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單身公害

(單身者的一種稱謂)

編輯 鎖定
單身公害指的就是單身一個人,但又經常與別人的朋友和愛人發生一些過分的關係,給別人帶來麻煩的一類人。
中文名
單身公害
外文名
Single hazard
定    義
單身一個人

單身公害女人篇

編輯

單身公害生動描述

單身公害 單身公害
你,老大不小,漂亮窈窕,隨着年齡見長越發有魅力有風采,而你卻老也不肯結婚——單位的大媽級每天都在談論你,變着法子想塞給你某個英俊中年。她們為什麼比你還急?親愛的,你已是單身公害。
單身是一種公害。別人在討論丈夫的腰圍孩子的鼻涕的時候,你冷不丁來一句:“1912的酒吧哪傢俱有波希米亞風格呢?”你不是存心要大家顯得忒俗麼?  單身是一種公害。休息日他們都雙雙對對,唯獨你形單影隻。你打電話喊朋友出來玩,朋友在電話那頭囁嚅:“我老婆她……”然後傳來一聲獅子吼:“是誰?!”這時你唯恐電話擱得太慢。
同齡的女友們都在奶孩子,她們對你婉言謝絕,並效法孫猴子保護唐僧的法門,用警惕的目光為她們的丈夫畫地為牢,閃閃光圈,時刻在告訴你:私人物品,請勿觸摸。狐狸精與疑似狐狸精,一旦覬覦格殺勿論。

單身公害具體公害

男人們不懷好意的看你看你。他們在傳説你是個好女人,不過有點不可告人的毛病;他們在傳説你是個壞女人,你對別人隨便當然也可以對他們隨便——於是他們每一個都對你躍躍欲試。女人們滿懷敵意地看你,她們在傳説你是個好女人,不過受盡了創傷,她們為自己的幸福暗暗得意;她們在傳説你是個壞女人,威脅每一個家庭的安定團結,她們咬牙咒罵你並希望你被貼到恥辱柱上警告萬世:單身的漂亮女人是妖狐。
單身公害 單身公害
琳琅滿目的街頭遊走,在光怪陸離的酒吧徘徊,人們向你投以曖昧的眼神,你用單身帶出的奇異氣氛,向他們昭示故事的種種可能。所有的人都在用一種苦口婆心的語調勸説你告別單身身份,所有的人都對你的單身深惡痛絕。你莫名其妙的問:“我單身我樂意,我礙着誰了?”啊,原來你還沒有意識到你已成為公害。
你有沒有發現你是一隻害蟲?一隻漂漂亮亮,妖妖嬈嬈的害蟲。
也許是一隻快樂的害蟲,但你的存在讓每一個人都坐立不安。你離經叛道,行為古怪,像一隻色彩斑斕的蝴蝶充滿邪異的誘惑;你漠視世俗,不容於世,像一隻慾望深沉的野豹充滿對平和的威脅。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的單身——無限可能,造成無限機會。
哦,你自詡瀟灑,説你是單身貴族,你故意不提你在深夜獨自流淚的時刻。
可是儘管如此,沒有人羨慕你,在這個慾望都市裏,人們用目光交織成圍牆,温柔地逮捕你逮捕你——你這隻害蟲,你是單身公害。

單身公害男人篇

編輯

單身公害生動描述

單身公害 單身公害
你,老大不小,英俊瀟灑,隨着年齡的增長越發的成熟有氣質,而你卻不打算結婚——朋友們議論你為什麼不去找一個,動不動以吃飯為名去給你介紹。他們為什麼會為你着急?哥們你已經是單身公害。
當男人們討論老婆剋扣了他們多少工資時,你會不經意談到“希臘浪漫的傳説與星星所在的關聯。”你不會是讓大家覺得,你是詩人讓大家為柴米油鹽醬醋茶所低俗吧?

單身公害具體公害

當雙休日,朋友們告訴你和他們的老婆女友多麼的纏綿時,唯你在聽着輕快地音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你叫哥們出來玩的時候,後面難免會跟着個人,看着他們互相調情時,你就説“廁所,之後打車或開車而去。”
朋友大方的介紹他們女友時,同時也給你一副你別靠近吸引有夫之婦的表情。你無奈的被拉到朋友家去吃飯,卻回家收到莫名的短信。説什麼下回再來之類的怪異號碼。你無奈。所以你害怕遠離。怕被類似或者事實誤會傷害。
當你想給你喜歡的人一種詩意的生活時,你寫出散文詩。之後看到對你有興趣的女生,變成了“嗯,啊,哦,是呀。”的語氣。當你去彈琴時,無論是鋼琴,吉他,她們只懂得説好帥呀,卻不明白,如果要背一首好聽的曲子彈出來要多長時間來練習,需要之前自己聽多少人們認為的“噪音”。男人們,又詫異而又幸運的觀看着你,幸好不是你,我不會這些,至少還可以跟女友出雙入對,晚上可以打情罵俏。
會有女生説“我也喜歡咖啡哎。”可是,當你談論藍山和麥特寧咖啡中,麥特寧更酸,而如果喜歡苦的人炭燒咖啡並不是你唯一的選擇,你不喜歡苦味時候拿鐵卡布奇諾又是不同的味道。她們只能説嗯,或者説這家咖啡廳不錯,好多種咖啡。
當你去酒吧只想喝一杯時,偏偏會有女生説的很想和你喝一樣的。當你説,我喝的是琴,她們不知道是什麼,就如同,很多人不知道血腥瑪麗的由來,伏特加與中國普通白酒的區別。瑪格麗特要怎麼喝。即使是男生説的“深水炸彈”也並不只是用伏特加配的,龍舌蘭酒威士忌也可以。
你徘徊在各個場所,會很受女人的青睞,因為你預示着種種可能。可惜高貴別人會轉枱,就連在舞會也會因為你跳舞很專業而被拒絕。
哥們都想介紹你,希望你脱離單身,你瀟灑,風趣,浪漫,憂鬱有時會瘋狂,但也因為這些。你淡漠世俗,大隱於朝市。你的性格讓人覺得你不屬於這個時代,不知是古代還是後現代,你如同一個高傲的騎士,具備了所有女生所向往的,但正因這樣卻沒人敢靠近你。
當你務實的工作時,人們會覺得你不靠譜。當你談論哥特,北歐神話時,人們會覺得你不務實。每次晨光灑入室內,你起牀輕輕地嘆口氣“那個我可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人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