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大雅·民勞

編輯 鎖定
《大雅·民勞》是中國古代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的一首詩。此詩是一首具有古風意味的文人作品,相傳為周朝大臣召伯虎所作。詩中描寫平民百姓極度困苦疲勞之狀,勸告周厲王要體恤民力,改弦更張。全詩五章,每章十句,均為標準的四言句,句式整齊,結構謹嚴,具有明顯的重章疊句趨勢,反映了《國風》對《大雅》的影響。
作品名稱
大雅·民勞
作品別名
民勞
作    者
召伯虎
創作年代
西周
作品出處
《詩經》
文學體裁
四言詩

大雅·民勞作品原文

編輯
大雅·民勞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國,以綏四方。無縱詭隨,以謹無良。式遏寇虐,憯不畏明。柔遠能邇,以定我王
民亦勞止,汔可小休。惠此中國,以為民逑。無縱詭隨,以謹惛怓。式遏寇虐,無俾民憂。無棄爾勞,以為王休
民亦勞止,汔可小息。惠此京師,以綏四國。無縱詭隨,以謹罔極。式遏寇虐,無俾作慝。敬慎威儀,以近有德。
民亦勞止,汔可小愒。惠此中國,俾民憂泄。無縱詭隨,以謹醜厲。式遏寇虐,無俾正敗。戎雖小子,而式弘大
民亦勞止,汔可小安。惠此中國,國無有殘。無縱詭隨,以謹繾綣。式遏寇虐,無俾正反。王欲玉女,是用大諫 [1] 

大雅·民勞註釋譯文

編輯

大雅·民勞詞句註釋

①大雅:《詩經》中“雅”部分,分為大雅、小雅,合稱“二雅”。雅,雅樂,即正調,指當時西周都城鎬京地區的詩歌樂調。大雅部分今存三十一篇。勞:勞苦,苦痛。
②止:語氣詞。
③汔(qì):希求。一説庶幾。康:安康,安居。
④惠:愛。中國:周王朝直接統治的地區,也就是“王畿”,相對於四方諸侯國而言。
⑤綏(suí):安定,安撫。
⑥縱:放縱。詭隨:詭詐欺騙。
⑦謹:指謹慎提防。
⑧式:發語詞。遏:遏止。寇虐:殘害掠奪。
⑨憯(cǎn):曾,乃。
⑩柔:愛撫。能:親善。
⑪定:穩定。
⑫逑(qiú):聚合。
⑬惛(hūn)怓(náo):喧嚷爭吵。
⑭俾(bǐ):使。
⑮爾:指在位者。勞:勞績,功勞。
⑯休:美,此指利益。
⑰罔(wǎng)極:沒有準則,沒有法紀。
⑱慝(tè):邪惡。
⑲敬慎:謹慎。威儀:指行為儀表。
⑳愒(qì):休息,喘息。
㉑醜厲:醜惡,惡人。
㉒正:通“政”,指朝政。
㉓戎:你,指在位者。小子:年輕人。
㉔式:作用,責任,擔承。
㉕繾(qiǎn)綣(quǎn):固結不解,指統治者內部糾紛。
㉖正反:政治顛倒。
㉗玉女(rǔ):愛汝。玉,此作動詞,像愛玉那樣地寶愛。女,汝。
㉘是用:是以,因此。大諫:深諫,鄭重勸諫。 [2]  [3]  [4]  [5-7] 

大雅·民勞白話譯文

人民實在太勞苦,但求可以稍安康。愛護京城老百姓,安撫諸侯定四方。詭詐欺騙莫縱任,謹防小人行不良。掠奪暴行應制止,不怕壞人手段強。遠近人民都愛護,安我國家保我王。
人民實在太勞苦,但求可以稍休息。愛護京城老百姓,可使人民聚一起。詭詐欺騙莫縱任,謹防歹人起奸計。掠奪暴行應制止,莫使人民添憂戚。不棄前功更努力,為使君王得福氣。
人民實在太勞苦,但求可以喘口氣。愛護京師老百姓,安撫天下四方地。詭詐欺騙莫縱容,反覆小人須警惕。掠奪暴行應制止,莫讓邪惡得興起。儀容舉止要謹慎,親近賢德正自己。
人民實在太勞苦,但求可以歇一歇。愛護京師老百姓,人民憂愁得發泄。詭詐欺騙莫縱任,警惕醜惡防奸邪。掠奪暴行應制止,莫使國政變惡劣。您雖年輕經歷淺,作用巨大很特別。
人民實在太勞苦,但求可以稍舒服。愛護京師老百姓,國家安定無殘酷。詭詐欺騙莫縱任,小人巴結別疏忽。掠奪暴行應制止,莫使政權遭顛覆。衷心愛戴您君王,大力勸諫為幫助。 [3]  [4] 

大雅·民勞創作背景

編輯
關於此詩的創作背景,《毛詩序》雲:“《民勞》,召穆公刺厲王也。”《鄭箋》雲:“厲王,成王七世孫也,時賦斂重數,徭役繁多,人民勞苦,輕為奸宄,強陵弱,眾暴寡,作寇害,故穆公刺之。”周厲王是歷史上有名的暴君,他統治的時期,橫徵暴斂,徭役繁重,政治黑暗,奸佞橫行,兇暴肆虐,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召穆公(召伯虎)此時輔佐厲王,特作歌諷諫,希望厲王能防奸除暴,治國安民。 [2]  [3] 

大雅·民勞作品鑑賞

編輯

大雅·民勞整體賞析

《大雅·民勞》全詩五章,每章前四句都是強調安民是保國的前提,警戒統治者必須讓民眾能夠休養生息才能使其統治得以鞏固。五章均以“民亦勞止”開頭,再三強調民眾的勞苦,可見這在厲王統治的當年是一個多麼嚴重而突出的問題!緊接着,“汔可小康”“汔可小休”“汔可小息”“汔可小愒”“汔可小安”,召穆公為民眾提出最低的要求。“小康”“小休”“小息”“小愒”“小安”為近義詞,在修辭上採用遞降格,從文外進一步暗示厲王的酷虐。隨後,進一步指出,使民眾安康便能達到保國安邊解民憂的目的。“以綏四方”“以為民逑”“以綏四國”“俾民憂泄”“國無有殘”即分別從三個方面立言,使詩歌在復沓之中富有變化。
每章中間四句都是強調防奸制暴的重要性,是這首詩的主體部分。前兩句“無縱詭隨,以謹……”寫防奸。所謂“詭隨”,指的是陰柔小人。嚴粲説:“詭隨者,心知其非而詐順從之,此奸人也。人見詭隨者無所傷拂,則目為良善;不知其容悦取寵,皆為自利之計,而非忠於所事,實非善良之士也。苟喜其甘言而信用之,足以召禍亂,致寇虐。但權位尊重者,往往樂軟熟而憚正直,故詭隨之人得肆其志,是居上位者縱之為患也。”(轉引自《詩經原始》卷之十四)而陰柔小人的表現,則是多種多樣的,或“無良”(表現出不良行為),或“惽怓”(誘使國王昏聵,造成朝政昏亂),或“罔極”(言而無信,反覆不一),或“醜厲”(表現出不齒於人的醜言惡行),或“繾綣”(以甜言蜜語、繾綣柔情蠱惑國王,致使朝政紛亂)。而尤其以第五種“繾綣”一類,更容易迷惑君心,難被識破,所以特地放在最後,鄭重告戒,務必要國王深惡痛絕,無使其為患。後兩句“式遏寇虐,無俾……”(僅首章是“式遏寇虐,憯不畏明)”寫制暴。所謂“寇虐”指剛惡暴徒,他們依仗權勢,魚肉民眾,作威作福,兇殘暴虐,無惡不作。這種人一旦得勢,後果極其嚴重,就能造成“畏明”(畏懼他們高明顯赫的權勢),“民憂”(使民眾煩勞憂傷),“作慝”(製造出種種災禍),“正敗”(使朝政腐敗糜爛),“正反”(使政事顛覆,天下遭難)。而“詭隨”與“寇虐”又是互為表裏、狼狽為奸的,正如朱熹所説:“非詭隨無以媚上,而為寇虐之本;非寇虐無以威下,而遂詭隨之志。”(轉引自《詩經原始》卷三十四)詩中如此反覆申説,務必要厲王防奸制暴,其針對性是很強的。據史書記載,由於厲王兇殘暴虐,任用奸人,使人監謗,壓制輿論,結果國人造反,將其逐出國境。由此可見,召穆公的用心是極為深細的。
每章最後兩句都是訓戒正君之辭。首章希望厲王能撫遠親近,永保王位。二章勉勵他切勿前功盡棄,以保福祿。三章希望他不僅遠惡,還應親近有德之人,威儀才能保持。四章指出作為一國之主,個人雖很微小但所繫事業極其宏大,言行不可不慎。末章明白宣告,為了愛護你周王,才寫了此詩來大力勸諫的。
此篇五章,每章十句,均為標準的四言句,句式整齊,結構謹嚴。各章第一句皆同,第二句僅末字互相不同,第三句除第三章外餘四章皆同,第四句皆不同,第五句皆同,第六句後兩字不同,第七句皆同,第八句、第九句皆不同,第十句除第四章、第五章外餘三章第一字均為“以”。每僅在關鍵處略換一、二字,這樣的句式結構,具有明顯的重章疊句趨勢。這本是《國風》中常見的一種基本格式,在《大雅》中居然也有板有眼地出現,説明《大雅》雖以賦為主,但它與《國風)在藝術手法上還是有一定聯繫的。五章反覆申説,意味深長。 [2]  [3] 

大雅·民勞名家點評

宋代朱熹詩集傳》:“《序》説以此為召穆公刺厲王之詩。以今考之,乃同列相戒之辭耳,未必專為刺王而發。然其憂時感事之意亦可見矣。”
宋代嚴粲《詩緝》:“舊説以此詩‘戎雖小子’及《板》詩‘小子’皆指王。小子,非君臣之辭,今不從。二詩皆戒責同僚,故稱小子耳。”“無良、惛怓、罔極、醜厲、繾綣,皆極小人之情狀,而總之以詭隨。蓋小人之媚君子,其始皆以詭隨入之,其終無所不至,孔子所謂佞人殆也。”
明代鍾惺《評點詩經》:“未有不媚王而能虐民者,此等機局,宜參透之。”
清代姚際恆詩經通論》:“開口説民勞,便已悽楚;‘汔可小康’,亦安於時運而不敢過望之辭。曰‘可’者,又見唯此時可為,他日恐將不及也,亦危之之詞。”
清代方玉潤《詩經原始》:“特各變其義以見淺深之不同,而中間四句尤反覆提唱,則其主意專注防奸也可知。蓋奸不去,則君德不成,民亦何能安乎?故全詩當以中四句為主。” [1]  [2]  [3] 

大雅·民勞作者簡介

編輯
召伯虎,即召穆公。生卒年不詳,大約生活在周厲王、周宣王時期。名虎,召公奭的後裔。周厲王暴虐,“國人”圍攻王宮,太子靖藏匿其家,他以己子替死。厲王死後,擁立太子靖繼位,即周宣王。曾率兵平定淮夷。《大雅·江漢》所詠“江漢之滸,王命召虎”,指的就是這件事。遺物有“召公簋”。 [8] 
參考資料
  • 1.    朱 熹.詩經集傳.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136
  • 2.    周嘯天.詩經楚辭鑑賞辭典.成都:四川辭書出版社,1990:750-754
  • 3.    姜亮夫 等.先秦詩鑑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8:579-582
  • 4.    王秀梅 譯註.詩經(下):雅頌.北京:中華書局,2015:656-660
  • 5.    周振甫.詩經譯註.北京:中華書局,2013:442-445
  • 6.    李山 解讀.詩經(節選).北京: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17:332-334
  • 7.    周明初等 註釋.詩經.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1:216-217
  • 8.    夏徵農 等.辭海(縮印本).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00: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