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書韓幹牧馬圖

編輯 鎖定
《書韓幹牧馬圖》是北宋文學家蘇軾創作的一首七言古詩。在此詩中,作者以文字再現了牧馬圖中的事物,生動地表現了駿馬的體態神情,讚美了韓幹畫技高超,並借馬陳述胸中的抱負,抒發不平,結構嚴謹,富於變化,章法奇絕。
作品名稱
書韓幹牧馬圖
創作年代
北宋
作品出處
《蘇東坡全集》
文學體裁
七言律詩
作    者
蘇軾

書韓幹牧馬圖作品原文

編輯
書韓幹牧馬圖1
南山之下2,汧渭之間3,想見開元天寶年4
八坊分屯隘秦川5,四十萬匹如雲煙6
騅駓駰駱驪騮騵,白魚赤兔騂騜鶾7
龍顱鳳頸獰且妍,奇姿逸態隱駑頑8
碧眼胡兒手足鮮9,歲時翦刷供帝閒10
柘袍臨池侍三千11,紅妝照日光流淵。
樓下玉螭吐清寒12,往來蹙踏生飛湍13
眾工舐筆和朱鉛14,先生曹霸弟子韓15
廄馬多肉尻脽圓,肉中畫骨誇尤難16
金羈玉勒繡羅鞍17,鞭箠刻烙傷天全18,不如此圖近自然。
平沙細草荒芊綿19,驚鴻脱兔爭後先20
王良挾策飛上天21,何必俯首服短轅22 [1]  [2] 

書韓幹牧馬圖註釋譯文

編輯

書韓幹牧馬圖詞句註釋

  1. 韓幹:大梁人,官太府寺丞。善畫人物,尤工鞍馬。初師曹霸。天寶中召入供奉,悉圖宮中名馬。
  2. 南山:指秦嶺,在陝西隴縣南。
  3. 汧(qiān)渭:汧水及渭水,均在陝西。
  4. 開元、天寶:唐玄宗年號。
  5. 八坊:唐時置八坊於岐、豳、涇、寧間,管理馬匹,地廣千里。秦川:指陝西、甘肅東部一帶。
  6. 四十萬匹:開元時令王毛仲管馬政,至十三年,馬有四十三萬。杜甫天育驃騎圖歌》有“當時四十萬匹馬”句。
  7. “騅”二句:指形形色色的馬。騅(zhuī),毛色蒼白相雜的馬。駓(pī),毛色黃白相雜的馬。駰(yīn),淺黑間白的馬。駱(luò),黑鬣的白馬。驪(lí),純黑的馬。騮(liú),黑鬣的紅馬。騵(yuán),白腹的紅馬。白魚,兩目似魚目的馬。赤兔,紅馬。騂(xīng),紅黃色的馬。騜(huáng),毛色黃白相雜的馬。鶾(hàn),長毛馬。
  8. 奇姿:特殊的姿態;上面所説的“獰”,其實就是奇姿。逸德:秉性純良。弩頑:難以馴服、質地不好的劣等馬。隱:隱藏,夾在中間。
  9. 碧眼胡兒:謂牧馬人,據詩,知唐時牧馬人多為長着碧藍眼睛的少數民族的人。胡兒,西域少數民族。鮮:鮮明,此處意為靈活。
  10. 剪刷:剪毛和洗刷,此乃牧馬人分內的事。帝閒:內廷的馬廄。《新唐書·兵志》:“以尚乘掌天子之御。左右六閒,一曰飛黃,二日吉良,三曰龍媒,四日駒驗,五曰映騷,六曰天苑。總十有二閒為二廄,一曰祥麟,二曰鳳苑,以系飼之。”
  11. 柘(zhè)袍:黃袍。此代指皇帝。臨池:謂臨池學習書法。池,硯池。三千:謂宮女之多。
  12. 螭(chī):傳説中無角的龍。古代常雕刻其形作為器物裝飾。此指池邊吐水的螭首。
  13. 蹙(cù)踏:踢,踏。
  14. 舐(shì):以舌取食或舔物,這裏是説用手舔筆。眾工:眾畫工。朱鉛:指繪畫的顏料。
  15. 曹霸:唐著名畫家,魏曹髦之後。天寶末曾奉詔畫御馬及功臣,官至左武衞將軍。
  16. “廄馬”二句:説內廄馬肥胖,難以畫出骨相。尻脽,臀部。韓幹畫馬善於表現骨相,故云。
  17. 羈(jī):馬籠頭。勒:馬絡頭。
  18. 鞭箠(chuí):用馬鞭子鞭打。箠,馬鞭。烙(lào):灼,燒。傷:傷害。天全:不遭受任何傷害的自然狀態,即本性。
  19. 平沙:廣漠的沙源,此謂草原。荒芊(qiān)綿:草原上的荒草,長得很茂盛,綿延不斷。芊,茂盛。
  20. 驚鴻:曹植《洛神賦》:“翩若驚鴻。”鴻受驚就飛得快。脱兔:逃跑的兔子。比喻行動非常迅速。脱,逃脱。
  21. 王良:《蘇軾詩集》引宋人注:“王良,趙簡子時御者。”《淮南子·覽冥訓》説王良善御馬。後引申為星名。《晉書·天文志》:“王良五星,在奎北,居河中,天子奉車御官也。”“挾策飛上天”出於此。策:馬鞭。
  22. 轅(yuán):車前駕牲畜的直木。據《蘇軾詩集》宋人注引《晉書》:“蔡漠戲王導,短轅犢車。” [1]  [2]  [3] 

書韓幹牧馬圖白話譯文

南山之下,汧水渭水之間,我可以想象出開元天寶那些年。朝廷建立八坊養馬,連秦川都覺得太狹隘,四十萬匹駿馬奔馳,似陣陣雲煙。馬兒毛色各異,五花八門,應有盡有;頭似龍,頸似鳳,有獰惡有俊妍。奇姿逸態,令人歎為觀止,也有些劣性馬,跳踉嘶叫,混雜其間。綠眼睛的胡人以善養馬出名,每年剪毛刷馬,精心挑選,供給天子的御馬監。天子臨池觀馬,左右侍從美女三千,紅妝在日光的照耀下分外光鮮。樓下的玉螭口中吐出不絕的寒水,馬羣在水波中奔跑濺起水花似箭。畫工們把筆舐滿了顏料臨摹,曹霸和弟子韓幹的畫技壓倒羣賢。內廄的馬多肉臀部肥圓,能在畫肉時畫出骨相,真是難上加難。馬匹戴着黃金羈白玉勒,馬鞍子是羅綾繡成,它們遭到鞭打火烙已傷天全,怎比得韓幹畫上的馬,神駿天然。你看,一望無際的平沙上,細草濛濛似綿,馬兒輕逸快捷,恐後爭先。這些馬真該讓王良挾着鞭子趕上青天,為什麼要俯首拉車,留在人間? [1] 

書韓幹牧馬圖創作背景

編輯
烏台詩案》載,熙寧十年(1077)二月,蘇軾經濟南到了汴京開封。三月初三日,他的朋友王詵送唐韓幹畫馬十二匹,共六軸,求蘇軾為跋,作者於是作此詩。 [1]  [3] 

書韓幹牧馬圖作品鑑賞

編輯
題畫馬的詩,自從杜甫寫了《韋諷錄事宅觀曹將軍畫馬圖》等名作後,數百年間,幾成絕響,到了蘇軾,才繼武杜甫,作了此詩及《韓幹馬十四匹》等優秀作品。
蘇軾這首古風,題的是《牧馬圖》,起首便擒題,從韓幹所處的時代及地點寫起,説見了這幅圖,彷彿見到了關中南山下、汧渭二水間開元、天寶年間養馬的盛況。詩沒有直接從圖入手,故意示以迂迴,便給人以突如其來的感覺。詞句又有意長短參差,中間以排比,跳蕩突兀。清方東樹感嘆説“如生龍活虎”,紀昀對這句式也很讚賞,説:“若第二句去一‘之’字作一句,神味便減。”古人論詩,認為貴在工於發端,清沈德潛《説詩晬語》捲上説:“起手貴突兀。”並舉王維“風勁角弓鳴”,杜甫“莽莽萬重山”、“帶甲滿天地”,岑參“送客飛鳥外”等篇,認為“直疑高山墜石,不知其來,令人驚絕”。蘇軾這首詩的開端也是如此,明明是題畫,卻對畫不着一字,旁出奇兵,令人瞠目,為下吟詠鋪設了廣闊的餘地。
由時間、地點,詩接着詠馬,仍不寫畫而述實事。詩寫道,唐玄宗時,設置八坊,養有四十萬匹馬,各種毛色的馬都很齊全,而皇帝御廄中的馬,氣概更是不凡。從“八坊分屯”句至“往來蹙踏”句十二句,詩用絢麗的詞藻,鋪排馬的神態毛色,使人應接不暇。在形容時又各有側重,二句寫顏色,二句寫神態,二句寫牧馬人應題;餘下數句,又旁及宮廷盛況,帶寫到馬,才思橫溢,噴薄而出。在句格上富有變化,寫毛色的句子,《御選唐宋詩醇》指出是本韓愈陸渾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韻》詩“鴉鴟雕鷹雉鵠”句,清王士禛又提出是學《急就篇》句法,“由其氣大,故不見其累重之跡”。這首詩全篇學杜甫,插入這兩句學韓愈的詩,便在雄渾肆蕩中帶有了奇崛生新、硬語盤空之態。
詩寫到這裏,已經神旺氣足,把唐玄宗時有關養馬的事作了詳盡的介紹,以下才開始入題,但仍用“眾工舐筆和朱鉛”作襯,引入繪畫;接句寫到了韓幹,但前四字“先生曹霸”還是襯,真正入題只有“弟子韓”三字而已。能在大段描寫後入題,已打破了題畫詩的常規;入題後仍然不急於着題,更屬不易。出人意料的是,詩在匆匆輕點題後,忽然又遠盪開去,轉寫畫馬之難。詩説天子馬廄中的馬肥而多肉,不易表現骨相,韓幹卻能“肉中畫骨”,更見工力。同時,又用廄馬裝飾華美、加鞍着轡、烙上火印,失卻馬的神韻作反襯,正式讚歎韓幹所畫“近自然”,筆力奇橫。詩中真正花在寫畫上的只有這幾句,因為襯跌得很足,所以表現得十分飽滿,回觀前面大段描寫,又似乎句句寫的是畫面。因此,下文便立即進入收煞。收煞時,詩仍不肯平平,又別出一意,説畫中馬的神駿,應當與天馬相併共提。這樣一結,陡起波瀾,被紀昀贊為:“到末又拖一意,變化不測。”詩的結句,又是蘇軾借馬陳述胸中的抱負,抒發不平。“不合作詩云‘王良挾矢飛上天,何必俯首求短轅’,意以騏驥自比,譏諷執政大臣無能盡我之才,如王良之能馭者,何必折節幹求進用也”(《烏台詩案》)。這意思,也與蘇軾在同年所作《韓幹馬十四匹》詩的結句“世無伯樂亦無韓,此詩此畫誰當看”相同。
蘇詩多奇句奇篇,這首詩尤為突出。詩是題畫,但全詩真正涉及畫的只有數句,所以紀昀説:“章法奇絕。”這批語正點出了蘇詩恣肆不常的本色。 [1]  [2]  [3] 

書韓幹牧馬圖作者簡介

編輯
蘇軾(1037—1101),字子瞻,一字和仲,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蘇洵之子。嘉祐年間(1056—1063)進士。曾上書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後因作詩諷刺新法而下御史獄,貶黃州。宋哲宗時任翰林學士,曾出知杭州、穎州,官至禮部尚書。後又貶謫惠州、儋州。在各地均有惠政。卒後追諡文忠。學識淵博,喜好獎勵後進。與父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其文縱橫恣肆,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並稱“蘇辛”。 又工書畫。有《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書傳》、《東坡樂府》等。 [4] 
參考資料
  • 1.    李夢生.宋詩三百首全解:復旦大學出版社,2007:92-93
  • 2.    馬亮.蘇軾作品鑑賞:四川教育出版社,2007:85-87
  • 3.    孔凡禮 劉尚榮.蘇軾詩詞選:中華書局,2005:83-86
  • 4.    繆鉞 等.宋詩鑑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1472-1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