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劉少卿

(開國少將)

編輯 鎖定
劉少卿(1911年9月30日—2003年3月13日),湖北省黃岡縣(今黃岡市黃州區)人。參加過北伐戰爭和農民革命運動。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中央蘇區反“圍剿”和長征。並參與了創建豫鄂邊抗日根據地。後又參加了兗州、萊蕪、淮海等戰役。建國後,曾任中共中央華東局副秘書長兼華東人民防空委員會秘書長,總參謀部軍事訓練部副部長等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
中文名
劉少卿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地
湖北黃岡
出生日期
1911年9月30日
逝世日期
2003年3月13日
職    業
軍人
主要成就
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二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
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
籍    貫
湖北
政    黨
中國共產黨

劉少卿個人簡介

編輯
劉少卿 劉少卿
開國少將
1945年1月新四軍五師駐地後左一劉少卿 1945年1月新四軍五師駐地後左一劉少卿
劉少卿(1911年—2003年),湖北省黃岡縣(今黃岡市黃州區)人。參加過北伐戰爭和農民革命運動。1927年參加廣州起義。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一師三團連長,紅軍學校連長兼教員,紅十師二十八團團長、六團團長,軍團教導大隊隊長,軍團司令部作戰教育參謀,先遣支隊長,作戰偵察參謀,遊擊支隊司令員,教導師軍事教育主任。參加了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任隴東特委軍事部長,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主任教員,軍委總參謀部第一局作戰科長,新四軍挺進縱隊參謀長,第五師參謀長兼鄂東、鄂皖湘贛遊擊總指揮,第四軍分區司令員,河南遊擊兵團司令員。解放戰爭時期(見照片:1945年1月攝於新四軍五師大悟山駐地。前排左起:陳少敏(懷抱鄭位三之子鄭非遲)、尚曉平、程裏(新四軍五師直屬政治處主任);中排左起:夏農苔(新華社中原分社社長)、蒲雲(鄭位三夫人)、胡志學(任質斌夫人)、何建平張樹才夫人) ;後排左起:劉少卿(新四軍五師參謀長)、張體學(鄂東軍區司令員)、鄭位三(中共中央中原局代理書記中原軍區政委)、李先念(新四軍五師師長兼政委)、張樹才(新四軍五師政治部副主任)。任中原軍區第一先遣軍司令員,北平軍調部中共情報科科長,濱海軍分區司令員,華東野戰軍東線兵團參謀長,南下幹部縱隊司令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上海鐵路公安局長,華東局副秘書長兼保衞處長,訓練總監部陸軍訓練部副部長,總參謀部軍訓部副部長、顧問。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樸素的家風
劉少卿 劉少卿
劉少卿去世前一直住在王府井菜廠衚衕的一個四合院。
如果説道起來,這四合院很有點歷史淵源,好像有點排場。這是原來紫禁城御膳房放蔬菜的場所——所以叫“菜廠衚衕”,民國時期又變成了資本家的私宅,在已經現代化了北京城中,説起來也是區級文物保護單位。
劉少卿將軍一家人大約是70年代初期搬到這裏的。
其實這個四合院非常破舊,怎麼瞅怎麼不象是個將軍府第。很多人第一次到劉少卿將軍家造訪時,也着實吃了一驚。劉宅院裏陳設也非常簡單,除了電視機外,基本上就看不到了任何時髦新潮的傢俱。牀上的涼蓆都是打了補丁的,舊沙發一坐上去也吱吱作響,劉少卿平日裏寫寫劃劃的辦公桌也是油漆斑剝。據説有不止一個來訪者勸他對這個破房子破傢俱“改組改組”,而劉少卿將軍總是正色道:“這就很不錯了,現在不是還有很多人沒房子住麼?我們這些老傢伙,現在已經不能為社會創造什麼了,那就該為社會多節約一些嘛。我的老家湖北老區,有的人家只有三個木頭碗,一牀補了又補的被子,一條褲子全家輪流穿。要跟他們比,我就是在天上,他們就是在地下。我憑什麼?不就是憑毛主席憑共產黨麼?……”
劉少卿是個很愛漂亮的將軍——當然他人本身長得也很帥,不信你可以去瞅瞅他授銜時的戎裝照,衣着從來都很整潔頭也從來都是梳得光亮整齊,然而平常衣着都很簡樸,直到耄耋之年的他穿的毛衣的兩肘都打着補釘,外面都是一身舊軍裝。
嚴父
這簡樸的家風從他身上也傳遞給了他的孩子們。
這個四合院曾經是個很熱鬧的院子,一大羣孩子都在中間嘰嘰喳喳。
由於劉少卿有過三次婚姻,7個孩子分別出自於三位母親。一大堆孩子在一個院兒裏,肯定是翻天覆地,當然也免不了有淘氣搗蛋的。但戰場上吒叱風雲脾氣暴烈動不動就要“老子斃了你”的劉少卿對孩子們卻是温情脈脈,不管孩子們怎麼惹出麻煩,他都從來沒動過拳頭——當然象徵性的“打”還是有的。孩子們上學上幼兒園回來,他總是要挨個問寒問暖問功課問身體,不厭其煩不象個將軍倒象個老婆婆。要是有哪個孩子到時間沒回來,他都要問清楚來沒來過電話,留了飯菜沒有,操的心好象比當媽媽的還要多。
但這並不意味着他是個放任的父親。他對孩子們的要求也很嚴厲——有時也很武斷甚至“霸道”,不過他的方法不是喝斥和巴掌,而是開會,當然是開家庭會。人常説共產黨的會多,會都開到家裏來了,劉少卿就是個常常把共產黨的會開到家庭裏來的主兒。孩子們成人了,工作了,這會仍然常常開。一聽到社會上有什麼不良現象或中央有什麼關於幹部子女教育的精神,他就要把一家人找到一起開會。開家庭會,當然免不了一番諄諄告誡:全家人包括我在內,都不要忘了自己是革命家庭的一員,不要忘了自己是共產黨員,要時刻警惕,無論如何不能走錯路,犯了錯誤!完了還要一遍遍問聽明白沒有?這時候大家非得全體一致大聲説“聽明白了!”否則這會就很可能沒個完……
劉少卿將軍還是個護犢子的父親,儘管他表面上非常嚴厲。
文革初期的1967年初,劉少卿的三兒子劉錦捷在學校被定為“聯動”分子,被勒令到學校去接受“批判”,那會兒正值“文攻武衞”大行其道的時候,這要一去可就吉凶難測了。劉錦捷是個火暴脾氣,在軍訓部大院兒裏是個很有點號召力的“孩子王”,當下便準備吆喝上他的一幫小哥們兒去學校大鬧一場。劉少卿知道後很嚴厲地制止了孩子的魯莽,決定自己去學校代替孩子接受批鬥。那天他沒沒有坐車,一個人徒步走了一個多小時到了學校接受“批鬥”。造反派們雖然比較生猛,但看見一位穿軍裝的老將軍來了也沒敢動武來粗的,當然謾罵和“批判”是免不了的。而脾氣暴烈了一輩子的劉少卿卻表現出罕有的大度與泰然,批判會上從始至終竟然沒有一點脾氣,顯得極為隨和。
大概是弄了個將軍來批鬥了一把,學校的這場風波算是有個交代了,後來再沒來鬧了。
多年之後,劉錦捷的許多同學都對此事記憶猶新:那麼大年紀的一老將軍,為了孩子能做到這一步真是不易。
將軍妻子
將軍夫人毛文秀也是個很賢慧也很曠達的東方女性,對劉少卿兩位前妻的孩子都視同已出,關愛備至。劉少卿的二兒子劉樓松談起過他的這位後母,這位馬上就要退休的大學體育教師對“毛文秀媽媽”很有感情,他説:與同類型的家庭情況相比,他就沒見過比“媽媽”更好的後母,今年辦了退休手續,他就要到北京照顧這位操勞了一輩子的媽媽。劉樓松和他的哥哥劉海松都是在戰爭年代出生的,幼年都是和生母一起在劉少卿在黃岡的老家中隱蔽,為了躲避國民黨軍的搜捕,飽嘗了人生磨難和世態炎涼。他的這種感受,當然是發自內心很具份量的。
劉少卿雖然説起是個將軍,大首長,但因為孩子多,還有老人要奉養,家境經濟狀況其實還是很拮据的,甚至可以説是很困難。一大幫孩子,還有家中的老母。陸訓部的有些參謀都還記得,劉家的孩子有時到他們家中,還很羨慕地説:“叔叔,我們家的伙食能象你們家裏就好了。”
軍訓部一些跟劉副部長出過差的參謀們都還記得,劉副部長雖然是出門就有軟卧坐的大首長,但常常也是個兜裏沒人民幣的主兒,當然他那卧鋪車也是大傢伙聚會熱鬧的場所。那時候沒有首長沒有下屬的概念,大家沒大沒小玩兒作一團。有時候和參謀們一些進飯館,首長會拿不出鈔來,還常常紅着面孔説不好意思讓你們笑話了,我這兜裏沒錢了。而參謀們有事兒到了首長府上,首長一般都不由分説留吃飯。有什麼困難找首長説道説道,只要不壞原則,首長總是想方設法地予以解決。直到現在,有人與他們交談起來,他們稱呼首長夫人仍然是直截了當地喚“小毛”,自自然然全無一點障礙……
穿了一輩子軍裝的劉少卿對孩子們有許多期望,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孩子們都象他一樣穿上軍裝,而且要當他自己那樣的兵。這樣一旦有了戰事,孩子們也可以子承父業,象自己一樣保家衞國扛槍打仗。然而我們畢竟生活在一個和平的時代,雖然劉家孩子們當過兵的不少,但後來都轉業各自選擇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道路。劉少卿雖然遺憾但也沒能量擰過外面這個越來越豐富多彩的世界,對孩子們的選擇他還是更多地表現出了一個慈父的豁達與尊重。
這似乎是他們這一代將星族的共同特點。

劉少卿參加革命

編輯
劉少卿 劉少卿
劉少卿於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他歷任班長、排長、連長、團長、軍團司令部參謀等職,參加了中央革命根據地一至五次反“圍剿”的歷次戰鬥和長征
抗日戰爭時期,歷任中共隴東特委軍事部部長、隴東教導師師長、抗日軍政大學游擊戰術主任教員、軍委一局作戰科科長、新四軍豫鄂挺進縱隊參謀長、新四軍師參謀長兼鄂皖湘贛遊擊總指揮、河南遊擊兵團司令員等職,領導了開闢天西、鄂南、陂安南、安麻連等根據地的戰鬥,參與指揮了大山頭、平壩、陶店、大小悟山、合水鎮等60餘次戰鬥。
解放戰爭時期,他歷任中原野戰軍先遣縱隊司令員、中央軍調部代表團情報科長、華東濱海軍區司令員、華東野戰軍東線兵團參謀長、淮海戰役支前辦公室主任、華東南下幹部縱隊司令員等職,參與組織指揮了萊蕪、孟良崮、膠東、萊陽濰縣兗州等戰役、戰鬥。
劉少卿 劉少卿
新中國成立後,他先後擔任上海市鐵路公安局局長、中共華東局副秘書長、中國人民解放軍訓練總監部陸軍訓練部副部長、總參軍訓部副部長等職,為推進軍隊現代化、正規化建設做出了貢獻。
1955年,他被授予少將軍銜。獲二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
2003年3月13日16時33分,劉少卿將軍逝世。

劉少卿生平

編輯
劉少卿 劉少卿
1910年9月30日,劉少卿出生於湖北省黃岡市團風鎮劉家屋基。少時家貧,7歲時,其父做小生意被騙,討債的人一度甚至把家裏的鍋扛走。為分擔家庭的重荷,年幼的他被迫外出幫工和當放牛娃。
1926年,擔任團風鎮二區的工人糾察隊的分隊長和兒童團長。參加了北伐戰爭。大革命失敗後,劉在親友的幫助下逃到武昌,投入由葉劍英任團長的張發奎第二方面軍的教導團當兵。後幾經曲折被調到廣州的第二方面軍警衞團第三營參加了廣州起義。起義失敗後被俘,因年幼冒充勤務兵倖免於難,被留在第四軍第十二師繼續當兵。
1930年,參加紅軍,歷任紅3軍團1師3團連長、紅軍學校連長兼教員、紅4軍10師28團團長、紅1軍團司令部作戰參謀
長征時,劉少卿在幹部團1連任副連長。到達陝北後,幹部團和陝北紅軍的幹部學校合併為中國工農紅軍學校,劉少卿在地方幹部營2連任連長。成立紅軍大學時,中國工農紅軍學校改為紅軍大學第3科,並附設步兵學校,劉少卿擔任游擊戰術教員。
1936年6月,國民黨的一個營突襲瓦窯堡譚希林和劉少卿帶兩個連迎擊敵軍,激戰1小時,譚希林負重傷,劉少卿奉紅軍大學校長林彪的命令,將隊伍撤至有利地形據守待援,後韋國清率一個營增援,但由於在戰鬥中韋國清負傷,加之部隊缺乏彈藥,只好邊打邊撤。這一仗雖然打得不漂亮,但遲滯了敵軍佔領瓦窯堡的時間。
抗日戰爭開始後,劉少卿在軍委總參謀部第一局任作戰科長。
1939年1月,李先念率領160多人,組成新四軍豫鄂獨立遊擊大隊,從河南竹溝出發,向武漢外圍敵後挺進,李先念是這支隊伍的司令員,周志堅是參謀長。劉少卿當時是李先念這支隊伍的一員。李先念率領豫鄂獨立遊擊大隊經過豫鄂邊的四望山、平漢路東的信羅邊、鄂東的大悟山、鄂中的應山,沿途先後同豫南的信陽挺進縱隊、鄂東的新四軍第6遊擊大隊、許金彪的湖北抗日遊擊大隊以及鄂中陶鑄率領的部隊,6月,在鄂中安陸縣,與先期到此開展游擊戰爭的陳少敏部會師,成立豫鄂獨立遊擊支隊,李先念任司令員,陳少敏任政委(陶鑄曾代理政委),周志堅到下屬的第1團隊任政委,劉少卿出任支隊參謀長。
1940年1月,豫鄂獨立遊擊支隊改稱豫鄂獨立遊擊縱隊,李先念任司令員,朱理治任政委(任質斌曾代理政委),劉少卿仍然擔任參謀長。
1941年4月,豫鄂獨立遊擊縱隊改編為新四軍5師,李先念任師長兼政委,劉少卿出任支隊參謀長。在新四軍系統,劉少卿還擔任鄂東、鄂皖湘贛遊擊總指揮、第4軍分區司令員、河南遊擊兵團司令員。
解放戰爭時期,劉少卿到北平軍調部任中共方情報科科長。後來他擔任過華東野戰軍東線兵團參謀長。
新中國成立後,劉少卿擔任的職務較低,歷任上海鐵路公安局局長、華東局副秘書長、訓練總監部陸軍訓練部部長、總參軍訓部副部長。
1955年,劉少卿在陸軍訓練部任蕭克的副手,原上報授中將,最後授予少將。獲二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
1963年,劉少卿開始“賦閒”。“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很少有人貼他這個“逍遙派”的大字報,基本上平安無事,沒有受到什麼衝擊。
1975年,劉少卿被任命為總參軍訓部“顧問”。
1982年,他掛靠在已經縮編為軍級單位的軍訓部按正兵團級離休,後一直住在北京王府井菜廠衚衕的一個四合院。
2003年3月13日16時33分,劉少卿將軍安詳地走完了他的人生旅途。

劉少卿事蹟

編輯
一天內連立兩功
劉少卿 劉少卿
1930年,劉少卿加入了紅軍,由於他認識幾個字,屬於“知識分子”,僅過兩天就被任命為機關槍連班長。當紅軍不到一個星期,劉少卿就在一天內連立兩功。
長沙被紅三軍團攻克後,國民黨調集重兵向長沙反撲,紅三軍團被迫撤出長沙。在撤退中,他帶領全班14人負責押運全團在長沙的籌款。籌款全是大洋,一塊就有七錢五毫重,450塊一包用黑布包着,一個人只能挑兩包。
紅軍不許拉夫,擔子由僱來的老百姓挑着,到了目的地再按路程遠近付款。此時,國民黨軍隊不斷堵截,子彈亂飛,炮彈爆炸,挑銀圓的老百姓一害怕扔下擔子就跑,任憑劉少卿如何呼喊都不回頭。而前面敵人的機關槍也掃射起來,阻擋着隊伍的撤退。連長見此情形,忙命令劉少卿:“先把挑子放下,把敵人機關槍火力點消滅掉再走!”
當時,紅軍的裝備低劣,劉少卿所在的連雖號稱機關槍連,但只有兩挺機關槍,而劉少卿所在的班一共才只有3枝步槍,每枝槍僅20發子彈,其他的都是梭鏢。因此,要打掉敵人的機關槍火力點談何容易。
他冷靜地思考了一下,讓班裏的3個好手拿槍分3個方向、3個地點散開,彼此相隔200米左右。他自己舉着一面紅綠信號旗指揮,約定舉一下旗第一個人放一槍,舉兩下第二個人放二槍,舉三下第三個人放三槍。
這麼一來,3枝槍竟然引得敵人機槍左左右右忙不過來。這時,他把信號旗交給一名戰士拿着,繼續吸引敵人注意力,自己則操起梭鏢帶着剩下的人喊着“繳槍不殺”,直衝到敵人機槍陣地前。敵人一下就慌了神,趕緊分解機槍扛上就跑。那時的重機槍非常笨重,一挺機槍分開要6個人扛才能搬動,3個人搬槍身,1個人扛馱鞍,2個人扛三腳架。結果前面4個敵人剛扛上槍身和馱鞍逃走,劉少卿帶領戰士就已經衝上來了,最後2個扛三腳架的敵人行動稍微遲緩,剛把三腳架扛上肩,劉少卿就撲了上去,一把抓住三腳架用力一拉,敵兵已經膽寒,立即放手逃走,三腳架就歸劉少卿了。消滅了敵人的機槍火力點,繳獲了一個三腳架,這對紅軍來説是難得的重武器部件了,劉少卿立了當紅軍後的第一功。隨後,在紛繁複雜的戰場上又冒着生命危險,帶領全班戰士經過千辛萬苦把銀圓擔子挑了回去,解決了全團很長一段時間的給養問題,全團上下皆大歡喜,自然又是功勞一件。
被劉少奇“點將”
由於劉少卿英勇善戰,頗有謀略,在第四次反“圍剿”接近尾聲時就擔任了前身是葉挺獨立團的紅二十八團團長。在長征途中,他一度成為先鋒官——擔任紅一軍團先遣支隊支隊長。紅軍到達延安後,他曾擔任隴東遊擊支隊的司令員、“抗大”游擊戰術主任教員等。
1939年,急切希望早日走上抗日戰場的劉少卿的革命戰爭生涯出現了一個重大轉折。4月上旬,時任中共中央中原局書記的劉少奇到軍委點名要找劉少卿。原來,當時設在河南確山竹溝的中原局急需軍事幹部,由於劉少卿有豐富的鬥爭經驗,而且老家離竹溝較近,可謂人地兩熟,便於開展工作,於是中組部就向劉少奇推薦他為中原局軍事部參謀長。在劉少奇的動員下,劉少卿愉快地接受了黨賦予的重任,於7月23日,到達竹溝。到竹溝後,根據黨組織的安排,決定派他擔任即將成立的由李先念為司令員、陳少敏為政委的“新四軍豫鄂挺進縱隊”的參謀長。
和日軍的第一次交手
1940年1月,新四軍豫鄂挺進縱隊召開了正式成立大會,劉少卿正式走馬上任,成為了李先念主要的軍事助手。他的軍事生涯從此翻開了新的一頁,在這裏,他真正成為了一位叱吒風雲的名將。
劉少卿上任不久,就帶領隊伍和日軍進行了第一次交手。1940年1月中旬,他帶着電台和特務營兩個連啓程前往當時豫鄂邊區黨委所在地京山八字門。在途中,“抗日十人團”的秘密情報員送來情報,稱不到半小時前,日本鬼子有200多人由少數偽軍和穿便衣的漢奸帶路,正向八字門方向去了,可能要襲擊那裏。
劉少卿一聽就着了急,八字門是邊區黨委所在地,朱理治、陳少敏等邊區領導人身邊沒有多少武裝,要是受到鬼子的襲擊將十分危險。當時天還未亮,劉少卿就迅速做出部署:一方面派人火速抄小路趕往八字門,向邊區黨委報告敵情;另一方面命特務營副營長帶一個排和輕機槍,立即輕裝出發,追上敵人,不惜任何代價和犧牲,一定要把敵人拖住,他自己率營主力緊隨先頭排疾進。
經過急行軍,天剛破曉,終於在丁家衝追上日軍。當下劉少卿便令司號員吹響衝鋒號,特務營主力從先頭排兩翼展開,把鬼子們裝進兜裏。也就在這時,他從望遠鏡裏看見丁家衝背後山上有許多穿軍裝和不穿軍裝的男男女女,中間還有一個很顯眼的西方女人,他們有的向山上轉移,有的向鬼子射擊。
劉少卿這邊槍一響,衝鋒號一吹,日軍聽到四周槍聲四起,以為中了埋伏,立馬陣腳大亂,左衝右突奪路而逃。部隊開進了丁家衝後才知道剛才後山上打槍的就是新四軍陳少敏。不一會,弄清了情況的陳少敏等下了山,劉少卿趕緊去迎接。在陳少敏的介紹下,劉少卿才知道那個西方女人是史沫特萊,她來根據地考察、採訪。陳少敏為保證安全以防萬一,特意帶着十幾個幹部和一個警衞排陪同她。這次鬼子偷襲,一方面由於陳少敏名氣太大,另一方面就是因為她是一個外國女人,太引人注目,以致走漏風聲。
當天下午,劉少卿率領隊伍,護送陳、史兩位回到八字門。史沫特萊激動地對朱理治等邊區領導説:“在大後方常常聽到這樣那樣的歪曲、污衊新四軍不打日本的消息。今天一早隨陳大姐一起,親眼看到她和這位劉參謀長親自指揮夾擊日軍,打得非常漂亮。我親眼看到新四軍指戰員是那麼勇敢衝鋒,真是鋭不可擋,使我終生難忘。我要向美國人民和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民報道我在敵後的見聞。”

劉少卿化名

編輯
有專家在網上質疑江克成或為化名,網帖稱“江嶽洪”、“江克成”、“江司令”都是新四軍第五師劉少卿將軍使用過的化名。
但資料顯示,劉少卿於1946 年1月17日調離新四軍第五師。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