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周德威

(唐末五代時期前晉名將)

編輯 鎖定
周德威(?-919年),字鎮遠,小字陽五,朔州馬邑(今山西朔州市)人,唐末五代時期晉國名將。
周德威早年便在河東從軍,輔佐李克用李存勖兩代晉王,歷任騎督、鐵林軍使、代州刺史、振武節度使、盧龍節度使等職,領蕃漢馬步總管,加檢校侍中榮銜。他在梁晉爭霸期間屢破梁軍,以驍勇著稱。後率軍攻滅桀燕,鎮守幽州,抵禦契丹。
天祐十五年(918年),李存勖徵調諸鎮軍隊,大舉伐梁。周德威率幽州軍參戰,結果於是年十二月(919年1月)戰死於胡柳陂。後唐建立後,追贈太師。後晉時期,追封燕王。
本    名
周德威
字    號
字鎮遠
小字陽五
所處時代
唐末五代
民族族羣
漢人
出生地
朔州馬邑
出生時間
不詳
去世時間
919年1月28日 [1] 
主要成就
柏鄉之戰、幽州之戰
官    職
盧龍節度使、蕃漢馬步總管
爵    位
燕王(後晉追贈)

周德威人物生平

編輯

周德威早年經歷

周德威早年便跟隨晉王李克用,擔任帳中騎督。他驍勇善戰,尤擅騎射,而且膽略超羣,因久居邊塞,軍事經驗非常豐富,只憑觀看煙塵便能判斷出敵軍兵力。後隨徵邠寧節度使王行瑜有功,由鐵林軍使升任內衙軍副,加授檢校左僕射 [2] 

周德威屢破梁軍

光化二年(899年),梁將氏叔琮攻取遼州(治今山西昔陽),進軍榆次。周德威率軍迎戰,在洞渦驛(今山西清徐縣)大破梁軍,打得氏叔琮棄營而逃。他趁勝追擊,兵出石曾關(在今山西太谷南),斬殺梁軍千餘人。 [3] 
光化三年(900年),梁軍進犯幽州,幽州節度使劉仁恭向李克用求救。周德威率五千騎兵馳援幽州(治今北京),並聯合劉仁恭之子劉守光,在望都大破梁軍。 [4] 
《孫子兵法連環畫》中的周德威 《孫子兵法連環畫》中的周德威
天覆元年(901年),周德威與李嗣昭一同兵出陰地關(在今山西靈石西南),攻打隰州(治今山西隰縣)、慈州(治今山西吉縣),收降隰州刺史唐禮、慈州刺史張瑰。 [5] 
天覆二年(902年),周德威與李嗣昭攻打晉州(治今山西臨汾)、絳州(治今山西新絳),結果在蒲縣被梁將朱友寧、氏叔琮擊敗。 [6]  梁軍乘勝追擊,再次進逼晉陽。當時,晉軍尚未集結,城內軍民大為恐慌。李克用親自上城指揮防禦。周德威與李嗣昭挑選精鋭士卒組成突擊隊,從幾個城門同時出擊,直攻梁軍營壘。梁軍疲於應對,無法組織有效的防禦,最終只得撤兵。 [7] 
天祐三年(906年),周德威與李嗣昭合力攻取潞州(治今山西長治),收降梁將丁會,因功升任檢校太保、代州刺史。不久,李嗣昭被拜為昭義軍節度使,鎮守潞州,其所領蕃漢都將之職由周德威接任。 [8] 

周德威援救潞州

主詞條:潞州之戰
天祐四年(907年),梁將李思安率十萬兵馬圍困潞州,並修築夾城,斷絕潞州內外聯繫。潞州守將李嗣昭閉城拒守。周德威奉命救援,以精鋭騎兵為前鋒,屢破梁軍。進駐高河(在今山西屯留東南),以小股騎兵破壞梁軍糧道,同時又不斷破壞夾城,推倒城牆,填平溝塹,每日進攻數十次,前後俘斬無數。梁軍雖被迫閉營不出,但卻在東南山口修築甬道,以打通與夾城的聯繫。周德威與梁軍對峙年餘,活捉梁軍驍將黃角鷹、方骨侖,但始終不能解除潞州之圍。 [9] 
天祐五年(908年),李克用病逝,世子李存勖襲位,命周德威班師。當時,李存勖地位尚未穩固,周德威又領重兵在外,太原城內人心浮動。周德威於四月抵達晉陽,將軍隊留在城外,獨自入城奔喪。他伏在李克用的靈柩前慟哭不止,又恭禮謁見李存勖,消除了時人的疑慮。李存勖穩定政局後,決定親自援救潞州。同年五月,晉軍伏兵三垂岡下,趁霧直攻夾城。梁軍毫無防備,大敗而逃,潞州之圍得以解除。周德威因功被拜為振武軍節度使,加授檢校太保、同平章事,後升任蕃漢馬步總管。 [10] 

周德威鏖戰柏鄉

主詞條:柏鄉之戰
天祐七年(910年)十一月,梁將王景仁率八萬大軍攻打成德鎮,屯兵柏鄉。成德節度使王鎔向李存勖求援。李存勖先命周德威率部進駐趙州(治今河北趙縣),而後親率晉軍東進,與周德威會合。十二月,李存勖兵至野河北岸,距柏鄉僅有五里。 [11]  當時,梁將韓勍率精兵三萬迎戰,裝備精良。晉軍兵少,望之而有怯意。周德威激勵士卒道:“這是梁軍天武健兒,多是屠沽商販出身,雖衣鎧鮮美,但徒有虛表,十個也不如我軍一人。”他親率精騎攻擊梁軍兩翼,在梁軍陣內來回衝殺四次,俘獲百餘人。梁軍退回營中。 [12] 
柏鄉之戰示意圖 柏鄉之戰示意圖
而後,李存勖與周德威一同謀議破敵之策,認為孤軍遠來救難,應速戰速決。周德威卻道:“成德軍善於守城,但卻不善野戰。而我軍多是騎兵,在攻城作戰中也難以發揮作用。”他建議按兵不動,待梁軍士氣衰退再伺機出擊。李存勖很不高興的返回營帳。周德威又對監軍張承業道:“我軍與梁軍僅一水之隔,倘若梁軍造橋渡河作戰,我軍將被全殲。若我軍退守鄗邑,引誘梁軍離開營壘,採用‘敵出我歸,敵歸我出’的戰術,再用輕騎搶掠梁軍的糧草軍需,不出一個月,必能擊破梁軍。”張承業便入帳勸説李存勖。李存勖又詢問梁軍降卒,得知王景仁果然正暗中營造浮橋,遂採納周德威的建議,退守鄗邑。 [13] 
天祐八年(911年)正月初二,周德威兵至柏鄉,命三百騎兵到梁軍營前挑戰。王景仁集結全軍,列陣出擊。周德威且戰且退,將梁軍引向平原地帶,一直戰至鄗邑之南,兩軍都列陣以待決戰。李存勖欲開戰。周德威道:“梁軍輕裝遠來決戰,即使攜帶乾糧,也難以在戰鬥中進食,不到晡晚便會人飢馬乏,士氣衰落。我們再趁勢攻擊,必獲全勝。”李存勖遂按兵不動。兩軍對陣到傍晚時分,梁軍飢餓難耐,皆有退意。周德威見時機已到,立即發起猛攻。李存勖也趁機衝擊,與周德威兩下夾攻,幾乎全殲梁軍。梁軍主將王景仁僅以身免,二百八十餘名將校被俘。 [14] 

周德威平定桀燕

主詞條:幽州之戰
天祐八年(911年)八月,盧龍節度使劉守光在幽州稱帝,建立燕國,史稱桀燕。同年十二月,周德威率三萬步騎出兵飛狐口(在今河北蔚縣),聯合成德軍義武軍一同征討劉守光。 [15] 
天祐九年(912年),周德威奪取涿州,收降刺史劉知温,進圍幽州。劉守光命驍將單廷珪率一萬精兵出城迎戰,與周德威戰於城東南龍頭崗。單廷珪恃勇輕敵,在戰鬥中單馬追擊周德威,所持長槍幾乎刺到其脊背。周德威側身避開,隨即揮楇反擊,將單廷珪打落馬下,而後將其活捉。燕軍因主將被擒,潰敗而逃。周德威趁機引兵追殺,斬首三千級,俘獲李山海等燕軍將校五十二人。燕軍士氣大挫。 [16] 
天祐十年(913年),周德威先後奪取幽州節度所統轄的順州(治今北京順義)、安遠軍(在今天津薊縣)、檀州(治今北京密雲)、盧台軍(在今天津寧河)、古北口(在今北京密雲)、居庸關(在今北京昌平)、武州(治今河北宣化)、平州(治今河北盧龍)、營州(治今遼寧朝陽)等地。 [17]  是年末,周德威攻破幽州,擒獲劉仁恭、劉守光父子,被授為檢校侍中(宰相榮銜)、幽州盧龍節度使 [18] 

周德威鎮守幽州

天祐十二年(915年),李存勖遠征魏州(治今河北大名東北),梁將劉鄩趁虛奔襲太原。周德威當時正鎮守幽州,親率五百騎兵奔赴土門(在今河北井陘東北),以阻截梁軍。劉鄩行至樂平(治今山西昔陽),卻得知太原已有防備,而後方又有晉軍追擊,只得放棄偷襲計劃。他回軍東進,欲攻佔儲糧重地臨清(治今河北臨西)。周德威急追至南宮,而後搶先佔據臨清,挫敗了劉鄩企圖斷絕晉軍糧道的計謀。 [19] 
天祐十四年(917年),壽州刺史盧文進叛附契丹,並引契丹軍進犯新州(治今河北涿鹿)。契丹皇帝耶律阿保機親率三十萬大軍南下。周德威率軍迎戰,結果因寡不敵眾,被契丹軍擊敗,只得退守幽州。 [20-21]  阿保機圍攻幽州二百餘日,但因周德威晝夜防禦,始終未能破城。 [22]  同年八月,李嗣源符存審率晉軍來援,終於擊退契丹軍,解除幽州之圍,取得幽州保衞戰的勝利。 [23] 

周德威戰歿胡柳

京劇《珠簾寨》中的李克用 京劇《珠簾寨》中的李克用
主詞條:胡柳陂之戰
天祐十五年(918年),李存勖調發河東、魏博、幽州等地軍隊,準備直搗汴州,一舉滅梁。他由麻家渡渡過黃河,於十二月二十三日(陽曆已是919年1月)進駐胡柳陂(在今河南濮陽東南)。次日,梁軍趕至。周德威對李存勖道:“梁軍日夜兼程而來,還沒來得及修築營壘,而我軍卻已紮好營柵,足以守備。此處距汴州只有兩三日路程,梁軍家屬皆在城中,牽掛家園乃是人之常情,梁軍必然死戰。我軍又是深入敵境,如不用計,恐難保必勝。”他建議李存勖按兵不動,自己率騎兵騷擾梁軍,使其難以安營,待梁軍疲乏不堪時再發動進攻。李存勖不聽,率親軍列陣迎戰。周德威無奈,只得跟隨出戰。 [24] 
李存勖率所部銀槍效節都大破梁軍。梁將王彥章敗退途中,與晉軍的輜重部隊相遇。輜重部隊見到梁軍旗幟,驚慌潰散,又闖入幽州軍中,引起陣勢混亂。晉軍自相踐踏。周德威控制不住亂勢,與兒子一同死於混戰之中。李存勖得知後,痛哭道:“喪失良將,都是我的罪責。” [25] 

周德威死後封贈

同光元年(923年),李存勖稱帝,建立後唐,是為後唐莊宗。周德威被追贈為太師 [26] 
長興二年(931年),周德威與李嗣昭、符存審一同陪享太廟,靈位被放入莊宗廟廷。 [27] 
天福元年(936年),石敬瑭建立後晉,又追封周德威為燕王。 [28] 

周德威主要影響

編輯
周德威早年曾征討王行瑜,在兩次河東之戰中大敗梁軍,奪取潞州等地,為李克用、李存勖父子鞏固河東根據地建立了赫赫戰功。他在潞州之戰、柏鄉之戰等梁晉爭霸戰爭中擊敗梁軍名將李思安、王景仁,又率軍平定桀燕,擒獲桀燕皇帝劉守光,協助李存勖奪取河北地區,為李存勖滅梁建唐奠定了基礎。此後,周德威鎮守幽州,抵禦契丹南侵,解除了李存勖的後顧之憂。 [29] 

周德威歷史評價

編輯
張承業:周德威老將,洞識兵勢,姑務萬全,言不可忽。 [30] 
薛居正:① 德威身長面黑,笑不改容,凡對敵列陣,凜廩然有肅殺之風。中興之朝,號為名將。及其歿也,人皆惜之。② 德威性忠孝,感武皇獎遇,嘗思臨難忘身。 [30] 
歐陽修:① 為人勇而多智,能望塵以知敵數。其狀貌雄偉,笑不改容,人見之,凜如也。② 德威老將,常務持重以挫人之鋒,故其用兵,常伺敵之隙以取勝。③ 德威雖為大將,而常身與士卒馳騁矢石之間。 [31] 
胡三省:① 周德威臨敵勇而事上敬。 [32]  ② 梁、晉爭天下,周德威以勇聞,是難能也;然觀其制勝,以計不以勇,是又難能矣。 [33] 
鄭觀應:古之所謂將才者,曰儒將、曰大將、曰才將、曰戰將。……英布王霸張遼劉牢之曹景宗高敖曹、周德威、擴廓貼木兒等,戰將也。 [34] 
蔡東藩:胡柳陂一役,宿將如周德威,亦致戰死,此皆由輕率之害。但德威行軍日久,奈何不預先戒備,竟為各軍所乘!然則其戰死也,殆亦有自取之咎乎?蓋德威年已衰邁,暮氣亦深,無怪其前遇契丹,即望風奔靡也。 [35] 

周德威軼事典故

編輯

周德威智擒陳章

周德威在梁晉爭霸期間以勇力聞名天下。梁軍為激勵士氣,曾傳令軍中:“凡能生擒周德威者,封為刺史。”梁軍有驍將陳章,號稱夜叉,也以善戰著稱,作戰時常騎乘白馬、身披硃紅色鎧甲。他隨氏叔琮攻打太原,揚言要在兩軍陣前生擒周德威。李克用告誡周德威道:“陳夜叉想要那你換刺史之職,你在陣上若看到騎白馬穿紅甲的人,一定要小心防備。”周德威卻毫不在意,反而對部下道:“如果陣上見到騎白馬穿紅甲的人,你們只管假裝逃走。” [36] 
兩軍對陣時,周德威部下見到陳章出來挑戰,都依計佯裝敗退。陳章果然上當,持槊驅馬急追。周德威當時已化裝成士兵,夾雜在行伍之中。他從背後殺出,一錘便將陳章打於馬下,將其生擒活捉。 [37] 

周德威釋怨破敵

周德威曾與李嗣昭發生矛盾。李克用臨終時,對李存勖道:“進通(李嗣昭小名)忠孝,必不負我,但他現在被困在潞州一年多,好像是和周德威關係不睦!你替我告訴周德威,若不能解潞州之圍,我死不瞑目。”周德威得知李克用遺言,感泣不已,因而在潞州解圍戰中拼死力戰,並與李嗣昭和好如初。 [38] 

周德威上應星象

胡柳陂之戰時曾發生星變,土星運行到紫微垣中,靠近上將星。這在星相學中被稱為“鎮星犯上將”,占星者認為是對大將不利。而巧合的是,周德威當日便戰死於胡柳陂。 [39] 

周德威人際關係

編輯
周德威的子嗣,見諸史冊的有三人:
  • 周某(名不詳),與周德威一同戰死於胡柳陂。 [25] 
  • 周光輔,歷任汾州刺史、汝州刺史。 [40] 
  • 周光遜,北宋時官至亳州防禦使,在昭義節度使李筠軍中作監軍,李筠叛亂期間被執送北漢。 [41] 

周德威史料索引

編輯
舊五代史·卷五十六·唐書列傳八》 [30] 
新五代史·卷二十五·唐臣傳第十三》 [31] 

周德威墓葬紀念

編輯
周德威墓位於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區神頭鎮紅壕頭村,1998年4月被列為區級文物保護單位。

周德威文藝形象

編輯

周德威小説形象

在明代小説《殘唐五代史演義》中,周德威外號“紅袍將”、“神機軍師”,文武雙全。他佔據居延川,自稱鎮南將軍,後被李克用箭術折服,遂歸順李克用,以左軍師之職參贊軍機,隨其剿滅黃巢,被拜為兵部大司馬 [42] 

周德威戲劇形象

周德威京劇臉譜 周德威京劇臉譜
傳統京劇中,與周德威有關的劇目主要有:
珠簾寨》:李克用發兵討伐黃巢,軍至珠簾寨。周德威阻路,大敗眾太保,並與李克用交戰,不分勝負,又比試箭法。李克用箭射雙鵰,折服周德威,將其收降。 [43] 
飛虎山》:李克用夜夢飛虎入帳,召周德威解夢。周德威認為是得虎將之兆,勸其出獵。李克用遇到安敬思打虎,收為十三太保,易名李存孝 [44] 
《落巢山》:李存孝殺入長安,黃巢怒伐李克用。周德威誘之劫營,黃巢兵敗,逃至落巢山,被逼自刎。 [45] 
參考資料
  • 1.    《舊五代史·梁末帝紀》:(貞明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至胡柳陂,晉王領軍出戰。……晉大將周德威歿於陣。
  • 2.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初事武皇為帳中騎督,驍勇,便騎射,膽氣智數皆過人。久在雲中,諳熟邊事,望煙塵之警,懸知兵勢。乾寧中,為鐵林軍使,武皇討王行瑜,以功加檢校左僕射,移內衙軍副。
  • 3.    《舊五代史·唐武皇紀》:光化二年三月,汴將葛從周、氏叔琮自土門陷承天軍,又陷遼州,進軍榆次。武皇令周德威擊之,敗汴軍於洞渦驛,叔琮棄營而遁,德威追擊,出石曾關,殺千餘人。
  • 4.    《舊五代史·唐武皇紀》:光化三年,汴軍大寇河朔,幽州劉仁恭乞師,武皇遣周德威帥五千騎以援之。是時,周德威與燕軍劉守光敗汴人二萬於望都,聞定州王郜來奔,乃班師。
  • 5.    《舊五代史·唐武皇紀》:(天覆元年)六月,遣李嗣昭、周德威將兵出陰地,攻慈、隰二郡,隰州刺史唐禮、慈州刺史張瑰並以城來降。
  • 6.    《舊五代史·唐武皇紀》:天覆二年二月,李嗣昭、周德威領大軍自慈、隰進攻晉、絳,營於蒲縣。乙未,汴將朱友寧、氏叔琮將兵十萬,營於蒲縣之南。三月戊午,氏叔琮率軍來戰,德威逆擊,為汴人所敗,兵仗、輜車委棄殆盡。
  • 7.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天覆中,我師不利於蒲縣,汴將朱友寧、氏叔琮來逼晉陽。時諸軍未集,城中大恐,德威與李嗣昭選募鋭兵出諸門,攻其壘,擒生斬馘,汴人枝梧不暇,乃退。
  • 8.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天祐三年,與李嗣昭合燕軍攻潞州,降丁會,以功加檢校太保、代州刺史;代嗣昭為蕃漢都將。
  • 9.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李思安之寇潞州也,德威軍於餘吾。時汴軍十萬築夾城,圍潞州,內外斷絕,德威以精騎薄之,屢敗汴人,進營高河,令遊騎邀其芻牧。汴軍閉壁不出,乃自東南山口築甬道樹柵以通夾城,德威之騎軍,倒牆堙塹,日數十戰,前後俘馘,不可勝紀。梁有驍將黃角鷹、方骨侖,皆生致之。
  • 10.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五年正月,武皇疾篤,德威退營亂柳,武皇厭代。四月,命德威班師。時莊宗初立,德威外握兵柄,頗有浮議,內外憂之。德威既至,單騎入謁,伏靈柩哭,哀不自勝,由是羣情釋然。是月二十四日,從莊宗再援潞州。二十九日,德威前軍營橫碾,距潞四十五里。五月朔,晨霧晦暝,王師伏於三垂崗下。翼日,直趨夾城,斬關破壘,梁人大敗,解潞州之圍。以功加檢校太保、同平章事、振武節度使。……師還,授蕃漢馬步總管。
  • 11.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七年十一月,汴人據深、冀,汴將王景仁軍八萬次柏鄉,鎮州節度使王鎔來告難,帝遣德威率前軍出井陘,屯於趙州。十二月,帝親征。二十五日,進薄汴營,距柏鄉五里,營於野河上。
  • 12.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汴將韓勍率精兵三萬,鎧甲皆被繒綺,金銀炫曜,望之森然,我軍懼形於色。德威謂李存璋曰:“賊結陣而來,觀其形勢,志不在戰,欲以兵甲耀威耳。我軍人乍見其來,謂其鋒不可當,此時不挫其鋭,吾軍不振矣!”乃遣存璋諭諸軍曰:“爾見此賊軍否?是汴州天武健兒,皆屠沽傭販,虛有表耳,縱被精甲,十不當一,擒獲足以為資。”德威自率精騎擊其兩偏,左馳右決,出沒數四。是日,獲賊百餘人,賊渡河而退。
  • 13.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德威謂莊宗曰:“賊驕氣充盛,宜按兵以待其衰。”莊宗曰:“我提孤軍,救難解紛,三鎮烏合之眾,利在速戰,卿欲持重,吾懼其不可使也。”德威曰:“鎮、定之士,長於守城,列陣野戰,素非便習。我師破賊,惟恃騎軍,平田廣野,易為施功。今壓賊營,令彼見我虛實,則勝負未可必也。”莊宗不悦,退卧帳中。德威患之,謂監軍張承業曰:“王欲速戰,將烏合之徒,欲當劇賊,所謂不量力也。去賊咫尺,限此一渠水,彼若早夜以略彴渡之,吾族其為俘矣。若退軍鄗邑,引賊離營,彼出則歸,復以輕騎掠其芻餉,不逾月,敗賊必矣。”承業入言,莊宗乃釋然。德威得降人問之,曰“景仁下令造浮橋數日”,果如德威所料。二十七日,乃退軍保鄗邑。
  • 14.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八年正月二日,德威率騎軍致師於柏鄉,設伏於村塢間,令三百騎以壓汴營。王景仁悉其眾結陣而來,德威轉戰而退,汴軍因而乘之,至於鄗邑南。時步軍未成列,德威陣騎河上以抗之。亭午,兩軍皆陣,莊宗問戰時,德威曰:“汴軍氣盛,可以勞逸制之,造次較力,殆難與敵。古者師行不逾一舍,蓋慮糧餉不給,士有飢色。今賊遠來決戰,縱挾糗糒,亦不遑食。晡晚之後,飢渴內侵,戰陣外迫,士心既倦,將必求退。乘其勞弊,以生兵制之,縱不大敗,偏師必喪。以臣所籌,利在晡晚。”諸將皆然之。時汴軍以魏、博之人為右廣,宋、汴之人為左廣,自未至申,陣勢稍卻,德威麾軍呼曰;“汴軍走矣!”塵埃漲天,魏人收軍漸退。莊宗與史建瑭、安金全等因衝其陣,夾攻之,大敗汴軍,殺戮殆盡;王景仁、李思安僅以身免,獲將校二百八十人。
  • 15.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八月,劉守光僣稱大燕皇帝。十二月,遣德威率步騎三萬出飛狐,與鎮州將王德明、定州將程嚴等軍進討。
  • 16.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九年正月,收涿州,降刺史劉知温。五月七日,劉守光令驍將單廷珪督精甲萬人出戰,德威遇於龍頭崗。初,廷珪謂左右曰:“今日擒周陽五。”既臨陣,見德威,廷珪單騎持槍躬追德威,垂及,德威側身避之,廷珪少退,德威奮楇南墜其馬,生獲廷珪,賊黨大敗,斬首三千級,獲大將李山海等五十二人。守光既失廷珪,自是奪氣。
  • 17.    《舊五代史·唐莊宗紀》:天祐十年春正月丁巳,周德威攻下順州,獲刺史王在思。二月甲戌朔,攻下安遠軍,獲燕將一十八人。丙申,周德威報,檀州刺史陳確以城降。三月甲辰朔,收盧台軍。乙丑,收古北口。時居庸關使胡令珪等與諸戍將相繼挈族來奔。丙寅,武州刺史高行珪遣使乞降。四月己亥,劉光浚攻下平州,獲刺史張在吉。五月壬寅朔,光浚進迫營州,刺史楊靖以城降。
  • 18.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十年十一月,擒守光父子,幽州平。十二月,授德威檢校侍中、幽州盧龍等軍節度使。
  • 19.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十二年,汴將劉鄩自洹水乘虛將寇太原,德威在幽州聞之,徑以五百騎馳入土門,聞鄩軍至樂平不進,德威徑至南宮以候汴軍。初,劉鄩欲據臨清以扼鎮、定轉餉之路,行次陳宋口,德威遣將擒數十人,皆倳刃於背,縶而遣之。既至,謂劉鄩曰:“周侍中已據宗城矣!”德威其夜急騎扼臨清,劉鄩乃入貝州。
  • 20.    《舊五代史·唐莊宗紀》:天祐十四年二月甲午,新州將盧文進殺節度使李存矩,叛入契丹,遂引契丹之眾寇新州。……帝命周德威率兵三萬攻之,營於城東。俄而文進引契丹大至,德威拔營而歸,因為契丹追躡,師徒多喪。契丹乘勝寇幽州。是時言契丹者,或雲五十萬,或雲百萬,漁陽以北,山谷之間,氈車毳幕,羊馬瀰漫。
  • 21.    《舊五代史·契丹列傳》:十四年,新州大將盧文進為眾所迫,殺新州團練使李存矩於祁溝關,返攻新、武。周德威以眾擊之,文進不利,乃奔於契丹,引其眾陷新州。周德威率兵三萬以討之,北騎援新州,德威為其所敗,殺傷殆盡,契丹乘勝攻幽州。是時,或言契丹三十萬,或言五十萬,幽薊之北,所在北騎皆滿。
  • 22.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敵眾攻僅二百日,外援未至,德威撫循士眾,晝夜乘城,竟獲保守。
  • 23.    《舊五代史·唐明宗紀》:十四年四月,契丹安巴堅率眾三十萬攻幽州,周德威間使告急。……即命帝與李存審、閻寶率軍赴援,會軍於易州。……八月,師發上谷,陰晦而雨,帝仰天祈祝,即時晴霽,師循大房嶺,緣潤而進。……是日,解圍,大軍入幽州,周德威迎帝,執手歔欷。
  • 24.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十五年,我師營麻家渡,將大舉以定汴州。德威自幽州率本軍至。十二月二十三日,軍次胡柳陂。詰旦,騎報曰;“汴軍至矣!”莊宗使問戰備,德威奏曰:“賊倍道而來,未成營壘,我營柵已固,守備有餘,既深入賊疆,須決萬全之策。此去大梁信宿,賊之家屬,盡在其間,人之常情,孰不以家國為念?以我深入之眾,抗彼激憤之軍,不以方略制之,恐難必勝。王但按軍保柵,臣以騎軍疲之,使彼不得下營,際晚,糧餉不給,進退無據,因以乘之,破賊之道也。”莊宗曰:“河上終日挑戰,恨不遇賊,今款門不戰,非壯夫也!”乃率親軍成列而出,德威不獲已,從之。謂其子曰:“吾不知其死所矣!”
  • 25.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莊宗與汴將王彥章接戰,大敗之。德威之軍在東偏,汴之遊軍入我輜重,眾駭,奔入德威軍,因紛擾無行列。德威兵少,不能解,父子俱戰歿。……莊宗慟哭謂諸將曰:“喪我良將,吾之咎也!”
  • 26.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同光初,追贈太師。
  • 27.    《舊五代史·明宗紀八》:(長興二年夏四月)戊戌,詔今年四月禘饗太廟。故昭義節度使李嗣昭、故幽州節度使周德威、故汴州節度使符存審,並配饗莊宗廟廷。
  • 28.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晉高祖即位,追封燕王。
  • 29.    羅琨、張永山等.中國軍事通史·第十一卷五代十國軍事史:軍事科學出版社,1998
  • 30.    舊五代史:唐書列傳八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9-06]
  • 31.    新五代史:唐臣傳第十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9-06]
  • 32.    胡三省注資治通鑑:後梁紀一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9-18]
  • 33.    胡三省注資治通鑑:後梁紀二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9-18]
  • 34.    盛世危言:卷六 兵政(2)  .夢遠書城[引用日期2016-09-18]
  • 35.    五代史演義:第十一回 阿保機得勢號天皇 胡柳陂輕戰喪良將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9-17]
  • 36.    《新五代史·周德威傳》:當梁、晉之際,周陽五之勇聞天下。梁軍圍晉太原,令軍中曰:“能生得周陽五者為刺史。”有驍將陳章者,號陳野叉,常乘白馬被朱甲以自異,出入陣中,求周陽五,欲必生致之。晉王戒德威曰:“陳野叉欲得汝以求刺史,見白馬朱甲者,宜善備之!”德威笑曰:“陳章好大言耳,安知刺史非臣作邪?”因戒其部兵曰:“見白馬朱甲者,當佯走以避之。”
  • 37.    《新五代史·周德威傳》:兩軍皆陣,德威微服雜卒伍中。陳章出挑戰,兵始交,德威部下見白馬朱甲者,因退走,章果奮槊急追之,德威伺章已過,揮鐵槌擊之,中章墮馬,遂生擒之。
  • 38.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初,德威與李嗣昭有私憾,武皇臨終顧謂莊宗曰:“進通忠孝不負我,重圍累年,似與德威有隙,以吾命諭之,若不解重圍,歿有遺恨。”莊宗達遺旨,德威感泣,由是勵力堅戰,竟破強敵,與嗣昭歡愛如初。
  • 39.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先是,鎮星犯上將,星佔者雲,不利大將。是夜收軍,德威不至。
  • 40.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子光輔,歷汾、汝州刺史。
  • 41.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昭義節度使、兼中書令太原李筠,在鎮逾八年,……及上遣使諭以受禪,筠即欲拒命,……癸未,執監軍亳州防禦使周光遜、閒撥使李廷玉,遣其教練使劉繼衝及判官孫孚送於北漢,納欵求援。光遜,德威之子;廷玉,嗣昭之孫。
  • 42.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9-19]
  • 43.    京劇劇目考略:珠簾寨  .中國京劇戲考[引用日期2016-09-19]
  • 44.    京劇劇目考略:飛虎山  .中國京劇戲考[引用日期2016-09-19]
  • 45.    京劇劇目考略:落巢山  .中國京劇戲考[引用日期2016-09-19]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