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東京夢華錄

編輯 鎖定
《東京夢華錄》是宋代孟元老的筆記體散記文,創作於宋欽宗靖康二年(1127年)。
該著作追述北宋都城東京開封府城市風俗人情,所記大多是宋徽宗崇寧宣和(1102年-1125年)年間北宋都城東京開封的情況,描繪了這一歷史時期居住在東京的上至王公貴族、下及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是研究北宋都市社會生活、經濟文化的一部重要的歷史文獻古籍。 [1] 
作品名稱
東京夢華錄
作    者
孟元老
創作年代
南宋
文學體裁
散記文
字    數
約30000

東京夢華錄內容簡介

編輯
《東京夢華錄》所記述的,從都城的範圍到皇宮建築,從官署的處所到城內的街坊,從飲食起居到歲時節令,從歌舞曲藝到婚喪習俗,幾乎無所不包,不僅可以瞭解當時的民風時尚,同時也能感受到宋代發達的經濟和繁榮的城市生活。 [1] 

東京夢華錄作品目錄

編輯
前言
夢華錄序
卷第一
卷第二
卷第三
卷第四
卷第五
卷第六
卷第七
卷第八
卷第九
卷第十
附錄
後記 [2] 

東京夢華錄創作背景

編輯
宋欽宗靖康二年(1127年),北方遊牧民族的鐵騎長驅中原、直搗汴京,擄掠徽、欽二帝及太妃、太子、宗室三千人,輦轂繁華、壯麗輝煌的宋都頃刻間煙消灰滅,宗廟毀廢,北宋滅亡。大批臣民逃命南方,顛沛流離的生活使他們的心幕上時時閃動着汴梁的富華景象,依依不盡地頻頻回首那饜足人心的生活。孟元老懷着對往昔的無限眷念和對現實的無限傷感,撰《東京夢華錄》,書首冠以序文。 [3] 

東京夢華錄作品鑑賞

編輯
插圖 插圖
《東京夢華錄》大致包括這幾方面的內容:京城的外城、內城及河道橋樑、皇宮內外官署衙門的分佈及位置、城內的街巷坊市、店鋪酒樓,朝廷朝會、郊祭大典,當時東京的漢族民風習俗、時令節日,飲食起居、歌舞百戲等等,幾乎無所不包。
孟元老的自序追述了當年的繁勝:“正當輦轂之下,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髫之童,但習鼓舞,斑白之老,不識干戈。時節相次,各有觀賞:燈宵月夕,雪際花時,乞巧登高,教池遊苑。舉目則青樓畫閣,秀户珠簾。雕車競駐於天街,寶馬爭馳於御路,金翠耀目,羅琦飄香。新聲巧笑於柳陌花衢,按管調絃於茶坊酒肆。八荒爭湊,萬國鹹通,集四海之珍奇,皆歸市易,會寰區之異味,悉在庖廚。花光滿路,何限春遊,簫鼓喧空,幾家夜宴?伎巧則驚人耳目,侈奢則長人精神。”
插圖 插圖
第一卷中大宋都城描述,據説可以邊讀邊用筆畫,讀完後整個京城平面圖也就畫下來了。開封有宮、裏、外三道城牆,把這個城市化為若干區域。宮城即皇城,宮城周長五里,南面三門,東、西、北三面各僅一門,東西門之間有一橫街,街南為中央政府機構所在地,街北為皇帝居住生活區。由於宮城原來規模較小,宋徽宗時在宮城外北部營建延福新宮,實為宮城的延伸和擴大。裏城,又名舊城,即唐代汴州舊城,周長二十里,除東面兩門外,其餘三面各三門。外城,改筑後周長五十里,城高四丈,城樓建築宏偉壯麗。城外有護城濠,名叫護龍河,比汴河寬三倍。外城南面三門,東面兩門,北面四門,西面三門,另有水門多座。
北宋汴京商業手工業中,有各種不同的行業,見於《東京夢華錄》卷二、卷三、卷四的就有:姜行、紗行、牛行、馬行、果子行、魚行、米行、肉行、南豬行、北豬行、大貨行、小貨行、布行、邸店、堆垛場、酒樓、食店、茶坊、酒店、客店、瓠羹店、饅頭店、麪店、煎餅店、瓦子、妓院、雜物鋪、藥鋪、金銀鋪、彩帛鋪、染店、珠子鋪、香藥鋪、靴店等三十多“行”。但實際上遠遠不止這三十多種。孟元老所提到的這些行業不免掛一漏萬,並不全面。
《東京夢華錄》一書共提到的一百多家店鋪中,酒樓和各種飲食店就佔有半數以上。城中有“白礬樓”(後改為“豐樂樓”)、“潘家樓”、“欣樂樓”(即“任店”)、“遇仙正店”、“中山正店”、“高陽正店”、“清風樓”、“長慶樓”、“八仙樓”、“班樓”、“張八家園宅正店”、“王家正店”、“李七家正店”、“仁和正店”、“會仙樓正店”等大型高級酒樓“七十二户”。其中如著名的豐樂樓,“宣和間,更修三層相高,五樓相向,各有飛橋欄檻,明暗相通,珠簾繡額,燈燭晃耀。”《東京夢華錄》卷二“飲食果子”條不完全的統計,就有:乳炊羊、羊鬧廳、羊角腰子、鵝鴨排蒸荔枝腰子、還元腰子、燒臆子,蓮花鴨籤、酒炙肚胘,入爐羊頭籤、雞籤、盤兔、炒兔、葱潑兔、假野狐、金絲肚羹、石肚羹、假炙獐、煎鵪子、生炒肺、炒蛤蜊、炒蟹之類不下五、六十種之多。
他記皇城東南界身巷的金銀採帛交易説,“屋宇雄壯,門面廣闊,望之森然,每一交易,動即千萬,駭人聞見”。他記東京諸酒店説,“必有廳院,廊廡掩映,排列小閣子,吊窗花竹,各垂簾幕,命妓歌笑,各得穩便”。他記清明出遊説,“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樹之下,或園囿之間,羅列杯盤,相互勸酬,都城之歌兒舞女,遍滿園亭,抵暮而歸”。他記暮春都市生活的甜美如夢説,“牡丹、芍藥、棣棠、木香種種上市,賣花者以馬頭竹籃鋪排,歌叫之聲,清奇可聽。晴簾靜院,曉幕高樓,宿酒未醒,好夢初覺”。
據《東京夢華錄》載,為滿足市民夜生活的延長,商家為了追求更多的商業利益,原先坊市制下長期實行的“夜禁”也自然而然宣佈取消,開封城裏出現了“夜市”、“早市”和“鬼市”。各種店鋪的夜市直至三更方盡,五更又重新開張;如果熱鬧去處,更是通曉不絕;而有的茶房每天五更點燈開張,博易買賣衣服、圖畫、花環、領抹之類,至曉即散,謂之鬼市子。
作者還用大量的筆墨,記錄了當時東京民間和宮廷的“百藝”,並闢《京瓦伎藝》一目,詳述了勾欄諸棚的盛況,及各藝人的專長。該書對宮廷教坊、軍籍、男女樂工、騎手、球隊也作了描繪,特別是春日宮廷女子馬球隊在寶津樓下的獻藝,還有火藥應用於“神鬼”、“啞雜劇”中增加效果等,給中國“百藝”史上留下了可貴的記錄。書中關於諸宮調的淵源,諸藝的名稱,講史、小説的分類等,也受到研究中國戲曲、小説和雜技史的學者的重視。
卷八記載端午節物,百索、艾花、銀樣鼓兒,花花巧畫扇,香糖果子、粽小,白團。紫蘇、菖蒲、木瓜、並皆茸切,以香藥相和,用梅紅匣子盛裹。自五月一日及端午前一日,賣桃、柳、葵花、蒲葉、佛道艾。次日家家鋪陳於門首,與五色水團、茶酒供養。又釘艾人於門上,士庶遞相宴賞。 [3] 

東京夢華錄後世影響

編輯
《東京夢華錄》一書對徽宗政和、宣和年間汴京的漢族城市社會經濟生活和文化生活都有翔實的記載和詳盡的論述,為後人留下了探索那個時代汴京城裏各個階層居民生活面貌的大量寶貴資料。自從它於南宋初年在臨安刊行以來,一直為人們所重視。封建社會里的文人墨客,在談到北宋晚期東京掌故時,莫不首引此書,如趙甡之的《中興遺史》、陳元靚的《歲時廣記》以及陶宗儀的《説郛》,對該書的部分資料,都有所選錄。
到了近代,由於其所反映的內容具有很高的社會經濟文化史的價值,尤其引起了中外許多從事各種專史研究的學者專家們的高度重視,交相徵引利用。人們往往把本書與《清明上河圖》視同姐妹之作,二者對於考察研究北宋城市經濟發展史的工作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東京夢華錄》開創了以筆記描述漢族城市風土人情、掌故名物的新體裁,為以後反映南宋都城臨安的同類著作《都城紀勝》﹑《夢粱錄》﹑《武林舊事》﹑《如夢錄》﹑《續東京夢華錄》等書所沿用。 [1] 

東京夢華錄作者簡介

編輯
孟元老(生卒年待考),號幽蘭居士,北宋東京開封府(今河南開封)人,文學家。據《宋會要輯稿》及蘇轍等人著作,可知他是北宋保和殿大學士孟昌齡的族人孟鉞,曾任開封府儀曹,北宋末葉在東京(今開封)居住二十餘年。金滅北宋,孟元老南渡,常憶東京之繁華,於南宋紹興十七年(1147年)撰成《東京夢華錄》,自作序。 [3] 
參考資料
  • 1.    高曉芳;《東京夢華錄》生活習俗的特徵[J];懷化學院學報;2009年12期
  • 2.    [宋]孟元老 著;王永寬 譯.東京夢華錄:中州古籍出版社,2010-06-01
  • 3.    吳功正;半是依戀 半是輓歌——《東京夢華錄序》賞析[J];文史知識;1995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