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軍事訓練

(軍事理論教育和作戰技能教練的活動)

編輯 鎖定
軍事訓練服從服務於戰爭需要,是戰爭實踐的特殊表現形態,反映着戰爭發展的歷史演變和客觀規律,對戰爭活動和作戰樣式產生直接影響。軍事訓練與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外交、安全等活動有着密切的聯繫,受軍事思想、軍事戰略、體制編制、武器裝備和科學技術等因素的影響和制約,在軍事實踐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軍事訓練作為軍隊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涉及軍事領域和戰爭活動的各個方面。
中文名
軍事訓練
外文名
Military Training
分    類
部隊訓練、院校訓練和預備役訓練
起源時期
原始社會晚期

軍事訓練基本問題

編輯
基本問題包括:軍事訓練方針、軍事訓練體制、軍事訓練任務、軍事訓練分類、軍事訓練內容、軍事訓練特點、軍事訓練原則、軍事訓練方法、軍事訓練保障、軍事訓練地位和軍隊院校教育等。
軍事訓練方針是指導軍事訓練活動的基本依據,也是軍事訓練必須實現的總目標和所要採取的基本方法。軍事訓練通常以國防和軍隊建設思想為指導,以軍事戰略為依據,根據戰爭和作戰行動的實際要求,通過不同領域、不同專業的系統訓練,提高部隊戰鬥力,提高遂行各種任務的能力。
軍事訓練方針主要體現在國家、軍隊制定和頒佈的有關法律和條令條例中,目的是按照軍事活動的不同性質和類別,對軍事訓練實施有效指導,實現作戰潛力向作戰實力的轉化。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軍事訓練方針,中國人民解放軍貫徹科技興訓、依法治訓,從實戰需要出發、從難從嚴訓練的方針。
軍事訓練方針依據戰爭形態的發展變化而變化,規定和影響着軍事訓練的規模、效益和發展方向。軍事訓練工作的組織體系。包括領導體制、組織體系和法規體系。軍事訓練實行最高國家軍事機關統一領導下的部門負責、分級管理的領導體制。統帥部對軍事訓練實施集中統一領導,負責制定軍事訓練的指導思想、基本目標和基本原則,頒佈軍事訓練條令條例等法規性文件。國防部或總參謀部負責軍事訓練的總體規劃與部署,制定頒發軍事訓練與考核大綱、專業規範與人才培養方案,負責軍事訓練的指導、協調、檢查與評估等。各軍種、兵種、軍區或相關部門根據上級的規劃與部署,制定本系統、本單位的軍事訓練計劃,審定教材、教範、教程及軍事訓練實施計劃,組織領導所屬單位按本軍種、兵種的條令、大綱和訓練程序實施訓練。由部隊訓練、院校教育和預備役軍事訓練等系統構成。
部隊訓練通常分為陸軍部隊訓練、海軍部隊訓練、空軍部隊訓練、火箭軍部隊訓練、戰略支援部隊訓練、武警部隊訓練、聯勤保障部隊訓練及部隊聯合訓練等。依據受訓對象的不同,部隊訓練分為士兵訓練、軍官訓練和單位訓練。院校教育分為指揮軍官院校教育、專業技術軍官院校教育和士官學校教育。指揮軍官院校教育實行初、中、高三級培訓體系,分別培養尉級、校級、將級指揮軍官;專業技術軍官院校實行中等、高等兩級培訓體系,負責培養具有中等專科、大學專科、大學本科、碩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學歷的專門技術人才;士官學校按照中等專科、大學兩個層次培養各類技術士官。預備役軍事訓練分為預備役部隊訓練和預編預備役人員訓練、民兵訓練、學生軍事訓練等。由指導和管理軍事訓練活動的一系列規範性文件構成。是組織實施軍事訓練的法律依據。分為軍事訓練綜合法規和專項法規。
綜合法規通常由最高軍事領導機關依據有關法規,遵循立法原則、法定權限和程序、立法體例制定頒發,如軍事訓練條例和軍隊院校教育條例等;專項法規通常由各軍種、兵種、戰區或相關單位制定,如軍事訓練與考核大綱、軍事訓練指導法、聯合訓練政策、合成軍隊演習教令、預備役軍事訓練條例及本系統軍事訓練的規章等。軍事訓練任務是軍隊在軍事訓練活動中要達到的目標,軍隊的任務、使命和性質決定軍事訓練的內容、方法和途徑。基本任務是提高軍人的軍事素質,學習軍事理論,演練軍事技能,掌握作戰指揮方法和戰法,提高軍人綜合素質和部隊整體作戰能力;加強國防能力,提高戰備水平,做好應對戰爭和突發事件的準備;研究、檢驗或驗證軍隊編制、裝備、技術及其他軍事行動中的理論和實踐問題;進行國防教育和軍人的科學文化與職業教育,滿足軍人發展需求,為國家軍事部門和軍隊培養經過專門教育和嚴格訓練的合格軍人。 [1] 

軍事訓練訓練方法

編輯
軍事訓練有多種分類方法,通常依據國家的軍事制度和武裝力量結構,以軍隊的體制編制為基礎,按照訓練對象、任務、性質、形式和內容等進行劃分。主要有:按訓練體制可分為部隊訓練、軍隊院校教育和預備役訓練;按武裝力量結構可分為聯合訓練、陸軍訓練、海軍訓練、空軍訓練、火箭軍部隊訓練、戰略導彈部隊訓練、武裝警察部隊訓練和其他系統訓練;按訓練對象可分為士兵訓練、軍官訓練、首長機關訓練;按訓練內容可分為共同訓練、技術訓練、戰術訓練、戰役訓練、戰略訓練和非戰爭軍事行動訓練;按訓練背景可分為平時訓練、臨戰訓練和作戰間隙訓練;按訓練目的和方法,還可分為針對性訓練、適應性訓練、營區訓練、野外訓練、基地訓練、模擬訓練和網絡訓練等。軍事訓練內容是軍事訓練的核心要素,在訓練過程中起着重要作用。主要有共同條令、軍事體育、衞生與防護、軍事基本知識、輕武器射擊、投彈、戰術基礎動作等內容。各軍種、兵種的共同訓練,通常根據自身特點設置相應的內容。主要有專業理論,坦克、艦艇、飛機和車輛等的駕駛技術,各種槍、炮的射擊技術,各種導彈的發射技術,衞星測控技術、指揮信息系統操作使用技術,各種機械、器材和通信、電子設備等的操作使用、維修保養技術,以及醫療救護和後勤保障技術等。主要有戰術理論及原則,作戰對象的編制裝備、戰術思想及戰鬥行動特點,作戰地區地形、氣象、水文的特點及對戰鬥行動的影響,軍種、兵種知識及戰術運用,戰鬥部署和行動、戰鬥指揮、戰鬥協同、各種保障和戰時指揮機關工作等。不同軍種、兵種的戰術訓練,其內容各有側重。主要有軍事戰略方針,戰略及作戰思想,現代戰爭、戰役的特點和基本規律,有關國家或地區的政治、經濟、軍事情況及作戰力量的編成、運用、指揮和作戰行動特點,預定作戰地區的戰場自然環境及對作戰行動的影響,軍種、兵種知識及作戰運用,戰役部署和行動,戰役指揮、戰役協同、各種保障和戰時指揮機關工作等。主要有國家安全戰略和軍事戰略方針,與國家安全、發展戰略和國防有關的政治、經濟、外交、科學技術、地理環境和戰爭法理論;世界軍事戰略格局和國家周邊安全環境;戰爭或現實軍事鬥爭全局的戰略指導,以及國防、軍隊後備力量動員,戰爭的組織與實施和重大突發事件的處置方法等。主要包括統帥部組織的聯合訓練、戰區組織的聯合訓練、多軍種組織的聯合訓練,以及由不同國家或地區共同組織的多國部隊聯合訓練。目的是加強軍隊組織籌劃現代戰爭的能力,提高軍隊遂行整體作戰和聯合行動的能力。
根據訓練級別和內容,可分為戰略聯合訓練、戰役聯合訓練、戰術聯合訓練、特種作戰聯合訓練和非戰爭軍事行動聯合訓練等。主要有恐怖組織的類型和分佈,恐怖活動的特點、規律、樣式和手段,可能發生恐怖活動的區域(地點)和時機;國家反恐怖鬥爭方針、民族宗教政策和國家、軍隊的有關法律法規,以及反恐怖國際法公約;反恐怖作戰的特點和作戰指導、兵力運用和行動方法、組織指揮與協同,以及作戰、後勤、裝備保障和政治工作等。主要有後勤體制、任務、地位作用,後勤系統的內部、外部關係,後勤工作的特點、規律和原則、方法等;戰時後勤保障的原則,後勤保障部署與協同,後勤保障勤務和後勤防衞的組織指揮等。主要有裝備部隊訓練和部隊裝備訓練。裝備部隊訓練包括統帥部裝備機關及其直屬的各試驗基地、科研院所、軍事代表局等部隊(單位)的訓練;部隊裝備訓練包括各戰區、軍種、兵種和部隊裝備機關及其直屬的裝備修理部隊、分隊的訓練。主要有各種自然災害和突發事件的基本知識,搶險救災和處置各種突發事件的指導原則、兵力使用和行動方法;非戰爭軍事行動的組織指揮、協同動作和各種保障,以及維護社會穩定和參加國際維和行動的有關政策法規等。
軍事訓練是多樣性、複雜性綜合作用的實踐活動,其特點反映了軍事訓練活動的本質屬性。主要包括:實踐性是軍事訓練的基本特徵。軍事訓練直接為戰爭實踐服務,訓練的各種成果都必須經得起戰爭實踐的檢驗。戰爭的技術水平越高,軍事訓練的實踐強度也就越大。只有通過不斷的實踐,人們才能有效掌握武器裝備的操作要領、各種專業技術、戰術動作,提高組織指揮部隊高度一致地完成作戰任務的能力。因此,軍事訓練實踐是將作戰理論、方法和原則轉化為現實戰鬥力的必需環節,也是取得戰爭勝利的必然途徑。軍事訓練的最終目的是為了進行戰爭並贏得戰爭。戰爭形態對訓練的需求不同,訓練內容與形式也不盡相同,這就決定了軍事訓練必須針對特定的對手、特定的環境、特定的任務、特定的要求而展開。軍事活動的目的性決定軍事訓練的針對性,針對性越強,軍事訓練的效果也就越明顯。軍事活動是涉及陸、海、空、天、電、網多個領域的複雜系統,每個領域都充滿了軍事的對抗性質,這種複雜性和對抗性賦予了軍事訓練特定的內涵和方式,即以系統性滿足軍事活動的特定需要,軍事訓練也就形成了由初級到高級、由士兵到軍官、由部隊到院校、由簡單操作到複雜演練、由單一軍種合同訓練到諸軍種聯合訓練的多層次分支系統。軍事訓練的系統性體現在軍隊的組織結構中,也體現在軍事訓練的內容、形式和方法中,是軍事訓練連續性、完整性的客觀反映。軍事活動是具有高度組織性和紀律性的實踐活動,是在統一指揮、統一制度、統一編制、統一紀律、統一訓練前提下實現軍事目的的完整過程。軍事訓練層次多、範圍廣、內容複雜、方式多樣,不同的軍種、兵種和不同的系統與專業,軍事訓練的方法和要求不盡相同。
要保證軍隊成員和其他受訓對象按照統一的意志和要求學習軍事知識、熟悉武器裝備、掌握軍事技能、提高遂行任務能力,就必須在科學性、規範性的基礎上,通過條令條例和訓練大綱等規章制度規範軍事訓練活動,堅持依法施訓、按綱施訓,以系統的訓練內容、科學的訓練方法、先進的訓練手段保證訓練活動有計劃、有秩序進行,保證軍事訓練的質量和效益。軍事訓練結構多樣、內容複雜,要達成訓練目的,需要由淺入深、循序漸進,有計劃、有步驟地組織實施。漸進性反映在訓練內容上,就是按照由基礎到應用、由技術到戰術、由初級到高級進行優化組合,形成科學合理的內容體系,使受訓者逐漸擴展知識和技能;反映在訓練的組織形式上,就是按照由單項、單兵、單件兵器的訓練,到各級合成訓練直至聯合訓練,形成多層次、有系統的訓練體制,保證部隊整體戰鬥力的提高;反映在訓練過程上,就是由基礎訓練到戰術、戰役的綜合演練,依次遞進,連貫實施,不斷鞏固和提高受訓者的知識和技能,以求在最短時間內獲得最佳訓練效益。軍事訓練是一種反覆進行的週期性活動。部隊人員流動、訓練內容更新、戰鬥力生成規律等因素,決定了掌握軍事知識、獲得作戰技能、形成整體作戰能力,需要經歷一個反覆教練和長期積累的過程。在部隊訓練過程中,以年度為週期,從基礎訓練到戰役戰術訓練,循環往復,不斷提高;在單個人員訓練上,以一個訓練過程為週期,對體能、技能、智能、心理等方面進行反覆訓練,培養意志品質和戰鬥作風,提高戰鬥技能或組織指揮能力。
軍事訓練的每一次反覆,都促進着部隊戰備水平的提高和整體戰鬥能力的提升。軍事訓練原則是用於指導和規範訓練活動的基本準則。主要包括:戰爭形態決定訓練形態,戰爭活動決定訓練內容,贏得戰爭勝利是衡量軍事訓練的根本標準。戰訓一致是戰爭對軍事訓練的客觀要求,是軍事訓練的首要原則。其本質含義是訓練與戰爭相統一,訓練為戰爭服務。貫徹戰訓一致原則,要準確把握和預見戰爭的發展變化,科學確定訓練形式與內容,創設實戰化的訓練情景;注重加強戰爭或戰場設計,廣泛開展模擬訓練,最大限度縮小訓練與實戰的差距;堅持從難、從嚴、從實戰需要出發,將戰訓一致原則貫穿于軍事訓練全過程。戰鬥力生成與培養是一個複雜過程,不僅需要在軍事訓練活動中形成,更需要在戰備、執勤等日常工作中艱苦磨礪。軍事訓練的“教”在於提高軍人的知識水平和作戰技能;“養”則在於磨鍊和培養軍人堅強的戰鬥意志、優良的戰鬥作風、嚴格的組織紀律。“教”與“養”是戰鬥技能與行為規範的辯證統一,是協調一致取得作戰勝利的重要環節。貫徹教養一致原則,就是把軍事訓練與作風養成結合起來,把科學管理與訓練目標結合起來,堅持在訓練過程中抓養成,自覺執行條令條例和規章制度,保證軍事訓練的全面落實。戰爭是物質力量的競賽,也是科學技術與方法的競賽。戰爭中新技術、新裝備、新戰法的運用,必須以軍事訓練為基礎,通過科學練兵形成新的戰鬥力。科學練兵揭示了軍事訓練的普遍規律,具體表現為訓練內容的實用性、訓練手段的先進性、訓練方法的多樣性、訓練過程的漸進性和訓練目的的實戰化。貫徹科學練兵原則,要着眼戰爭的發展,堅持理論創新,廣泛採用新技術和新方法,對訓練進行嚴密組織、精心設計、科學管理。同時,針對受訓對象的實際,靈活施訓,循序漸進,逐步加大訓練的難度和強度,不斷鞏固戰鬥技能,逐級形成戰鬥能力。戰爭是對抗性活動,對抗性的基本要素就是時間與效益。軍事訓練將潛在的能力轉化為直接的能力,就是以最小的物質和時間消耗,獲取儘可能大的訓練效益。質量效益原則強調通過完善訓練體制,優化訓練資源配置,改革訓練方法,採用新的技術和手段,從根本上提高訓練的質量和效益;加強訓練保障的計劃管理,不斷改革和創新各級各類訓練的組訓方法,在科學組訓中提高訓練效益;勤儉練兵,科學計劃,充分利用訓練資源,因地制宜,因情施訓。軍事訓練方法對訓練效果產生直接影響,是形成戰鬥力的重要環節。通常以訓練內容為核心,在完成共同訓練的基礎上,根據訓練對象和層次分別完成技術訓練、戰術訓練、戰役訓練、戰略訓練和聯合訓練等。基本方法是:按先基礎後應用,先理論後操作,先技術後戰術,先分練後合練,先專業後合成的步驟組織實施。理論學習通常採用講授、演示、試驗和作業等方法。共同科目和技術訓練採用講解示範、單個教練、分組練習、綜合練習和評比競賽等方法。
戰術訓練採用室內作業、現地作業、首長機關帶通信工具演習或實兵演習等方法。戰役訓練和戰略訓練採取自修、集訓和演習等方法。聯合訓練主要突出軍隊遂行整體作戰和聯合行動的能力,可採用聯合基礎訓練、聯合專項訓練、任務編組聯訓、聯合指揮訓練、聯合實兵演習等方法。訓練應廣泛採用先進的技術手段,不斷改進訓練方法。軍事訓練涉及多領域、多層次、多專業,既有普遍適用的共同性方法,也有適合軍種、兵種和專業技術的特殊性方法。訓練體制、任務和內容不同,訓練方法也不盡相同。軍事訓練保障是為順利實施軍事訓練採取的保證性措施,是完成訓練任務、提高訓練質量的物質基礎。保障內容通常包括經費保障、物資保障、油料保障、彈藥保障、器材保障、教材保障、設備保障、場地保障、信息資源保障、訓練勤務與技術保障等。保障方式包括計劃保障、現場保障、隨機保障、區域保障、聯合保障等。為保證軍事訓練正常實施提供和創造良好的物質、技術條件,應堅持統一標準、統一制度、統一配發、分級管理的原則,加強訓練保障機構建設,完善訓練保障法規制度,建立完整的訓練保障體系,針對不同的訓練任務和要求,區分重點,統籌安排,厲行節約,提高效益。以科學的效費理論和效益觀念,保障軍事訓練取得最大的實際效益。軍事訓練是和平時期軍隊的基本實踐活動,是培養軍人軍事素質、提高軍隊戰鬥力的有效途徑,是衡量部隊建設水平和管理方式的重要標準,是履行軍隊職能的基本保證,在國防和軍隊建設中具有極其重要的戰略地位。世界各國重視軍隊的軍事訓練,把軍事訓練作為軍隊的中心工作,視為贏得戰爭勝利的基礎。通過軍事訓練,培養軍人必備的軍事素質、優良的作風、頑強的戰鬥精神和過硬的戰鬥本領,帶動軍隊的全面建設,提高部隊的整體作戰能力和贏得戰爭勝利的能力。軍事訓練與戰爭的需求、武器裝備的發展及軍事理論創新有着密切的聯繫。戰爭形態的改變和作戰樣式的變化,牽引和帶動軍事訓練的不斷髮展,對軍事訓練提出新的要求、賦予新的內容。軍事訓練的發展又直接推動了軍事理論的創新,促進了武器裝備的研製和生產,培養了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在國防和軍隊建設中發揮着越來越重要的作用。軍隊院校教育是培養軍隊指揮、管理、專業技術人才的活動,是軍事訓練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衡量軍隊建設水平的重要標誌。根據教學任務和對象不同,通常分為指揮院校教育和專業技術院校教育。指揮院校教育主要進行軍事理論原則、高技術知識和本級的組織指揮等內容的訓練,其中,初級指揮院校主要進行全面、系統的軍事基礎教育,中級指揮院校側重進行進修性教育,高級指揮院校側重進行高層次的綜合性教育;專業技術院校教育主要進行系統的基礎理論、專業理論教育和專業技術訓練。 [1] 

軍事訓練產生髮展

編輯
軍事訓練伴隨着軍隊的建立而產生,隨着戰爭實踐和武器裝備的發展而發展。
軍事訓練 軍事訓練
早在原始社會晚期,氏族、部落首領們向屬下傳授角鬥、射箭等技術活動,已具有軍事訓練的性質。隨着階級、國家、軍隊的產生,為適應戰爭的需要,軍隊有了以練習武藝、學習兵法為主要形式的軍事訓練。經歷了古代、近代和現代的漫長曆史演變,軍事訓練不斷髮展,在內容、形式、方法、手段等方面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古代軍隊主要裝備弓、殳、矛、戈、戟等兵器,軍事訓練主要是教習使用冷兵器進行格鬥和演練陣法。中國夏朝出現了戰車,商朝戰車有了發展,西周和春秋時期車戰成為作戰的主要形式,車陣的技術、戰術成為訓練的主要內容,圍獵成為軍事演習的基本方式。“春以_振旅,秋以_治兵”(《國語・齊語》)。春秋末期,吳、越等諸侯國的舟師(水軍)曾進行過海上訓練和演習。戰國時期,隨着軍隊數量增多,步兵取代車兵成為主要兵種,獨立騎兵部隊出現,步騎兵野戰和包圍戰術逐漸取代車陣戰術,射法、戈法、劍道、手搏等技能和步騎兵的協同戰鬥等成為軍事訓練的重要內容。
公元前4~前2世紀,古希臘和古羅馬軍隊的軍事訓練主要是排演陣形,學會使用長矛、劍、戰斧、匕首、弓箭、標槍、投石器、石弩和弩炮等兵器作戰。火藥的發明並應用於戰爭,促進了武器裝備的發展,軍事訓練發生了明顯變化。中國宋代陸續出現了燃燒性火器、爆炸性火器和管形火器。元代出現炮手軍,有了教習炮法的訓練。明代永樂年間,軍隊裝備了火槍、火炮,訓練中掌握火器的內容逐漸增加。著名將領戚繼光於1572年在薊州湯泉(今河北遵化北)組織的一次為期20余天約10萬人參加的演習校閲,表明軍事訓練發展到較高水平。
15~18世紀,歐洲一些國家的步兵大量裝備火槍、火炮,火槍、火炮的操作使用和線式隊形作戰成為訓練的重要內容。歐美一些國家開始建立技術兵種,出現了野戰、攻城和要塞炮兵的訓練。隨着軍事訓練的發展,逐漸產生專門的軍事學校,以培養各類軍事人才,滿足軍隊建設的需要。
中國北宋慶曆三年(1043)創立武學,作為培養軍事人才的場所,主要教授未授職的使臣、蔭補的官將子弟研習諸家兵法、歷代用兵成敗、忠義史實和弓矢騎射術等。明代軍事學校有了發展,設立京衞武學和各衞武學,訓練年輕軍官及繼承武官祿位的子弟。
17世紀末以後,歐美一些國家在陸軍、海軍中建立了一批軍事專業技術學校,專門培養軍事專業技術人才。19世紀中葉以後,後裝線膛槍、炮的使用和艦艇動力裝備的改進,使技術訓練越來越受到重視。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坦克、火炮、飛機、艦艇等裝備大量投入使用,許多新的兵種和專業兵相繼組建,陸軍、海軍、空軍在軍事訓練規模、內容、方法等方面發生了一系列變化。技術訓練方面,主要是學習各種火器的射擊技術,熟練掌握駕駛技術和航海技術等。戰術訓練方面,主要進行單兵戰術、分隊戰術、專業戰術和諸軍種、兵種合同戰術訓練,並進行大規模的協同作戰演習。大戰中,美、英等同盟國軍隊在諾曼底登陸前按預定計劃,選擇相似地形、水域,以旅、師為單位進行了一系列登陸作戰訓練,並於1944年4月底至5月初,在英國南部海面上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陸軍、海軍、空軍聯合登陸演習,熟悉作戰預案,演練協同動作。
19世紀60年代,中國清朝政府開始籌建近代海軍,並派人出國學習海軍專業技術,隨後又相繼建立了各類訓練機構。19世紀末,仿效西方的練兵方法,在天津小站訓練“定武軍”,開展使用新式武器及相應戰術的練兵活動,史稱小站練兵。
19世紀下半葉,中國清朝政府先後創辦福州船政學堂、天津水師學堂江南水師學堂、廣東水陸師學堂及天津武備學堂、江南陸師學堂、廣東陸師學堂、湖北武備學堂等,購進西洋武器,聘請外籍軍事教官,採用西方訓練方法,開展近代軍事教育。1913年6月,北洋政府在北京南苑創辦第一所軍事航空學校,開始培訓飛行人員。1924年,孫中山在中國共產黨和蘇聯的幫助下,在廣州黃埔創辦陸軍軍官學校,培養了大批軍事和政治人才。1928年起,中國國民黨軍隊仿照德、英、美等國軍隊進行軍事訓練。
20世紀30年代後,中國國民黨軍隊陸續建立一些陸軍軍官學校及空軍機械、通信、測繪、防空等專業學校,主要仿效德、英、美等國軍隊院校的訓練方式,培養軍官和技術人才。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科學技術迅速發展,原子彈、氫彈、中子彈和導彈核武器、核潛艇、戰略轟炸機等陸續裝備部隊;電子技術、制導技術和激光技術的發展及其在軍事上的廣泛應用,武器裝備向綜合化、系統化和高技術化方向發展,對軍事訓練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訓練內容更專更深,專業區分更細,20世紀90年代應用於軍事領域的專業技術已有2.5萬餘種。 [1] 

軍事訓練訓練體制

編輯
訓練體制分為單個人員訓練與部隊整體訓練。新兵主要在訓練中心或訓練基地進行入伍後的初級訓練。軍士和軍士長主要在各兵種專業技術院校中的軍士班、軍士長學校和部隊基地開辦的軍士學校培訓。指揮軍官分別在初、中、高三級指揮院校培訓。專業技術軍官分別在中等和高等兩類專業技術院校培訓。部隊整體訓練,特別是分隊戰術和合同戰術、戰役訓練,主要採取在訓練中心(綜合訓練中心)演習的方式進行。各級戰術演習、戰役演習和諸軍種、兵種的聯合作戰演習為各國軍隊所重視,成為軍事訓練的主要形式。
從1975年起,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各成員國每年聯合舉行代號為“秋季熔爐”的系列軍事演習,以檢驗北約組織擬定的歐洲作戰計劃的可行性,提高盟軍的快速反應和協同作戰能力。20世紀80年代,蘇軍舉行代號為“西方”的系列軍事演習,以論證軍事思想、軍事學術的發展變化,探索新的戰略、戰術運用原則和方法,檢驗新型武器裝備的技術、戰術性能。隨着高技術應用於軍事領域,許多國家軍隊建立技術先進的訓練管理體系,廣泛運用信息論、系統論和控制論等現代管理理論,實施科學訓練管理;制定各種訓練法規,健全各項訓練制度,在士兵中實行技術等級制,軍官中實行技術職稱制和定期交流制,院校中實行學位學銜制,新兵和新軍官培訓中實行淘汰制;大力發展訓練模擬器材和電化教學、訓練設備,實現訓練管理和訓練手段現代化。
許多國家還把預備役訓練放到重要的位置,作為儲備兵員的重要措施,通過多種途徑,有組織、有計劃地對預備役人員進行訓練,為戰時動員和快速擴編打下基礎。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事訓練經歷了革命戰爭和社會主義建設兩個不同的歷史時期。在革命戰爭時期,以戰教戰,從戰爭中學習戰爭,靠實戰鍛鍊部隊。各部隊利用作戰間隙,根據作戰對象和作戰任務有針對性地進行應急訓練,並通過總結實戰經驗指導訓練。有時還集中一定的時間進行軍事整訓。訓練內容以技術為主,戰術為輔。
技術訓練的內容主要有射擊、刺殺、投彈、爆破、土工作業等。戰術訓練的內容主要有游擊戰、運動戰及攻堅戰、夜戰、近戰等戰法。練兵的方法,主要是開展羣眾性的練兵活動,實行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能者為師,教學相長的練兵方法。 [1] 

軍事訓練軍校教育

編輯
在加強部隊訓練的同時,十分重視開展軍事院校教育。從1927年底在井岡山創辦紅軍第一個教導隊起,相繼建立紅軍學校、紅軍大學和一些隨營學校,培養了大批骨幹和幹部。抗日戰爭時期,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和各根據地的12所分校及少量專業學校,貫徹毛澤東提出的“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艱苦樸素的工作作風,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的教育方針和“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的校訓,邊學習、邊戰鬥、邊生產,全面開展軍政訓練,為抗日戰爭培養了20餘萬名幹部。解放戰爭時期,各戰略區先後組建了軍政大學和後勤、衞生學校,有的還創辦通信、工兵、炮兵、航空學校等,為部隊輸送了大批指揮和專業技術人才。軍事訓練對提高部隊的作戰能力,取得歷次革命戰爭的勝利起了重大的作用。 [1] 

軍事訓練中國發展

編輯
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在陸軍的基礎上,逐步發展成為諸軍種、兵種合成軍隊,武器裝備不斷更新,體制編制不斷完善,軍隊進入現代化、正規化建設的新時期,軍事訓練開始轉入正規化軌道,成為平時軍隊建設的中心任務。
20世紀50年代初,先後成立了中央軍事委員會軍事訓練部、軍校管理部和訓練總監部等訓練領導機構;召開了部隊、學校訓練會議,研究了院校教育方針、教學計劃、教育制度和體制編制,提出掌握新的技術,學會聯合作戰的訓練方針。
1953年,全軍展開了正規統一的訓練。各部隊認真貫徹執行毛澤東關於要開展正規訓練,迅速提高人民解放軍現代作戰能力的指示,以及中央軍委的戰鬥訓練命令,積極開展以戰鬥訓練為主的正規訓練。
1955年,舉辦全軍高級指揮軍官戰役集訓;同年11月,訓練總監部組織了有陸軍、海軍、空軍參加的遼東半島抗登陸演習,有力地推動了軍事訓練的發展。
1951~1959年,相繼組建軍事學院、高等軍事學院、政治學院、後勤學院、海軍學院、空軍學院,以及軍事、政治、後勤、技術等各級各類軍事院校100餘所,形成了較為完善的院校教育體系,為培養大批軍事、政治軍官和專業技術軍官奠定了基礎。
20世紀50年代末至60年代中期,堅持“以我為主”的訓練方針,恢復和發揚傳統的練兵方法。毛澤東軍事思想、新的戰略戰術和軍事技術成為部隊訓練和院校教育的重要內容;調整院校規模、體制、課程設置、學制等,確定指揮院校初、中、高“三級制”和完成、速成“兩股繩”的培訓體制,形成完整的軍官培訓體系;總結訓練經驗,組織編寫條令條例、教材和訓練大綱。
1964年,全軍推廣郭興福教學法,開展了規模空前的羣眾性的練兵和大比武活動。同年6月中旬,毛澤東、劉少奇、董必武、朱德、周恩來、鄧小平等觀看了北京、濟南部隊和民兵代表的軍事表演後,給予高度評價。這次練兵比武活動,繼承和發揚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優良練兵傳統,提高了全軍的軍政素質。
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初,軍事訓練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響和干擾,部隊的軍事訓練在一段時間內難以正常進行,全軍院校也由100多所減到40餘所。為迅速恢復和加強軍事訓練,中央軍委採取了有力措施。1972年4月,中央軍委發出《關於辦好教導隊加速輪訓部隊基層幹部的指示》,全軍開辦了近900個教導隊,採用軍長(師長)當連長,師長(團長)當排長,團長(營長)當班長,營以下軍官當兵的方法,僅2~3年就輪訓80餘萬軍官,提高了基層軍官會講、會做、會教、會做政治思想工作的能力,為恢復和加強軍事訓練準備了條件。同時,全軍加強部隊基礎訓練,全面開展以打飛機、打空降、打坦克為重點的訓練。在此期間,院校教育也得到加強,軍事院校由40餘所恢復到80餘所。70年代中期以後,鄧小平針對當時軍隊的狀況,提出“把軍事訓練提高到戰略位置”。
1975年11月,總參謀部舉辦全軍教導隊長集訓,重新頒發軍事訓練大綱和條令條例,確保全軍從部隊訓練到院校教育,從士兵訓練到軍官訓練,從基礎訓練到應用訓練,從技術訓練到戰術訓練的全面展開。
1977年12月,中央軍委作出《關於加強部隊教育訓練的決定》《關於辦好軍隊院校的決定》,進一步明確現代條件下軍事訓練的指導思想和任務。各部隊訓練着眼於提高在現代條件下的協同作戰能力、快速反應能力、電子對抗能力、後勤保障能力和野戰生存能力,逐步實現了由重點抓士兵的訓練轉為重點抓軍官的訓練,由重點抓打步兵的訓練轉為重點抓打坦克、打飛機、打空降的訓練,由重點抓單一兵種的訓練轉為重點抓諸軍種、兵種合同戰役、戰術訓練的重大轉變。
1981年秋季,組織有陸軍、空軍參加的華北地區軍事演習,標誌着人民解放軍革命化、正規化、現代化建設和在現代條件下諸軍種、兵種協同作戰能力達到了新水平。80年代中期以後,中央軍委下發《關於全軍教育訓練改革的若干問題》,全軍在訓練內容、方法、制度、體制等方面進行全面改革。
1985年,首次進行了激光電子模擬實兵戰術對抗演習和訓練模擬器材展覽,空軍、海軍和各兵種隨後也陸續進行了激光電子模擬實兵對抗演習,訓練手段現代化程度有了很大提高。
1986年,中央軍委作出《關於軍隊院校教育改革的決定》,理順和完善了指揮院校、專業技術院校培訓體制,使院校教育更加適應現代化、正規化革命軍隊建設的需要。在總結和研究局部戰爭及武裝衝突經驗的基礎上,各部隊開展了有針對性的訓練。1988年總參謀部組織的“西部88”戰役演習,深化了戰役訓練的理論。
1990年總參謀部組織的全軍教學法集訓,系統地總結了10年來軍事訓練改革的經驗。同年4月,中央軍委頒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訓練條例》,進一步明確了軍事訓練的基本任務,規範了軍事訓練的內容,提出了訓練的基本原則和要求,推動了部隊正規化訓練的深入發展。
1991年9月,北京軍區組織了所屬的步兵、炮兵、裝甲兵、工程兵、防化兵、通信兵、電子對抗兵和陸軍航空兵等兵種的上百個專業的軍事訓練彙報表演。江澤民等黨和國家領導人觀看了表演,並檢閲了演習部隊。這次彙報表演反映了精簡整編和訓練改革後部隊軍事訓練的新特點、新成果。
中央軍委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確立後,全軍着眼打贏高技術局部戰爭的需要,圍繞貫徹落實中央軍委“科技強軍”的戰略思想和實現“兩個根本性轉變”的要求,在訓練領域進行了內容、戰法、訓法、手段和管理等方面的改革,連續組織了一系列全軍性重大訓練活動,重點研究了高技術條件下的作戰訓練、合同作戰戰法、對抗訓練、模擬訓練、渡海登陸訓練、聯合訓練及部隊訓練改革等問題。
進入21世紀,軍隊體制編制、武器裝備、作戰樣式等發生了新的變化,為適應世界新軍事革命的發展和打贏信息化條件下局部戰爭的需要,2002年9月,中央軍委修訂和重新頒佈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訓練條例》,印發了軍事訓練大綱和教材,先後組織了“北劍”系列對抗演習、“123”戰略演習、“礪劍―2005”演習以及全軍一體化訓練骨幹集訓等訓練活動。
2006年6月,總參謀部在北京組織召開全軍軍事訓練工作會議,研究部署了軍事訓練領域全面深入貫徹科學發展觀,紮實推進軍事鬥爭準備的對策措施。人民解放軍加快了從機械化條件下軍事訓練向信息化條件下軍事訓練轉變的步伐。
2007年1月,總參謀部在北京舉辦了全軍信息化條件下軍事訓練專題集訓,集中院校、科研單位進行深入研究探索,對推進軍事訓練轉變的基本內涵、目標任務、方法途徑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認識,“推進機械化條件下軍事訓練向信息化條件下軍事訓練轉變”首次被寫入年度軍事訓練指示。同年4月,總參謀部組織了“礪劍―2007”演習,這是人民解放軍歷史上首次進行的複雜電磁環境下聯合火力打擊研究性演習。10月,胡錦濤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報告中明確提出,要提高軍隊應對多種安全威脅、完成多樣化軍事任務的能力,為軍隊建設和軍事鬥爭準備指明瞭方向,也為軍事訓練的創新發展確立了新的基點。
2008年7月,人民解放軍頒發了新一代軍事訓練與考核大綱,突出強調了提高軍隊核心軍事能力,充實了適應多樣化軍事任務的訓練內容。同時,人民解放軍積極開展軍事外交,通過組織和參與“和平使命”“友誼”“攜手”“聯合”等一系列中外聯合演習和聯合訓練,提高了信息化條件下的聯合作戰能力。
2012年11月,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對軍隊建設和軍事訓練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2013年3月,習近平提出了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強軍目標,作出了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的指示要求,為新形勢下軍事訓練指明瞭方向。圍繞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要求,中央軍委和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總裝備部對軍事訓練作出了新的調整和部署,組織實施了“強軍目標與軍事訓練”專題集訓、“和平使命―2013”中俄聯合反恐軍事演習、“使命行動―2013”跨區戰役演習、海軍編隊遠海訓練等一系列重大活動,開創了軍事訓練的新局面,軍事訓練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 [1] 

軍事訓練聯合訓練

編輯
在世界新軍事革命的推動下,戰爭形態發生了根本變化,由機械化戰爭向信息化戰爭演變,促使機械化條件下的軍事訓練向信息化條件下的軍事訓練轉變,軍事訓練呈現出新的發展趨勢。科學技術的發展,武器裝備的更新,促進了戰爭形態的演變,聯合作戰將成為信息化戰爭的基本作戰形式。為適應聯合作戰的需求,世界許多國家在聯合編組、聯合行動的基礎上,以新的訓練思想和理論為指導,開展聯合訓練與教育,把提高軍隊聯合作戰能力作為軍事訓練發展的重要方向。隨着聯合作戰的不斷髮展,聯合訓練將依託先進的技術手段,將情報信息、指揮控制、綜合保障、全維防護等作戰要素有機地結合在一起,通過聯合訓練形成整體作戰能力。聯合訓練將貫穿於戰略訓練、戰役訓練、戰術訓練和技術訓練的全過程,訓練內容將根據聯合作戰需要不斷拓展,訓練的形式和方法也將隨着信息技術的發展向多領域延伸。在國際安全與合作的背景下,維持和平行動、人道主義援助、反對恐怖主義、遏制國際犯罪、反毒緝毒、搶險救災等多種非戰爭軍事行動已成為軍隊履行使命的重要職能。面對安全威脅的多元性,軍事訓練在注重傳統安全威脅的同時,開始嚮應對多種威脅的軍事訓練拓展,非戰爭軍事行動訓練內容將成為軍事訓練內容的重要組成部分。維和行動訓練將成為提高國家和地區維和行動能力的基本條件;反恐行動訓練將成為軍事訓練的重要任務,國家或地區的反恐演習及跨國聯合反恐演習將不斷增多;應對突發性公共安全事故的聯合搜救訓練或演習將成為軍事訓練的重要科目。在軍隊信息化建設的進程中,新的技術和手段廣泛地應用於軍事領域,為軍事訓練提供更加科學先進的訓練手段,傳統的訓練模式將會得到根本的改變,訓練質量效益將會產生突破性進展。隨着模擬技術、網絡技術、虛擬現實技術的發展,軍事訓練將更注重實兵參加――模擬訓練――虛擬推演的整體訓練,通過具有作戰、訓練相互通用的集成系統,對作戰方案、戰法和作戰行動進行周密論證與比較,並以此為根據指導軍事訓練,實現作戰模擬與訓練模擬的有機結合。同時,通過訓練場地、訓練中心、訓練基地的技術和保障改革,提高訓練設施和資源的使用效率,完成由軍種訓練為主向聯合訓練為主的訓練體制的轉型。現代條件下,軍隊組織由機械化向信息化發展,技術兵種的比例增加,訓練內容拓展,科技含量增大,形式更加多樣,建立和完善信息化條件下軍事訓練的標準體系,實現訓練效果的實戰化、訓練管理的精確化,已成為保障軍事訓練的重要手段。通過機制建設、制度建設,不斷完善和健全軍事訓練的法規制度,細化保障軍事訓練的方法與措施。依法施訓將成為實施精確訓練管理的基本依據。訓練管理將依靠功能強大的信息支持系統,實施軍事訓練信息收集、傳遞、加工、處理的自動化,為訓練決策、計劃、組織、控制、評估提供快速準確的信息,滿足訓練管理精確化的要求,最大限度地提高軍事訓練效益。軍事革命引起的軍事訓練內容、方法的革新與變化,必然會引起軍事訓練體制調整及其重大變革,原有的訓練體制將會進一步優化,訓練職能機構將會有所調整。訓練領導與管理體制,將採用更加系統的集權與分權相結合的領導管理體制及與作戰相適應的軍事訓練體制。滿足實際需要的聯合訓練體制機制將進一步完善,符合時代要求的軍事教育訓練體系將進一步建立,為提高軍隊整體作戰能力的聯合職業教育體系及新的教育訓練體系將不斷完善。 [1] 
參考資料
  • 1.    中國軍事百科全書編審室.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中國大百科出版社,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