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張宗周

(小説《萍蹤俠影錄》人物)

編輯 鎖定
張宗周,《萍蹤俠影錄》中的人物,
張士誠的後人,張丹楓之父。
出生蒙古,為瓦剌效力,實則時刻想復辟大周。年輕時因年少氣盛而扣留明朝使節雲靖,從而為張雲兩家結下因怨。
到老年後明白到藉助外族奪取的江山不可取,亦對雲家甚為抱歉,
後政敵也先用火炮逼迫張宗周、張丹楓父子屈服,否則將炮轟張府。危急關頭,脱不花用鮮血染紅了炮口,贏得了營救的時間。
雲重又以使臣身份拜訪張府,終於粉碎了也先的陰謀。
這時雲澄和雲蕾也來到張府,張宗周面對往事而充滿自責,終於以死謝罪。
中文名
張宗周
國    籍
中國
民    族
籍    貫
江蘇鹽城
逝世日期
1450年 [1] 
職    業
瓦剌右丞相
出生地
蒙古

張宗周人物資料

編輯
出處:梁羽生小説《萍蹤俠影錄》,另外在《還劍奇情錄》中亦有提及
身份:瓦剌右丞相,大周世子
祖父:張士誠
父親:張復初
兒子:張丹楓
兒媳:雲蕾
親家:雲澄、安芝羅密雲
部屬:澹台滅明、石英

張宗周首次描寫

編輯
後來來了一個身披胡服的漢人,佩劍上朝,把瓦剌王拉過一邊,悄悄説話,一邊説一邊看着我。這漢人不過二十來歲的樣子,眼光中卻露着無限怨毒,好像我和他有着百載深仇!”
謝天華奇道:“那人是認得老伯的嗎?”雲靖道:“不,我絕不認識他。我自問居官清白,平生沒有仇人,更不會在胡人之地結有仇人,也不知他對我何以如此怨毒!不過,我當時見他身披胡服,也確實不屑和他交談。他和瓦剌王談了一陣,突然下令將我扣留,還要奪我的使節。我大怒抗議:性命可丟,這代表大明天子的使節卻不可毀。可恨他身是漢人,聽了之後,反而哈哈大笑道:‘大明天子大明天子!哈哈,你是準備做大明天子的忠臣來了?好!我一定叫你稱心如願,做第二個蘇武,蘇武牧羊,你就去牧馬吧!’
——《萍蹤俠影錄》楔子 牧馬役胡邊 孤臣血盡 揚鞭歸故國 俠士心傷

張宗周謝幕描寫

編輯
張宗周抬起眼睛,只見雲澄站在他的面前,冰冷的眼光,冰冷的面孔,狠狠的盯着他,動也不動,就如一尊用大理石雕成的復仇魔鬼!張丹楓和雲重同時叫了一聲,奔上前去,雲澄頭也不回,反手一掌,就打了雲重一記耳光,雲重跪倒地上,哀聲叫道:“爹,離開這兒吧,離開這兒吧!”張丹楓也上去扶着張宗周的肩頭,道:“爹,你回去歇歇吧!”張宗周也是頭也不回,手臂輕輕一撥,將張丹楓推開。雲澄和張宗周二人仍然是面對面的站着,誰也不先説話,雲蕾也忍不住了,掩面哭泣,低低叫了一聲“爹!”雲澄仍似聽而不聞,好像整個世界上就只剩下了一個張宗周,他狠狠的盯着張宗周,那眼光竟似是包含了人間所有的怨毒!   張宗周忽地淡淡一笑,道:“我早料到了今日,我而今就去找你的父雲靖雲大人親自道歉,這樣,你我兩家的冤仇總可以消解了吧!”話聲越説越弱,説到最後一個字,忽然翻身跌倒,耳鼻流血,寂然不動,竟是死了。原來張宗周早萌死志,見了雲重之後,就偷偷吞下了早已準備,隨身攜帶的毒藥,這毒藥含有“鶴頂紅”所煉的粉末,恰恰就是雲靖當年被王振假傳聖旨毒死的那種毒藥,縱有金丹仙藥,亦難相救。
張宗周突然自殺身亡,在場的人誰都沒有料到。張丹楓面色如死,眼睛發直,哭不出來。雲蕾慘叫一聲,跌倒地上,雲澄也像泄了氣的皮球,頹然坐下。澹台滅明和石英高叫“主公”,雲重跳上前去想扶張丹楓,張丹楓忽然掩面狂奔,一躍躍上正在園中草地上吃草的白馬,那匹“照夜獅子”馬一聲長嘶,馱着主人,箭一般的射出園門,倏忽不見。
——《萍蹤俠影錄》第三十一回 劍氣如虹 廿年真夢幻 柔情似水 一笑解恩仇

張宗周人物評價

編輯
相較於張丹楓的輕靈健康,張宗周卻是陰鬱而沉重的。誰比較深刻呢?也許我只能説,張宗周比較具有悲劇色彩。
當年雲靖在雁門關外深情地聞着祖國泥土的清香,是如此理直氣壯。張宗周是否有這樣的勇氣?
江東少年塞外老,兩鬢霜花淚沾襟。故事到了最後,瓦剌固然不能再留戀,中原呢?祖先的獅子林已經裝飾一新,他是不是有勇氣一遊?
也許有,也許沒有,誰知道呢?南槐一夢彷彿睡了千年。無邊的風月深情。夢裏做官啦!夢裏娶妻啦!夢裏生子啦!夢裏衰老啦!夢裏被猜忌啦!夢裏被趕走啦!都是夢不是嗎?為什麼他還要留戀呢?
只因為我已經忘記了來時的路了。。。。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於是他空蕩蕩地來,又空蕩蕩地死了。
——節選自 李寒水 《梁羽生人物之張丹楓-----------權力與你擦身而過及其他》
張丹楓的父親張宗周也是個出採的人物,他揹負着國仇家恨,卻帶着這樣的仇恨背叛了自己的民族,可是,終日活在矛盾中,在看見雲蕾的爺爺的時候,又不自覺的把這種仇恨帶到了一個無辜的人身上,可是,仇恨終究是會傳染的,於是,又造就了下一代的仇恨,他想贖罪,又不想放棄祖先的遺願,他不想背叛自己的民族,卻又身在異族的棋帳中。最後為了所有的仇恨可以泯滅,他又拿刀刺向了自己的胸口,他始終是個悲劇性的人物,他沒有張丹楓的豁達與灑脱,於是,也就註定了他揹負的太多太多,卻又無法放下。人們總是有着許許多多的責任加諸在自己的身上,可是什麼該放下什麼該拿起,卻總是無法把握良好。
——節選自 icelin81 《萍蹤寄俠影》
再説張宗周,他本就是愛國男兒,從一開始便在民族與個人的矛盾之中,少年時憑着那股復仇的熱情,開始了自己復仇的人生,那時,仇恨佔據着心中的主要位置,然而,做一件事一旦有了動搖的念頭,十有八九會放棄,且越是到關鍵時刻越矛盾,最終功敗垂成,我覺得即使張丹楓不入中原,張宗周也會在最後一刻放棄復仇,幫助祖國。只是當真結束後,原來自己幾十年都白忙活了,傾一生去做一件事,最終發現它錯了,這是怎樣的悲涼!生命已沒什麼意義,只有平靜而無力的歸去,最後以死化解仇恨,結束自己錯誤的一生。
——節選自 笙嵐 《閒話萍蹤俠影》
異國宰輔:張宗周----中國,瓦刺哪是故國?
先太子的早亡,使張宗周不得不揹負起復國之夢,作為少年英才的他,與瓦刺脱脱不花大汗同年,一心借瓦刺兵力實現復國宏願,然而此時他卻為人利用,被當作抗衡太師脱歡的工具。石天鐸深有遠見,知道這樣復國根本毫無可能,即便滅亡大明,也不過做個兒皇帝。
少年氣盛 ,因為對明朝的怨恨,以至令明朝使節雲靖牧馬二十年,從而又為張家添了一段新的恩怨,張雲兩家的仇恨牽出的是一段不了之情。
不過,當瓦刺生擒明英宗,戰勝明朝已在頃刻的時候,他的愛子張丹楓做出了重大決定-----助於謙抵抗瓦刺。此時的張宗周隨着歲月的流逝,也已認清復國不可及。於是毅然決定辭去丞相之職,歸隱田園。然而對於兒子“迴歸家園”的提議,他卻拒絕了,他説:“我還有面目重回江南嗎?昔日楚霸王不肯渡過烏江,他也是不願重見江東父老呀!”雄心尚在,勢已難回,當真是英雄遲暮。不過並不怨恨兒子,他恐怕是覺得對不起名字中的“宗周”二字啊-----生不願為上柱國,死猶不願作閻羅,閻羅點鬼心常忍,柱國憂民事更多。我經過了這場鉅變,雄心壯志,已漸消磨。宰相亦不願做了,做皇帝那更麻煩,你既不願作開國之君,我亦願就此終老異國了。你做的事情我不怪你就是。
張宗周生在瓦刺,長在瓦刺,瓦刺既是故里,但卻不是故國,他最終沒有忘記他是中國人。一個人可以錯,卻不能一錯再錯。
為了故國,他可以放棄夢想,放棄仇恨,雜這個意義上講,張宗周是可敬的。
——節選自 絕世天驕 《四代恩怨結,百年家國恨-------重讀《還劍》《萍蹤》》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