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猛虎行

(漢代樂府詩作)

編輯 鎖定
《猛虎行》是漢代的一首樂府詩,屬《相和歌辭·平調曲》。這是一首旅情詩,讚美了遊子潔身自好的志向和操守。此詩以“猛虎”和“野雀”起興,又以反問手法作結,謹於立身的意旨十分明顯,很有教育意義。全詩語句爽朗明快,靈活變化,適合於直抒胸臆式的感情傾吐,堪稱短章佳篇。
作品名稱
猛虎行
作    者
無名氏
創作年代
西漢
作品出處
樂府詩集
文學體裁
樂府詩

猛虎行作品原文

編輯
猛虎行
飢不從猛虎食,暮不從野雀棲
野雀安無巢,遊子為誰驕 [1] 

猛虎行註釋譯文

編輯

猛虎行詞句註釋

⑴“飢不從”句:指不能做非法的事,因為猛虎是殘害生靈的。食,獵食。
⑵“暮不從”句:指不能和行為不正的人在一起。棲,棲息。
⑶“野雀”二句:意謂野雀豈沒有它的巢,但遊子不能從它棲宿。這並非為別人,而是為了自珍。安,怎麼。驕,此處是自重自愛之意。 [1]  [2] 

猛虎行白話譯文

飢餓時不跟着猛虎去獵食,日暮時不隨着野雀去棲止。
野雀怎麼可能會沒有窩巢,遊子能夠為誰而自重自愛? [2] 

猛虎行創作背景

編輯
《猛虎行》是樂府古辭,屬 《相和歌辭·平調曲》。這是一首旅情詩,或者可稱為一首流浪者之歌,是一首“結以遊子應為己之家室而自重”的羈旅詩作。郭茂倩《樂府詩集》卷三十一載《猛虎行》古辭,但不正載其文,而是見於魏文帝曹丕猛虎行》引文。根據蕭滌非《樂府文學史》推斷,《猛虎行》當是漢代早期作品。 [2]  [3]  [4] 

猛虎行作品鑑賞

編輯

猛虎行整體賞析

《猛虎行》是一首寫羈旅他鄉的遊子自重自愛的詩。寥寥四句,卻生面別開。前二句以猛虎和野雀起興,吐露出遊子的一片真情。後二句承野雀,表現出遊子的獨立人格。
“飢不從猛虎食,暮不從野雀棲。”詩一落筆,便以猛虎和野雀起興,而重在野雀,所以下文不涉及猛虎,這是雙起單承之法。詩中的“猛虎”,喻以暴力害人的強盜之類,“野雀”,比喻品格低下的得意小人,或蕩婦娼女之流。這兩句是説遊子不幹非法和非禮之事,不可寄託之意,説得毅然決然。末二句“野雀安無巢,遊子為誰驕?”轉到當歸,語雖單項,意實雙承。其言外之意是,遊子可以與野雀棲,與猛虎食,成為蕩子和盜匪,然而遊子身處逆境,卻能潔身自好,保持着固有的志向和操守,所以,十分難能可貴。最後用問號,用的是反問手法,是明知故問。這不疑而問正表示了作者對遊子的由衷讚美。
這首詩短短四句,有些像警語而不類詩。它的主旨是在勸誡世人的。明末清初朱嘉徵編的《樂府廣序》中對這首詩主旨的闡述比較中肯。 [2]  [3]  [4] 

猛虎行名家點評

明末清初王夫之古詩評選》:“深甚,怨甚,而示淺人以傲岸之色。陸士衡且為換卻眼睛,何況餘子!” [5] 
明末清初朱嘉徵《樂府廣序》:“《猛虎行》歌猛虎,謹於立身也。《記》日,君子不失足於人,不失色於人,不失口於人;詠遊子,士窮視其所不為,義加警焉。” [6] 
清代陳祚明采菽堂古詩選》卷二:“語語轉上,是擇地而蹈,不輕傍人也。乃即拈野雀,言安往而不得巢,如此則何得驕我哉!” [4] 
清代張玉穀《古詩賞析》卷五:“此客遊不合,思歸之詩。首二,不苟食棲,雙提突起,不可寄託意,説得決然。末二,轉到當歸,語雖單項,意實雙承,言野雀則安分無巢,遊子何為辭家久客,徒致人怪不苟棲食之以貧賤驕人也。自嘲之中,仍帶人不知我意,章法極其詭變。” [4] 
參考資料
  • 1.    曹道衡 選注.樂府詩選[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0:35
  • 2.    傅錫壬.大地之歌——樂府[M].北京:線裝書局,2012:107-108
  • 3.    邱美玲.試論樂府古題《猛虎行》的發展演變[J]. 昌吉學院學報,2011(2):57-60
  • 4.    趙光勇.漢魏六朝樂府觀止[M].西安:陝西人民教育出版社,2019:142-143
  • 5.    王夫之.古詩評選[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5
  • 6.    朱嘉徵.四庫全書存目叢書·樂府廣序[M].濟南:齊魯書社,1997: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