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高浚

(北齊宗室)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高浚(?~558年),字定樂,渤海郡蓨縣(今河北省景縣)人。 [4]  北齊宗室大臣,神武帝高歡第三子。 [1] 
高浚自幼聰慧,精於騎射。東魏時期,憑藉父勳,受封永安郡公,出任青州刺史。北齊建立後,冊封永安王。
天保九年屢次勸解高洋,遭到拘捕,後被幽禁於鄴都,火燒而死,青州百姓為其痛哭。乾明元年(560年),朝廷追贈太尉,諡號簡平。 [2]  [6-7] 
本    名
高浚
定樂
所處時代
北齊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渤海郡蓨縣
逝世日期
558年
主要成就
治理青州,百姓愛戴 [2] 
爵    位
永安郡公→永安王
諡    號
簡平

高浚人物生平

編輯

高浚羞辱高洋

王氏可能是寡婦再嫁,嫁給高歡後不足月,即生下了高浚,高歡推測不是自己的骨肉,雖然照樣撫育,但不太愛惜。但是高浚少有智慧,所以其後得到高歡寵愛。八歲,已能在國子博士盧景裕面前顯露智慧。元象年間(538年—539年),高浚受封為永安郡公。高浚豪爽而有氣力,善於騎射,為高澄所喜愛。高洋在當太原公時,帶高浚一起去見長兄高澄,高洋流出鼻涕,高浚就當眾呵斥下人説:“爾等何不為二兄拭涕!”高洋感到受了羞辱。 [4]  高浚任青州刺史,聰明矜恕,得到了青州官民的擁護。

高浚幽禁鄴都

高洋酗酒,高浚私下勸解説:“二兄因酒敗德,朝臣無敢諫者。大敵未滅,吾甚以為憂。欲乘驛至鄴面諫,不知用吾不?”高洋得知後,更加生氣。高浚入朝,陪伴高洋出遊東山花園,高洋酒後將衣服脱下,高浚説:“此非人主所宜!”高洋不理。高浚又私下找來他們的姐夫丞相楊愔,責備他不進諫。因為高洋不喜歡大臣與諸王溝通,結果楊愔因此懼怕以把此事上奏高洋,高洋怒道:“小人由來難忍。”罷酒回宮。 [2] 
高浚回到青州,又上書進諫,高洋一怒召他回京。高浚害怕,裝病不肯回京。高洋怒極,派人逮捕他回京,青州幾千百姓哭着為他送行。回到京城,他與七弟高渙都被關在鐵籠裏,囚禁在北城的地牢中,吃飯和大小便同在一室。後來高洋來探監,站在地牢門口歌唱,令兩人和歌,兩人恐懼過度,歌不成聲。高洋也覺悲憫,打算饒恕他們。高湛在旁,因素與高浚有怨,便進諫道:“猛虎安可出穴?”高浚聽後大叫:“步落稽,皇天見汝!”高洋擔心兩人出獄後會成為後患,遂命壯士劉桃枝對鐵籠亂刺。高浚、高渙以手拉折槊,號呼上蒼,高洋又命向鐵籠丟去火把,將兩人燒死,死狀恐怖,令人痛心。 [6]  高浚的妻子陸氏,被賞給儀同三司劉鬱捷為妻。不久,高洋查知陸氏和高浚夫妻並不恩愛,就將她赦免 [7] 
乾明元年(560年),高殷繼位後,追贈高浚為太尉,諡號簡平。因高浚無子,下詔以彭城王高浟第二子高準為後嗣。 [3]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 [1] 北史·卷五十一·列傳第三十九》 [5]  有記載。

高浚親屬成員

編輯

高浚父母

父親:高歡,東魏權臣、北齊奠基人,北齊神武帝。
母親:王氏。

高浚妻妾

河南陸氏,永安王妃。

高浚嗣子

高準,永安王,彭城景思王高浟之子。 [3] 
參考資料
  • 1.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9-11-27]
  • 2.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累遷中書監、兼侍中。出為青州刺史,頗好畋獵,聰明矜恕,上下畏悦之。天保初,進爵為王。文宣末年多酒,浚謂親近曰:"二兄舊來不甚了了,自登祚已後,識解頓進。今因酒敗德,朝臣無敢諫者,大敵未滅,吾甚以為憂,欲乘驛至鄴面諫,不知用吾不。"人有知,密以白帝,又見銜。八年來朝,從幸東山。帝裸裎為樂,雜以婦女,又作狐掉尾戲。浚進言此非人主所宜。帝甚不悦。浚又於屏處召楊遵彥,譏其不諫。帝時不欲大臣與諸王交通,遵彥懼以奏。帝大怒曰:"小人由來難忍!"遂罷酒還宮。
  • 3.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無子,詔以彭城王浟第二子準嗣。
  • 4.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永安簡平王浚,字定樂,神武第三子也。初,神武納浚母,當月而有孕,及產浚,疑非己類,不甚愛之。而浚早慧,後更被寵。年八歲時,問於博士盧景裕曰:"'祭神如神在。'為有神邪,無神邪?"對曰;"有。"浚曰:"有神當雲祭神神在,何煩'如'字?"景裕不能答。及長,嬉戲不節,曾以屬請受納,大見杖罰,拘禁府獄,既而見原。後稍折節,頗以讀書為務。元象中,封永安郡公。豪爽有氣力,善騎射,為文襄所愛。文宣性雌懦,每參文襄,有時涕出。浚常責帝左右,何因不為二兄拭鼻,由是見銜。
  • 5.    北史·卷七·齊本紀中第七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2-24]
  • 6.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浚尋還州,又上書切諫。詔令徵浚,浚懼禍,謝疾不至。上怒,馳驛收浚,老幼泣送者數千人。至,盛以鐵籠,與上黨王渙俱置北城地牢下,飲食溲穢共在一所。明年,帝親將左右臨穴歌謳,令浚和之。浚等惶怖且悲,不覺聲戰。帝為愴然,因泣,將赦之。長廣王湛先與浚不睦,進曰:"猛獸安可出穴。"帝默然。浚等聞之,呼長廣小字曰:"步落稽,皇天見汝!"左右聞者,莫不悲傷。浚與渙皆有雄略,為諸王所傾服,帝恐為害,乃自刺渙,又使壯土劉桃枝就籠亂刺。槊每下,浚、渙輒以手拉折之,號哭呼天。於是薪火亂投,燒殺之,填以石土。後出,皮發皆盡,屍色如炭,天下為之痛心。
  • 7.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后帝以其妃陸氏配儀同劉鬱捷,舊帝蒼頭也,以軍功見用,時令鬱捷害浚,故以配焉。後數日,帝以陸氏先無寵於浚,敕與離絕。乾明元年,贈太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