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

(著名戲劇)

編輯 鎖定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有戲劇版本、同名電影和同名歌劇。劇本是斯泰爾比尼根據博馬舍的喜劇劇本而寫;以法國作家包瑪蔡斯的同名諷刺喜劇為藍本,並由史特賓尼編劇的; 德國有同名電影。
中文名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
類    型
著名戲劇
作    曲
〔意〕羅西尼
首    演
1816年2月5日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基本信息

編輯
劇本:斯泰爾比尼根據博馬舍的喜劇劇本而寫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
在羅馬阿根蒂那劇院
出場人物:
阿爾瑪維瓦伯爵(男高音
費加羅(理髮師男中音
羅西娜(醫生的被保護人,女高音
巴爾託洛醫生(男低音
唐·巴西利奧(歌唱教師,男低音)
此外還有伯爵的僕人、醫生的僕人、公證人士兵等。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劇本簡介

編輯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法國作家博馬舍於1775年所寫的劇本,原名《Le Barbier de Séville》。以此劇本為基礎所製作的歌劇,最著名的為羅西尼作曲,史特比尼作詞的二幕歌劇《Il Barbiere di Siviglia》。同樣以上述劇本為基礎所製作的歌劇還有派賽羅作曲,Nicholas Isouard作詞的版本。雖然派賽羅的版本曾經流行過一段時間,不過最終羅西尼的版本通過時間的考驗而流傳下來,並且自它在1816年於羅馬首演後就一再地被演出。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的故事延續自博馬舍的劇本《費加羅的婚禮》,而莫扎特於1786年作曲的同名歌劇即是基於此而寫的。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劇情第一幕-1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
塞維利亞街道拐角的廣場。左邊是巴爾託洛的家,這是一個清晨,天還沒亮。序曲相當精彩,它充滿了幽默和機智,任何人聽了,都會忍不住笑起來,會在心裏説:羅西尼這傢伙,真讓人喜歡!其實,這首可愛的序曲不是專門為這部歌劇而作的,早在《塞維利亞的理髮師》誕生之前,音樂界出名的“懶漢”羅西尼就在好幾部歌劇中用過它了,以至於今天誰也不知道這究竟是為哪部歌劇而作的了。
不過,自從它被安排在這部歌劇裏,就沒再挪用過了,我們就看在這音樂帶來的歡樂份上,原諒他的疏懶吧。況且,它真的很合適。
一開始,羅西尼用莊嚴的和絃宣告:精彩的演出就要開始了。然後,是一系列好聽的旋律,有的蹦蹦跳跳,有的流暢圓滑,還有的是兩者相結合,總之,全都是愉快而美妙的,它們一下子就把聽者帶到了喜劇氣氛之中。
在光輝燦爛的序曲之後,大幕打開了。這裏是西班牙的塞維利亞城,時間是十八世紀。
天還沒大亮,街上的路燈還點着。周圍靜悄悄的,所有的門窗都緊閉着,窗簾低垂,看來,人們還都在甜美的夢鄉里呢。
可有人早就起來了,瞧,他們躡手躡腳地來到迎面這所房子的陽台底下,擺開架式,好像要幹一樁什麼神秘的事兒。
領頭的是個僕人,他招呼大家趕緊準備好。只見這幾個人拿出各自的傢什——原來是小提琴、吉他之類的樂器。身穿斗篷的主角出現了,他就是阿爾瑪維瓦,一位年輕的伯爵。他揮揮手示意大家開始,於是,一首優美的小夜曲在黎明時分寧靜的街道上響起來了。伯爵在小樂隊的伴奏下滿懷柔情地唱道:
“美麗的早晨染着黎明的霞光,親愛的人,你還在甜蜜的夢鄉。我的寶貝,快起來吧!只有你的倩影,才能醫治我內心的苦痛和悲傷。”
歌聲在街道上回蕩,可是那陽台的門仍然毫無聲息地緊閉着。多情的伯爵很失望,他很想繼續再唱下去,但眼看天就要大亮了,他不願意被人發現,只得怏怏地把工錢發給這一羣樂師,讓他們趕緊離開。
有人從街道的另一頭走來了,聽,他還唱着一支得意洋洋的歌(即本劇中最著名的唱段《快給大忙人讓路》):
“啦啦啦,啦啦啦,我來了,你們大家都讓開!”
好傢伙,這是哪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伯爵趕緊躲在了暗處。只聽這人唱道:
“一大早我就去給人理髮,趕快!”
原來是個理髮師。他怎麼會這麼得意呢?
“我活得真開心,因為我這個理髮師實在是高明! 好傢伙費加羅,是個運氣最好的人。 我每天每夜東奔西忙,幹個不停, 人人都對我很尊敬。”
一邊唱着,這費加羅還打開衣襟,自我欣賞那裏面整整齊齊插着的梳子、剪子、剃刀、髮卡等等理髮用的東西。不過,更得意的還在後頭呢,你聽,作曲家為費加羅寫的這個唱段有多帶勁兒:
“我是塞維利亞城裏的大忙人, 人人都離不開我費加羅。 ‘給我剃鬍子!’‘給我捶捶背!’ ‘替我送封信!’‘給我跑趟腿!’ ——別忙,別亂,一個個來,請你原諒! ‘費加羅!’——就來! ‘費加羅!’——是您哪! ‘費加羅來!’‘費加羅去!’ ‘費加羅上!’‘費加羅下!’ 我這人手腳勤快,腦瓜聰明, 誰辦事都少不了我費加羅! 好傢伙費加羅可真是個好傢伙!”
這一番自我標榜引起了伯爵阿爾瑪維瓦的注意:何不請這大能人幫幫忙呢?他迎上前去,向費加羅提出請求。正在這時,頭頂上的陽台有了動靜,有人出來了。伯爵和費加羅躲了起來,只聽見一個年輕姑娘在和一個老頭説話。老頭盤問她手裏拿的是什麼,姑娘説,這是一頁歌篇,上面抄着詠歎調“徒勞無功的提防”。陽台下躲在陰影中的伯爵看到姑娘的倩影欣喜若狂,沒想到那姑娘假裝失手,把那頁紙掉下來了,伯爵眼明手快,一把捉住,揣進懷裏。還沒等他們離開,老頭衝下樓來了,他四處張望,想找到那張紙條。當然,他什麼也沒找到,便滿臉詫異地又上樓去了。
陽台上沒人了。伯爵掏出這寶貴的紙條,那上面寫的話分明是給他的:感謝幾天來所唱的優美的小夜曲,請於醫生巴爾託洛不在家的時候告知姓名和地址。那上面還寫了自己的遭遇:醫生看管極嚴,連上陽台去的自由都沒有。希望能得救。
這紙條讓伯爵興奮至極,可突然他聽到醫生在大聲地向家裏僕人叮囑:任何人都不準放進家門。最要命的是這句話:
“要是為我準備婚事的巴西利奧來了,請他等我一會兒。”
天啊,原來這糟老頭子要娶可愛的姑娘!無所不知的費加羅告訴伯爵,老頭早就盯上了姑娘羅西娜的美貌和大筆財產,所以一直把她看管得牢牢的。那個巴西利奧是羅西娜的音樂教師,他幫醫生的忙,是為了一筆豐厚的報酬。
抓緊吧!醫生走了,現在正是時機。伯爵對着陽台唱起了報姓名的歌,不過他説了假話,自稱是“貧苦的大學生林多羅”。看來大學生是很有魅力的身份,而且,“貧窮”也是獲得女性同情的一個籌碼。果然,羅西娜被打動了,她出現在陽台上,含情脈脈地向下張望。可還沒等他們説上話,羅西娜慌慌張張地又躲進屋子去了。看來困難還很多啊。
費加羅擺出一副很有把握的樣子,而同時他板着面孔伸出了手:先付錢,再辦事。還有什麼可選擇的呢?阿爾瑪維瓦馬上掏出一大筆錢,付給這位理髮師。在亮晃晃的金幣面前,費加羅的腦子格外靈活。他説出一條妙計:讓伯爵裝扮成一位軍官,要求在醫生家住宿。而且,最好喝得醉醺醺的,這樣可以使醫生對他放鬆警惕。
太妙了!伯爵阿爾瑪維瓦高興得直拍手,他急急忙忙地和費加羅告別,回家去作準備。
接下來的場景是在醫生的家裏。天真美麗的姑娘羅西娜在想念剛才在陽台上看見的那個“大學生”,他是那麼温文爾雅,英俊瀟灑,他的歌聲是那麼深情。羅西娜一直在老醫生的嚴格看管下,沒和任何男人講過話,現在她一下子就愛上了這個“林多羅”。她唱起一首十分可愛的詠歎調,其中既有對愛情的嚮往,也有勇敢的決定:
“他的聲音多温柔,迴響在我的心中。 愛情真叫我煩惱,啊林多羅,你是這樣好。 林多羅,我愛你,得不到你我決不罷休。 我要趕快想辦法,來對付我那監護人。 我要讓他放開我,讓我去結婚。”
想到那個老頭,羅西娜心裏就恨恨的:
“我禮貌周到,性情温順,甜蜜又多情, 可誰要是惹我不高興,我也會像毒蛇一樣機靈。 我有千萬條妙計,會教你受不了, 我會和你開個大玩笑!”
作曲家羅西尼為這姑娘寫的詠歎調實在是迷人至極,他運用花腔演唱技巧把羅西娜的天真活潑的性格表現得淋漓盡致,同時也展示了他自己的旋律寫作天賦——你得承認,的確非同尋常。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劇情第一幕-2

羅西娜寫了一封給“林多羅”的信,想找個機會遞給他。這時,有人敲門,原來是費加羅。僕人對這個老熟人毫不在意,放他進了屋子。費加羅剛要和羅西娜説話,又有人來了,這次是醫生巴爾託洛。費加羅趕緊藏了起來。巴爾託洛聽僕人説費加羅來過,十分警惕,盤問羅西娜他來作什麼。羅西娜閃爍其辭地和醫生周旋,還笑嘻嘻地諷刺他,弄得他無可奈何。
音樂教師巴西利奧駕到。這是個卑鄙的小人,他告訴醫生,剛才看見伯爵阿爾瑪維瓦在這裏神秘兮兮的樣子,估計是要打羅西娜的主意。應該立即想個辦法,把伯爵趕出塞維利亞城。
醫生急了,問他有什麼好辦法,巴西利奧唱起一首邪惡的詠歎調《謠言,誹謗》,勸他“造謠中傷”,他還得意地形容道:
“謠言像温柔的微風般開始,在流傳的過程中,會逐漸增強,擴散開來,最後會像大炮、巨雷、地震般爆發。”
聽他的口氣,一定是個造謠老手。可惜醫生並不欣賞他這一套,他認為不如快點結婚,省得夜長夢多。他催促巴西利奧趕緊去辦手續,兩人走出去了。
費加羅從藏身的地方走出來,他告訴羅西娜,他是為了“大學生林多羅”而來的,那是他的表弟,一心一意地愛着羅西娜。這一番話使羅西娜感到無比幸福,她趕緊把寫好了的信交給費加羅,請他代為傳遞。費加羅對這姑娘的大膽頗有些吃驚,他不由得讚歎起愛情的力量來。就在他往外走的時候,醫生回來了,他看着費加羅的背影深感疑惑,又發現羅西娜的手指上沾了墨水,趕緊到桌子上查看。不好!信紙少了,鵝毛筆尖也是新削過的!他嚴厲地盤問羅西娜:她在搞什麼名堂?費加羅到底是幹什麼來了?
羅西娜仍然是那付滿不在乎的樣子,氣得醫生大發雷霆,他宣佈説:
“作為一位醫生,我是不甘心受人愚弄的,你就老老實實地給我呆在這屋子裏吧!”
他唱了一大段憤怒的詠歎調,等發泄夠了,他才離開了這間屋子。
大門被什麼人敲得怦怦亂響。僕人趕快打開門,是誰?一個喝得醉醺醺的軍官——我們已經熟悉了的阿爾瑪維瓦。他裝得挺像,滿嘴瞎喊着醫生的名字:什麼巴洛爾託,貝爾特爾德,巴爾德洛等等。醫生忍住火,詢問這是怎麼回事。阿爾瑪維瓦掏出一張紙來,説自己是軍隊的獸醫,要求在這裏住宿。
軍隊的住宿命令可是不能抵抗的。可對一個陌生的成年男子,他實在是不放心。他向羅西娜使眼色,讓她趕緊回自己房間去,而阿爾瑪維瓦則偷偷地向姑娘暗示,自己就是“林多羅”。醫生面對這個醉醺醺的軍官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巴西利奧也來了,他説費加羅正往這裏走來,身後還跟着一羣人。醫生慌亂成一團,其他人又都在吵吵嚷嚷,各説各的,這場面可真夠熱鬧。
費加羅真的來了,隨着進來的是一隊巡邏士兵,他們聽説這裏發生了大亂子,趕來維持秩序。醫生告狀説,這個喝醉了的軍官胡攪蠻纏,伯爵卻悄悄地告訴巡邏兵的隊長自己的真實身份,並向他出示了身份證。對貴族老爺,當兵的不敢造次,他們稀裏糊塗地走了,留下一羣人在那裏七嘴八舌。作曲家羅西尼用一首熱鬧的重唱結束了這幕戲。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劇情第二幕

編輯
這是巴爾託洛家的客廳,房間裏有幾把椅子和一架鋼琴,鋼琴上放着雜亂的樂譜。
現在只剩下醫生一個人了,他自言自語地嘀咕,剛才那個軍官沒準兒是阿爾瑪維瓦派來的探子。得更加小心提防才是。 響起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醫生打開門,發現這是一位從沒見過的青年人,看上去很有教養。年輕人自我介紹説,他是巴西利奧的弟子,巴西利奧病了,請他來代課。 對所有的青年男子,醫生都有一種本能的警惕。他説巴西利奧剛才還是好好的,怎麼可能突然就病得不能來上課了,他得去探望一下。這位自稱是唐阿隆佐的年輕教師連忙阻止了醫生,他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封信,説這是他在阿爾瑪維瓦伯爵家裏發現的。醫生一看,立刻相信了來人的身份,因為這封信是羅西娜的筆跡,現在他終於抓住確鑿的證據了。
羅西娜來上音樂課了,她一眼就認出了這位“老師”就是在窗外大唱情歌的那個大學生,但她機智地掩飾了心中的激動,站在鋼琴旁開始上課。在“老師”的伴奏下,她唱起了一首華麗而又端莊的詠歎調:“一顆燃燒着愛情的心,會衝破任何障礙”。毫無疑問,這是在向心上人表白愛情和決心。阿爾瑪維瓦被她的歌聲陶醉了,時不時地也插上一兩句。醫生對此毫不知情,還搖頭晃腦地在一旁欣賞着。一曲結束,老頭拍手叫好,並請“老師”為自己伴奏,他也唱起了一首情歌。另外兩個人看着老頭滑稽的樣子直髮笑。
費加羅帶着一堆理髮工具來了,他説,到了約定的日子了,他來給醫生服務。然後就走進旁邊一間屋子去做準備工作。他在那裏叮叮噹噹弄出令人不安的聲音,醫生坐不住了,他怕費加羅打壞了他的東西,連忙走進去查看。 羅西娜和阿爾瑪維瓦終於得到了單獨相處的機會了,他們悄悄地説起甜蜜的情話來。當醫生和費加羅回到客廳來的時候,一個更加可笑的場面出現了:費加羅趁醫生不注意,從一串鑰匙上摘下了一枚放進了口袋。然後,開始理髮了,醫生坐在一把椅子上,被戴上了圍單,臉上塗上了肥皂沫,老老實實地聽理髮師的擺佈。在一旁的羅西娜和阿爾瑪維瓦則趁機暗送秋波,小聲説話。醫生警惕地想聽見他們説什麼,可是在費加羅的擺佈下,他什麼也聽不到、看不到,弄得他特別着急。
音樂教師巴西利奧出現在門口,看見這場面頗感疑惑。阿爾瑪維瓦搶先一步走過去,把一大把錢塞給他,示意他趕緊走,可是醫生已經看見他了。羅西娜便假裝關切地對巴西利奧説,身體不好,該早些睡覺才是。於是,在大家的勸説下,貪財的巴西利奧滿意地離開了。
幾個人捉迷藏似的繼續周旋。醫生豎起耳朵聽那兩個年輕人在説什麼,起初他一點也聽不明白,可是突然,有一句話被他捉住了。只聽阿爾瑪維瓦得意地説: “我的化妝很出色吧?” 醫生一下子明白了。他站起身來,大聲責問阿爾瑪維瓦。那三個人一溜煙跑了,醫生氣得七竅生煙,尤其是想到老朋友巴西利奧居然也和他們串通一氣來騙自己,他更是火冒三丈。他叫僕人立即把巴西利奧召來,並囑咐説,任何人不準放進家門。
不一會兒,巴西利奧來了,他對醫生説,剛才那個所謂的唐阿隆佐可能就是阿爾瑪維瓦本人。醫生一聽,嚇慌了神兒,他叫巴西利奧馬上去找證婚人,他要立即和羅西娜完婚。然後,他又叫來了羅西娜,把她寫的那封信給她看,並説其實是林多羅和費加羅一起欺騙她的感情,打算把她賣給阿爾瑪維瓦伯。
看到這封自己寫的信,羅西娜呆住了,她對醫生的話完全相信了,而且非常悲痛。她告訴醫生,費加羅拿走了陽台門的鑰匙,等天黑了就會來找她。 事情全砸了。醫生覺得現在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他胸有成竹地去準備婚事。羅西娜則陷入深深的悲哀之中。
窗外颳起了大風,又下起了大雨,巨雷和閃電令人膽戰心驚。作曲家在這裏用一段精彩的管絃樂描繪了大自然的威力,同時,也給關心劇情發展的人們一個懸念。
暴風雨終於平息下來了。陽台的門被人悄悄打開,兩個人從外面爬了進來,這正是喜氣洋洋的伯爵阿爾瑪維瓦和理髮師費加羅。他們吃驚地發現羅西娜滿臉怒色,原來,羅西娜把他們當成一對騙子了。阿爾瑪維瓦趕緊誠懇地解釋,説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並且又一次熱烈地表白自己的愛情,費加羅也在一旁幫腔。羅西娜被伯爵的真情打動了,他們終於言歸於好。羅西娜和伯爵唱起了幸福的愛情二重唱,費加羅也參加進來,誇耀自己無所不能。然後,這三個人打算從陽台爬出去,逃離醫生的家。可是他們發現,架在陽台外面的梯子不知什麼時候被人抬走了。情況變得十分窘迫,連聰明的費加羅也手足無措了。
巴西利奧帶着一位公證人來了。伶牙俐齒的費加羅搶先説,羅西娜是他的女兒,現在要和伯爵大人結婚,請公證人簽署文件。伯爵則又一次掏出錢來,堵住了巴西利奧的嘴。正在這時,醫生帶着一隊士兵來了,他指着伯爵説,這人是個騙子,私闖民宅,來拐騙羅西娜,應該馬上逮捕他。可是,貴族頭銜又起作用了:阿爾瑪維瓦對領隊的軍官説出了自己的身份,那些人就都不做聲了。 氣憤的醫生堅決反對羅西娜與伯爵結婚,可沒想到巴西利奧也來勸他了。她有一個絕好的理由:羅西娜嫁給伯爵,她的財產可以留給醫生。一聽這話,醫生立刻變得眉開眼笑:原來,他對羅西娜本人並沒有什麼興趣,他想要的只是那一大筆錢。
局面徹底轉變了,每個人都十分滿意:醫生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羅西娜的財產,伯爵和羅西娜得到了相愛的自由,費加羅得到了伯爵給他的酬金,費加羅,這個聰明的理髮師又幹成了一件得意的事兒,多了一個驕傲的資本。那些士兵呢,因為目睹了一樁有趣的事,也很開心。在場上全體人快樂的大合唱聲中,全劇結束了。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劇中人物

編輯
羅西娜(Rosina)— 巴託羅的被監護人(抒情花腔女高音或次女高音
巴託羅醫生(Doctor Bartolo)— 羅西娜的監護人(男低音
阿瑪維瓦伯爵(Count Almaviva)— 當地貴族。他使用化名「林多羅」(男高音
費加洛(Figaro)—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男中音
費歐雷羅(Fiorello)— 伯爵的僕人
巴西利歐(Basilio)— 巴託羅的同謀,一位音樂教師(男低音
貝塔(Berta)— 巴託羅的僕人(女高音
其他人物:樂師們
時間:18世紀
地點:西班牙的塞維利亞
關於新版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