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與友人書

(顧炎武散文)

編輯 鎖定
《與友人書》,顧炎武散文。
中文名
《與友人書》
類    別
名詞
類    型
書籍
作    者
顧炎武

與友人書作品概況

編輯

與友人書作品名稱:與友人書

創作年代:明代
顧炎武像 顧炎武像
顧炎武(1613年—1682年)著名思想家、史學家、語言學家,與黃宗羲王夫之並稱為明末清初三大儒。南直隸蘇州府崑山(今屬江蘇)人之學,都有研究。
作者簡介:顧炎武(1613—1682)本名繼坤,改名絳,字忠清;南都敗後,改炎武,字寧人,號亭林,自署蔣山俑,學者尊稱為亭林先生。漢族,南直隸蘇州府崑山(今屬江蘇)人 。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史學家、語言學家。與黃宗羲王夫之並稱為明末清初三大儒。明季諸生,青年時發憤為經世致用之學,並參加崑山抗清義軍,敗後漫遊南北,曾十謁明陵,晚歲卒於曲沃。康熙間被舉鴻博,堅拒不就。其學以博學於文,行己有恥為主,合學與行、治學與經世為一。著作繁多,以畢生心力所著為《日知錄》,另有《音學五書》、《亭林詩文集》等。學問淵博,於國家典制郡邑掌故、天文儀象、河漕、兵農及經史百家音韻訓詁之學,都有研究。晚年治經重考證,開清代樸學風氣。其學以博學於文,行己有恥為主,合學與行、治學與經世為一。其詩多為傷時感事之作。
作品體裁:散文
顧炎武代表作:《精衞》《廉恥》《與友人書》、《古北口》、《白下》、《又酬傅處士次韻》
《雨中至華下宿王山史家》、《酬朱監紀四輔》《賦得秋柳》《過蘇祿東王墓》

與友人書譯文

人之為學,不日進則日退。獨學無友,則孤陋而難成(1)。久處一方,則習染而不自覺(2)。不幸而在窮僻之域(3),無車馬之資(4),猶當博學審問(5),古人與稽(6),以求其是非之所在,庶幾可得十之五六(7)。若既不出户,又不讀書,則是面牆之士,雖有子羔、原憲之賢(8),終無濟於天下。子曰:“十室之邑(9),必有忠信如丘者焉(10),不如丘之好學也。”夫以孔子之聖(11),猶須好學,今人可不勉乎(12)?
(節選)
人做學問,如果不是天天進步,那就是在天天退步。如果沒有學伴,見解就會片面淺顯,難以學成。在一個環境裏待久了,會染上某些習氣而自己沒有察覺。如果不幸處於窮鄉僻壤,沒有坐馬車的盤纏,也仍要廣泛的獵取學問並詳細考究。要(將自己的思想) [1]  與古人的思想相合,以便知道學問的正確與否,這樣一來,(才)差不多能掌握學問的十分之五六。如果又不岀門去,又不去讀書,則是如面壁(不問世事)一般,對學問一無所知,即使是有子羔、原憲那樣的賢能,對國家還是沒有用處的。孔子説:“即使只有十户人家的小村子,也一定有像我這樣講忠信的人,只是不如我那樣好學罷了。” 連孔子這樣的聖人,也仍須努力地學習,人們難道不該以此勉勵自己嗎? [1] 

與友人書註釋

編輯
(1)孤陋:片面、淺陋。
(2)覺:自覺。
(3)域:地方。
(4)資:盤纏。
(5)審:詳細。審問:詳細考究。
(6)稽:探究,考察。
(7)庶幾:差不多。
(8)子羔、原憲:孔子的弟子。
(9)邑:地方,
(10)丘:孔丘,即孔子。
(11)以:動詞,和“如”“若”相同。
(12)勉:勤勉,努力。 [1] 
(13)為學;做學問
(14 )方:地方
(15)窮僻之域:貧困偏僻的地方
(16)猶當:還應當
(17)濟:有利
(18)丘:孔子。

與友人書啓示

編輯
學習的態度及好的學習方法對人生很重要。

與友人書賞析

編輯
顧炎武是我國十七世紀的一位傑出的愛國活動家和具有進步思想的啓蒙學者,博學強記,耿介絕俗,以著作《日知錄》馳名於世。
文章的結構呈放射狀。作者從為學者與自我、現實的學友、書本(實際上仍是人——古代作者或書中古人)、歷史的“學友”(文中提到了孔子,實際上是指對提升學者的學養有幫助的一切古人)的關係切入,精到地闡述了這四組關係中的心靈互動的重要性。他要求為學者做到博學審問(廣泛涉獵,詳細考究)、稽(與別人心靈契合)、求其是非之所在(實際上指學會辨析,學會批判),使別人的東西化為自己的東西,從而拓展自己的知識疆域。作者強調為學不是始於學習,終於學習,而應該聯繫實際,學有所用,即“有濟於天下”。為學應該貫穿人生的始終,不進則退。這是為學者必須謹記的一條法則,聖人也不例外。
文中提倡的是一種注重“廣博、淵深、實用”三位一體的治學觀,辨證而深刻,實在而靈活。這不僅對當時的學人具有警策的作用,對現代的人們如何打造書香人生,創建學習型社會,也是具有極其重要的啓示的。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