愚”,一時被傳為藝林盛事。
乾隆二十七年,皇帝南巡,沈德潛及錢陳羣迎駕於常州,乾隆賜詩,並稱二人為“大老”,三十年,乾隆帝再度南巡,沈德潛仍迎駕常州,加太子太傅,賜其孫維熙舉人。

沈德潛身後榮辱

沈德潛石刻像 沈德潛石刻像
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九月七日,沈德潛去世,終年九十七歲 [3]  。追封太子太師,賜諡文愨,入賢良祠祭祀。乾隆還為其寫了輓詩,以錢(陳羣)沈二人並稱“東南二老”,極一時之榮。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江蘇東台縣發生徐述夔詩案。已故舉人徐述夔所著《一柱樓集》詩詞被認為悖逆朝廷,引起一場文字獄,沈德潛因生前在書中為徐寫傳而受株連。乾隆大怒之下,親筆降旨追奪沈德潛階銜、罷祠、削封、僕碑,沈氏所有榮華頃刻之間化為泡影。

沈德潛主要影響

編輯

沈德潛詩論

沈德潛年輕時曾受業於葉燮,他的詩論在一定程度上受葉燮影響,但不能繼承葉燮理論中的積極因素。他論詩的宗旨,主要見於所著《説詩晬語》和他所編的《古詩源》《唐詩別裁集》《明詩別裁集》《國朝詩別裁集》(後名《清詩別裁集》)等書的序和凡例。沈德潛強調詩為封建政治服務,《説詩晬語》開頭就説:“詩之為道,可以理性情,善倫物,感鬼神,設教邦國,應對諸侯,用如此其重也。”同時提倡“温柔敦厚,斯為極則”(《説詩晬語》捲上),鼓吹儒家傳統“詩教”。
在藝術風格上,他講究“格調”,所以他的詩論一般稱為“格調説”。所謂“格調”,本意是指詩歌的格律、聲調,同時也指由此表現出的高華雄壯、富於變化的美感。其説本於明代七子,故沈氏於明詩推崇七子而排斥公安、竟陵,論詩歌體格則宗唐而黜宋。
他的所謂“格”,是“不能竟越三唐之格”(《説詩晬語》捲上),“詩至有唐,菁華極盛,體制大備”,而“宋元流於卑靡”(《唐詩別裁集·凡例》)實質上與明代前、後七子一樣主張揚唐而抑宋。所謂“調”,即強調音律的重要性,他説:“詩以聲為用者也,其微妙在抑揚抗墜之間。讀者靜氣按節,密詠恬吟,覺前人聲中難寫、響外別傳之妙,一齊俱出。朱子雲:‘諷詠以昌之,涵濡以體之。’真得讀詩趣味。”
清詩別裁
清詩別裁(4張)
但沈氏詩論的意義和明七子之説實際是不同的。因為他論詩有一個最重要和最根本的前提,就是要求有益於統治秩序、合於“温柔敦厚”的“詩教”。其《説詩晬語》第一節就説:“詩之為道,可以理性情,善倫物,感鬼神,設教邦國,應對諸侯,用如此其重也。”
這首先是從有益於封建政治來確定詩的價值。他也講“其言有物”和“原本性情”,卻提出必須是“關乎人倫日用及古今成敗興壞之故者,方為可存”,如果“動作温柔鄉語”,則“最足害人心術,一概不存”(見《國朝詩別裁集·凡例》)。所以,按“詩教”的標準衡量,唐詩已經不行了。在宗唐和講求格調的同時,還須“仰溯風雅,詩道始尊”(《説詩晬語》)。因而沈氏的論調,和桐城派古文家雖推重唐宋八家之文,同時卻認為他們的思想仍不夠純正,還須追溯到儒家經典的態度非常相似。在詩歌的風格上,沈德潛把“温柔敦厚”的原則和“藴藉”的藝術表現混為一談,主張中正平和、委婉含蓄而反對發露。又説:“樂府之妙,全在繁音促節,其來於於,其去徐徐,往往於迴翔屈折處感人,是即依永和聲之遺意也。”

沈德潛詩歌史論

由於對歷代詩歌做過廣泛的研究,沈德潛對詩歌史也有一些犀利的見解 [4] 
沈德潛的詩歌史論,最值得注意的還是明代部分。清初詩家出於亡國之痛,對明代學術和文學都有不少情緒化的過甚之辭,沈德潛則在距離拉開之後,能以較平和的態度對待明代詩歌,甚至給明代復古派以較正面的評價。《説詩晬語》指出: “永樂以還,崇台閣體,諸大老倡之,眾人應之,相習成風,靡然不覺。李賓之( 東陽) 力挽頹瀾,李( 夢陽) 、何繼之,詩道復歸於正。” [5]  不僅如此,他又進一步駁錢謙益之説雲: “李獻吉雄渾悲壯,鼓盪飛揚; 何仲默秀朗俊逸,迴翔馳驟。
同是憲章少陵,而所造各異,駸駸乎一代之盛矣。錢牧齋信口掎摭,謂其‘摹擬剽賊,同於嬰兒學語’。至謂‘讀書種子,從此斷絕’。此為門户起見,後人勿矮人看場可也。” [5]  他的論斷為《四庫提要》所採納,後人亦多許其持論平允。對於李攀龍,《説詩晬語》也將其擬古詩與七律區別對待,褒貶持平: “李於鱗擬古詩,臨摹已甚,尺寸不離,固足招詆諆之口。而七言近體,高華矜貴,脱去凡庸,正使金沙並見,自足名家。過於迴護與過於掊擊,皆偏私之見耳。” [5]  起初他在《明詩別裁集》裏評李攀龍七律“已臻高格,未極變態”,基本還是沿襲王世貞《藝苑卮言》之説,至此已略有修正,足見經過仔細斟酌,絕非率爾輕發 [4] 
沈德潛的詩有很多是為統治者歌功頌德之作。《制府來》《曉經平江路》《後鑿冰行》等反映了一些社會現實。但又常帶有封建統治階級的説教內容,如《觀刈稻了有述》,一方面反映天災為患,民生塗炭的情景:“今夏江北旱,千里成焦土。荑稗不結實,村落虛煙火。天都遭大水,裂土騰長蛟。井邑半湮沒,云何應徵徭?”另方面卻又勸百姓要安貧樂道:“吾生營衣食,而要貴知足。苟免餒與寒,過此奚所欲。”因此多缺乏鮮明生動的氣息。近體詩中有一些作品如《吳山懷古》、《月夜渡江》、《夏日述感》等,尚清新可誦,有一定功力。

沈德潛主要作品

編輯
沈德潛《西湖志纂》 沈德潛《西湖志纂》
沈德潛的詩現存2300多首。
沈德潛的著作,有《沈歸愚詩文全集》七十三卷,清沈德潛撰。清乾隆刻本。二十四冊。全集內容包括《歸愚詩鈔》二十卷、《詩鈔餘集》十卷、《詩餘》一卷、《歸愚文鈔》二十卷、《文鈔餘集》八卷、《矢音集》四卷、《歸田集》三卷、《八秩壽序壽詩》一卷、《説詩晬語》二卷、《浙江通省志圖説》一卷、《黃山遊草》一卷、《台山遊草》一卷、《南巡詩》一卷、《沈德潛自訂年譜》一卷等。

沈德潛軼事典故

編輯
一朝得中龍虎榜,十年身到鳳凰棲。自稱愛才如愛子的乾隆皇帝看到了白髮蒼蒼的“沈老”,憐才之心頓起,挽着其手,穿行於翰林院裏,共相唱和。在乾隆的算盤裏,豢養沈德潛是特別合算的事情,一可謂敬老,二可謂惜才。夏天,兩人唱和《消夏詩十首》,冬天,兩人圍爐對話,切磋詩藝。
沈老為父母乞誥命,乾隆二話不説,即命給三代封典,並賜詩曰:“我愛德潛德,淳風挹古初。”皇帝題詞還特地寫詩相贈一事,在當時引起“文藝界”大震動,歌詠其事不知凡幾。
乾隆給了沈德潛極高的禮遇,官職由少詹事升詹事,再升值書房副總裁,八十多歲退休以後,還封給禮部尚書銜,甚至到了九十歲還晉階為太子太傅太子太師;而且沈德潛年老歸鄉後,乾隆多次下江南,幾乎每次都要他來陪護,都要唱和幾首詩。乾隆十六年,乾隆遊幸江南,沈德潛趕到清江浦迎駕,乾隆賜詩曰:“玉皇案吏今煙客,天子門生更故人。”文人做到此般程度恐怕是絕無僅有的罷。

沈德潛人物爭議

編輯
從67歲中進士到97歲離世,沈德潛在他人生最後30年裏風光無限,但他死後10年(乾隆四十四年)即被奪去贈官,罷祠削諡,並遭僕碑之辱,究其原因也是因詩而得禍,他被捲進了兩起文字獄。
沈德潛 沈德潛
乾隆二十六年,沈德潛將自己編好的《國朝詩別裁集》呈送給乾隆,請求為之作序。乾隆看了這部詩選後,感到很不愉快,他對沈德潛把錢謙益的詩放在首位表示不滿,他認為錢謙益是個有才無行的文人,“居本朝而妄思前明者,亂民也;有國法存,至身為明朝達官而甘心復事本朝者,雖一時權宜,草昧締構所不廢,要知其人則非人類也。
其詩自在聽之可也,選以冠本朝不可,在德潛則尤不可”(《御製文初集》卷十二《沈德潛選國朝詩別裁集序》)。 [6]  乾隆對這部別裁集很有意見,但當時並沒有追究沈德潛的責任,只是命內廷翰林重新修改,再去刊行,還給沈德潛找了台階下:“豈其老而耄荒,子又不克家門,下士依草附木者流,無達大義具巨眼人捉刀所為,德潛不及細檢乎?”(《御製文初集》卷十一《沈德潛選國朝詩別裁集序》)沈德潛對此感激不盡:“ '諭:國朝詩不應以錢謙益冠籍,今已命南書房諸臣刪改,重付鐫刻,外人自不必議汝也。體恤教誨,父師不過如此矣。”(《沈德潛自訂年譜》) [6] 
沈德潛的《國朝詩別裁集》雖捲進了錢謙益詩文案,但對他的名聲影響並不大,沈德潛死後獲罪的主要原因是捲進了徐述夔的《一柱樓詩》案。後來,沈德潛又捲入已故舉人徐述夔的“文字獄”中 [6] 
徐述夔,江蘇泰州人,有《學雍講義》、《一柱樓小題詩》等,並刊刻流行。在《一柱樓詩》前有一篇沈德潛寫《徐述夔傳》作為序文,在傳中極力稱讚徐述夔,“稱其品行文章皆可為法” (《清史稿卷三百五.沈德潛傳》)徐述夔死後,其孫徐食田與東台監生蔡嘉樹之弟弟奪田產,兩家結怨。
蔡嘉樹看到《一柱樓詩》裏面有許多詩句如“明朝期振,一舉去清都”、“大明天子重相見,且把壺(諧胡)兒擱半邊”等,於乾隆四十二年四月投書上告,但當時的地方官員未能及時處理。同年八月,又有如皋縣民童志磷投書到江蘇學政劉鏞處,劉鏞立即稟呈乾隆。乾隆對此案極為關注,對作傳的沈德潛,乾隆開始還是網開一面:“至沈德潛為此等人作傳贊揚,亦屬非是,念其已經身故,姑免深究。”
但隨着案情的展開,乾隆的態度發生了變化。他曾諭令各級地方官員嚴查不法詩文,但江蘇的地方官員竟敢怠慢,令其大為光火,對沈德潛,乾隆昔日的恩寵一掃而盡:“沈德潛並無為國家出力之處,朕特因其留心詩學,且憐其晚成,不數年擢為卿貳。乞休後,復賞給尚書銜,令其在籍食俸,恩施至為優渥,理應謹慎自持,勵圖報效,乃敢為逆犯徐述夔作傳,視其悖逆之詞恬不為怪,轉為讚揚,實為喪盡天良,負恩無恥,使其身在,必當重治其罪。”(《清實錄·高宗實錄》卷一零六九)乾隆讓大學士九卿們討論如何處置沈德潛,最後決定奪官罷祠,削諡僕碑 [6] 
至於沈德潛為什麼要給徐述夔寫傳,後來乾隆也弄清楚了:“徐述夔家饒於貲,德潛為之作傳,不過圖其潤筆,貪小利而諛大逆。”(《懷舊詩》,《御製詩四集》卷五十九) [6]  。乾隆雖然治了沈德潛的罪,但他對沈德潛的感情還是很複雜的。乾隆四十四年,他寫了一系列的《懷舊詩》,列了大學士梁詩正、刑部尚書張照、吏部尚書汪由效、刑部尚書銜原刑部侍郎錢陳羣、禮部尚書銜原禮部侍郎沈德潛五人。在詩的序言裏,乾隆不無辛酸地寫道:“今作懷舊詩,仍列詞臣之末,用示彰癉之公,且知餘不負德潛,而德潛實負餘也。”(《御製詩四集》卷五十九) [6] 
沈老名士死後沒有保住名節,骸骨都不得安寧,其真正的緣由肯定不是這種牽強附會的罪過,還是跟那倒黴的詩有關。用乾隆的話來説,就是,“朕於德潛,以詩始,以詩終。”皇帝和名士虛榮心都強了一點,互相較勁的結果,最終,沈家丟了皇家給的好處,而皇帝則丟了人。

沈德潛史料索引

編輯
清史稿列傳92)
沈德潛,字碻士,江南長洲人。乾隆元年,舉博學鴻詞,試未入選。四年,成進士,改庶吉士,年六十七矣。七年,散館,日晡,高宗蒞視,問孰為德潛者,稱以“江南老名士”,授編修。出御製詩令賡和,稱旨。八年,即擢中允,五遷內閣學士。乞假還葬,命不必開缺。德潛入辭,乞封父母,上命予三代封典,賦詩餞之。十二年,命在上書房行走,遷禮部侍郎。是歲,上諭諸臣曰:“沈德潛誠實謹厚,且憐其晚遇,是以稠疊加恩,以勵老成積學之士,初不因進詩而優擢也。”
説詩晬語 説詩晬語
十三年,德潛以齒衰病噎乞休,命以原銜食俸,仍在上書房行走。十四年,復乞歸,命原品休致,仍令校御製詩集畢乃行。諭曰:“朕於德潛,以詩始,以詩終。”且令有所著作,許寄京呈覽。賜以人葠,賦詩寵其行。德潛歸,進所著歸愚集,上親為制序,稱其詩伯仲高、王,高、王者謂高啓、王士禎也。十六年,上南巡,命在籍食俸。是冬,德潛詣京師祝皇太后六十萬壽。
十七年正月,上召賜曲宴,賦雪獅與聯句。又以德潛年八十,賜額曰“鶴性松身”,並賚藏佛、冠服。德潛歸,復進西湖志纂,上題三絕句代序。二十二年,復南巡,加禮部尚書銜。二十六年,復詣京師祝皇太后七十萬壽,進歷代聖母圖冊。入朝賜杖,上命集文武大臣七十以上者為九老,凡三班,德潛為致仕九老首。命遊香山,圖形內府。
沈德潛進所編國朝詩別裁集請序,上覽其書以錢謙益為冠,因諭:“謙益諸人為明朝達官,而復事本朝,草昧締構,一時權宜。要其人不得為忠孝,其詩自在,聽之可也。選以冠本朝諸人則不可。錢名世者,皇考所謂‘名教罪人’,更不宜入選。慎郡王,朕之叔父也,朕尚不忍名之。德潛豈宜直書其名?
至世次前後倒置,益不可枚舉。”命內廷翰林重為校定。二十七年,南巡,德潛及錢陳羣迎駕常州,上賜詩,並稱為“大老”。三十年,復南巡,仍迎駕常州,加太子太傅,賜其孫維熙舉人。三十四年,卒,年九十七。贈太子太師,祀賢良祠,諡文愨。御製詩為挽。是時上命毀錢謙益詩集,下兩江總督高晉令察德潛家如有謙益詩文集,遵旨繳出。會德潛卒,高晉奏德潛家並未藏謙益詩文集,事乃已。四十三年,東台縣民訐舉人徐述夔一柱樓集有悖逆語,上覽集前有德潛所為傳,稱其品行文章皆可為法,上不懌。下大學士九卿議,奪德潛贈官,罷祠削諡,僕其墓碑。四十四年,御製懷舊詩,仍列德潛五詞臣末。
德潛少受詩法於吳江葉燮,自盛唐上追漢、魏,論次唐以後列朝詩為別裁集,以規矩示人。承學者效之,自成宗派。
參考資料
  • 1.    《清史稿·列傳第九十二》:沈德潛,字碻士,江南長洲人。
  • 2.    《沈歸愚自訂年譜》:康熙十二年癸丑十一月十七日辰時,先妣晉贈一品夫人褚太夫人生子即德潛。
  • 3.    《清實錄·卷八百四十三·乾隆三十四年九月》
  • 4.    蔣寅.沈德潛的詩學貢獻及其歷史定位 [J].廈門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2016 ,(6):90’-103
  • 5.    潘務正、李言編校: 《沈德潛詩文集》第 4 冊,北京: 人民文學出版社,2013 年,第 1963、1969、1963、1964、1920、1926、1933、1937-1938、1925-1926、1923、1923、 1956、1957、1958 頁
  • 6.    鄭志良.恩怨榮辱皆繫於詩——沈德潛與乾隆皇帝[J].古典文學知識,1999,(6):114-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