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中國人民志願軍

編輯 鎖定
中國人民志願軍(Chinese People's Volunteer Army)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50年10月至1959年1月期間參加抗美援朝的中國方面部隊。中國人民志願軍1950年10月19日入朝參戰,由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邊防軍改編而成,總計有240萬人先後加入中國人民志願軍。 [1] 
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第一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是彭德懷鄧華為副司令員兼副政治委員,洪學智韓先楚宋時輪陳賡為副司令員,解方任參謀長。至1953年7月27日,戰爭雙方在《朝鮮停戰協定》上簽字,抗美援朝戰爭結束,中國人民志願軍即分批從朝鮮撤離。1959年1月,志願軍司令部、政治部、後勤部建制均被撤銷。 [1-2] 
中文名
中國人民志願軍
外文名
Chinese People's Volunteer Army
事    件
參加抗美援朝的中國方面部隊
所屬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
作戰時期
1950年10月19日至1953年7月27日
參戰主要原因
美軍入侵朝鮮
司令員
彭德懷、鄧華、楊得志、楊勇
部隊規模
240萬人
作戰對象
美軍聯合國軍,南朝鮮軍(韓軍)
作戰結果
中美雙方簽訂《朝鮮停戰協定

中國人民志願軍組建背景

編輯
1950年6月25日,朝鮮在蘇聯默許下向韓國進攻,開始內戰,歷時三年的朝鮮戰爭爆發。7月7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第84號決議,派遣聯合國軍支援韓國抵禦朝鮮的進攻。8月中旬,朝鮮人民軍將韓軍驅至釜山一隅,攻佔了韓國90%的土地。9月15日,以美軍為主的聯合國軍(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荷蘭、法國、土耳其、泰國、菲律賓、希臘、比利時哥倫比亞埃塞俄比亞南非盧森堡)在仁川登陸,開始大規模反攻。27日美國總統H.S.杜魯門宣佈美軍進入朝鮮半島美國海軍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阻礙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中國領土台灣,在嚴重威脅中國安全的情況下。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號召:“全國和全世界的人民團結起來,進行充分的準備,打敗美帝國主義的任何挑釁。”美國無視中國的嚴正立場,同時向聯合國安理會提交併通過申請協助韓國的動議案,組成以道格拉斯·麥克阿瑟為總司令的“聯合國軍”,7月7日至10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召開國防會議作出《關於保衞東北邊防的決定》,根據會議決定於1950年7月13日組建將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3兵團為主共25萬餘人部隊組成東北邊防軍,以確保中國東北邊境安全。8月下旬將中國人民解放軍第9兵團和第19兵團分別調至津浦線、隴海線等鐵路沿線。
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
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1張)
美軍飛機入侵中國領空並轟炸中國東北邊境城鎮。時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長周恩來宣佈:“中國人民絕不能容忍外國的侵略,也不能聽任帝國主義者對自己的鄰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美國對中國政府的警告仍然置若罔聞,聯合國軍越過三八線,佔領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首都平壤,並向鴨綠江進犯,嚴重威脅中國的安全。1950年10月8日,中國政府應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府的請求決定出兵朝鮮,並將東北邊防軍改名為中國人民志願軍。10月17日,蘇共中央總書記斯大林同意了政務院總理周恩來要求蘇聯方面提供空軍掩護的請求。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前線。當時的口號是“抗美援朝,保家衞國”。志願軍出國作戰時,彭德懷擔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鄧華任副司令員兼副政治委員,洪學智韓先楚任副司令員,解方任參謀長,杜平任政治部主任。在戰爭期間,陳賡宋時輪楊得志曾先後任副司令員,甘泗淇曾任副政治委員,李志民曾任政治部主任,李達曾任參謀長。朝鮮停戰後,鄧華曾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楊得志、楊勇曾先後任司令員,李志民、王平曾先後任政治委員,梁必業曾任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王藴瑞曾任參謀長。志願軍入朝作戰時,共有6個軍。兵力最多時為19個軍,連同由劉震任司令員的志願軍空軍,以及炮兵裝甲兵工程兵鐵道兵等部隊,共134萬餘人。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在司令員彭德懷率領下,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戰場。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作戰,經歷兩個階段。從1950年10月25日~1951年6月10日,為運動戰階段,一般按戰役過程分為五次戰役。從1951年6月中旬~1953年7月27日,為陣地戰階段。戰爭期間,志願軍於1951年5月成立後方勤務司令部,由洪學智兼任司令員,周純全任政治委員,統一組織指揮後方對敵鬥爭和後勤保障。志願軍後勤部隊在空軍高射炮兵鐵道兵、工程兵和警衞部隊等的密切協同下,使後勤保障逐步適應作戰需要。

中國人民志願軍歷任司令員

編輯
從1950年10月中國人民志願軍總部成立至1958年10月中國人民志願軍總部撤離朝鮮,共有4任志願軍司令員和4任政治委員:彭德懷為第一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鄧華為第二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楊得志李志民為第三任司令員、政治委員,楊勇王平為第四任司令員、政治委員。 [2] 

中國人民志願軍名稱來源

編輯
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命令 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命令
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命令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支援朝鮮。應朝鮮黨和政府的請求,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面對重重困難,毅然做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衞國的戰略決策。10月8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發佈命令:將東北邊防軍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彭德懷為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待命出征。 [3] 
毛澤東周恩來曾研究過以什麼名義出兵的問題,同時徵求一部分民主人士的意見。最後命名為志願軍,並使用了完全不同的番號和編制。表示中國不是跟美國宣戰,是人民志願支援朝鮮。雖然名稱為志願軍,但實際是現役部隊整建制地參戰。戰爭初期,這一名稱讓聯合國軍誤以為這不過是一隻小規模的志願者隊伍。後來聯合國軍弄清中國人民志願軍是成建制的正規部隊,只是使用了完全不同的番號後,也繼續承認“志願軍”這一名稱,以便將戰爭限制在朝鮮半島,避免將戰爭升級 [4] 
農曆大年三十志願軍官兵在組織的晚會上表演節目 農曆大年三十志願軍官兵在組織的晚會上表演節目

中國人民志願軍作戰過程

編輯

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一次戰役

朝鮮戰爭局勢圖 朝鮮戰爭局勢圖
中國人民志願軍在朝中邊境及其附近地區,於1950年10月25日至11月5日,對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南朝鮮(韓國)軍突然發起的進攻戰役。集中3個軍另1個師於西線給“聯合國軍”以突然性打擊,將其從鴨綠江邊驅逐到清川江以南,挫敗了“聯合國軍”企圖在感恩節(11月23日)前佔領全朝鮮的計劃。 [5] 

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二次戰役

是中國人民志願軍於1950年11月7日至12月24日,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南朝鮮(韓國)軍誘至預定戰場後,對其突然發起反擊的戰役。西線六個軍主力在清川江地區。東線3個軍在長津湖地區發起反擊,給以出其不意的打擊。“聯合國軍”兵敗於西部戰線的清川江兩岸和東部戰線的長津湖畔,放棄平壤元山,退至“三八線”以南。 [5] 

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三次戰役

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於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8日發起第三次戰役。志願軍集中6個軍,在人民軍3個軍團協同下,對依託“三八線”既設陣地進行防禦的“聯合國軍”發起全線進攻,將其從“三八線”擊退至北緯37°線附近地區,佔領漢城 [6] 
中國人民志願軍

中國人民志願軍第四次戰役

是1951年1月25日至4月21日在“三八線”南北地區進行的防禦戰役。“聯合國軍”發現志願軍補給困難,第一線兵力不足,於1951年1月25日恢復攻勢。第一階段以一部兵力在西部戰線頑強抗擊,集中主力6個軍(軍團)在東部戰線橫城地區實施反擊,但未能打破“聯合國軍”主要方向上的進攻。第二階段,為了以空間換取時間,掩護後續兵團到達,全線轉入運動防禦,3月14日,撤出漢城。在“三八線”南北附近地區抗擊“聯合國軍”。 [7] 

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五次戰役

是1951年4月22日至6月10日在“三八線”南北地區進行的大規模反擊戰。4月22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首先集中志願軍11個軍和人民軍1個軍團於西線實施主要突擊,再次越過“三八線”,接着,志願軍轉移兵力於東線,至6月10日,將戰線穩定在“三八線”地區。
從1951年6月11日~1953年7月27日,為抗美援朝戰爭第二階段。這個階段,中朝人民軍隊執行“持久作戰、積極防禦”的戰略方針,以陣地戰為主要作戰形式,進行持久的積極防禦作戰。戰爭雙方都力圖爭取主動,打破僵局,謀求於自己更有利的地位。
中央軍委於1951年6月中旬,提出“充分準備持久作戰和爭取和談達到結束戰爭”的戰爭指導思想和在軍事上採取“持久作戰、積極防禦”的戰略方針,要求志願軍作戰應與談判相配合、相適應。
1951年7月10日,戰爭雙方開始舉行朝鮮停戰談判。從此,戰爭出現長達兩年多的邊打邊談的局面。1951年8月中旬~10月下旬,“聯合國軍”採取“逐段進攻,逐步推進”的戰法,並從8月開始,實施了長達10個月的以切斷中朝人民軍隊後方供應為目的的“空中封鎖交通線戰役”即“絞殺戰”。對此,中朝軍隊在反“絞殺戰”中進行了戰術反擊作戰。“聯合國軍”方面於11月27日同朝中方面達成以實際接觸線為軍事分界線的協議。
志願軍為堅持持久作戰,鞏固已有陣地,創造性地建成了以坑道工事為骨幹、同野戰工事相結合的支撐點式的堅固防禦體系。從而由帶機動性質的積極防禦,轉為帶堅守性質的積極防禦;由主要用於堅守戰線、消耗敵人的陣地防禦,逐漸轉向以殲滅敵人為主的陣地進攻;中朝人民軍隊在打小殲滅戰的思想指導下,1952年秋季戰術反擊作戰中,搶佔中間地帶,奪取其突出的前沿陣地和支撐點。1952年秋,在規模較大、持續時間較長的上甘嶺戰役中,粉碎了“聯合國軍”發動的“金化攻勢”。 [7] 
1952年冬,朝鮮停戰談判仍無進展。中朝人民軍隊從1952年底起,開始進行大規模的反登陸作戰準備,至1953年4月全部完成反登陸作戰準備工作。 [5] 
1953年發起夏季反擊戰役,迫使“聯合國軍”方面作出妥協。7月中旬發起以金城戰役為主的進攻作戰,促進了停戰的實現。
彭德懷元帥在朝鮮停戰協定上正式簽字 彭德懷元帥在朝鮮停戰協定上正式簽字
1953年7月27日,戰爭雙方在朝鮮停戰協定上簽字。至此,歷時2年零9個月的抗美援朝戰爭結束。

中國人民志願軍撤離朝鮮

1958年2月,周恩來率團訪問朝鮮期間,中朝雙方就撤軍問題發表了聯合聲明。 [8]  2月20日,中國人民志願軍總部發表聲明,決定於1958年底以前分批全部撤出朝鮮。首批於3月15日動身回國。10月22日,志願軍總部官兵在司令員楊勇上將、政委王平上將等率領下啓程返國。10月26日,志願軍總部公報:志願軍已全部撤離朝鮮。 [9] 
1959年1月,志願軍司令部、政治部、後勤部建制均被撤銷。 [8] 
撤出部隊構成及人數
美國情報:1956年7月、1957年7月均為29.1萬人,第一階段的撤軍,已有約9萬人撤出,1958年7月,中國在朝軍隊尚有20.5萬,1958年9月,估計已撤出20萬,尚有11.1萬即將撤離。 [8] 
《中國人民志願軍後勤史》:在朝部隊有第23、16、54、21、1軍5個軍;炮兵第12、5、62、33 師4個師;坦克第8、5、6團3 團;工兵第6、8、81(橋)、107團4個團;第19兵團部;志願軍司、政、後機關和所屬部(分)隊共22萬人,除志願軍後勤部領導機關外,後勤系統撤出的單位有3個分部,7個站,汽車7個團,12個醫院,以及汽車修理廠、軍械修理廠等共37000多人,另有於各批間零星撤出的部隊1萬餘。 [8] 
抗美援朝戰爭史》、《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史》:1955年底後,仍在朝志願軍有第1、16、21、23、54共5個軍,另有炮兵、高射炮兵、裝甲兵、工程兵、後勤等部隊。 [10]  至1957年底,志願軍在朝鮮人數減至25萬餘人。 [11] 
第一批:第23、16軍共6個師及部分炮兵、坦克、工程兵、汽車部隊,工程兵指揮所和第19兵團領導機關,共8萬人。
第二批:第54、21軍共6個師及部分坦克、炮兵、高炮、後勤、工程兵部隊和坦克指揮所,共10萬人。
第三批:志願軍總部、第1軍3個師、炮兵指揮所及志願軍後勤部、後勤部隊,共7萬人。 [8] 

中國人民志願軍編制序列

編輯
第一次戰役序列(1950年10月19日—11月5日)
炮兵司令部
轄炮兵第1師、2師、8師及高炮第1團
工兵指揮所
轄工兵第4團、6團
前線後勤指揮部
轄第1分部、2分部
第13兵團
第38軍
轄第112師、113師、114師
第39軍
轄第115師、116師、117師
第40軍
轄第118師、119師、120師
第42軍
轄第124師、125師、126師
第50軍
轄第148師、149師、150師
第66軍
轄第196師、197師、198師
資料來源: [12]  [13] 
第二、三次戰役序列(1950年11月25日—1951年1月8日)
炮兵司令部
轄炮兵第1師、2師、8師
工兵指揮所
轄工兵第4團、5團、6團、8團
鐵道兵
轄鐵道兵第1師及兩個直屬團
前線後勤指揮部
轄第1分部、2分部、3分部、4分部
直屬軍
第38軍
轄第112師、113師、114師
第39軍
轄第115師、116師、117師
第40軍
轄第118師、119師、120師
第42軍
轄第124師、125師、126師
第50軍
轄第148師、149師、150師
第66軍
轄第196師、197師、198師
第9兵團
第20軍
轄第58師、59師、60師、89師
第26軍
轄第76師、77師、78師、88師
第27軍
轄第79師、80師、81師、94師
資料來源: [12]  [13] 
第四次戰役(1951年1月27日—4月21日)
炮兵指揮所
轄炮兵第1師、2師、8師、21師、31師,高炮第61師、62師、63師、64師
裝甲兵指揮所
轄坦克第1團、2團、3團、53團
工兵指揮所
轄工兵第3團、4團、5團、6團、8團、10團、18團、22團
鐵道兵指揮所
轄鐵道兵第1師、2師、3師
空軍聯合司令部
轄空軍第3師、4師、5師、6師、7師、8師、9師
前線後勤指揮部
轄第1分部、2分部、3分部、4分部、5分部、6分部、7分部
直屬軍
第38軍
轄第112師、113師、114師
第39軍
轄第115師、116師、117師
第40軍
轄第118師、119師、120師
第42軍
轄第124師、125師、126師
第50軍
轄第148師、149師、150師
第66軍
轄第196師、197師、198師
第47軍
轄第139師、140師、141師
第3兵團
第12軍
轄第31師、34師、35師
第15軍
轄第29師、44師、45師
第60軍
轄第179師、180師、181師
第19兵團
第63軍
轄第187師、188師、189師
第64軍
轄第190師、191師、192師
第65軍
轄第193師、194師、195師
第9兵團
第20軍
轄第58師、59師、60師
第26軍
轄第76師、77師、78師
第27軍
轄第79師、80師、81師
資料來源: [12]  [13] 
第五次戰役(1951年4月22日—6月10日)
炮兵指揮所
轄炮兵第1師、2師、7師、8師、21師、31師、32師,高炮第61師、62師、63師、64師
裝甲兵指揮所
轄坦克第1團、2團、3團,獨立第6團
工兵指揮所
轄工兵第3團、7團、10團、14團、15團、16團、17團、18團、22團
鐵道兵指揮所
轄鐵道兵第1師、2師、3師及兩個直屬團
空軍聯合司令部
轄空軍第3師、4師、5師、6師、7師、8師、9師、15師
後方勤務司令部
轄第1分部、2分部、3分部、4分部、5分部、7分部
直屬軍
第38軍
轄第112師、113師、114師
第39軍
轄第115師、116師、117師
第40軍
轄第118師、119師、120師
第42軍
轄第124師、125師、126師
第47軍
轄第139師、140師、141師
第3兵團
第12軍
轄第31師、34師、35師
第15軍
轄第29師、44師、45師
第60軍
轄第179師、180師、181師
第9兵團
第20軍
轄第58師、59師、60師
第26軍
轄第76師、77師、78師
第27軍
轄第79師、80師、81師
第19兵團
第63軍
轄第187師、188師、189師
第64軍
轄第190師、191師、192師
第65軍
轄第193師、194師、195師
資料來源: [12]  [13] 
一九五一年夏秋防禦作戰(1951年6月11日—12月3日)
炮兵指揮所
轄炮兵第2師、7師、8師、21師、31師、高炮第61師、62師、63師、64師
裝甲兵指揮所
轄坦克第1團、2團、3團、獨立第6團、摩托步兵團
空軍聯合司令部
直接指揮空軍第2師、3師、4師、6師、7師、14師、15師
衝擊指揮所
指揮空軍第5師、9師、11師
轟炸指揮所
指揮空軍第8師、10師
中朝聯合鐵道運輸司令部
軍管局
運輸局
搶修指揮局
轄鐵道兵第1師、2師、3師、4師
後方勤務司令部
轄第1分部、2分部、3分部、4分部、5分部、6分部、工兵指揮所、公安第18師
直屬軍
第38軍
轄第112師、113師、114師
第39軍
轄第115師、116師、117師
第40軍
轄第118師、119師、120師
第42軍
轄第124師、125師、126師
第47軍
轄第139師、140師、141師
第50軍
轄第148師、149師、150師
第3兵團
第12軍
轄第31師、34師、35師
第15軍
轄第29師、44師、45師
第60軍
轄第179師、180師、181師
第19兵團
第63軍
轄第187師、188師、189師
第64軍
轄第190師、191師、192師
第65軍
轄第193師、194師、195師
第9兵團(兼東海岸防禦指揮部)
第20軍
轄第58師、59師、60師
第26軍
轄第76師、77師、78師
第27軍
轄第79師、80師、81師
第20兵團
第67軍
轄第199師、200師、201師
第68軍
轄第202師、203師、204師
第23兵團
第36軍
轄第106師、107師、108師
第37軍
轄第109師、110師、111師
資料來源: [12]  [13] 
一九五二年春夏季鞏固陣地與反轟炸反細菌戰(1951年12月—1952年8月)
炮兵指揮所
轄炮兵第1師、2師、7師、8師、21師、高炮第61師、62師、63師、64師
裝甲兵指揮所
轄坦克第1團、2團、3團、獨立第1團
空軍聯合司令部
轄空軍第3師、4師、6師、12師、14師、15師、17師、18師
空軍第3軍
1952年5月正式組成,下轄空軍第5師、8師、9師,歸東北軍區空軍領導
中朝聯合前方鐵道運輸司令部(1951年12月成立)
軍管局
轄熙川分局、定州分局、新成川分局、平壤分局、高原分局
搶修指揮局
轄鐵道兵第1師、2師、3師、4師
高炮指揮所
指揮高炮第62師、63師、64師
後方勤務司令部
轄第1分部、2分部、3分部、4分部、5分部、工兵指揮所、公安第18師
直屬軍
遊擊支隊
第38軍
轄第112師、113師、114師
第39軍
轄第115師、116師、117師
第40軍
轄第118師、119師、120師
第42軍
轄第124師、125師、126師
第47軍
轄第139師、140師、141師
第50軍
轄第148師、149師、150師
西海岸防禦指揮所
指揮第38、39、40、42、50軍
第3兵團
第12軍
轄第31師、34師、35師
第15軍
轄第29師、44師、45師
第60軍
轄第179師、180師、181師
第9兵團(兼東海岸防禦指揮所)
第20軍
轄第58師、59師、60師
第26軍
轄第76師、77師、78師
第27軍
轄第79師、80師、81師
第19兵團
第63軍
轄第187師、188師、189師
第64軍
轄第190師、191師、192師
第65軍
轄第193師、194師、195師
第20兵團
第67軍
轄第199師、200師、201師
第68軍
轄第202師、203師、204師
資料來源: [12]  [13] 
一九五二年秋季有限目的進攻與上甘嶺戰役(1952年9月18日—11月25日)
炮兵主任辦公室
轄炮兵第1師、2師、7師、8師、21師、31師、高炮第61師、62師、63師、64師
裝甲兵指揮所
轄坦克第4團、5團、6團、獨立坦克第1團、2團
工兵指揮所
轄工兵第3團、4團、6團、7團、9團、10團、14團、16團、17團、18團、21團、22團
空軍聯合司令部
指揮空軍第3師、4師、6師、12師、15師、17師、18師
空軍第2軍
----
空軍第3軍
轄空軍第5師、8師、9師
中朝聯合前方鐵道運輸司令部
軍管局
轄熙川分局、定州分局、新成川分局、平壤分局、高原分局
搶修指揮局
轄鐵道兵第1師、2師、3師、4師
高炮指揮所
指揮高炮第62師、63師、64師
後方勤務司令部
轄第1、2、3、4、5分部、公安第18師
直屬軍
第38軍
轄第112師、113師、114師
第39軍
轄第115師、116師、117師
第40軍
轄第118師、119師、120師
第42軍
轄第124師、125師、126師
第46軍
轄第133師、136師、137師
第47軍
轄第139師、140師、141師
第50軍
轄第148師、149師、150師
第3兵團
第12軍
轄第31師、34師、35師
第15軍
轄第29師、44師、45師
第60軍
第179師、180師、181師
西海岸防禦指揮所
指揮第42、50、64軍及人民軍第4軍團
第9兵團(兼東海岸防禦指揮所)
第20軍
轄第58師、59師、60師
第23軍
轄第67師、69師、73師
第24軍
轄第70師、72師、74師
第27軍
轄第79師、80師、81師
第19兵團
第63軍
轄第187師、188師、189師
第64軍
轄第190師、191師、192師
第65軍
轄第193師、194師、195師
第20兵團
第67軍
轄第199師、200師、201師
第68軍
轄第202師、203師、204師
資料來源: [12]  [13] 
一九五三年春季反登陸戰役準備(1952年12月18日—1953年5月上旬)
炮兵指揮所
轄炮兵第1師、2師、7師、8師、21師、22師、33師、高炮第61師
高炮指揮所
轄高炮第62師、63師、64師
裝甲兵第一指揮所
轄坦克第4團、5團、6團、坦克獨立第2團
工兵指揮所
轄工兵第3團、4團、6團、7團、9團、10團、12團、14團、18團、21團、22團
空軍聯合司令部
指揮空軍第3師、4師、6師、12師、14師、15師、16師、17師
空軍第2軍
---
空軍第3軍
轄空軍第5師、8師、9師
中朝聯合前方鐵道運輸司令部
軍管局
轄第1分局、2分局、3分局、4分局、5分局
搶修指揮局
轄鐵道兵第1師、2師、3師、4師
新建鐵路指揮局
轄鐵道兵第5師、6師、7師、9師、10師、11師
後方勤務司令部
轄第1分部、2分部、3分部、4分部、5分部、公安第1師
志願軍預備隊
第21軍
轄第61師、62師、63師
第47軍
轄第139師、140師、141師
西海岸防禦指揮部
第16軍
轄第32師、46師、47師
第38軍
轄第112師、113師、114師
第39軍
轄第115師、116師、117師
第40軍
轄第118師、119師、120師
第50軍
轄第148師、149師、150師
第54軍
轄第130師、134師、135師
裝甲兵第二指揮所
第3兵團兼東海岸防禦指揮部
第12軍
轄第31師、34師、35師
第15軍
轄第29師、44師、45師
第9兵團
第23軍
轄第67師、69師、73師
第24軍
轄第70師、72師、74師
第19兵團
第1軍
轄第1師、2師、7師
第46軍
轄第133師、136師、137師
第63軍
轄第187師、188師、189師
第64軍
轄第190師、191師、192師
第65軍
轄第193師、194師、195師
第20兵團
第60軍
轄第179師、180師、181師、33師
第67軍
轄第199師、200師、201師
第68軍
轄第202師、203師、204師
資料來源: [12]  [13] 
一九五三年夏季進攻戰役(1953年5月13日—7月27日)
炮兵指揮所
轄炮兵第1師、2師、3師、7師、8師、21師、22師、33師、高炮第61師
裝甲兵第一指揮所
轄坦克第4團、5團、6團、坦克獨立第2團
工兵指揮所
轄工兵第3團、4團、6團、7團、9團、10團、12團、14團、18團、22團
空軍聯合司令部
指揮空軍第3師、4師、6師、12師、14師、15師、16師、17師及朝鮮人民軍空軍第1師、2師、3師、4師、5師
空軍前方指揮所
空軍第3軍兼
空軍第2軍
負責指揮空軍二線部隊
安東防空司令部
轄高炮第62師、63師、64師、65師、102師及防前指
中朝聯合前方鐵道運輸司令部
軍管局
轄第1分局、2分局、3分局、4福分局、5分局
搶修指揮局
轄鐵道兵第1師、2師、3師、4師
新建鐵路指揮局
轄鐵道兵第5師、6師、7師、9師、10師、11師
後方勤務司令部
轄第1分部、2分部、3分部、4分部、5分部、公安第1師
西海岸防禦指揮部
第38軍
轄第112師、113師、114師
第39軍
轄第115師、116師、117師
第40軍
轄第118師、119師、120師
第50軍
轄第148師、149師、150師
裝甲兵第二指揮所
第3兵團兼東海岸防禦指揮部
獨立第33師
第12軍
轄第31師、34師、35師
第15軍
轄第29師、44師、45師
第9兵團
第16軍
轄第32師、46師、47師
第23軍
轄第67師、69師、73師
第24軍
轄第70師、72師、74師
第47軍
轄第139師、140師、141師
第19兵團
第1軍
轄第1師、2師、7師
第46軍
轄第133師、136師、137師
第63軍
轄第187師、188師、189師
第64軍
轄第190師、191師、192師
第65軍
轄第193師、194師、195師
第20兵團
第21軍
轄第61師、62師、63師
第54軍
轄第130師、134師、135師
第60軍
轄第179師、180師、181師
第67軍
轄第199師、200師、201師
第68軍
轄第202師、203師、204師
資料來源: [12]  [13] 
  • 主要指揮員
中國人民志願軍(含各司令部)正、副司令員名單
職務
備註
司令員
彭德懷(1950.10.8-1954.9.11)
鄧華(代:1952.12.20-1954.9.6;1954.9.6-1954.10.30)
楊得志(1954.10.31-1955.7)
楊勇(1955.7-1958.10)
政治委員
彭德懷、鄧華、王平
副司令員
鄧華、洪學智、韓先楚陳賡宋時輪
政治部主任
參謀長
後勤司令部司令員
洪學智(兼)
後勤司令部副司令員
空軍司令員
空軍副司令員
炮兵指揮所主任(司令員)
炮兵指揮所副主任
成鈞(兼)
鐵道司令員
鐵道副司令員
防空兵司令員
資料來源: [12]  [13] 
各兵團正、副司令員
部隊
職務
備註
13兵團
司令員
副司令員
洪學智、韓先楚
9兵團
司令員
宋時輪、王建安
副司令員
3兵團
司令員
陳賡、許世友
副司令員
19兵團
司令員
楊得志、韓先楚、黃永勝
副司令員
20兵團
司令員
副司令員
23兵團
司令員
副司令員
資料來源: [12]  [13] 

中國人民志願軍兵種實力

編輯

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

中國人民志願軍序列內遂行空中鬥爭和支援地面部隊作戰任務的軍種。 [6] 
1950年10月,志願軍首批部隊入朝,決定組織志願軍空軍參戰,其基本任務是:在友軍空軍和地面防空部隊的協同下,奪取並保持重要地區的局部制空權,以掩護交通運輸線,保衞軍事和工業目標,支援地面部隊作戰。1951年3月成立志願軍空軍領導機關,劉震任司令員(後由聶鳳智代司令員)。
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 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
志願軍空軍的殲擊機和強擊機的作戰半徑很短,為支援地面前線部隊作戰,需要有前進機場,為此,在朝鮮北部搶修了一些簡易機場,但因遭到美國空軍連續轟炸而不能使用。志願軍空軍只能使用國內基地,因而難以對“三八線”南北地區的地面部隊進行空中火力支援
作戰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1950.12~1951.9),為取得空軍作戰的組織指揮、空中戰鬥和地面保障的經驗,志願軍空軍決定先以少量部隊掩護交通運輸線,進行實戰鍛鍊。
第二階段(1951.9~1952.6),配合地面部隊進行反“絞殺戰”。1951年7月10日,戰爭雙方開始停戰談判。美軍為向朝中軍隊施加軍事壓力,於8月中旬發動大規模的以破壞鐵路為主要目標的“絞殺戰”。
經過數月空戰的實踐,志願軍空軍認識到高速噴氣式殲擊機不宜採用大編隊進行空戰,便總結制定了以四機編隊、多批多路、多層配置、集中一域、協同作戰的“一域多層四四制”戰術原則。至5月底,志願軍空軍在反“絞殺戰”期間,共有殲擊機部隊18個團參戰。保障了新義州至平壤、熙川至平壤兩條鐵路幹線可以晝夜通行。至6月,美軍歷時10個月的“絞殺戰”以失敗而告終。 [6] 
第三階段(1952.6~1953.7),保衞重要目標美軍在其“絞殺戰”失敗後,從1952年夏季開始,除繼續破壞交通運輸線外,將空中突擊的重點轉向工業的、農業的和軍事的設施,連續組織大規模的空中戰役,破壞朝鮮北部的水力發電系統、水利灌溉系統和軍隊補給系統。 [14] 
在第三階段作戰中,志願軍空軍在作戰規模、空地指揮、空中戰術和地面保障等方面,都有較大的改進和發展,獲得了新的經驗,並訓練出在晝間複雜氣象和夜間一般氣象條件下都能作戰的部隊。 [14] 
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抗美援朝戰爭中,沿着“從實戰中鍛鍊,在戰鬥中成長”的道路,由不會打空戰到學會打空戰,由能打小規模的空戰到能打大規模的空戰,由於志願軍空軍在總體上處於劣勢,因而也付出了很高的代價。作戰中,志願軍空軍發揚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開展立功運動,湧現出三等功以上的功臣8000多名,立集體三等功以上的單位300多個。其中立集體一等功的單位6個,立集體二等功的單位2個;特等功臣16名,一等功臣68名,其中有21人獲得英雄模範稱號。王海劉玉堤孫生祿趙寶桐張積慧魯珉為一級戰鬥英雄、特等功臣。 [6] 

中國人民志願軍海軍

志願軍海軍出現在朝鮮戰場是戰場形勢已到對峙階段,1952年5月,海軍決定,派出魚雷艇部隊、佈設水雷部隊、岸炮部隊入朝,參加西海岸的防守。海軍參戰部隊由志願軍西海岸指揮部領導,海軍設前線指揮所,由魚雷快艇學校政委朱軍負責。1953年1月上旬首先進入朝鮮是海司海道測量部派出的測量隊,有陸上、海上兩個測量隊。1953年1月9日,海軍淞滬基地參謀長孫公飛帶領部分佈雷部隊人員到達朝鮮,佈雷隊主要人員3月到達。岸炮部隊3月23日到達朝鮮,共兩個連,是青島基地的一個岸炮連和淞滬基地的岸炮第8連。兩個連4月20日分別進入培山和煙台山陣地。構建了130mm、100mm、37mm炮複合陣地。預備參戰的快艇部隊是魚雷快艇31大隊(轄1、2、3中隊共18艘魚雷快艇和預備中隊),由於在朝鮮沒有補給設施,沒有實際赴朝,在青島備戰。 [15] 

中國人民志願軍炮兵

中國人民志願軍序列內以火力遂行作戰任務的兵種。炮兵,按其戰鬥使命分為地面炮兵和高射炮兵。志願軍炮兵,通常指地面炮兵。它是抗美援朝戰爭中志願軍對地面目標實施火力突擊的骨幹力量。
志願軍的火炮陣地(1951年) 志願軍的火炮陣地(1951年)
1950年10月志願軍入朝時,預備炮兵僅有炮兵第1、第2、第8師共9個團,裝備日本、美國製造的舊式火炮284門,且多由騾馬牽引;隊屬炮兵主要裝備山炮步兵炮和小口徑迫擊炮,由騾馬馱載或人力揹負,其建制多為連、營。為適應戰爭的迫切需要,1951~1952年,以步兵為基礎陸續新建火箭炮兵第21、第22師(裝備蘇制M—13火箭炮)和防坦克炮兵第31、第32、第33師(裝備蘇制76.2毫米口徑和57毫米口徑加農炮),並對炮兵第1、第2、第8師及第3、第7師部分部隊進行換裝(裝備蘇制122毫米和152毫米榴彈炮)。志願軍炮兵指揮機構,隨首批參戰部隊入朝。開始為炮兵司令部,萬毅任司令員(未到職)、邱創成任政治委員。1951年2月,改為炮兵指揮所,匡裕民任主任。隨着炮兵的增多,1953年炮兵指揮所設司令部、政治部、幹部部,高存信任主任、劉何任政治委員。下屬炮兵,也於1952年4月在兵團、軍、師建立炮兵室。 [15] 
炮兵作戰,經歷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1950.10~1951.6),支援步兵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驅逐到“三八線”南北地區在作戰雙方炮兵數量和裝備相差懸殊的情況下,志願軍炮兵採取集中使用的原則,在主要方向和主要地段集中兵力、火力,爭取局部優勢;以抵近射擊和直接瞄準射擊為主,提高命中率。 [14] 
第二階段(1951.6~1953.7),支援步兵作戰將戰線穩定在“三八線”附近1951年7月,志願軍炮兵指揮所召開第二次炮兵會議,要求部隊樹立長期作戰思想,利用戰鬥間隙進行軍政訓練,積極主動地支援步兵作戰,大量殺傷和消耗敵人。 [14] 
志願軍炮兵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共斃傷敵15.8萬餘人,擊毀擊傷敵火炮570餘門、汽車880餘輛、坦克940餘輛,摧毀敵碉堡2490餘個,為戰爭的勝利做出了重要貢獻。志願軍炮兵在戰爭中所取得的對現代化裝備的美軍作戰的經驗,對中國人民解放軍炮兵部隊現代化建設產生了深遠影響。 [4] 

中國人民志願軍裝甲兵

坦克兵第1師和坦克兵第2師第3團於1951年3月31日開始陸續入朝,並以坦克兵第1師師部為基礎組成志願軍裝甲兵指揮所。該指揮所在黃鵠顯主任率領下於5月5日入朝。11月29日,獨立坦克第1團亦入朝。在戰爭中,裝甲兵完成了各次作戰任務。
中國人民志願軍裝甲兵 中國人民志願軍裝甲兵
在抗美援朝戰爭的陣地戰階段前期,志願軍主要進行的是野戰陣地防禦。隨着坑道工事的構築普遍完成,志願軍開始轉入堅固陣地防禦。防禦中,志願軍裝甲兵對坦克的運用,主要採用配置在掩體內擔任坦克發射點和以坦克設伏兩種方式。
戰爭進行到1952年底,隨着志願軍堅固陣地防禦的日趨穩固,敵軍已不可能從正面突破我軍防禦,我軍後方兩翼的海岸線卻處於美軍優勢的海空力量威脅下。志願軍對美軍從兩翼實施兩棲登陸的可能性非常重視,積極準備抗擊敵可能的兩棲登陸行動。對於裝甲兵在抗登陸作戰中的運用,也做了充分的準備。
戰爭後期,隨着裝備數量的增加,志願軍開始在部分步兵軍、師增編坦克-自行火炮團,由1個坦克營、1個自行火炮營、部分炮兵和其他兵種分隊、勤務分隊編成。由於志願軍進行了充分的抗登陸作戰準備,敵軍沒有進行兩棲登陸的冒險,為我軍開展三次夏季反擊戰役和取得戰爭勝利奠定了基礎。 [15] 

中國人民志願軍鐵道兵

為了加強鐵路運輸,志願軍鐵道兵第1師於1950年11月6日入朝,擔任搶修鐵路任務。其後,鐵道兵第3師、第2師於1951年2月、5月亦繼續入朝。6月20日,又以直屬橋樑團為基礎成立了第4師。此時,在朝鐵路搶修部隊已達四個師、一個團又一個援朝鐵路工程總隊。抗美援朝戰爭期間,鐵道兵部隊在其他兄弟部隊配合下,完成了大量的鐵路工程保障任務,建成了"打不爛、炸不斷"的鋼鐵運輸線,保障了鐵路上的運輸。 [7] 
1953年9月,中央軍委、政務院電覆鐵道兵團、志願軍司令部、鐵道部,同意將志願軍在朝鮮的6個鐵道工程師正式劃歸軍委系統,與鐵道兵團的4個師、1個獨立團統一整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 [16] 

中國人民志願軍工程兵

1950年10月志願軍入朝,後成立工兵指揮所,譚善和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直接指揮獨立工兵團,並負責隊屬工兵部(分)隊的業務指導工作。任務搶修進軍道路,全面建設軍事工程,保障軍隊實施陣地戰。
抗美援朝戰爭,志願軍工兵在“一切為了前線、一切為了勝利”的思想指導下,新建道路2200多公里,加修和維護公路9600餘公里;新建橋樑1100餘座,總長6.3萬餘米;構築坑道的土石方量達28.5萬多立方米,構築指揮所、人員掩體和掩蔽部1.6萬多個;排除地雷和定時炸彈6.3萬餘個;修建飛機場120餘萬平方米;建造倉庫、醫院病房、營房等5.4萬餘座。工兵部隊共湧現出二級模範4人,一等功臣18人,有3000多人立二等功或三等功,200多個單位立集體功。 [14] 

中國人民志願軍通信兵

中國人民志願軍序列內擔負通信保障任務的兵種。1950年10月,志願軍領導機關有9部短波電台、1個電話隊(相當於連);每個軍有各類通信人員2500~3000人(佔軍總人數的5%~6%),無線電通信機60餘部(含步談機),有線電單、總機370餘部,被覆線440餘單公里。 [7] 

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況總結

編輯

中國人民志願軍作戰成果

中國人民志願軍作戰油畫 中國人民志願軍作戰油畫
1953年8月14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聯合公佈的戰績中記載:共計斃傷俘敵數為109萬。韓國防部編寫的《韓國戰爭史》記載:美軍損失17.98萬(美國公佈14.2萬),南朝鮮損失98.84萬,總計為113萬(均不包括非戰鬥減員)。 [17] 
志願軍殲敵統計表
類別
1950.10.25 — 1951.5.21
1951.5.22 — 1953.7.27
總數
斃傷
111775
542541
654316
俘虜
36567
9495
46062
投降
149
286
435
合計
148491
552322
700813
注: 1.加上朝鮮人民軍三年零一個月的殲敵數,共計1093839;2.俘虜總數中包括在戰場釋放的。參照志願軍司令部一九五三年八月戰績統計資料編制。 [18] 
志願軍擊毀擊傷敵武器、裝備統計表
類別
1950.10.25 — 1951.5.21
1951.5.22 — 1953.7.27
總數
飛機
467
10162
10629
坦克
348
1658
2006
裝甲車
27
17
44
汽車
1371
1794
3165
各種火炮
---
583
583
艦艇
---
---
---
船隻
---
14
14
參照志願軍司令部一九五三年八月戰績統計資料編制,資料來源: [18] 

中國人民志願軍犧牲人員

根據2010年10月中國抗美援朝紀念館全國走訪查實資料,朝鮮戰爭期間志願軍戰士陣亡共183108人。代軍長,副軍長4名,師長3名,副師長1名,師參謀長3名。 [15]  [16]  [19]  2014年10月29日,中國民政部、總政治部確認抗美援朝烈士共有197653名。 [20] 
傷亡數據
1951年8月15日誌願軍作戰處關於志願軍作戰減員統計:陣亡115786人,戰傷221264人,失蹤、被俘29095人,共計366145人。 [21] 
抗美援朝衞生工作統計資料:陣亡114084人,負傷383218人,失蹤及被俘等25621人,共計420247人。 [21] 
停戰時“聯合國軍司令部”宣佈的總戰果:志願軍戰鬥傷亡36萬;非戰鬥減員(包括病退、病故和事故、裁減等)38.6萬,兩項共計74.6萬。 [17]  [22] 
1953年9月志願軍司令部:志願軍戰鬥傷亡36萬;非戰鬥減員(包括病退、病故和事故、裁減等)38.6萬,兩項共計74.6萬。 [17]  [22] 
1953年9月8日軍委總參謀部作戰部關於志願軍非作戰減員統計:非作戰減員共556146人。其中病亡4204人,事故亡 10808人,其他228133人,病和非戰傷入院214735人。在非作戰減員556146人中有173405人歸隊,實際非作戰減員為382741人。 [21] 
1958年9月20日誌願軍司令部軍務處關於志願軍非作戰減員統計:事故傷25215人,事故亡20929人,病亡4909人,其他4818人,共計307541人。 [21] 
20世紀80年代初中國:志願軍共有36萬人傷亡。 [21]  [23] 
衞生勤務部門準確的陣亡統計和醫院接收傷病員統計:戰鬥和事故亡114084人;負傷383218人(因包含兩次以上負傷而存在重複統計);患病後送入院治療455199人(因包含多次住院同樣存在重複統計);戰場失蹤25621人。戰爭期間根據解放軍後方衞生部門的統計,醫院中的負傷人員有21679人不治身亡,13214人病死。按以上數字總計,共有148977人犧牲(未包括失蹤人員中的死亡者,也未包括支前民工)。 [22] 
1992年抗美援朝紀念館統計:志願軍烈士171669名,直接陣亡的總人數為168927人,負傷後醫治無效犧牲的總人數為517名,失蹤的人數總計為10843人。 [24] 
2014年10月30日解放軍報:已確認的抗美援朝烈士共有197653名。確認的抗美援朝烈士名錄包括抗美援朝戰爭期間犧牲和失蹤的志願軍官兵、支前民兵民工、支前工作人員,以及停戰後至志願軍回國前因幫助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生產建設犧牲和因傷復發犧牲的人員。 [25] 
2015年1月26日民政部例行新聞發佈會:首次公佈19.8萬抗美援朝烈士名單。 [25] 
主要犧牲高級將領
類別
姓名
備註
軍長級
江西省永新縣人,1913年生,第67軍代軍長,1952年7月8日在朝鮮病故。
安徽省金寨縣人,1919年生,第39軍副軍長,1951年10月犧牲。
湖北省大冶縣人,1915年生,第23軍副軍長,1953年2月犧牲。
江西省永新縣人,1909年生,第50軍副軍長,1953年4月12日犧牲。
師長級
江西省吉安縣人,1916年生,第40軍第118師師長,1952年5月15日犧牲。
湖南省茶陵縣人,1914年生,第67軍第200師師長,1951年7月犧牲。
河北省任丘縣人,1911年生,炮兵第8師師長,1951年7月24日犧牲。
河南省商城縣人,1919年生,第12軍第35師副師長,1951年5月17日犧牲。
湖北省陽新縣人,1916年生,第20軍第58師參謀長,1950年12月犧牲。
江蘇省漣水縣人,1922年生,第39軍第116師參謀長,1951年犧牲。
山東省壽光縣人,1917年生,第40軍第118師參謀長,1952年5月15日犧牲。
資料來源: [19] 

中國人民志願軍被俘人員

中國人民志願軍有22000多人被俘,被俘人員中連排級軍官有600人左右、營級30餘人、團級5人、師級1人,主要被關押在巨濟島等地。 [16] 
美方拒絕先討論確定遣返戰俘的原則,提出“自願遣返”的原則,主張選擇遣返的戰俘一對一交換,交換後一方尚餘戰俘與他方所拘留的外籍平民和選擇遣返的平民進行交換,不選擇遣返的戰俘一律釋放為平民。為證明有大量戰俘不願意遣返,美方在戰俘營中進行“甄別”活動,使用南朝鮮和台灣國民黨的特工,非法強迫朝中戰俘寫血書、蓋血指印、在身上刺字,殺害戰俘,以逼迫他們拒絕遣返。1952年5月7日,朝中戰俘扣留了美軍戰俘營長官杜德准將,要求停止甄別,給予人道待遇。1952年4月19日,美方宣稱經過“甄別”,有15599名中國人民志願軍戰俘“拒絕遣返”,遣返概數約為7萬人。7月13日,美方提出志願軍遣返概數6400人。 [26] 
戰後有14334位戰俘被以“自願”名義遣送至台灣,於1954年1月23日到達台灣,受到台灣當局盛大歡迎,稱其為反共義士,並定1月23日為一二三自由日,不少或自願或遭受各種壓力加入國軍,有的參加了八二三戰役。回到中國大陸的戰俘中的大多受到審查。 [15] 

中國人民志願軍俘虜人員

  • 美軍
1951年3月13日,中央軍委決定,志願軍在朝鮮的3個兵團各組織1個外俘管訓團,負責前線接管俘虜,並將俘虜送到後方俘管團;由國內西北、西南、華東、中南等地區各組織1個外俘管理大隊,到朝鮮參加外俘管理和訓練工作。4月24日,正式組成志願軍戰俘管理處。戰俘管理處下設4個俘管團另兩個大隊(後來增加 5個團)。其中21名美軍戰俘和1名英軍戰俘,獲得了在中國的居住權。後來,他們當中的大多數陸續回到了美國。 [26] 
中朝軍隊俘獲美軍最高職務的是二十四師威廉·弗裏希·迪安少將師長。被志願軍遣返的美軍戰俘約6000人,但美國聲稱被俘人數達30000人以上,指責中國方面虐殺或隱瞞戰俘,而中國方面否認,稱很多戰俘早已經就地釋放,之後美國承認曾接收過部份就地釋放的戰俘,但仍有大部分聲稱下落不明,因此拒絕與志願軍1:1進行戰俘交換。美國方面聲稱仍在查找約25000名失蹤戰俘下落,並要求朝鮮政府負責。此外有極少部分美國戰俘要求到中國生活,得到允許,生活在山東濟南等地。 [16] 
  • 韓國軍隊
80000正規軍戰俘,40000警察部隊戰俘,除少量被朝鮮人民軍強行編制外,大部分由志願軍管理的戰俘均被遣返。 [16] 
  • 其他國家軍隊
1600餘人,均遣返。

中國人民志願軍英雄稱號

編輯
黃繼光 黃繼光
黃繼光楊根思榮獲了“特級戰鬥英雄”和“特等功臣”稱號,47名獲得“一級戰鬥英雄”、“特等功臣”稱號,榮獲志願軍“一級模範”、“特等功臣”稱號的有4人:羅盛教、孫鳳鉅、王興記、張益仁,榮獲“一級戰鬥英雄”、“一等功臣”榮譽稱號的有4人:卜廣德、毛張苗、孫振祿、魏玉德,志願軍“二級戰鬥英雄”、“特等功臣”72人,榮獲志願軍“二級模範”、“特等功臣”稱號的有4人:胡金華、陳振安、張明祿、呂玉久,榮獲志願軍“二級模範”、“一等功臣”稱號的有45人,此外,抗美援朝戰爭產生“特等功臣”89人。 [4]  [27-28] 
志願軍空軍評選出三等功以上的功臣8000多人;集體三等功以上的單位300多個,其中榮立集體一等功的單位6個;由中國人民志願軍政治部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政治部批准的特等功臣16人,一等功臣68人,內有21人同時獲得了英雄或模範的光榮稱號。 [28] 
1952年10月23日,為表彰中國人民志願軍在援助朝鮮人民反抗美國侵略與保衞遠東及世界和平事業中所建立的功勳,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決定授予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一級國旗勳章,並分別授予在戰爭中立下特殊功勳的志願軍指戰員一級、二級自由獨立勳章,二級、三級國旗勳章,一級、二級戰士榮譽勳章及軍功獎章。10月25日,志願軍領導機關隆重舉行慶祝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兩週年大會,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代表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國旗勳章、自由獨立勳章和軍功章分別授予志願軍領導及參加大會的20名英雄和功臣代表。 [28] 
邱少雲 邱少雲
1953年6月25日,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在朝鮮人民反侵略戰爭三週年上,在志願軍領導機關駐地檜倉隆重舉行授勳典禮,將一級國旗勳章授予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及代司令員鄧華、副司令員楊得志,政治部主任李志民,並授予楊根思、黃繼光、孫佔元、楊連第、邱少雲、伍先華、胡修道一級國旗勳章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將一級國旗勳章追授給志願軍一級愛民模範羅盛教。同時,還將各種勳章贈予46名戰鬥英雄、人民功臣代表。 [28] 
1953年10月27日,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為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國作戰三週年,在檜倉舉行隆重的授勳典禮,分別授予志願軍領導和165名英雄、模範、功臣代表各種勳章和軍功章。另外,榮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的還有楊春增、楊育才、李家發、許家朋。 [28] 
1958年10月24日,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在平壤舉行隆重授勳儀式,授予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楊勇上將、政治委員王平上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一級國旗勳章,授予志願軍副政治委員梁必業中將等高級指揮員二級國旗勳章。 [28] 
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有231190名志願軍官兵榮獲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頒發的各種勳章和獎章。“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獲得者12人:彭德懷、楊根思、黃繼光、伍先華、許家朋、孫佔元、邱少雲、李家發、楊連第、楊春增、楊育才、胡修道。同時榮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金星獎章、一級國旗勳章的有9人,分別是:黃繼光、邱少雲、楊根思、楊連第、孫佔元、胡修道、伍先華、楊春增、李家發。 [28] 

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歌

編輯
《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詞曲
詞:麻扶搖、曲:周巍峙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
保和平,衞祖國,
就是保家鄉!
中國好兒女,
齊心團結緊,
抗美援朝打敗美帝野心狼!
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 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 [15]
備註:《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1950年11月30日首次在《人民日報》刊出時,署名“志願軍戰士詞”。 [29] 

中國人民志願軍後世紀念

編輯

中國人民志願軍紀念場館

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後,志願軍領導機關成立了烈士陵園修建委員會,中國政府撥出專款,用於陵園建設,在朝鮮建起了8處志願軍中心烈士陵園,此外,朝鮮還修建了62處志願軍墓地,建有243個烈士合葬墓,用於集中安葬分散在各地的大部分志願軍烈士。 [25]  [30] 
志願軍烈士紀念設施
國家
紀念場館
備註
中國
位於上海奉賢區永福園內,2013年3月24日正式對外開館。
始建於1958年,1990年10月24日擴建,1993年7月27日建成開館。
建於1951年8月,位於瀋陽市北陵公園東側。
坐落在丹東市錦江山北麓,始建於1951年5月1日。
赤壁誌願軍烈士陵園
湖北省赤壁市,共計安葬着124名志願軍烈士。
江蘇省楊貨郎店。
羅盛教烈士紀念館
湖南省新化縣上梅鎮資江大橋西端。
重慶市銅梁縣城。
四川省中江縣城東魁山腳下的御馬河畔。
任西河烈士紀念碑
偃師市顧縣鎮顧縣村。
朝鮮
平壤牡丹峯,1959年10月25日建成。1984年友誼塔改建擴建工程完成。
平安南道檜倉郡。
毛岸英烈士墓
平安南道檜倉郡。
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墓
平壤兄弟山。
位於朝鮮雲山郡舊邑里。
位於朝鮮價川市中心的高地上。
位於長津湖畔。
位於開城市松嶽山下。
位於朝鮮平康郡福溪鎮。
位於金城地區。
位於朝鮮新安州市
韓國
中國人民志願軍忠骨墓地
京畿道坡州市積城面畓谷。
資料來源: [31-35] 

中國人民志願軍紀念活動

1960年10月25日,平壤盛會紀念志願軍抗美援朝入朝作戰十週年,朝鮮內閣首相金日成出席大會。 [31] 
1990年10月25日,金日成在錦繡山議事堂舉行盛大宴會,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參戰40週年。 [31] 
2000年10月25日上午9點,中國在北京召開了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50週年大會。10月25日晚,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平壤五一體育場舉行有18萬人參加的盛大集會,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參戰50週年。 [31] 
2009年10月26日,朝鮮黨政軍有關部門舉行儀式,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入朝作戰59週年。 [36]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中)在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塔前憑弔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中)在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塔前憑弔
2013年7月29日,在朝鮮戰爭停戰60週年之際,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前往位於平安南道檜倉郡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陵園,憑弔志願軍烈士,視察了中國人民志願軍機關舊址盛興革命史蹟地。 [37-38] 
2014年10月25日,中國駐朝鮮使館在平壤朝中友誼塔前舉行儀式,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參戰64週年。 [39-40] 
2015年10月11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趕赴安州祭掃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陵園,向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敬獻花籃並默哀。10月25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作戰65週年紀念日,朝鮮在平壤友誼塔等地舉辦紀念活動。 [41-42] 
2016年10月25日,在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作戰66週年之際,中朝兩國共同在平壤友誼塔舉辦紀念活動。 [43]  10月28日上午,由上海志願軍文獻館和上海煥皋公益基金會主辦的紀念抗美援朝出國作戰66週年暨中國抗美援朝紀念館和上海志願軍文獻館簽字儀式在滬舉辦。 [44] 

中國人民志願軍紀念章

2020年7月2日,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將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名義頒發“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紀念章。 [45] 

中國人民志願軍遺骸歸國

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 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
抗美援朝身在異國他鄉的烈士,基本集中安葬在韓國京畿道坡州墓地。經過磋商,中韓雙方於2013年12月19日對坡州的志願軍烈士遺骸進行發掘。 [46] 
2014年3月17日,雙方啓動實施了遺骸裝殮入棺工作,移交中方的志願軍烈士遺骸共437具。3月27日,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運送工作在韓國坡州市正式啓動 [47]  。3月28日,中方將遷回的烈士遺骸安葬於瀋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10月29日,437位在韓志願軍烈士遺骸安葬儀式在瀋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舉行。 [46] 
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 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
2015年3月16日,中國志願軍遺骸入殮儀式在韓國京畿道一部隊舉行。 [48]  3月21日,68具移交中方的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安葬遼寧瀋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 [49] 
2016年3月31日,中韓雙方在韓國仁川國際機場莊嚴舉行第三批36具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 [50] 
2017年3月22日,韓國仁川國際機場,中韓雙方舉行第四批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韓國向中方送還28具志願軍烈士遺骸。 [51] 
2018年3月26日上午,第五批在韓中國志願軍遺骸遺物裝殮儀式在韓國仁川舉行。此次交接的20具志願軍烈士遺骸,於2018年3月28日上午10點啓程歸國。 [52] 
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 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
2019年4月3日上午,中韓雙方在韓國仁川國際機場舉行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第六批共10位在韓志願軍烈士遺骸及遺物啓程歸國。 [53] 
2020年9月28日上午,第七批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安葬儀式在瀋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舉行。117位志願軍烈士英靈回到祖國和人民的懷抱,在中華大地上安息。 [54] 
2021年9月1日,中韓雙方在韓國仁川共同舉行烈士遺骸裝殮儀式,2日上午在韓國仁川國際機場舉行交接儀式。 [57] 
2022年9月15日,根據雙方磋商達成的共識,中韓雙方將在韓國共同舉行裝殮儀式,9月16日舉行交接儀式,韓方向中方移交新一批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及遺物。 [58]  第九批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裝殮交接迎回安葬活動擬於2022年9月14日至17日實施。 [59] 

中國人民志願軍後世評價

編輯
由於中國人民志願軍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現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一個應予以重視的軍事強國。 [55]  《劍橋中國史》
著名作家魏巍在赴抗美援朝前線採訪時,瞭解到連隊參加松骨峯阻擊戰的經過後,飽含深情地把官兵事蹟寫進長篇通訊《誰是最可愛的人》 [56]  。人民志願軍戰士被譽為“最可愛的人”。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