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李裕

(唐代德王)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李裕(?-905年),唐朝第21任(除武則天和殤帝)皇帝。唐昭宗李曄長子,德王。光華三年(900年)十一月,發生了神策軍中尉劉季述等人的政變,唐昭宗被軟禁,太子李裕開始監國,稱帝。天覆元年(901)年,宰相崔胤聯合禁軍將領孫德昭打敗了劉季述,迎昭宗復位,李裕復降德王。904年,朱温令蔣玄暉誘殺唐氏諸王,德王李裕等被誅。
中文名
李裕
別    名
李縝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逝世日期
904年
主要成就
唐朝皇帝
性    別

李裕人物生平

編輯

李裕封王立儲

李裕是唐昭宗李曄的長子,大順二年(891年)六月二十八日,受封德王。 [1] 
乾寧四年(897年),當時,唐昭宗在華州,鎮國軍節度使韓建害怕宗室諸親王執掌朝廷軍事大權,誘使城防士卒張行思、花重武相繼告發通王李滋以下的諸親王要殺掉韓建。過了幾天,韓建又製造謠言説:諸親王想要劫持唐昭宗,遷移到別的藩鎮。諸親王感到害怕,一道去韓建家主動表白;韓建將他們引進卧室,同時暗地派人向唐昭宗報告説:“此刻睦王、濟王、韶王、通王、彭王韓王、儀王、陳王等八人到我的公署,臣無法揣度他們來見臣是何事由。臣心裏衡量:按制度規矩,臣不應當與諸位親王相見;同時又擔心諸親王在我這裏時間久了,在責任上對臣很不適當。諸親王突然登門,意向難以預測。”並上呈奏疏,請求將諸親王遣返各自的住所;韓建像這樣呈奏多次,唐昭宗始終沒有應允。韓建擔心諸親王設法對付他,於是派遣精兵數千人包圍行宮,奏請誅殺定州護駕都將軍李筠唐昭宗恐懼至極,下詔在大雲橋將李筠斬首。李筠統率的來自三個都的軍士,接着也被遣返回原所屬的各道。殿後都的軍士原也與三都軍士一樣環衞護駕。這時,一併緊急命令將他們遣散。同時詔令免除諸親王的兵權。韓建怕這樣一來引起唐昭宗對他不滿,於是上表奏請冊封李裕為皇太子。同年二月十四日,唐昭宗冊封為李裕皇太子。八月,嗣延王李戒丕由太原返回京都,唐昭宗下詔將李戒丕與通王李滋以下共八個親王在石堤谷處死。 [1] 

李裕即皇帝位

光化三年(900年)九月,宰相崔胤唐昭宗圖謀盡誅宦官,宦官們都非常恐懼,因此謀劃廢黜唐昭宗以太子李裕監國,並引藩鎮李茂貞韓建作為後援。
光化三年(900)十一月,唐昭宗醉殺宦官、侍女數人,到天亮時宮門不開。神策左軍中尉劉季述王仲先等人率領禁兵一千人破門入宮,將唐昭宗囚禁起來,並派崔胤以及文武百官連名署狀請太子李裕監國,崔胤等畏死不敢違,唐昭宗積善皇后何氏即取傳國璽授給劉季述,宦官再度將唐昭宗囚禁於少陽院劉季述以銀杖畫地,歷數唐昭宗罪過。隨即迎李裕入宮,十一月初七日,矯詔令李裕即皇帝位 [2]  ,更名李縝;以唐昭宗太上皇積善皇后太上皇后

李裕復為德王

天覆元年(901),宰相崔胤聯合禁軍將領孫德昭打敗並誅殺劉季述王仲先,李裕與宮廷近侍躲藏在右軍,眾大臣奏請殺掉李裕,唐昭宗説:“太子年紀幼小,是被逆賊強迫所立。”依舊讓他返回少陽院 [3]  ,復為德王。
朱全忠鳳翔唐昭宗迎還京都,看見李裕眉目疏朗清秀,年紀漸漸成人,總是感到畏懼,於是對宰相崔胤説:“德王曾經竊取皇帝寶座,普天下人盡皆知。皇上應大義滅親,怎麼能讓他久留人世?這是用不孝的先例來教後代人,請明公秘密啓奏皇上。”崔胤同意這樣做,但唐昭宗不予採納。過了一些日子,唐昭宗朱全忠講到這件事,朱全忠説:“這是國家大事,微臣哪裏敢私下隨意議論?這完全是崔胤誣陷我。”不久,唐昭宗委派第九子李柷擔任天下兵馬大元帥 [4] 

李裕遇害身亡

後來,唐昭宗到洛下,一天,遊覽福先寺,他對樞密使蔣玄暉説:“德王是朕的愛子,朱全忠為什麼一定要廢黜他,還想把他殺掉?”説罷,傷心落淚,還將中指咬得血流。蔣玄暉將以上情況一五一十地全都報告給朱全忠知道,由此,朱全忠轉而憤恨唐昭宗。天覆四年(904年,天佑元年),唐昭宗遇害身亡,朱全忠李柷為帝,是為唐哀帝。天祐二年(905年二月初九日,朱全忠蔣玄暉誘殺李氏諸王,蔣玄暉在西內宮中的九曲池設宴祭祀地神,並邀請諸王前來赴宴,正當宴飲酣暢之際,李裕及其以下的親王共九人遭蔣玄暉殺害,屍首被拋進九曲池中。 [5] 

李裕史籍記載

編輯
《舊唐書·卷一百七十五·列傳第一百二十五》 [6] 
參考資料
  • 1.    《舊唐書·卷一百七十五·列傳第一百二十五》:德王裕,昭宗長子也。大順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封,乾寧四年二月十四日冊為皇太子。時駕在華州,韓建畏諸王主兵,誘防城卒張行思、花重武相次告通王以下欲殺建。建他日又造訛言云:諸王欲劫遷車駕,別幸籓鎮。諸王懼,詣建自陳。建乃延入卧內,密遣人奏雲:“今日睦王、濟王、韶王、通王、彭王、韓王、儀王、陳王等八人到臣理所,不測事由。臣竊量事體,不合與諸王相見,兼恐久在臣所,於事非宜。忽然及門,意不可測。”又上疏抗請歸十六宅。如是者數四,帝不允。建懼為諸王所圖,乃以精甲數千圍行宮,請誅定州護駕軍都將李筠。帝懼甚,詔斬筠於大雲橋。其三都軍士,尋放還本道。殿後都,亦與三都元繞行宮扈蹕。至昌,並急詔散之。罷諸王兵柄。建慮上不悦,乃上表請立德王為皇太子。其年八月,嗣延王戒丕自太原還,詔與通王已下八王並賜死於石堤谷。
  • 2.    《舊唐書·卷一百七十五·列傳第一百二十五》:光化末,樞密使劉季述、王仲先等幽昭宗於東門,冊裕為帝。
  • 3.    《舊唐書·卷一百七十五·列傳第一百二十五》:及天覆初誅季述、仲先,與寺人藏於右軍。羣臣請殺之,昭宗曰:“太子衝幼,為賊輩所立。”依舊令歸少陽院。
  • 4.    《舊唐書·卷一百七十五·列傳第一百二十五》:及朱全忠自鳳翔迎駕還京,以德王眉目疏秀,春秋漸盛,常惡之。謂崔胤曰:“德王曾竊居寶位,天下知之。大義滅親,何得久留?是教後代以不孝也。請公密啓。”胤然之,昭宗不納。他日言於全忠,全忠曰:“此國家大事,臣安敢竊議?乃崔胤賣臣也。”尋以哀帝為天下兵馬元帥。
  • 5.    《舊唐書·卷一百七十五·列傳第一百二十五》:後昭宗至洛下,一日幸福先寺,謂樞密使蔣玄暉曰:“德王,朕之愛子,全忠何故須令廢之,又欲殺之?”言訖淚下,因齧其中指血流。玄暉具報全忠,由是轉恚。昭宗遇弒之日,蔣玄暉於西內置社筵;酒酣,德王已下六王皆為玄暉所殺,投屍九曲池。
  • 6.    《舊唐書·卷一百七十五·列傳第一百二十五》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