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內家拳法

編輯 鎖定
在中國武術的諺語中常説"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
而內、外家拳法就是以該拳法在練氣和練筋骨皮中以何為重來區分的。練氣(以意導氣,以氣引領四肢百骸)重於練筋骨皮的拳法叫做內家拳法,它的任何招式都是以用意領先,拳腳隨後,更講究以柔克剛,料敵在先。例如太極拳形意拳八卦掌武當拳就是最典型的內家拳。練筋骨皮(先強筋壯骨,增加打擊力度和抗擊打能力)重於練氣的拳法叫做外家拳法,它更講究以力量和速度克敵,以招式為先,例如:少林拳、洪家拳法、截拳道都屬於外家拳。
中文名
內家拳法
外文名
Internal boxing
別    名
內功

內家拳法簡介

編輯
在《笑傲江湖》中,金庸先生將華山派內的內、外家之爭説到了極致。

內家拳法內家拳專著

編輯
介紹內家拳專著。清黃百家著,一卷。《清史。藝文志》著錄。所記拳法為王徵南所習。黃百家在其師王徵南死後七年寫成此書。書中開頭寫道:"自外家至少林其術精矣.張三峯既精於少林,復從而翻之是名內家。得其一二者已足勝少林。
王徵南先生從學於單思南。而獨得其真傳。餘少不習科舉,業喜事甚,聞先生名,因裹糧至寶幢學焉.先生亦自絕憐其技,授受甚難其人,亦樂得餘而傳之."黃百家所述之內家拳主要內容有六路和十段錦兩套拳法及內家拳的練法,內家拳打法,內家拳心法,內家拳所禁犯病法等.在黃百家內家拳打法中列有長拳滾斫,分心十字,擺肘逼門,迎風鐵扇,棄物投先,推肘補陰,彎心杵肋,舜子投井,剪腕點節,紅霞慣日,烏雲掩月,猿猴獻果,綰肘裹靠,仙人照掌,彎弓大步,兑換抱月,左右揚鞭,鐵門閂,柳穿魚,滿肚痛,連枝亂麻,燕抬腮,虎抱頭,四把腰等打法名稱.

內家拳法內家拳法禁忌

編輯
黃百家《內家拳法》所記王徵南口述的內家拳“十四禁忌”,即懶散、遲緩、歪斜、寒肩、老步、腆胸、直立、軟腿、脱肘、戳拳、扭臀、曲腰、開門捉影、雙手齊出。如果説“五字要訣”是內家拳的內核,“十四禁忌”則應是內家拳的外殼。兩者都是實踐的結晶,共同昇華為理論,成為內家拳的準則乙
內家“十四禁忌”不但對狹義及廣義的內家拳(太極、八卦、形意等)都有着重要的意義,而且對其他拳種同樣有着重要的指導作用。這是因為古今拳術的淵源是一脈相承的。在繼承發展和創新的過程中,雖然形成了分支浩繁的流派,創樹了各自獨特的風格和特點,但就武術的作用和技術規範,還是萬變不離其宗的。早年沈壽老師對“十四禁忌”曾作過簡明精闢的闡述,現詳釋如下,供武術愛好者研究參考。
1、懶散:意識分散,雜念叢生,精神萎靡不振,垂頭喪氣,心馳外物,行拳心猿意馬之謂也。
如此,首先違反了“敬”字訣。內家拳行拳站樁要求“心靜、體柔、神壯、息勻、意遠、勁整”。心境不能寧靜虛無,則形體如何鬆柔圓活;形骸不能鬆柔圓活,則神安韻安能莊穆定勻;神韻不能莊穆定勻,則氣息如何調和勻沉;氣息不能調和勻沉,則意念如何虛遠專致;意念不能虛遠專致,則勁力如何整衡渾元。所以站樁行拳須全神貫注,心靜膽定,氣息綿沉,神固韻勻,方可生神凝神,而生氣聚氣,而生精固精。此自無而至有也。
藏精之舍曰丹田,乃氣海。以心行氣,以氣運身,氣沉丹田,呼吸根蒂,久事養氣,則精暖自爾蒸騰化氣,此氣即為炁,俗稱元氣、真氣、中氣。天富大氣,呼吸得天地之氣。善用之,與內氣合而鼓盪,為合體之氣。此即煉精化氣,氣若車輪,如九曲珠,氣遍全身,斂而入骨,貫頂為神,此為煉氣化神。神安而定,心境平靜,自然清輕上浮,渣滓沉降,久而明心見性,光明頓生,性靈畢現,此為煉神還虛。此是自有而至無也。
自無而至有,即是由松入柔,積柔成剛,極其之,而為至剛。然此剛非硬也。自有而至無,即是剛復歸於柔,運柔成韌,極其之,而為至柔。然此柔非軟也。無中有,有中無,即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靜中育動,動中寓靜。虛中有實,實中有虛。柔中有剛,剛中有柔,化剛為柔,運柔成剛,剛復歸柔,致成至剛至柔,剛柔相濟,剛柔相推,從而生變化。而變者愈變,化者愈化,以致變化無窮。自此,方始成就,臻於化境,豁然貫通,階及神明。
由此可見,心境泰然,思想集中,全神貫注,是武功昇華化境的不可缺少的重要條件,所以學藝者從學藝開始之日起就要認真注意和鍛鍊。
就健身而言,氣為血之帥。在人體,氣乃率血而行,氣隨心而行,隨心靜寧而順暢。如思想散馳,則氣滯結障,而致血瘀。故攝心入靜,專心致志,可使氣順,氣順則血融;血融則血暢;氣血順暢,則血旺。極其至,筋脈和同,骨強髓盈,精神充沛,病安從來。試問,練武習拳者,“機巧生於內,名利擾於外,犬馬聲色之事亂其神,富貴榮辱之系其心,思想意念時起波瀾,心無片刻寧靜,靈魂出竅,神無片刻安定,行拳走架,好比行屍走肉”,則內功何以長?陽壽何以增?這也就是古今內家拳家和養生家歷來注重“勢勢存心揆用意?。視懶散為拳術首要大忌之原因。
2、遲緩:智慧不敏,感覺不靈,反應遲鈍,動作滯澀之謂也。
內家拳(樁)之運動,以虛靈為本。拳諺雲:“心君泰然,百體靈動”,“神為主帥,身為驅使”。行拳站樁歷來是心動形隨,意發神傳。心之一動,百骸無有不動。即所謂一動無有不動。可見心意的靈動敏慧,是克服動作滯澀之根本。
心不胡思,意不外馳,精不妄動,氣不輕浮,神不亂遊。心境虛靜專致,神態安逸明清。內則自然心意空靈清虛,明性立見,智慧頓開,百骸松和圓融,經絡氣血通暢。外則自然百體無滯,動作輕捷快利,感覺靈敏。
為求輕靈,上則須虛領頂勁,以契其綱領;下則須尾間沉垂,以握掌舵向,豎其線路。即所謂“尾閭中正神貫頂”。頂勁虛領,則精神陡振,尾間下垂,脊椎立即準直。人體之棟柱,厥唯脊椎,為全體之主宰也。脊椎自然準直,節節松沉,自上貫穿其下,“立如秤準”,則自然周身輕靈,通體無澀了。否則上阻於肩肘,中滯於腰脊,下停於胯膝。心手無應,全體失統,無所主宰,舉措失當,自然機勢頓失,受制於人了。
如果説人之腰脊為一身之主宰,則腿腳為一身之根本。前進後退,左衝右突,動作的靈敏遲澀有否,除決定於腰外,很大程度決定於腿腳的功夫,所以《拳論》中有“有不得機得勢處,身便散亂,其病必於腰腿求之”的論述。散亂者,手、眼、身、法、步無法協調,心、意、精、氣、神無以歸一之謂也。以致行拳站樁氣不能順,意不能專,身不能松,心不能靜,神不能安,勁不能整。自然感覺也不能靈敏,動作進退不能自如,身手不能虛實分明。則阻滯無斷,凸凹叢生。若發於腰,則上體呆滯,運轉卡澀;若發於腿,則兩腿遲重,進退無方。或説拳論中不是有“其根在腳,發於腿,主宰於腰,形於手指”之句嗎?其實這不是錯誤理解,就是片面理解。須知還有“由腳而腿而腰,總須完整一氣”句,上下兩句起承轉接,截然不可分割。此言主要意指意、氣、勁三者運行路線。我們不妨作如是解:“始起發於腳,經與腿,及於腰,終形現於手指,由腳而腿而腰而手,總須完整一氣,毋使有缺陷處,毋使有凸凹處。”完整者,無阻滯無斷續之謂也。由腳而腿而腰而手,若有阻滯斷續,有凸凹缺陷,則心、意、氣、勁、神勢必不能完整歸一,從而造成“有始無終,有終無始,始亂終棄”的現象。以致心、意、神無以斂聚而致遠;勁、力、氣無由通達而散亂。因而不能支配身體收放自如,舉重若輕;不能把握機勢,發勁處處落空。從而造成拳諺所云:“遲緩失機勢,處處受人制”的必然結果。
所以內家拳家總是不厭其煩的告誡學者力戒遲緩,要求習練者通體無滯,絲毫不着力,不要讓絲毫重滯、阻澀、間斷參與式間。更須綿綿不斷,輕靈貫穿,則智慧生,敏捷現矣。
3、歪斜:上不領頂勁,中不守重心,下不把閭舵,頭容不正,線路(脊椎)不澀,外不能三合(即肩與胯合,肘與膝合,手與腳合),身體前俯後仰,左歪右斜,前後左右失衡之謂也。
凡內家拳術歷來忌歪斜,講究“立身須中正安舒”。中正者,不偏不倚之謂也。安舒者,自然舒適,不緊張用力是也。內家拳視“立身中正”為身法的第一要素,這是因為它是拳式姿勢之準則,是人體運動時下盤穩固的基本條件之一。王宗嶽拳論有“立如秤準,活似車輪”句,可見立身平正是活似車輪的先決條件。行拳站樁如若頭無虛領頂勁,左右傾側;挺胸僵立,上重下輕;兩腿雙重,虛實不明;聳肩揚肘,手法含糊;忽高忽低,萎膝老步;提腰扭臀,轉動不靈;東歪西斜,規矩盡失,也就無中正安舒可言了。
從生理上講,頭懸身正是非常正確的姿勢。這樣可以保持頸椎脊椎的自然垂直狀態。也就是俗説的“豎線路”。它可以使頸椎中的神經中樞——延髓及脊椎中的脊髓不受任何壓逼。延髓中有四對腦神經,是管理呼吸、心搏等重要反射的中樞,故有“生命中樞”之稱。脊髓上連延髓,有頸、胸、腰和尾神經。是周圍神經與腦的通道。“立如秤準”,即不歪斜。從而保持了這一通道不受擠壓,暢通無阻,這樣也就能保證肢體運動“活如車輪”了,尤其是腰胯的運動更是如此。
拳學上有關“立身中正”的論述不勝枚舉。如王宗嶽《十三勢行功歌》説:“尾閭中正神貫頂,滿身輕利頂頭懸。”清代武禹襄《十三勢行功心解》説:“立身須中正安舒,支撐八面。”又曰:“腰如纛”。許宜平有“喉頭永不拋”句。沈壽《常山蛇陣訣》説:“不偏一隅藝始高。”以上論述,皆言立身中正,忌歪斜。若腰不松,不正直,則造成臀部高聳,身體前傾,有前傾勢必有後仰,若尾閭失中,即尾骨不能對動向起到舵的作用,難使動作在任何角度,任何方向上“身正”,則神必不能貫頂,力必不能由脊而發。發出的勁也絕不可能均衡完整,專注一方。歷代先賢雖都沒有讀過物理學、人體運動生物力學,但拳術的實踐告訴他們,如果不符合“立身中正”這一客觀真理,那麼人體在拳術運動中就難以穩定,即使不傾跌倒地,也無法克敵制勝。近代有人提出“斜中寓正”、 “偏中求正”的理論,這是違反人體運動生物力學的,是不足為訓的,是不可取的。這隻能為對手順勢借力創造條件。在這方面的實戰教訓難道還不夠多嗎?
《沈壽拳訣選》“四平訣”説:“心平則氣正,眼平則意正,頂平則頭正,肩平則身正。”這就具體説明了,如何通過“心、眼、頂、肩”順序,逐步調整做到不偏不倚,,無歪斜的正確姿勢,使自己的重心永不偏離自身的“底盤”,但須知站樁行拳原備身法,身法種種,不勝枚舉。所以身法中正並非叫你昂首直立,生硬挺霸;所謂“不偏不倚”,實非完全是形跡之謂,“乃神自然得中之謂也”。
吳公藻曾言:“重心為全體之樞紐,重心立,則開合靈活自如;重心不立,則開合失其關鍵。”陳鑫言:“身法正者,身樁端正,無所偏倚,虛靈內合,故不懼他人推倒”。可見“立身中正”是支撐八面,自立於不敗之地的先決條件。這也就不難明白內家拳視“歪斜”為大忌的原因了。
4、寒肩:肘不能沉,肩不能松,肩胛緊鎖,兩肩高聳,狀如立寒冬溯風之謂也。以致氣血不通,勁路不暢。造成上勁不能由脊發,貫勁於指梢;下不能虛胸盈腹,引氣達丹田。
內家拳有“松肩沉肘”的基本要求,或稱“松肩垂肘”、“沉肩墜肘”、“垂肩沉肘”、“沉肩曲肘”。總其所言,無非指肩關節須松沉,使鎖骨平準而微下沉,肘關節始終保持適度的彎曲和沉垂。從而達到“三垂”,即氣垂、肩垂、肘垂。氣垂則氣降丹田,身穩如山;肩垂則臂鬆勁活,肩催肘前;肘垂則兩膊自圓,能固兩肋。這樣才符合“勁以曲蓄而有餘”的技擊原理。拳諺雲:“手如兩扇門”,則肩胛就是門的軸,即為樞紐。同時上肢又為手三陽經(即手陽明(大腸)經、手大陽 (小腸)經,手少陽(三焦)經)及手三陰經(即手太陰(肺)經、手少陰(心)經、手厥陰(心包)經)之所在。從技擊角度看,肩若不能松垂,兩肩聳起,則氣血亦隨之而上,全身皆不得力矣。肘若不能曲墜,揚肘懸起,則勁力滯澀於肩肘,則守不能上護頭面,中不能護胸腹,下不能護襠膝。即手起不了“兩扇門”的作用。此外,雙肩聳起,勢必導致胸背腰脊的僵硬,使經絡為之阻塞,同時壓迫了頸動脈,使大腦失氣血。頭為六陽之首,“百脈之宗”。十二經之中,六條陽經上行於頭,而六條陰經亦通過“別道奇行”匯合於頭。頭為周身之主,為全身綱領,五官百骸莫不本此為向背。寒肩的結果,使輸送氧氣和血液的頸動脈受阻迫,造成大腦缺氧少血,從而使大腦指揮失靈,智慧頓失;肩不能松沉,氣血湧擁胸際,則上重下輕,腳跟浮起;氣不能貼背,真氣不能自任督而行周天,遍體僵塞,則虛靈蕩然無存,勁力頓失,變化全無矣。同時,寒肩亦使手臂伸縮轉纏不能鬆柔圓活,也易被對手採用撅臂等手法挫之。從醫療保健角度來看,聳肩揚肘,造成肺等內臟經常向上提着,如俗説的“提心吊膽”、“挈心契肺”,使之處於緊張
狀態。又使氣血瘀塞於頸、脊、肩、肘等關節,而難以達到頭及指端,情緒緊張又使氣血不能平和暢達,周流於人體內外,致使內不能松臟腑,外不能柔腠理;內不能維陰陽之平衡,外不能防邪氣之侵襲。在改善健康方面也難獲得預期的效果。相反,如肩肘關節充分松沉圓活後,全部手臂的伸縮纏繞,就如同柳絲盪風,活潑而無滯機。從人體解剖學分析,肩關節是上肢極為重要的環節,因為肩關節活動範圍大,在肩部有三角肌把肱骨、肩胛骨、鎖骨連在一起;有背闊肌把腰椎、肱骨連在一起;有胸大肌把肱骨、胸肋骨、鎖骨連在一起。所以,“沉肩垂肘”就會引起連鎖效應,使胸背部松沉下來,從而使內臟放鬆,體內佈滿中和之氣,五臟平和,舒適滋潤,充滿美意,達到這種平靜寧和的境界,身體自會健康了。
5、老步:兩腿虛實不明,步法遲澀不靈,上下難以相隨,前進後退無方,摺疊轉換雙重,舉措張罔失措之謂也。
內家八樁步法僅一種步型,即“二字馬步”。內家拳的步法有:口步、後步、碾步、衝步、撒步、曲步、塌步、斂步、坐馬步、釣馬步、連枝步、仙人步、分身步、翻身步、追步、逼步、斜步、紋花步,稱為練步十八法。前列步法,系原式所有,由博返約,實則僅五步而已。也就是後來廣義的內家拳稱謂的八法五步是也。
論拳法,不能捨身法而言步法,亦不能離步法而言身法。’拳經雲:“有不得機得勢者,身便散亂,其病必於腰腿求之。”所謂腰腿者,即指身法步法而言。所謂散亂者,即身僵腿澀,氣滯血瘀,神馳意迷,力板勁散,失機失勢之謂也。可見散亂之病,病源無非是身法和步法。發生於身法,則上體呆滯,運用輒乖,發生於步法,則兩腿虛實不明。虛實不能分,則“後腿不能送前腳”,“實腳不能送虛腳”,從而造成步伐笨重,行步滯澀不靈,無法做到“邁步如貓行,行步如膛泥”。這樣勢必導致腰腿各自行事。造成周身不能節節貫串,內勁無以聯貫完整,上下不能相隨。自然也就進退失據,閃展失誤,騰挪失靈,失機失勢了。
“機者,朕兆、動機,動而未形有無之間者也”。“勢者,形態、靜勢,靜而已形無有之趨者也。”內家拳(樁)動時存靜勢,靜時寓動機,動靜互為其根,此內家之妙也。“混沌未判,鴻蒙未開,本無動靜,何有陰陽?”陰陽始於動靜,故動靜之機,陰陽之母也,以靜而成勢,以動而成機,機中有勢,勢牛有機,機勢難分。得機即得勢,得勢為得機。俗説:“機勢並得,服手服腳;機勢皆失,綁手綁腳。”所以內家拳是不允許“老步遲頓”的。
6、腆胸:腆者,挺凸也。腆胸即為過於矜持,努氣挺胸,氣湧胸際,神凝血滯,上重下輕,根腳拔起之謂也。
人體上身全賴脊椎骨支撐,故脊椎骨在人身猶如屋宇之棟樑。平時,人的脊椎骨呈自然彎曲狀。為求輕靈,行拳站樁上虛領頂勁,以契其綱領,下尾間斂垂,以豎其線路。這是因為百會虛頂與會陰斂垂,二點成一直線。上虛頂,下斂垂,即可使通體準直,符合“立身中正安舒”之要求。如腆胸,則成三點之勢,三點又不在 —:條直線上,則成干涉之狀。以致上不能虛頂,則綱不能舉;下不能斂垂,則目不能張。周身骨骼無法正直,筋肉不能順遂,破壞了立身中正,破壞了松靜輕靈的充分必要條件,造成經絡血脈凝淤於胸;氣血浮湧結障於胸;肌肉筋骨僵硬於胸;勁力阻斷滯塞於胸。此外,胸部緊張,又破壞了呼吸的自然深長,妨礙血液迴流心臟。考究全身則無一是處也。偶有動作,無不受掣肘。臨敵對陣,必為人所制,於健身更是百害而無一利。故腆胸為內家之一大害也。
7、直立:僵直而立,全無戒備之謂也。
支撐物體的底基稱為底盤,在物理學上稱為“底面積”。例如鐘座就是鐘的底盤。行拳站樁,二腳外緣的聯線範圍以內的面積,就構成了人體的底盤。
行拳站樁及競技運動中,人體的重垂線如能保持在底盤範圍內,那麼人體就處於相對的穩定狀態。反之,如重垂線超出底盤,在沒有依託的情況下,又無法依靠樁步、騰空、步隨身換等技術,使之重新納入底盤,人體就會發生傾跌現象。
在拳術運動中,拳家會通過坐腰落胯、圓襠斂臀等措施,也就是通過蹲坐姿勢,保持兩腳齊整地踏實,端正身法,虛胸實腹,取得支撐八面,穩固厚重的“底盤”。一般來説,直立的底盤較小,重心較高,其穩定性較差。反之,兩腳距離越大,其底盤越大,重心越低,穩定性相對也較好。但是,人是兩足的靈物,不管你怎麼大步站立,底盤總有窄的一面。而且步距愈大,步隨身換相對也較困難。於是,在實際的拳術及競技運動中,既要把對方的重垂線擊出底盤,又要使自己的重心相對穩定,就成了拳術及競技運動中的深邃學問了。
我們試比較直立與最大步距之間的優缺點。
直立狀態,底盤小,重垂線易偏離底盤;重心高,相對穩定性差。但重心高,如跌僕,則倒地所需時間長,如步法身法靈活,則便於補救。但勁力難以起腳跟,失卻根本。
最大步距狀態,底盤大,重垂線不易偏離底盤;重心低,相對穩定性較好。但步距大,步法遲澀不靈。重心低,如跌僕,則倒地所需時間短,加上步澀,難以補救,。
從比較中可以看出,拳家們可以根據自身的情況,在直立和最大步距狀態下尋找、調整最適合自己的最佳步距,在取得相對穩定性的基礎上,取得最大的靈活性。以確保穩定與靈活的統一。取得支撐八面,穩如泰山的“底盤”。經過大量的實踐,拳家們在調整、選取最佳的步距後,再採用“四六步”或“三七步”較符合上述原則;而直立步,尤其是僵直而立,全無戒備的狀態則為最差狀態。拳諺説:“有備則制人,無備則制於人。”所以內家拳力戒直立。 8、軟步:軟襠萎膝,疊步“過勁”,足膝偏撇,掀腳拔跟之謂也。
襠部即會陰部,站樁行拳,襠要圓而虛,要裹襠、吊襠,不可夾襠(尖襠)、平襠。它的原理與拱型橋洞建築是相似的,這是因為拱型的抗壓承重能力大於尖形及水平形。兩胯根撐並,兩膝呈微向里扣之意,襠自然能圓。會陰處虛虛上提,不使其有下蕩之意,襠自然能虛。襠的虛圓,使胯骨的骨節撐開;胯骨節周圍的韌帶極緊,必須撐開撐圓至足,以增加其伸縮旋轉的靈活性和擴大其活動的幅度,使下盤輕靈而旋轉無滯,並加強腿部的彈性和弓勁。而軟襠,即表現在僕步、弓步、馬步等步法時,襠部全部下落,軟弱無力地貼近地面,似同癱瘓。這樣不但起身費勁,遇到對方進逼,就會癱倒在地。
所謂萎膝,也叫“軟腿”,主要表現在弓箭步時,後腿膝部向下彎曲。所謂“弓箭步”,顧名思義,是“前腿如弓,後腿如箭”的意思。技術要求為前腿弓,後腿蹬,因而也稱之為“弓蹬步”,其後腿膝關節必須保持一定的松沉度,不可蹬得僵直,做到自然地直而不僵,符合“勁以曲蓄而有餘”。但如相反地走向另一個極端,使後腿向下曲而不直,就成軟腿萎膝了。拳訣説:“勁起於腳,發於腿。”作為進攻性的弓箭步,如果出現軟腿萎膝現象,下盤出現支撐與後蹬無力,出擊也就無勁可言了。
犯此毛病的拳家,大都是誤解了古典拳經中“曲中求直”之意。所謂“曲中求直”,其原意是“曲以蓄勁,直以發放”。是就發力的蓄髮方式而言的,根本不是叫人做“軟腿萎膝”的弓箭步。但有時為了突出下沉的氣勢,也有使前腿弓至脛骨豎直為度,後腿微微開膝,膝尖微轉向外側。這時,後腿的膝部雖有微小的彎曲,但因為微小的彎曲是撐開的,而不是向下彎曲軟垂的,它導致襠部的拱度和弓勁增大,自然不屬於軟腿萎膝之列。
所謂疊步,顧名思義,是步子重疊的意思。表現在弓箭步或虛步時,前後兩腳其橫間隔過窄,使前後兩腳踏在同一直線上,“疊步”兩腳前後相疊,造成底盤過窄過小,重心就會不穩。“自立不穩,如何發人?”遇敵襲擊我之側翼,就不免有傾跌之慮。
“過勁”表現為弓箭步前腿膝尖的垂直線超過腳尖,使身體重心過於偏前,易為人引進落空而跌僕。
所謂足膝偏撇,就是足尖的方向和膝尖的方向不一致,從而造成扭曲。以致使起於腳的勁,滯澀於膝間,無法經由腿,而腰而脊,形於手指。勁力無法貫穿順達,下盤亦不穩固,臨敵對陣無有不敗之理。
掀腳拔根,表現在各種步法的定式時腳掌的掌心不能含空,全掌貼住踏實地面,造成部分掌緣翹起,離開地面,甚至拔起腳跟。以致不能利用地球這一最大的質量 M,守不能將敵方的勁力通過地面化解於無蹤;攻不能勁起腳跟,利用地面的反作用力,發揮最大的威力。攻守無當,失機失勢。
通過以上分析,可知“軟步”是屬於下盤系列的問題,而下盤是平衡和支撐全身的根基,基礎不紮實,不靈活,就好比空中樓閣。拳諺説:“自立不穩,如何發人;下盤不靈,何來虛靈?”是故,內家拳視軟步為大忌。
9、脱肘:肘部懸揚,猶如肘關節脱臼之謂也。
脱肘也稱為“懸肘”、“揚肘”、“寒肘”、“抬肘”或“舉肘”。拳諺有“肘不貼肋”、“肘不離肋”兩句很辯證的話。“肘不貼肋”,就是使腋窩保持適度懸空,保證肘部有足夠的迴旋餘地。“肘不離肋”,就是在保證肘有迴旋活動餘地的情況下,肘儘量靠近,不離開肋部,便於保護兩肋兩腰要害部位。以免肘部揚起,造成舉高腋空,“側門”(兩脅側門)大開。側門空虛,易為敵所乘。此外,肘部舉揚,肩、肘、腕等關節自然就難以松沉,造成氣血阻塞,勁力滯澀,兩臂無勁,勁不能由脊發,亦不能貫於手指,攻不能放人致遠,近乎外家之斷勁矣。所以古今內家拳無不力克脱肘惡習的。
10、戳拳:腕骨不正,握拳不直,形如印戳,拳與前臂不在同一直線上,猶脱榫的錘子之謂也。
內家拳的拳形為四平拳,即拳的四維均須平整。握拳的形式,以中指領先,四指併攏捲曲,指尖稍微觸貼掌心。然後將拇指輕輕蓋壓於中指中節,形成四平拳。因內家拳乃柔中寓剛之術,不以剛硬為能,所以握拳亦不宜緊實,外形似緊非緊,內則大松,以鬆柔為好。但雖為松握,須有團聚之意,使之有分之不開,擊之不散的作用。握拳時,拳背須與前臂齊平,腕骨正直,腕背自然伸直,不可歪曲,不可內拗或外突;形成戳拳。若用戳拳猛擊敵人,遇到阻力,首先會使自己的腕關節扭斷或扭傷,擊人的力量也會大打折扣。所以戳拳只有形式上的“美觀”,沒有任何技擊價值。古今內家拳術好手是決不會有這種中看不中用的戳拳習慣的。
11、扭臀:扭臀亦叫“晃臀”、“擺臀”、“搖臀”、“遊臀”。是尾閭不正,臀部外突,或臀部時而前順,時而後撅,或扭來扭去,如“游魚擺尾”之謂也。
臀的生理構造是外突的,外突的臀部,在行拳過程中,容易引起臀部的扭擺和晃動。或時而前順,或時而後撅,或扭來扭去。常會造成“點頭哈腰”,前俯後仰,破壞了“立身中正”,或是“游魚擺尾”,破壞了“尾閭中正”,喪失了舵的作用。致使發勁無定向,放勁失平衡,勁不能“專注一方”。所以內家拳家提出“斂臀”或叫“護臀”的技術規範。要求站樁時不要撅起臀部,應向裏稍微收進,儘量放鬆臀部和腰部的肌肉,輕輕使臀肌向外下方舒展,然後再輕輕向裏向前收斂團聚,就像用臀把骨盆裹護起來,把小腹承托起來那樣,這樣配合虛領頂勁、松腰落胯、圓襠,就能使尾閭的舵向作用相對穩定,從而保證“尾閭中正”,“立身中正”。有助於增強脊柱的靈活性和背脊的彈性,同時,斂臀也相對降低了身體的重心,有利於動作的平衡和蓄、引、拿、化、發勁的穩健,有助於“力由脊發”,發勁渾整,專注一方。
12、曲腰:“點頭哈腰”,中軸扭曲之謂也。
拳諺曰:“點頭哈腰,武藝不高。”或稱“低頭貓腰,傳授不高”。形象地描述了曲腰的弊病。
“腰為一身之主宰”,是人上下體轉動的關鍵,對協調全身動作,調整重心,平衡身體,輸送勁力,都起主導作用。
內家拳對腰的要求是松而沉着,直而不僵。“松而沉着”,使下盤穩固有力而不失輕靈,“直而不僵”,使中軸旋轉穩定靈活而不失沉着。這樣方能做到支撐八面而穩固厚重,八面轉換而輕靈圓活。
此外,腰部的“松而沉着,直而不僵”,避免了脊椎的生硬挺拔,使脊椎有正常的自然“彎曲”,形成了俗説的“身弓”,增加了脊柱的彈性,緩解了行拳過程中所產生的震動,既起到了護腦的作用,又穩定了重心,平衡了身軀。這樣才能使“上下九節勁,節節腰中發”。
其實,“曲腰”本身就屬於“歪斜”的範疇。這裏的內容可視作對“歪斜”的進一步説明。而內家拳術把“曲腰”單獨視作一大忌,可見對它的重視了。
13、開門捉影:撒開兩臂,“正門”大開;探頭探腦,如捕風捉影之謂也。
胸腹為“正門”,也稱為“大門”、“紅門”或“洪門”。人之五臟六腑皆位於胸腔和腹腔,是不能有絲毫疏忽,受到傷害的。在競技運動中,除運用身法的閃展騰挪來避免受到襲擊外,更重要的是依靠四肢來護衞。尤其是依靠兩臂來護衞。拳諺説:“手是兩扇門,全靠腿打人。”其中説的是兩臂的防守作用,上護頭面,中護胸、心窩、胃脘、肋腋與腰側,下護小腹、襠部。如果撒開兩臂,無疑將胸腹要害暴露於敵,任其上下其手。這是十分危險的,輕則受傷,重則致命。所以內家拳學從健身、技擊的要求出發,提出了“沉肩垂肘”、“肘不貼肋”、“肘不離肋”、“兩膊相系,不離中線”。“三尖相對守中央”的技術規範。所謂“中線”,即以頭頂百會至尾骨為一線。所謂“中央”,即以鼻與臍為界。兩手運作各緊緊護住自己的半個身,即左手護住左半身,右手護住右半身,在圓轉過程中,兩手的運行路線在“中線”、“中央”處稍加重疊。沈壽拳訣説:“兩手亂環不離中”,“當中一擊首尾動”,“攻我身軀首尾保”。即是形容兩手似蛇之首尾,緊緊護住“正門”和“側門”,在確保自身安全的基礎上伺機擊敵。
關於頭,上文已有提及。頭為“百脈之宗”,“六陽之首”。十二經絡中,六條陽經上行於頭,而六條陰經則通過各種“別道奇行”匯合於頭。頭為全身之綱領,綱舉目張,身法的穩定,脊椎的中正,腰胯的轉換,眼法的平準,呼吸的順暢,步法的靈動。總之,心、意、精、氣、神,手、眼、身、法、步,無不與俗稱“六斤四兩”的頭有關,都需要從“頭”做起。頭位於人的最高位,雖然僅僅只有“六斤四兩”,然而影響很大。若“探頭探腦”,一則形象不美,二則“首腦”暴露於敵,易為敵所乘;三則破壞了立身中正,更易產生由“探頭探腦”所引起的連鎖問題。例如強項硬頸,精神不專,身體失衡,行動遲澀,虛實不明,歪斜等問題。可以説幾乎與其他內家的十三禁忌全部相關聯。這是顯而易見的。所以,探頭探腦,“開門捉影”,是必須認真克服的。
14、雙手齊出:即用“二隻拳頭打人”,一發無餘,不作後顧之慮之謂也。
出者,過頭也。過直也。所以,“雙手齊出”並不是絕對地簡單地反對用二隻拳頭打人,更不是反對雙按、雙動、雙推等拳法。而是反對“兩膊不相系”,“首尾 (兩手)不呼應”,上下不協調、不相襯、不相隨,這是因為首尾無呼應,則首尾無法互保,防守出現漏洞,攻擊必現破綻;上下不相隨,則手到步不到,形如斜塔,就不免有自行傾跌之慮,更談不上臨陣對敵了。或步到手不到,錯失良機,為敵所乘。
雙手齊出的另一種表現為,兩臂挺直,出手過遠。知內家拳站樁行拳須周身內外三合,表現在外三合,即各關節左右合住,上下對齊,兩手兩足等對稱合住,手與足、肘與膝、肩與胯合住。開則俱開,開中有合;合則俱合,閤中有開。這樣就要求兩臂不能挺直,出手太遠,做到“勁以曲蓄而有餘”。避免重心前移,被人乘勢借力牽動,因失重心而跌僕,也避免被人乘機入侵。
內家拳十四禁忌,其實質是互相關聯的,不能截然分割。深刻理解,真正明瞭它的內容,不但對學習掌握內家八樁(拳)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而且還掌握了研究評判內家拳的重要尺度,內家拳也就易於向大乘階段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