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長津湖戰役

編輯 鎖定
長津湖戰役是抗美援朝戰爭第二次戰役中發生在長津湖地區的一場戰役。
長津湖戰役中,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3個軍,在艱難困苦的條件下,與武器裝備世界一流、戰功顯赫的美軍第10軍,於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24日在朝鮮長津湖地區進行了直接較量,創造了抗美援朝戰爭中全殲美軍一個整團的紀錄,迫使美軍王牌部隊經歷了有史以來“路程最長的退卻”。這次戰役,收復了三八線以北的東部廣大地區。志願軍在東西兩線同時大捷,一舉扭轉了戰場態勢,成為朝鮮戰爭的拐點,為最終到來的停戰談判奠定了勝利基礎。 [1] 
名    稱
長津湖戰役
地    點
朝鮮長津湖
參戰方
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美軍第10軍
結    果
全殲美軍一個整團

長津湖戰役戰役簡介

編輯
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後,“聯合國軍”稍事調整後兵分兩路繼續向北進犯,直逼朝鮮政府臨時所在地——江界。為遏制其攻勢,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中國人民志願軍急調第9兵團入朝,擔負東線作戰任務。
第9兵團於1950年11月初入朝後,決心採取“迂迴切斷、包圍殲擊”的戰法。為達成戰役的突然性,10餘萬志願軍翻山越嶺,隱蔽接敵。衣着單薄的志願軍晝伏夜行,嚴密偽裝,忍受着酷寒、飢餓和疲勞在覆蓋着厚厚積雪的山脈和樹林中連續行軍,以驚人的毅力克服千難萬險,悄無聲息地抵達了預設戰場,並通過大範圍的穿插迂迴包抄,成功將美軍陸戰第1師和步兵第7師截為5段,形成了分割圍殲的有利態勢。 [1] 
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24日,中美兩支王牌軍在朝鮮長津湖地區展開了一場激戰。美軍包括海軍陸戰隊第1師(簡稱陸戰一師)和第3、第7步兵師,以及韓國第1軍團,約10萬人;攻擊這支部隊的是志願軍第9兵團,由20軍、26軍和27軍組成,近15萬人。在零下30-40攝氏度的嚴寒中苦鬥20天之後,美軍殘部在7艘航空母艦的掩護下,利用海路脱離戰場,這也意味着“聯合國軍”全部被逐出朝鮮東北部。 [2] 
由於從東南沿海緊急入朝,未能配備禦寒冬裝,志願軍第9兵團此役戰鬥傷亡19202人,凍傷28954人,凍死4000餘人。據當時在27軍任營教導員的遲浩田(1988年授上將軍銜)稱,他是全營唯一沒凍傷的。美軍陸戰一師也凍傷7000餘人,凍死數百人。 [3] 
在這次戰役中,中國人民志願軍憑着鋼鐵意志和英勇無畏的戰鬥精神,征服了極度惡劣的環境,打退了美軍最精鋭的王牌部隊,收復了“三八線”以北的東部廣大地區,徹底粉碎了麥克阿瑟聖誕節前佔領整個朝鮮的美夢,扭轉了戰場態勢。這場戰役也就此成為朝鮮戰爭的拐點。毛澤東評價説,志願軍第九兵團此次在東線作戰,在極困難的條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戰略任務。 [4] 

長津湖戰役雙方參戰部隊

編輯
志願軍參加長津湖戰役的部隊是志願軍第9兵團,由20軍、26軍和27軍組成,近15萬人。
美軍參戰部隊包括海軍陸戰隊第1師(簡稱陸戰一師)和第3、第7步兵師,以及韓國第1軍團,約10萬人。 [2] 

長津湖戰役事件經過

編輯
長津湖之戰
長津湖之戰(12張)
11月27日傍晚,志願軍10萬大軍已經隱藏在朝鮮北部廣袤的山地和叢林當中了,20軍位於長津湖西側;27軍位於長津湖北部和東北部。兩軍分別以陸戰1師兩個團和第7師的31團級戰鬥隊為主攻目標,後對下碣隅裏進行圍攻,繼而在從下碣隅裏至興南的一條被稱為“長隘路”的通道上展開圍追堵截。
11月27日夜,西北風捲着棉球般的雪花,吹得人睜不開眼。美陸戰第1師和美步兵第7師,當時正沿着一個山間的小路行進,整個隊形成柱狀,延伸達50公里。一個美國的隨軍記者後來説“總覺着有人在盯着我們”。這句話沒有説錯,他們確實是被隱沒在崇山峻嶺中的志願軍戰士牢牢地盯緊了。山林中忽然傳出驚天動地的軍號聲和吶喊聲,宋時輪、陶勇指揮20軍、27軍向美軍發起猛攻,10萬志願軍將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美軍,美軍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遭遇到意想不到的攻擊。在第二天的早上,美7師和陸戰1師被九兵團分割成了5個部分。
11月28日,整個28日白天,美軍都在設法打通被截斷各部陣地。全部機械化裝備的美軍在大部分時間裏,僅能以每小時500米的速度前進。戰鬥間歇,一位美軍記者問一個正在用刺刀從凍硬的罐頭裏挖蠶豆吃的陸戰隊士兵:如果上帝能夠滿足你的一個要求,你最需要什麼?那個士兵頭也沒抬的回答:給我明天吧。
11月30日,27軍集中兩個師5個團的兵力由27軍副軍長兼80師師長詹大南統一指揮,並使用全軍所有炮兵,圍攻新興裏的美7師31團。歷史悠久的美第7師第31團組建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因曾參加對蘇俄的干涉作戰而獲得“北極熊團”的綽號,團旗上就有北極熊的圖樣,稱得上是陸軍中戰鬥力較強的部隊。該團藍色的團旗被志願軍班長張積慶繳獲當包袱皮,後來成了北京軍事博物館的展品。這是朝鮮戰爭中,志願軍唯一一次成建制地全殲美軍一個團的光輝戰例,但與此同時27軍80師和81師也付出了巨大代價,傷亡及非戰鬥減員高達1萬人,全軍凍傷高達22%。
行軍中的美軍
行軍中的美軍(3張)
12月1日,當第26軍在距離合窪裏還有80公里的時候,美陸戰1師終於突破了志願軍第20軍的包圍,開始向南撤退。9兵團總部隨即命令第20軍餘部:追擊美陸戰1師,減緩他們撤退的速度,纏住他們,為第26軍爭取時間,為最終殲滅美陸戰1師創造機會。
12月4日,柳潭裏的陸戰1師5團、7團終於撤回了下碣隅裏,他們用3天時間才走完這22公里,一路慘遭志願軍層層截殺,平均1小時只能走300米,22公里道路上有1500多人傷亡。然而,志願軍也傷亡慘重,美軍的一份史料中記述,“中國人在地面戰鬥,空襲,及嚴寒的天氣裏傷亡巨大。由於沒有適當的禦寒服裝,志願軍的戰鬥力因為大批士兵被凍死凍傷而被嚴重削弱。大部分志願軍耗光了在過江時隨身攜帶的彈藥,而且食品也供應不上。”
12月5日,美第10集團軍軍長阿爾蒙德向守在下碣隅裏的史密斯下令:“儘快撤退到咸興地區。”當日晚,下碣隅裏所有的美軍火炮開始向兩側山地猛轟。6日清晨,大撤退開始。但美軍也沒忘記在逃跑前徹底毀滅下碣隅裏這個供給基地。美軍先用炸藥炸,然後用推土機碾一遍,最後將堆積如山的食品、衣服、彈藥潑上汽油燒掉。那些在幾公里外山頭上20余天沒有吃過幾頓飯的志願軍士兵,看着就快到手的大批給養被這樣毀掉,心疼無比。
在古土裏的水門橋是架在長津湖引水管道上的懸空單車道橋樑,橋下是萬丈深淵,水門橋一旦被炸,撤往咸興的美軍可謂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20軍曾經於12月1日、4日兩次炸掉了這座橋,可每次都被美軍工兵修好了。志願軍乾脆把橋基也炸掉了。但出乎志願軍意料,美國空軍居然從日本調來8套每套重達1.1噸的車轍橋組件空投到美軍陣地,然後在懸崖上僅用兩天不到的時間就架設了一座載重50噸、可以通過撤退部隊所有車輛的橋樑。美國強大的國力優勢和訓練有素的部隊反應能力在這次撤退中得以充分展現。
12日,美陸戰1師終於在咸興與美第3步兵師匯合。美軍的兩個師繼續向南撤退,一直到達東海岸的咸興市。一路上,雖然20軍餘部繼續窮追不捨,但是第26軍主力始終沒有能夠趕到投入戰鬥。在美軍士兵的印象中,戰役後期他們並沒有受到什麼有力的阻擊。
1950年12月24日,亞洲時間的平安夜,美第10軍從興南港裝船撤離,次日誌願軍佔領興南,歷時近一個月的長津湖戰役,抗美援朝二次戰役東線作戰,同時也是整個二次戰役落下帷幕。
1952年9月,第9兵團從朝鮮回國,車行鴨綠江邊,司令員宋時輪要司機停車,下車後向長津湖方向默立良久,然後脱帽彎腰,深深鞠躬。當他抬起頭來時,警衞員發現,這位將軍淚流滿面,不能自持。這一頗具悲情色彩的場景無疑是對這場戰役慘烈程度的最好註解。 [5]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