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徐建平

(空軍航空兵某師裝備部原副部長)

編輯 鎖定
徐建平,男,江蘇省泰興市珊瑚鎮徐家莊村人,1962年10月出生,1981年9月入伍,1985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空軍某師裝備部副部長,空軍專業技術大校,高級工程師,全軍優秀共產黨員。另有安徽工程大學教授、工藝美術師、上海對外貿易學院副教授益陽市優秀教師、陝西師範大學教授等。
中文名
徐建平
出生日期
1962.10
逝世日期
2011.2
性    別
職    稱
高級工程師

徐建平人物簡介

編輯
徐建平副部長 徐建平副部長 [1]
徐建平(1962.10—2011.2),男,江蘇省泰興市珊瑚鎮徐家莊村人,1962年10月出生,1981年9月入伍,1985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空軍某師裝備部副部長,空軍專業技術大校,高級工程師。
2011年2月27日,徐建平因積勞成疾、醫治無效不幸去世,年僅49歲。

徐建平成就及榮譽

編輯
先後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10次,被四總部評為作戰部隊優秀專業技術人才,被總政表彰為全軍優秀共產黨員,連續3年享受軍隊專業技術人才三類崗位津貼,被評為空軍十大學習成才標兵,學雷鋒先進個人,是空軍高層次科技人才,作戰部隊技術骨幹,“一級技術能手”,首屆空軍十大傑出青年候選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胡錦濤日前簽署命令,給1個單位、2名個人授予榮譽稱號。追授空軍航空兵某師裝備部原副部長徐建平同志“模範機務幹部”榮譽稱號。
命令中指出,徐建平同志幾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學習新知識新技能,是機務戰線拔尖的複合型人才;他對待工作一絲不苟,先後檢查排除各類故障隱患1000餘起;他敢於較真碰硬,在接裝、監修等難度大、責任重的工作上勇於堅持原則,贏得了領導信任和國內外同行尊重;他重事業、淡名利,全身心投入軍隊航空機務事業,體現了一名黨員幹部的高尚情操。徐建平同志視責任重於泰山,兢兢業業、忘我工作,是新形勢下黨員幹部恪盡職守、獻身使命的傑出代表。全軍和武警部隊廣大官兵要努力向他學習。學習他忠誠於黨、矢志報國的政治信念,堅持不懈地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武裝頭腦,始終保持理想信念堅定和思想道德純潔;學習他追求卓越、永不自滿的進取精神,刻苦鑽研新知識、掌握新技能、增強新本領,全面提高履行使命任務的素質能力;學習他嚴謹細緻、精益求精的工作作風,紮實做好本職工作,努力創造一流業績;學習他淡泊名利、任勞任怨的高尚品質,不斷增強事業心責任感,自覺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多作貢獻。

徐建平人物事蹟

編輯
用忠誠踐行誓言
■“我要把自己的一切獻給黨,成為一名名副其實的共產黨員”
空軍航空兵某師裝備部原副部長徐建平 空軍航空兵某師裝備部原副部長徐建平
2011年2月中旬,由徐建平團隊改裝完成的新型飛機在某機場騰空而起,標誌着我航空兵部隊運輸保障能力再添新高。當飛機首飛成功安全着陸的那一刻,大家不約而同地説,趕快把這個消息告訴病情危重的徐建平。因為這份成功是他用命換來的。
2010年10月30日至12月26日,時任空軍航空兵某師裝備部副部長的徐建平,帶隊赴國外執行新機改裝任務,其間突感腹部劇烈疼痛,身體極度不適,幾乎無法進食和睡眠。為了不影響改裝任務的順利進行,他強忍病痛折磨,最終帶領團隊以優異的成績全部通過考試,圓滿完成了任務。然而,回國第二天,徐建平被確診為肝癌晚期,當日被送進醫院後就再也沒有出來。
“我要把自己的一切獻給黨,努力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共產黨員。”這是徐建平在入黨志願書中寫下的誓言。
當維護組長,徐建平是團裏最年輕的“理論通”,維護的飛機堪稱全團標杆;當中隊長,他帶領官兵保障安全飛行26618小時,更換髮動機39台,創造了3天更換5台發動機的最高紀錄,從未出現人為差錯;擔任團機務處主任時,正值某型運輸機各種突發性、危險性故障明顯增多,他頂着巨大安全壓力,帶領團隊安全完成年均6000多小時的飛行保障任務,機務處連續被空軍評為優質安全機務單位;任師裝備部副部長後,帶領機務官兵圓滿完成西南抗旱、玉樹抗震、舟曲抗災、世博會、亞運會等飛行保障任務,確保了每一架次飛行的萬無一失,續寫着該師連續59年重要任務飛行無安全事故的紀錄。
把生命融入使命
■“我的生命和航空機務事業捆在一起,當兵就要當出個樣”
徐建平在維護飛機 徐建平在維護飛機 [2]
在戰友的眼裏,徐建平把飛機看得比生命還重,自己可以不吃飯、可以不睡覺、病了可以不休息,但絕對不可以降低工作標準,絕對不能打破“故障不過夜、故障不上天”的鐵律。“我的生命和航空機務事業捆在一起,當兵就要當出個樣”,為了這份沉甸甸的責任,徐建平鉚在機務戰線一干就是28年。
2003年,徐建平帶隊到國外監修飛機,檢測過程中發現液壓系統壓力不穩,他當即提出質疑。外方專家説,這不算什麼問題,也不影響飛行,我們不予考慮。徐建平一聽就急了:“任何隱患都不能跟着飛機上天,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們不接收。”在他的強烈要求下,廠家只得排除了故障。
徐建平的“倔”脾氣,在全師是出了名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工作中徐建平一遇到關係飛行安全的事,就急得額頭上的青筋都能暴出來,有一個故障不解決他絕對放不下。有時,即使飛機上的一根保險絲沒打好,他都會火冒三丈;即使檢測某個數值在允許範圍內,哪怕相差萬分之一,在他那兒也過不去。他經常對機務人員講:“要把這些零散部件組合起來再飛上天去,一個螺絲少轉半圈都不行。只有把每個環節都做到準確無誤,飛行安全才能萬無一失。”
2004年12月9日深夜,一架飛機轉訓歸隊後,檢查過程中有人向徐建平反映,發動機油濾中的金屬屑比以往稍多了一些,雖然沒有超出標準值,可徐建平仍盯住不放,組織機務人員對發動機傳動系統進行了過細檢查,發現了傳動機匣裏存在磨損的重大隱患,避免了一起可能發生的空中重大險情。
28年來,徐建平檢查排除各類故障隱患累計千餘起,為確保飛行安全築起了一道堅不可摧的“防護牆”。
用奉獻詮釋大愛
■“如果犧牲個人點滴幸福能換來飛行的絕對安全,我無怨無悔”
接收檢查時徐建平總是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接收檢查時徐建平總是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3]
每逢春節,徐建平最想給父母打電話,又最怕父母打來電話。父母已經80多歲,一直住在農村,靠哥哥和妹妹照料。從事機務保障工作28年來,徐建平僅休過6次假、回過4次老家,沒有陪父母過一個團圓年。春節正是部隊飛機保障任務最重的時候,也是父母最想見他的時刻。每次接通父母的電話,徐建平只能重複地説:“明年一定回去”。
作為一名機務工作者,徐建平清楚地知道肩負的特殊使命和責任。他在日記中寫道:“如果犧牲我個人的點滴幸福,能換來飛行的絕對安全,我無怨無悔。”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徐建平仍念念不忘飛行安全,牽掛着老舊飛機,牽掛着新機的接裝驗收,牽掛着飛行任務的圓滿完成。即便是在腹部大量積水、大口吐血的情況下,還是見人就問工作上的事。
彌留之際,他對前來看望的師裝備部空中機械師檢查主任瀋海濱懇切地説:“老沈,飛行安全以後就靠你們了!”隨後,他又動情地對師副政委張開政説:“我對不起組織,對不起領導,沒把身體弄好,不能再為組織、為部隊工作了。”
這樣的遺言,讓在場的所有同事和親人無不熱淚盈眶。
如今,徐建平生前為之拼搏改裝的新機已在祖國的藍天翱翔,創下了從列裝到形成戰鬥力最快的紀錄;他摸索的“釐米檢查法”、創建的飛機機件質量監控數字化管理系統,已在全師機務維修系統推廣。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