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釣金龜

(京劇劇目)

編輯 鎖定
《釣金龜》是一出京劇傳統劇目。一名《孟津河》,又名《張義得寶》。是老旦丑角合作戲。主要角色有康氏(老旦)張義(醜)。劇目表達了中國孝文化。
中文名
釣金龜
類    別
京劇劇目
主要人物
康氏、張義

釣金龜劇情簡介

編輯
京劇《釣金龜》《行路》《哭靈》是老旦戲,劇情如下: 宋朝年間,河南孟津康氏早年喪夫,有兩子,長子張宣娶妻王氏,次子張義。張宣赴試得中,官至祥符縣令,寄回書信接家眷。不想書信錯投其妻王氏孃家,王氏素與婆母康氏、張義不和,丟下母、弟不顧,獨自前往祥符縣團聚。
張義每日在孟津河釣魚奉養母親。一日,釣得金龜,大喜,歸家途中從鄉鄰處得知其兄做了祥符縣令,歸告母。康氏遣子張義至祥符縣尋兄,去後杳無音信,乃親往祥符。
途中恍惚見張義滿面是血,大疑。至祥符縣,長子張宣迎入,康氏問詢張義下落,張宣吱吾以對,後始告義已身死。康氏往靈前哭祭,張義託兆,告嫂王氏覬覦金龜,將己毒死。康氏乃往包拯處控告,包拯為之昭雪。

釣金龜唱詞選段

編輯
(唱二黃原板)叫張義我的兒啊,聽娘教訓,待為娘對嬌兒細説分明:兒的父他遭不幸喪了性命、拋下了母子們怎度光陰。是為娘守貞節我不聽旁論,皆因是我的兒年小娘在中年,怕的是百年之後身人九泉,難見兒的去世先人。我的兒啊?有幾個賢孝子聽娘來論,一樁樁一件件娘記在心。那大舜耕田為的都是孝順,丁藍刻木,萊子班衣,孟宗哭竹、楊香打虎這都是賢孝的兒孫,我那不孝的兒啊!
(唱二黃原板)這幾輩賢孝子休得來論。還有那不孝人説與兒聽:青風亭張繼保天雷報應;韓信將未央宮速報幽具。為娘言語不相信,怕的是你頭上有四位功曹,查看兒的身。我的兒行孝道將娘奉敬, 白有那天爺在暗地查巡。(搖板)説了些好言語奴才他不信.小張義在一旁他不睬不聞。悲切切出窯長街去奔,我的兒啊!

釣金龜釣金龜全本簡介

編輯
釣金龜最早來自於《雙釘案》。《雙釘案》包括4個情節:釣金龜、訓子上路、託兆哭靈、開封府申冤。但目前僅有釣金龜、訓子上路、託兆哭靈三折戲流傳。

釣金龜劇本節選

編輯
康氏:【引子】家無隔宿糧,飢寒實難當。
康氏:【定場詩】老身生來命運薄,好似路旁草一棵。過了今年秋八月,未知來年奈如何!
康氏:【白】老身康氏,先夫張世華,拋下兩個孩兒,長子張宣,在京求名,杳無音信。好一個孝道的張義孩兒,在孟津河下釣魚為生,奉養於我。今晨出去,未見迴轉。正是:【念】家貧出孝子,這國亂顯忠臣。
張義:(白)啊哈!
張義:(念)忙將河下事,報與母親知。
張義:(白)孩兒參見母親!
康氏:(白)兒啊!回來了?
張義:(白)我回來了!
康氏:(白)打了多少魚,賣了多少錢?拿來為娘觀看!
張義:(白)我告訴您説:我也沒打了魚,我也沒賣了錢,我得了一宗寶貝!
康氏:(白)嗯!想那寶貝出在那富豪人家,你我母子是焉能有的?想是我兒在外面偷盜人家,好好與人送還便罷;如若不然,為娘就要與兒你動氣了!
張義:(白)我説母親!您別生氣,待我慢慢告訴您説呀:我這個寶貝不是偷來的,在孟津河下釣魚釣出來的寶貝!
康氏:(白)噢!我兒你釣上來的?
張義:(白)是我釣上來的!
康氏:(白)為娘不信,你拿來我看!
張義:(白)我拿您瞧瞧,不能讓您看!
康氏:(白)怎麼?
張義:(白)您一看這寶貝就要生氣了!
康氏:(白)看寶貝就不能生氣了!
張義:(白)噢!看寶貝您就不生氣了?那行!有商量!來來!母親您請看!
康氏:(白)嘟!
張義:(白)你瞧!又來了!又來了不是!
康氏:(白)兒既出窯門,為娘怎樣囑咐與你?那孟津河下有三等魚不準兒釣,鮎魚、黑魚、烏龜。今將烏龜釣得上來,看兒不遵母命,定是個不孝之子!
張義:(白)我説母親!您先別生氣,待我慢慢告訴您説呀!
康氏:(白)慢慢講來!
張義:(白)我臨出窯門的時候,您囑咐我,到孟津河有三樣魚不准我釣:鮎魚、黑魚、烏龜,是孩兒記在心裏頭。到了孟津河下,剛上上魚食啊,我就把這烏龜釣上來了。
康氏:(白)就該放下去才是啊!
張義:(白)我一想它吃了我一塊魚食,不能饒它!咬掉了一爪兒,我就撒到河裏頭了,我就到下河去釣。剛上上魚食,我又把這烏龜釣上來了。
康氏:(白)你怎麼認識於它?
張義:(白)您瞧哇,咬掉了一爪兒,這不剩了三條腿了嗎?是孩兒恨它不過,心想找塊磚頭,把它砸死。一砸,它拉了屎啦。烏龜拉屎是黑的,它拉屎是黃的。我常聽老人言道:孟津河下有一金龜,乃是無價之寶,讓我給釣上來了!
康氏:(白)為娘不信,你拿來我看!
張義:(白)您要是不信,我拿磚頭砸它您瞧瞧啊!
張義:(白)哎哎!哎喲!哎喲!母親!拉了!母親!拉了!
康氏:(白)怎麼講話?
張義:(白)這龜拉了!
康氏:(白)待為娘看來!
張義:(白)母親請看!
康氏:(白)噢!果然是黃色的!
張義:(白)是黃色的吧?
康氏:(白)這是金子!
張義:(白)金子!
康氏:(白)寶貝!
張義:(白)寶貝!
康氏:(白)啊!
張義:(白)啊!
康氏:(白)啊!
張義:(白)啊!
康氏、張義:(白)哈哈……
張義:(白)老太太!老太太!您倒慢着點兒,留神閃了腰啊!
康氏:(白)唉!兒啊!【二黃慢板】老天爺睜開了三分眼,
母子們離卻了那鬼門關。
張義:(白)我説母親!往後啊,咱們還決不能捱餓了!
康氏:【二黃慢板】這也是兒的孝心感動天地,
張義:(白)母親!您太誇我了!
康氏:【二黃慢板】從今後享榮華永不受那貧寒。
張義:(白)母親!您拿端飯來我吃啊!
康氏:(白)兒啊!今早起來未曾起火,哪有飯食與您?
張義:(白)哎喲!對了!咱們家連火還沒有呢!這麼辦:拿這金子到大街之上換點錢,買點柴米魚肉,咱們娘倆也開開齋,您瞧怎麼樣?
康氏:(白)兒啊!還是多買柴米,少買魚肉的才是!
張義:(白)多買的魚肉可又怕什麼的呀!
康氏:(白)不是那樣講!常將有日思無日,莫待無時思有時。
張義:(白)您哪,您都餓怕了,您就等着得了,我去買去了我!
康氏:(白)早去早回!
張義:(白)是了!是了!我走!我走!我、我、我!我先等等吧!剛才在孟津河下,聽我周伯伯説,我哥哥上京求名,得中第八名進士,身授祥符縣正堂,我還沒稟告我母親呢。有嘞!待我稟告我母親知道!
張義:(白)恭喜母親!賀喜母親!
康氏:(白)為娘喜從何來?
張義:(白)我哥哥上京求名,得中第八名進士,身授祥符縣正堂,豈不是一喜嗎?
康氏:(白)噢!此話當真?
張義:(白)當真哪!
康氏:(白)待我謝天謝地!
張義:(白)是啊!我謝謝咱們家灶王老爺子得了!
康氏:(白)兒啊!
張義:(白)哎!
康氏:(白)從今之後,你就是二老爺了!
張義:(白)我要是二老爺,往後您就是太夫人了!
康氏:(白)是啊!拿來!
張義:(白)您要什麼呀?
康氏:(白)你哥哥做官的報單!
張義:(白)報單?母親您拿來!
康氏:(白)為娘拿什麼呀?
張義:(白)拿書信來!
康氏:(白)為娘悶坐寒窯,哪有書信與你?
張義:(白)還是的!我在孟津河下釣魚,可哪兒來的報單哪?
康氏:(白)你哥哥做官是何人對你講的?
張義:(白)是咱們街底兒周伯伯説的!
康氏:(白)你那周伯伯上了幾歲年紀,説話有些顛倒,我兒再問個明白才是!
張義:(白)哎!這事沒準兒!我還真得問問去!我去問問去!
張義:(白)我説周伯伯在家沒有?
周老:(白)做什麼?
張義:(白)我哥哥做官是真的嗎?
周老:(白)真的!
張義:(白)可有書信前來?
周老:(白)有書信前來,被下書人下錯了。
張義:(白)下在哪兒啦?
周老:(白)下在王家莊,你那王氏嫂嫂一見書信,十分歡喜,僱了一乘小轎上任去了。臨行之時,説話兩句淡話。
張義:(白)哪兩句淡話?
周老:(白)將你母子凍餓死在寒窯!
張義:(白)哎喲!哎喲!
康氏:(白)兒啊!你為何啼哭?
張義:(白)我問周伯伯去了,周伯伯説我哥哥做官是真的,有書信前來,被下書人下錯了。
康氏:(白)下在哪裏?
張義:(白)下在王家莊,我那王氏嫂嫂那裏。一見書信十分歡喜,僱了一乘小轎,私自上任去了。臨行之時,留下兩句淡話。
康氏:(白)哪兩句淡話?
張義:(白)活活將你我母子凍餓死寒窯!
康氏:(白)好畜生哪!【二黃搖板】指望養兒防備老,竹籃打水一場空。
康氏:(白)兒啊!
張義:(白)母親!
康氏:(白)從今以後,全仗我兒你奉養為孃的才是啊!
張義:(白)喲嗬!這倒不錯啊!我母親説,我哥哥做官不養活怹了,往後全仗着我養活怹了!這、這不行!這我得跟她説説去!
張義:(白)我説母親:我哥哥做官,不養活您了,往後您就仗着我養活您了,是不是啊?
康氏:(白)正是!
張義:(白)我説母親!我跟您講個理兒使得使不得?
康氏:(白)有話講在當面哪!
張義:(白)哎!那麼我可就説了啊!想當初咱們家有落的時候,您有好吃的給我哥哥吃;有好穿的給我哥哥穿。您叫他念書,沒事叫我撿煤核去?
康氏:(白)俱是一樣啊!
張義:(白)又俱是一樣嗎?您給他娶媳婦,這會兒叫我打着光棍?
康氏:(白)噯!
張義:(白)如今晚兒他做了官,不養活您啦,您叫我養活您哪?我也是不養活您!
康氏:(白)噢!你也不奉養為娘?
張義:(白)不養活!
康氏:(白)此話當真?
張義:(白)當真!
康氏:(白)如此!張義!
張義:(白)怎麼?
康氏:(白)我那親——
張義:(白)親什麼呀?
康氏:(白)唉!兒呀!
張義:(白)別玩笑了!
康氏:【二黃原板】叫張義我的兒啊聽娘教訓,
待為娘對嬌兒我細説分明:
兒的父他遭不幸喪了性命,
拋下了母子們怎度光陰?
是為娘守貞節我不聽他論,
皆因是我的兒年小,
娘在中年我怕的是百年之後身入九泉,
難見兒那去世的先人,我的兒啊!
張義:(白)啊!您説什麼?當初麼,我爸爸死了,那會兒我麼歲數太小,為的是麼照看我。您哪還別説這個,您要説照看我呀,這會兒我可長大了!我説不養活就不養活,任憑你怎麼説,海憑你怎麼説,我不養活!我不養活我!
康氏:【二黃原板】有幾個賢孝子聽娘來論,
一樁樁一件件娘記在心。
那大舜耕田為的都是孝順,
丁蘭刻木、萊子斑衣
孟宗哭竹、楊香打虎,
這都是那賢孝的兒孫哪,
我那不孝的兒啊!
張義:(白)嘿!這倒不錯啊!怎麼着?到這會兒您跟我提二十四孝?您甭説二十四孝,您就説苦詞我也不養活!二十四孝哇?還四十八孝呢,九十六孝都不孝!説不養活就不養活,不養活定了我!
康氏:【二黃原板】這幾輩賢孝子休得來論,
還有那不孝人説與兒聽:
清風亭張繼保他天雷報應;
韓信將未央宮速報幽冥。
為娘言語兒不相信,
怕的是我的兒頭上有那四值功曹查看兒的身。
我的兒行孝道將娘奉敬,
自有那天爺在暗地裏查巡。(白)兒啊!講了半日,還是奉養為孃的才是啊!
張義:(白)呵呵!好嘛!您説了半天,我就應該養活您哪?沒告訴您嘛?任憑您怎麼説,海憑您怎麼説,説不養活我就不養活。
康氏:(白)噢!你不奉養為娘?
張義:(白)哎!吃了秤砣鐵了心了,不養活了!
康氏:(白)如此,我就要——
張義:(白)您想幹什麼?我説您要幹什麼去呀?
康氏:(白)唉!長街乞討哇!
張義:(白)嘿!哈哈……有嘚!您上外頭要飯寒磣我呀?我還告訴您説:您要寒磣,寒磣您那做官的兒子,不能寒磣我這釣魚的兒子。您要要飯哪,您給我要去吧!
康氏:(白)好畜生哪!
張義:(白)不養活!
康氏:【二黃散板】説了些好言語奴才他不信,
小張義在一旁他不睬不聞。
悲切切出窯門長街去奔,
我的兒啊!
張義:(白)母親哪!【二黃散板】哪有個為兒的不養娘親!(白)母親!您請回來,我養活您啦我!
康氏:(白)怎麼?你奉養為娘了?
張義:(白)我呀,跟您鬧着玩呢!我要是不養活您,往後誰還敢跟我交朋友啊?
康氏:(白)好哇!【二黃散板】手拉嬌兒把窯門進,
張義:【二黃散板】孩兒起下登程心。(白)母親!孩兒去到祥符縣,找我那不孝兄嫂!
康氏:(白)兒啊!為娘偌大年紀,我兒不去也罷!
張義:(白)孩兒去心已定了!
康氏:(白)我兒去心已定,為娘也不阻攔於你。這有枴杖一根,你扛在身上。
張義:(白)要它何用啊?
康氏:(白)如為孃親去一般。我兒轉上,受為娘這一拜!
張義:(白)母親!折煞孩兒了!
康氏:(白)拜的非你!
張義:(白)您拜的是誰呀?
康氏:(白)你那不孝的兄嫂哇!
張義:(白)唉!您要多拜他幾拜呀!
康氏:【二黃散板】窯中領了為娘命,去至祥符要急速行。
張義:(白)母親哪!【二黃散板】辭別母親出窯門,
康氏:(白)轉來!
張義:【二黃散板】母親有話快説明。(白)我去得好好的,您把我叫回來,還有什麼囑咐的呀?
康氏:(白)兒啊!此番到了祥符縣,小心不義人,不要將你致死!
張義:(白)哎哎!母親!母親!孩兒不去了!
康氏:(白)因何不去?
張義:(白)母親出言不利!
康氏:(白)為娘上了幾歲年紀,説話有些顛倒,我兒只管前去!
張義:(白)母親哪!【二黃散板】母親一言錯出唇,倒叫孩兒吃一驚。(白)兒好怕!
康氏:(白)怕什麼?
張義:【二黃散板】怕的是兒死娘還在,白髮人反送黑髮身。辭別母親出窯門,不見兄長不回程。
康氏:(白)張義!嬌兒!兒哪!張義:(白)母親!老孃!母親哪!
康氏:(白)張義!嬌兒!【哭頭】啊!我的兒啊!【二黃散板】張義兒淚淋淋他哭出了窯門,不由得老康氏珠淚慘情。悲切切我把窯門來進,怕的是他兄和嫂暗起不仁!(白)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