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烏爾

(古代美索不達米亞城邦)

編輯 鎖定
烏爾,是古代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的一個城邦,由烏爾第三王朝君主,烏爾納姆始建,在其子舒爾吉統治時期完工,較有名的城邦有烏魯克和拉格什。
中文名
烏爾
外文名
ur
建    造
公元前2100年
竣    工
公元前2084年

烏爾歷史起源

編輯
城名 聖經習慣將之稱為“迦勒底的烏爾”(創世紀11:28-31),原是閃的後代亞伯拉罕的故居,在他父親泰拉的率領下,由此遷往哈蘭。,舉家遷往迦南地,但是按考古學和歷史學家的意見,迦勒底人入住烏爾,應是亞伯拉罕之後的事。所以,迦勒底的烏爾,可能是後人加上去的。烏爾位於巴比倫南部,有的學者説,亞伯拉罕的烏爾可能位於北部,距離現今的烏爾火車總站約兩公里。在幼發拉底河西南十一公里處,由數個高大的廢墟堆組成。周圍是一片廣大的平原,是幼發拉底河灌溉的富裕地區之一。但後被海水所浸,變成荒野。公元前300年前後,已再無人煙。他最早的居民是遠在四千年左右就已出現。是一個十分具有考古價值的地方。是一個多水區的旱露地面,考古學者在此挖出深及三公尺後的黏土層,以為就是聖經創世紀所寫的洪水淤積層,但這種主張並不普遍。烏爾當時的文化已達到相當高的水準。到了公元前十八世紀,被沙木叔依路納所破壞及消滅。只剩下著名的月神(辛)的敬禮,給他修建的尖塔是美索不達米亞區內保持最完整的一座高塔。
烏爾納姆 烏爾納姆

烏爾歷史背景

編輯
烏爾
烏爾(3張)
烏爾始建於公元前21世紀下半葉。烏爾第一王朝、烏爾第二王朝屬於美索不達米亞歷史上的蘇美爾早王朝時期。後閃族人的一支阿卡德人統一了美索不達米亞地區的蘇美爾人城邦,烏爾第二王朝也被阿卡德人征服(約公元前2350年前後),建立阿卡德王國,史稱蘇美爾-阿卡德時代。阿卡德王國後期,中央集權已經趨於崩潰,蠻族庫提人入侵、摧毀了阿卡德王國,但庫提人的統治並不穩固,使得各蘇美爾城邦得以短暫復興。其中烏魯克城邦的國王烏圖赫加爾(Utu-hengal)趕走了庫提人。烏圖赫加爾讓烏爾納姆鎮守烏爾城。但是,烏爾納姆(Ur-Nammu)在約前2112年在烏爾建都,統一了美索不達米亞,建立了烏爾第三王朝(公元前2112年~公元前2004年),在位期間稱霸美索不達米亞南部諸城邦,烏爾納姆開始自稱“蘇美爾和阿卡德之王”。約前2004年,埃蘭、古提(庫提)人和蘇巴里(Subari)人聯合擊滅烏爾。

烏爾國王列表

編輯
公元前2112-2094年 烏爾納姆(Ur-Nammu)
公元前2094-2048年 舒爾吉(Shulgi)
公元前2048-2037年 阿瑪爾辛(Amar-Sin)
公元前2037-2028年 舒辛(Shu-Sin)
公元前2028-2004年 伊比辛(Ibbi-Sin)
舒爾吉 舒爾吉
由於缺乏史料,早王朝時期烏爾的歷史很不清楚,僅知第一、第二王朝各有四個王。烏爾第三王朝共歷五王。第四王舒辛時,西北方的阿摩利人開始入侵。第五王伊比辛繼位後,由於阿摩利人埃蘭人的入侵,伊比辛被俘,烏爾城被夷為廢墟。烏爾第三王朝被稱為蘇美爾人的“復興”時代,公元前20世紀後,蘇美爾人漸行退出兩河流域政治舞台。

烏爾興起衰落

編輯
帝國產生
烏爾
烏爾(7張)
兩河流域歷史大致劃分為蘇美爾早期王朝,阿卡德王國,蘇美爾復興時期,烏爾第三王朝,巴比倫王國幾個階段。在蘇美爾早期王朝時,蘇美爾地區城邦林立。從公元前2900年開始,蘇美爾城邦進入一個“諸國爭霸”的時代。比較大的城市有埃利都、基什、拉格什、烏魯克、烏爾和尼普爾。大概於公元前2500前後進入兩河流域。阿卡德人進入兩河流域時,蘇美爾城邦文明已經進入尾聲,各城邦之間鬥爭異常激烈。阿卡德王薩爾貢真正統一了蘇美爾地區,建立了君主制的集權國家,蘇美爾城邦時代宣告結束。史稱蘇美爾-阿卡德時代。阿卡德王國後期,中央集權已經趨於崩潰,蠻族庫提人入侵、摧毀了阿卡德王國,但庫提人的統治並不穩固,使得各蘇美爾城邦得以短暫復興。其中烏魯克城邦的國王烏圖赫加爾(Utu-hengal)趕走了庫提人。烏圖赫加爾讓烏爾納姆鎮守烏爾城。但是,烏爾納姆(Ur-Nammu)在約前2113年在烏爾建都,統一了美索不達米亞,建立了烏爾第三王朝(公元前211年~公元前2004年),在位期間稱霸2美索不達米亞南部諸城邦,烏爾納姆開始自稱“蘇美爾阿卡德之王”。 烏爾納姆並頒佈《烏爾納姆法典》,為所知最早的法典。烏爾納姆曾擊敗烏圖-赫加爾,滅烏魯克。約前2004年,埃蘭、古提人和蘇巴里(Subari)人聯合擊滅烏爾。
烏爾王朝版圖 烏爾王朝版圖
帝國衰落
烏爾納姆在位統治18年後死於戰鬥中,“像一艘被搗碎的船隻那樣給拋棄在戰場上”。這是已知的、關於他命運的唯一説法。泥板文書以一首抗議眾神讓一個為民眾恪盡職守的國王毀滅的輓歌結束,但關於他最後一戰的詳情卻隻字未存。在長達48年的統治期,烏爾納姆之子舒爾吉似乎是在和平狀態下度過了前半段時光。從舒爾吉起,國王開始直接控制大量的財富,包括手工作坊、紡織廠和經營它們的奴隸。與薩爾貢的做法相似,舒爾吉國王安排自己人去管理神廟,以佔用神廟的鉅額收入。王國政府控制了帝國所有部門的產業經濟。在蘇美爾腹地,每個城邦都由一名外地總督--通常為國王的親屬--治理,他與高級軍官即該區司令官共享權力,直接向國王負責。然而,在這個國家官僚主義仍然存在。
組織嚴密的烏爾帝國看起來無懈可擊,固若金湯,可以像幼發拉底河一樣源遠流長。然而,這個國家地貌的自然變化以及其他外部因素一起加速了蘇美爾的衰落:為乾旱的土地提供生機的幼發拉底河改道了,坐落在河畔的一些蘇美爾城市因此成為乾熱的高原城市。而且隨着舒爾吉繼承人的政權以驚人的速度衰退,蘇美爾疆土之外那些居住在沙漠和山地的民族開始向這個國家進逼。《蘇美爾王表》以其一貫的簡潔風格歷數了這些名字:“阿馬爾辛,舒爾吉之子,在位9年;舒辛,阿馬爾辛之弟,在位9年;伊比辛,舒辛之子,在位24年。”保存下來的伊比辛和他那越來越驕橫的總督之間的往來書信紀實性地描述了帝國的末日。在伊比辛統治的第七個年頭,首都發生了大面積的糧荒,糧價上漲60倍。絕望中,國王命令尼普爾附近的伊新總督伊什比伊拉為他大量買進糧食。這位總督買了糧食,卻在運輸上遇到困難。“馬爾圖人,所有的馬爾圖人已開到我國中部,攻克了一座又一座要塞。他們的力量太強,我方勢單力薄,難以行動。”他還説,伊新和尼普爾也受到馬爾圖人的威脅,國王是否授權他來保衞兩地。伊比辛無計可施,只能應允。然而,幾年內伊什比伊拉就憑實力割據伊新自立為王。另一位總督向伊比辛報告:篡位者伊什比伊拉已控制兩河河谷的大部分地區,殺死或監禁了忠於國王的少數派。然而,這位官員拒絕率王家部隊討伐伊什比伊拉,這表明他本人的忠誠也有點成問題。困在正鬧饑荒的烏爾城裏的伊比辛怒氣衝衝地回答這位他任命的總督:伊什比伊拉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他不是蘇美爾人的後代”。至於馬爾圖人和埃蘭人,眾神會使他們兩敗俱傷,可恨的伊什比伊拉也不例外,“現在恩利爾已挑動馬爾圖人離開他們的故土,他們將擊敗埃蘭人並俘獲伊什比伊拉。隨着國家的中興,帝國的力量將要震撼整個世界”。但伊比辛預期的中興並未出現。相反,埃蘭人可能乘虛而入,包圍了烏爾。公元前2004年,他們攻陷了這座古城。舒爾吉,這位曾統治着兩河流域的狂妄之君,如今也見證了其孫伊比辛被押往埃蘭監禁至死的情景。烏爾自此再也沒能成為政治中心,儘管“無足輕重”的伊什比伊拉在該城被毀不久還試圖重建,但這個城市和導致它產生的文化並未真正消失。

烏爾考古發現

編輯
烏爾
烏爾(6張)
考古工作者發掘出的著名的烏爾王陵之中發現有國王及王后的印章,各墓都有數量不等的殉人,並以戰車和豐富豪華的金、銀、寶石製品隨葬,顯示了烏爾城邦統治者的財富和當時手工工藝的精湛,表明當時金、銀、銅等金屬的冶煉技術已達到一定水平。烏爾納姆建立烏爾第三王朝後,南部兩河流域已完全進入青銅時代,生產力又有新的發展,出現了大規模王家手工業作坊。烏爾納姆制定的已知世界最早的成文法典--《烏爾納姆法典》,反映出私有經濟在當時的社會生活中佔有重要地位。考古發現的屬於這個時期的部分民房寬敞考究,一些海運貿易商的書信也證實王室和神廟以外的私有經濟的繁榮。烏爾第三王朝時,烏爾城繁榮的基礎之一是波斯灣上的商船重新帶來了馬乾和梅露哈的財富,特別是大量的銅和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