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622年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622年是指中國紀年622年,壬午年,唐高祖神堯大聖光孝皇帝武德五年。 [1] 
中文名
622年
別    名
壬午年,光孝皇帝武德五年
國內紀事
唐高祖命秦王李世民,馮盎降唐
國際紀事
突厥頡利可汗進攻唐朝
年    份
馬年
朝    代
唐朝

622年歷史大事

編輯

622年劉黑闥稱漢東王

武德五年(六二二)正月,劉黑闥自稱漢東王,改元天造、定都於洺州,以範願為左僕射,董康買為兵部尚書,拜高雅賢為右領軍,徵招王琮中書令,任命劉斌中書侍郎,恢復竇建德夏政權時的文武官制,加緊政權建設。立法行政,均仿效竇建德,而在攻打作戰上,劉黑闥又比竇建德時勇猛果敢。 [1] 

622年李藝戰劉十善

武德四年(六二一)十二月,唐高祖命秦王李世民、齊王李元吉前去討伐劉黑闥武德五年(六二二)正月,幽州總管李藝為配合朝廷攻打劉黑闥政權,率數萬大軍南下,欲與秦王李世民會合進擊。劉黑闥得到消息,即命左僕射範願率萬人留守洛州,他自己則帶大軍北上阻擋李藝,夜晚,宿營在沙河,程名振用戰鼓六十具在洺州城西大堤上疾敲,城中的地面都在震動。範願很驚慌害怕,派人立刻去稟告劉黑闥劉黑闥聞訊後立刻撤兵,派弟弟劉十善與行台張君立帶兵一萬在鼓城進擊李藝,雙方在徐河(今河北徐水)交戰,劉十善的軍隊大敗,損失八千人。三月,李藝又攻取劉黑闥佔領的定、樂、廉、趙四州,俘獲劉黑闥的尚書劉希道,帶兵與李世民洺州會合。 [1] 

622年劉黑闥殺羅土信

武德四年(六二一)末,李淵李世民李元吉前往河北征討劉黑闥。第二年初,唐軍到獲嘉(今河南新鄉市),劉黑闥放棄相州,退守洛州。李世民進圍肥鄉,屯兵於洺水之上。洺水人李去惑以洺水城降李世民,李世民派唐將王君廓帶騎兵一千五百進城共同防守。劉黑闥還軍圍攻洺水,雙方互有勝負。劉黑闥攻城猛烈,秦王多次率唐軍增援都被阻擋。李世民擔心王君廓守不住洺水,便召集眾將商議對策。行軍總管郯勇公羅士信自告奮勇,請求代替王君廓守城。李世民揮旗召王君廓,王君廓突圍而出,羅士信率二百唐兵突入城中繼續抵抗起義軍。劉黑闥急於奪回洺水城,率軍晝夜攻打。由於下雪,城外唐軍無法接應,羅士信在堅守八天後,洺水城被劉黑闥攻陷,羅士信被俘。劉黑闥很欣賞羅士信的勇猛頑強,勸他投降,羅士信斷然拒絕,黑闥殺之,士信死時,年僅二十歲。 [1] 

622年李武意殺王薄

唐將盛彥師從徐圓朗部隊中冒死逃回,被唐朝任命為宋州總管。盛彥師率領齊州總管王薄的兵馬圍攻須昌(今山東東平縣治),同時向潭州(潭應作“譚”,今山東章丘)徵調兵糧。潭州刺史李義滿平素與王薄不和,這次要糧,李義滿閉倉不給。等到須昌被唐軍攻克,盛彥師逮捕了李義滿,置齊州監獄中。唐高祖詔釋之。使者未至,李義滿已憂憤而死。王薄回時,路過潭州,李義滿的侄兒武意拘王薄,並將他殺死。盛彥師亦因此事被判死罪。 [1] 

622年丘和入朝

武德五年(六二二)三月二十三日,改以隋交趾太守丘和為交州總管。丘和遣其司馬高士廉請入朝京師,詔許之,且遣丘和之子師利(高祖起兵向長安時,丘師利即以兵降附)前往交趾迎之。 [1] 

622年劉黑闥奔突厥

劉黑闥攻破洺水城執殺羅士信以後,唐軍反攻,欲再奪回洺水城。武德五年(六二二)三月初,唐軍屯兵於洺水南北兩岸,堅壁不出,並派兵切斷劉黑闥的運輸補給線。劉黑闥任命高雅賢為左僕射。李世民率兵進逼高雅賢大營。高雅賢乘醉單騎出戰,被唐將潘毛擊殺。後唐軍再次圍攻劉黑闥軍營,黑闥將王小胡戰勝,俘潘毛。黑闥從冀州、貝州等地向洺水運糧,唐將程名振帶一千餘人前去襲擊,燒燬了運糧車船。劉黑闥唐軍對峙長達六十多天。劉黑闥率精兵偷襲李世勣大營,李世民前往救援,也被劉黑闥軍圍困。唐將尉遲敬德見狀,統帥壯士殺人重圍解救,李世民逃出。唐軍預料劉黑闥兵糧耗盡會前來決戰。所以,李世民派兵阻斷洺水上游蓄水。派兵防守,並約定放水的時間。三月,劉黑闥率步兵、騎兵兩萬人渡過洺水,欲與唐軍決一死戰。李世民率精鋭騎兵襲擊對方的騎兵部隊,取得勝利,並乘勝衝殺敵人的步兵部隊。劉黑闥率部下死戰力屈,遂與王小胡遁去,餘眾不知主帥已經逃走,仍與唐軍激戰。唐軍在洺水上游開閘放水,灌淹劉黑闥的部眾,劉黑闥軍隊大敗,淹死幾千人。黑闥與範願等二百多人北奔突厥劉黑闥所佔河北地區被唐朝平定。 [1] 

622年寧長真歸降李靖

武德五年(六二二)四月,隋朝鴻臚卿寧長真以甯越(今廣東欽縣東北五十里)、鬱林(今廣西貴縣南)之地向李靖請降。通往交州、愛州的道路開始打通。唐高祖以寧長真欽州總管。 [1] 

622年唐議擊徐圓朗

徐圓朗聞知劉黑闥被擊敗,非常害怕,不知做何打算。劉復禮勸説徐圓朗讓位劉世徹。於是,徐圓朗派復禮到浚儀縣(今河南開封)迎接劉世徹。有人警告徐圓朗要以翟讓李密殺害為誡,圓朗又感到後悔。等劉世徹被接來,帶有幾千人,圓朗競拒絕出城迎接,反而派人召劉世徹,剝奪世徹兵權,僅任命他為司馬,要他勸服譙州,杞州歸降。山東人久聞劉世徹之名,凡世徹勸降之處人人降服。圓朗更擔心自己權位受到威脅,遂將劉世徹殺死。秦王世民擊敗劉黑闥後,便迅速率兵南下,準備消滅徐圓朗,適逢高祖召世民入朝,世民便將兵權暫交齊王元吉,自己返回長安聽命。在長安,世民與高祖討論天下形勢,介紹了徐圓朗的情況。高祖立派世民回到黎陽,統帥大軍奔濟陰(今山東荷澤)擊徐圓朗 [1] 

622年李大恩敗死新城

武德五年(六二二)三月,唐代州總管李大恩上奏朝廷,言突厥境內受災、遇有饑荒,請求政府派兵攻取馬邑。高祖准奏,令殿內少監獨孤晟率兵前往代州,會同李大恩進攻苑君璋,相約在二月會師於馬邑。由於獨孤晟的大軍延期不至,李大恩無法率軍獨自進攻,只好屯兵新城(今山西朔縣西南)等候。同年四月,突厥頡利可汗派出幾萬騎兵與逃到突厥劉黑闥一起圍攻新城,李大恩向朝廷求援,唐高祖派右驍衞大將軍李高遷領兵來救。援軍還未趕到新城,李大恩糧盡,被迫於夜晚突圍。突厥在半路襲擊,唐軍大敗,李大恩戰死。唐高祖對李大恩的死非常惋惜,將獨孤晟減死徙邊。 [1] 

622年杜伏威入朝

武德五年(六二二)七月,秦王李世民攻打徐圓朗,已經佔領城池十餘座,聲震淮、泗。杜伏威見勢非常害怕,馬上請求入朝聽命。李世民認為淮、濟之間即將平定,便命令李神通、李世勣繼續進攻徐圓朗,六日自己則班師還朝。八日杜伏威到達長安,李淵拜他為太子太保,併兼任行台尚書令,位在齊王元吉之上,將他留在長安,用高官寵待他。李子通私下對樂伯通講:“伏威既來,我欲前往江南收集舊兵,繼續作戰。”於是兩人逃至藍田關(今屬陝西藍田縣)時,被唐官抓獲,兩人都被殺死。武德六年(六二三)二月,徐圓朗在無奈的情況下,棄城逃走,在野外被人殺死。其地完全被唐佔領。 [1] 

622年馮盎降唐

隋漢陽太守馮盎在接到唐將李靖的檄文後,於武德五年(六二二)七月帥領部眾向唐朝投降。唐朝以原馮盎管轄的地區設置高州(今廣東茂名東北)、羅州(今廣東廉江北)、春州(今廣東陽春)、白州(今廣西博白)、崖州(今廣東瓊山)、儋州(今廣東儋縣)、林州(今廣西桂平西南)、振州(今廣東崖縣)等八州,拜馮盎為高州總管,進封耿國公。 [1] 

622年頡利可汗寇邊

武德五年(六二二)八月,突厥頡利可汗進攻唐朝,唐高祖派左武衞將軍段德操和雲州總管李子和率軍防禦。李於和本姓郭,原在榆林割據,自稱“永樂王”,後降唐。由於攻打劉黑闥有功,唐高祖賜姓李。頡利可汗的十五萬騎兵進入雁門關(今山西代縣),分兵攻打併州、原州。唐高祖命太子建成出幽州道,秦王世民從秦州道出擊突厥,同時李子和趕赴雲中,突襲頡利,段德操奔夏州,截斷突厥的歸路。在都城長安,唐高祖招集羣臣商議和戰。太常卿鄭元璹主張與突厥議和,而中書令封德彝則反對議和,主張先戰,勝後再議和。李淵採納了封德彝的建議。幷州大總管、襄邑王李神符、汾州刺史蕭壽分別在汾東等地擊敗突厥,殺敵五千多人。但突厥來勢兇猛,進犯廉州,攻陷大震關(今甘肅清水)。唐高祖忙派太常卿鄭元璹往見頡利可汗。當時,突厥精鋭騎兵數十萬人,佈滿從介休到晉州數百里之間。鄭元璹見到頡利可汗後,指責他背信棄義,進犯唐朝,勸説突厥退兵休戰,兩國重歸於好。突厥頡利可汗聽從了鄭元壽的勸説,率兵返回。鄭元璹從隋恭帝義寧以來,曾五次出使突厥,每次處境都極為危險。此次尤然。 [1] 

622年劉黑闥恢復失地

武德五年(六二二)七月,劉黑闥隨突厥攻唐到達定州(今河北定縣),其故將曹湛、董康買在劉黑闥失敗後,逃到鮮虞(今河北正定),又招集舊眾響應劉黑闥。唐高祖以淮陽王李道玄河北道行軍總管前去討伐。劉黑闥攻陷瀛州,殺死刺史馬匡武。鹽州人馬君德以城投降劉黑闥。十月,唐高祖命齊王李元吉到山東討伐劉黑闥,任命李元吉為領軍大將軍、幷州大總管。唐貝州刺史許善護率軍在隃縣(今山東夏津)與劉黑闥的弟弟劉十善大戰,許善護全軍覆沒,而唐右武侯將軍桑顯和又在晏城敗劉黑闥,觀州刺史劉會以城叛投劉黑闥。李道玄與劉黑闥大戰於下博(今河北深縣東)。李道玄當時帶兵三萬人,與副帥史萬寶不和。戰鬥開始後,李道玄自己親率少數騎兵一馬當先,突入劉黑闥的軍陣,命令史萬寶指揮大軍隨後出擊。而史萬寶不聽李道玄的命令,留兵不進。李道玄孤軍作戰,後援無望,力戰而死,死時年僅十九歲。史萬寶將兵再戰,唐兵無鬥志,被劉黑闥擊潰。下博之戰,劉黑闥大獲全勝,山東各地十分震動。洺州總管、廬江王李璦棄城西逃,各地州縣紛紛叛唐,歸附劉黑闥劉黑闥很快恢復了全部失地,又進佔洺州,唐滄州刺史也被迫棄城逃走。齊王李元吉懼怕劉黑闥的強兵,不敢進擊。 [1] 

622年林士弘降而復叛

武德五年(六二二)十月,林士弘派他的弟弟林藥師率兵攻打循州(今廣東惠州東部一帶),唐刺史楊略在戰鬥中將其殺死。林藥師的大將王戎以南昌州降唐。林士弘害怕,也請求降唐。不久,林士弘又逃走,佔據安成山洞,袁州(今江西宜春)不少百姓紛紛響應林士弘。洪州總管若干則(三字人名)派兵將其擊敗,恰值林士弘病死,部眾才紛紛散去。計士弘自隋大業十三年(617)起事,至今已歷六年。 [1] 

622年李建成攻劉黑闥

隋末,李淵起兵於太原,取關中攻佔長安都是李世民從中出謀劃策。李淵曾有意以次子李世民為世子取代長子建成。由於長年征戰,秦王功高望重,手下也聚集了相當一批有治國平天下經驗的才士。太子建成性格寬簡,喜好酒色遊獵,看到弟弟世民功名日盛,害怕被廢,於是夥同三弟元吉攻擊秦王。兄弟三人相互猜忌、疑心重重,各自糾集朋黨,培植親信。太子中允王珪,洗馬魏徵勸説太子前往山東討伐劉黑闥,一方面可以取得功名,另一方面也可以結納山東豪傑。於是太子建成請行。武德五年(六二二)十一月,高祖下詔派太子建成前去征討劉黑闥,陝東道大行台以及山東道行軍元帥、河南、河北諸州並受李建成節制。 [1] 

622年李建成敗劉黑闥

劉黑闥第二次起兵後,藉助突厥的幫助,在河北地區不斷取得勝利,相州以北的廣大地區成為劉黑闥的勢力範圍。唯有魏州總管田留安據城自守,劉黑闥率兵攻打魏州,在無法成功的情況下,率兵南下,攻取元城(今屬河北大名)。在回兵再次攻打魏州不能下的時候,太子建成、齊王元吉率大軍到達昌樂(今河北南樂縣),劉黑闥率軍前去迎擊建成軍。魏徵建議太子,對俘虜應好言勸慰後放還,以瓦解劉黑闥。太子採納了魏徵的主張。劉黑闥兵糧吃盡,後勤不濟,部將士兵開始逃亡,有的還用武力捕拿其帥投降唐軍劉黑闥怕唐軍裏外夾攻,趁夜後撤,退至館陶。時永濟橋還未造成,齊王元吉率兵趕到。劉黑闥將領王小胡迎擊唐軍,掩護劉黑闥造橋。橋架好後,劉黑闥率先渡河西走,起義軍大亂,爭相搶渡,唐軍趁機進攻,大敗劉黑闥部隊。劉黑闥率領數百名騎兵逃走。 [1] 

622年互遣戰俘

大業以來,由於隋煬帝多次對高麗用兵,不少中國軍民被高麗俘虜或截留。武德五年(六二二),高祖致書高麗國王建武,商談互相遣返戰俘之事,同時下令州縣官吏尋找在中國境內的高麗人,允許他們返回祖國。高麗國王在接到唐高祖的信後,放還了數以萬計的中國百姓。 [1] 

622年資治通鑑記載

編輯
高祖神堯大聖光孝皇帝中之下武德五年(壬午,公元六二二年)
春,正月,劉黑闥自稱漢東王,改元天造,定都洺州。以範願為左僕射,董康買為兵部尚書,高雅賢為右領軍;徵王琮為中書令,劉斌為中書侍郎;竇建德時文武悉複本位。其設法行政,悉師建德,而攻戰勇決過之。
丙戌,同安賊帥殷恭邃以舒州來降。
丁亥,濟州別駕劉伯通執刺史竇務本,以州附徐圓朗
庚寅,東鹽州治中王才藝殺刺史田華,以城應劉黑闥。
秦王世民軍至獲嘉,劉黑闥棄相州,退保洺州。丙申,世民復取相州,進軍肥鄉,列營洺水之上以逼之。
蕭銑既敗,散兵多歸林士弘,軍勢復振。
己酉,嶺南俚帥楊世略以循、潮二州來降。
唐使者王義童下泉、睦、建三州。幽州總管李藝將所部兵數萬會秦王世民討劉黑闥,黑闥聞之,留兵萬人,使範願守洺州,自將兵拒藝。夜,宿沙河,程名振載鼓六十具,於城西二里堤上急擊之,城中地皆震動。範願驚懼,馳告黑闥;黑闥遽還,遣其弟十善與行台張君立將兵一萬擊藝於鼓城。壬子,戰于徐河,十善、君立大敗,所失亡八千人。
洺水人李去惑據城來降,秦王世民遣彭公王君廓將千五百騎赴之,入城共守。二月,劉黑闥引兵還攻洺水,癸亥,行至列人,秦王世民使秦叔寶邀擊破之。
豫章賊帥張善安以虔、吉等五州來降,拜洪州總管。
戊辰,金鄉人陽孝誠叛徐圓朗,以城來降。
己巳,秦王世民復取邢州。辛未,幷州人馮伯讓以城來降。
丙子,李藝取劉黑闥定、欒、廉、趙四州,獲黑闥尚書劉希道,引兵與秦王世民會洺州。
劉黑闥攻洺水甚急。城四旁皆有水,廣五十餘步,黑闥於城東北築二甬道以攻之;世民三引兵救之,黑闥拒之,不得進。世民恐王君廓不能守,召諸將謀之,李世勣曰:“若甬道達城下,城必不守。”行軍總管郯勇公羅士信請代君廓守之。世民乃登城西南高冢,以旗招君廓,君廓帥其徒力戰,潰圍而出。士信帥左右二百人乘之入城,代君廓固守。黑闥晝夜急攻,會大雪,救兵不得往,凡八日,丁丑,城陷。黑闥素聞其勇,欲生之,士信詞色不屈,乃殺之,時年二十。
戊寅,汴州總管王要漢攻徐圓朗杞州,拔之,獲其將周文舉。
庚辰,延州道行軍總管段德操擊梁師都石堡城,師都自將救之;德操與戰,大破之,師都以十六騎遁去。上益其兵,使乘勝進攻夏州,克其東城,師都以數百人保西城。會突厥救至,詔德操引還。
辛巳,秦王世民拔洺水。三月,世民與李藝營於洺水之南,分兵屯水北。黑闥數挑戰,世民堅壁不應,別遣奇兵絕其糧道。壬辰,黑闥以高雅賢為左僕射,軍中高會。李世勣引兵逼其營,雅賢乘醉,單騎逐之,世勣部將潘毛刺之墜馬;左右繼至,扶歸,未至營而卒。甲午,諸將復往逼其營,潘毛為王小胡所擒。黑闥運糧於冀、貝、滄、瀛諸州,水陸俱進,程名振以千餘人邀之,沉其舟,焚其車。
宋州總管盛彥師帥齊州總管王薄攻須昌,徵軍糧於潭州;刺史李義滿與薄有隙,閉倉不與。及須昌降,彥師收義滿,系齊州獄,詔釋之。使者未至,義滿憂憤,死獄中。薄還,過潭州,戊戌夜,義滿兄子武意執薄,殺之;彥師亦坐死。
上遣使賂突厥頡利可汗,且許結婚。頡利乃遣漢陽公瑰、鄭元璹長孫順德等還,庚子,復遣使來修好,上亦遣其使者特勒熱寒、阿史那德等還。幷州總管劉世讓屯雁門,頡利高開道苑君璋合眾攻之,月餘,乃退。
甲辰,以隋交趾太守丘和為交州總管。和遣司馬高士廉奉表請入朝,詔許之,遣其子師利迎之。 [2] 
秦王世民與劉黑闥相持六十餘日。黑闥潛師襲李世勣營,世民引兵掩其後以救之,為黑闥所圍。尉遲敬德帥壯士犯圍而入,世民與略陽公道宗乘之得出。道宗,帝之從子也。世民度黑闥糧盡,必來決戰,乃使人堰洺水上流,謂守吏曰:“待我與賊戰,乃決之。”丁未,黑闥帥步騎二萬南度洺水,壓唐營而陳。世民自將精騎擊其騎兵,破之,乘勝蹂其步兵。黑闥帥眾殊死戰,自午至昏,戰數合,黑闥勢不能支。王小胡謂黑闥曰:“智力盡矣,宜早亡去。”遂與黑闥先遁,餘眾不知,猶格戰。守吏決堰,洺水大至,深丈餘,黑闥眾大潰,斬首萬餘級,溺死數千人,黑闥與範願等二百騎奔突厥,山東悉平。
高開道寇易州,殺刺史慕容孝幹。
夏,四月,己未,隋鴻臚卿寧長真以甯越、鬱林之地請降於李靖,交、愛之道始通;以長真為欽州總管。
以夔州總管趙郡王孝恭為荊州總管。
徐圓朗聞劉黑闥敗,大懼,不知所出。河間人劉復禮説圓朗曰:“有劉世徹者,其人才略不世出,名高東夏,且有非常之相,真帝王之器。將軍若自立,恐終無成;若迎世徹而奉之,天下指揮可定。”圓朗然之,使復禮迎世徹於浚儀。或説圓朗曰:“將軍為人所惑,欲迎劉世徹而奉之,世徹若得志,將軍豈有全地乎!僕不敢遠引前古,將軍獨不見翟讓之於李密乎?”圓朗復以為然。世徹至,已有眾數千人,頓於城外,以待圓朗出迎;圓朗不出,使人召之。世徹知事變,欲亡走,恐不免,乃入謁;圓朗悉奪其兵,以為司馬,使徇譙、杞二州。東人素聞其名,所向皆下,圓朗遂殺之。
秦王世民自河北引兵將擊圓朗,會上召之,使馳傳入朝,乃以兵屬齊王元吉。庚申,世民至長安,上迎之於長樂。世民具陳取圓朗形勢,上覆遣之詣黎陽,會大軍趨濟陰。
丁卯,廢山東行台。
壬申,代州總管定襄王李大恩為突厥所殺。先是,大恩奏稱突厥饑饉,馬邑可取,詔殿內少監獨孤晟將兵與大恩共擊苑郡璋,期以二月會馬邑;失期不至,大恩不能獨進,頓兵新城。頡利可汗遣數萬騎與劉黑闥共圍大恩,上遣右驍衞大將軍李高遷救之。未至,大恩糧盡,夜遁,突厥邀之,眾潰而死,上惜之。獨孤晟坐減死徙邊。
丙子,行台民部尚書史萬寶攻徐圓朗陳州,拔之。
戊寅,廣州賊帥鄧文進、隋合浦太守寧宣、日南太守李晙並來降。
五月,庚寅,瓜州士豪王幹斬賀拔行威以降,瓜州平。
突厥忻州李高遷擊破之。
六月,辛亥,劉黑闥引突厥寇山東,詔燕郡王李藝擊之。
癸丑,吐谷渾寇洮、旭、疊三州,岷州總管李長卿擊破之。
乙卯,遣淮安王神通擊徐圓朗
丁卯,劉黑闥引突厥定州
秋,七月,甲申,為秦王世民營弘義宮,使居之。世民擊徐圓朗,下十餘城,聲震淮、泗,杜伏威懼,請入朝。世民以淮、濟之間略定,使淮安王神通、行軍總管任瑰、李世勣攻圓朗;乙酉,班師。
丁亥,杜伏威入朝,延升御榻,拜太子太保,仍兼行台尚書令,留長安,位在齊王元吉上,以寵異之。以闞稜為左領軍將軍李子通謂樂伯通曰:“伏威既來,江東未定,我往收舊兵,可以立大功。”遂相與亡至藍田關,為吏所獲,俱伏誅。
劉黑闥定州,其故將曹湛、董康買亡命在鮮虞,復聚兵應之。甲午,以淮陽王道玄為河北道行軍總管以討之。
丙申,遷州人鄧士政執刺史李敬昂以反。 [3] 
丁酉,隋漢陽太守馮盎李靖檄,帥所部來降,以其地為高、羅、春、白、崖、儋、林、振八州,以盎為高州總管,封耿國公。先是,或説盎曰:“唐始定中原,未能及遠,公所領二十餘州地,已廣於趙佗,宜自稱南越王。”盎曰:“吾家居此五世矣,為牧伯者不出吾門,富貴極矣。常懼不克負荷,為先人羞,敢效趙佗自王一方乎!”遂來降。於是嶺南悉平。 [4]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