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結襪子

(温子升詩作)

編輯 鎖定
《結襪子》是後魏時期温子升創作的一首五言古詩。本詩中作者通過用“訪故劍”與“逐前魚”的典故來表達自己的憤慨之情。
作品名稱
河中之水歌
作    者
温子升
創作年代
後魏
文學體裁
五言古詩

結襪子作品原文

編輯
結襪子
誰能訪故劍,會自逐前魚
裁紈終委篋,織素空有餘 [1] 

結襪子原文註釋

編輯
①訪故劍:漢宣帝即位前,曾娶許廣漢之女君平。即位後,公卿議立霍光之女為皇后,宣帝乃“詔求微時故劍”。羣臣知其意,乃議立許氏為皇后。(《漢書外戚傳》)後世遂以“故劍”指元配之妻。
②會自:“終自”。會:終究。逐前魚:戰國魏王與龍陽君共船而釣。龍陽君突然傷心哭泣,魏王問其故,龍陽君説:“臣之始得魚也,臣甚喜。後得又益大,令臣直欲棄臣前之所得矣。今以臣兇惡而為王拂枕蓆,令臣爵至人君,走人於庭,闢人於途。四海之內,美人亦甚多矣,聞臣之得幸於王也,必褰裳而趨王,臣亦猶曩臣之前所得魚也!臣亦將棄矣,臣安能無涕出乎?”(《戰國策.魏策》)後因以“前魚”喻失寵被棄之人。
③這句用古樂府《怨歌行》詩意。詩寫裁紈為扇,追隨君側,但是秋風一起,終於“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④這句用古樂府《上山採蘼蕪》詩意。詩寫一棄婦遇見前夫,詢問新婦情況,前夫説:“新人工織縑,故人工織素。織縑日一匹,織素五丈餘。將縑來素,新人不如故。”空有餘:即謂徒然能日織五丈有餘,而終不免仍遭遺棄。 [1] 

結襪子作品鑑賞

編輯
這首詩被收入《樂府詩集·雜曲歌辭》。
鍾嶸詩品》反對用典,認為“吟詠性情,亦何貴於用事”,否定抒情詩用典之必要。而這首詩僅四句,卻句句用典;且所用之典如“訪故劍”、“逐前魚”、“裁紈委篋”、“織素有餘”,又都表達幾乎相同之旨意,集中揭示出喜新厭舊是人世間司空慣見之事。更為巧妙的是,這些典故一經穿插“誰能”、“會自”、“終”、“空”等詞語來表明作者態度,而作者的憤慨之情亦已寄寓其間。可謂言簡意豐,耐人尋味。 [1] 

結襪子作者簡介

編輯
温子升(495-547),字鵬舉,北朝魏人。晉大將軍温嶠之後,祖恭之於宋文帝時避難歸魏,居濟陰冤句(山東菏澤)。北魏時,初為廣陽王元淵門下賤客。年22歲,應試中選,補御史,累遷散騎常侍、中軍大將軍。入東魏,高澄引之為大將軍府諮議參軍。後涉嫌參與謀害高澄而下獄,餓食弊襦死。温子升為北朝重要作家,與邢劭魏收合稱北地三才。所作《韓陵山寺碑》為人推重,庾信使北,嘗謂北人文章“唯韓陵山一片石堪共語”(《隋唐嘉話》)。梁武帝至譽之為“曹植陸機復生”(《魏書》)。其詩頗受南朝詩風影響,但又不陷於宮體之纖巧。存樂府皆五言四句。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