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魏文華

(相聲、北京琴書演員)

編輯 鎖定
魏文華(1937年1月-2018年8月5日),出生於1937年1月,天津人,相聲表演藝術家、教育家。
中文名
魏文華
國    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出生地
天津
出生日期
1937年1月
逝世日期
2018年8月5日
職    業
曲藝演員
代表作品
《學大鼓》《汾河灣》《黃鶴樓》
師    承
張文彬 武魁海 關學曾

魏文華人物生平

編輯
魏文華演唱北京琴書 魏文華演唱北京琴書
 魏文華,女,1937年1月出生,天津人,相聲、北京琴書演員。她生於曲藝世家。其父魏雅三系曲藝樂師,其母魏墨香系曲藝演員。其弟為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魏文亮,其丈夫為相聲名家劉文亨。魏文華6歲即隨父母演出於東北各地演唱曲藝和地方雜曲。1947年拜張文彬(綽號“瞎樸”)為師,學習相聲,學演了《六口人》、《四輩》、《反七口》、《報菜名》等傳統段子。1952年拜武魁海為師,學演的段子有《八扇屏》、《富貴圖》、《暗八扇》、《黃鶴樓》、《捉放曹》等。1956年後以學唱型的節目為主,常演的段子有《學評戲》、《黃梅戲》、《學梆子》、《學大鼓》及《對坐數來寶》等。1964年後兼學北京琴書,1965年拜師關學曾,她學演的曲目有《楊八姐遊春》、《鞭打蘆花》、《洗油澡》等,頗受觀眾歡迎。“文革”期間她仍堅持演出北京琴書《磐石灣》等。 [1] 
魏文華表演相聲 魏文華表演相聲
落實政策後加入了天津市實驗曲藝雜技團,繼續從事北京琴書的演唱,曾任天津市實驗曲藝雜技團黨支部委員和曲藝隊隊長,天津人民廣播電台保留有她這一時期演唱的北京琴書《將相和》、《包狀元招親》。後於1986年調入中國北方曲藝學校,從事教學管理。退休後,仍被校方聘為專業教師,教授中專和大專相聲課程,為培養、挖掘曲藝新人付出了很大的心血。 [1] 
2018年8月5日,魏文華因病醫治無效,在津逝世 [2] 

魏文華主要作品

編輯
1996年至1998年參加了整理錄製傳統相聲的活動,與魏文亮王文玉等人合作完成了傳統相聲《洋藥方》、《雜學唱》、《燈謎》、《學大鼓》、《學評戲》、《汾河灣》、《黃鶴樓》、《天文學》、《學梁祝》等節目。 [3] 

魏文華人物評價

編輯
很多人知道魏文華是相聲演員,但很少有人知道,魏文華還學過北京琴書,還是一位優秀的北京琴書演員。
“女相聲演員活兒的路子很窄,那時,同行就給出主意,讓我在相聲中主要學唱。”魏文華回憶,“那時,我跟張振圻老先生搭檔,他給我量活。張先生人很好,在他的幫助下,我在藝術上有了很大進步。”但是,到1963年的時候,因為政策原因,一大批女相聲演員轉業進入工廠,魏文華因為嗓子條件好,被留了下來,改學北京琴書。
1964年,魏文華正式拜北京琴書表演藝術家關學曾為師,學習北京琴書。“我當時在南開區曲藝團的時候,就根據錄音學了北京琴書《洗油澡》,後來,關先生到天津長城戲院演出,我去拜訪他。關先生一看我的演出,非常喜歡,而我也就成為他在天津唯一的弟子。”魏文華説。 [1] 
1984年,她被調入天津市曲藝團,一年後,魏文華來到中國北方曲藝學校擔任教務工作,直至1992年退休。兩年後,她被學校返聘,擔任學校相聲專業的教學工作。
魏文華2011年劇照 魏文華2011年劇照
一直以來,女相聲演員都很少。很多老一輩的女相聲演員已經故去了,還在世的,如於佑福(已故)、回婉華等老師,都已經不登台了。“從那個時代走過來現在還登台的,天津就我了。”魏文華説。
從小學相聲,大半輩子留在了相聲舞台,之後,又留在中國北方曲藝學校教授相聲,這輩子,魏文華和相聲是分不開的。説起教學工作,老太太很興奮:“第一屆,我教了8個女學員學相聲,現在除了一個,其他都幹這行。後來,我又教了一些男學員和女學員。” [1] 
北京琴書被列入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它在天津的發展並不好。面對記者詢問,魏文華説,“北京琴書不好學,在天津又沒有唱開。關先生在北京,當時天津的演員想學都不好學,而現在,關先生也去世了。”魏文華老師解釋,“北京琴書的表演形式是半説半唱,比較通俗,與相聲有點相像,它的大部分説唱裏都有包袱,很讓觀眾喜歡。但是,北京琴書看起來簡單,卻不好唱,它沒有甩腔,觀眾聽着感覺快到高潮部分了,可它又沒有,唱起來總是在板內,觀眾鼓掌都不好鼓掌。” [1] 
2010年6月14日,已經26年沒有表演過北京琴書的她登上了中國大戲院的舞台,在非物質文化遺產曲藝專場上與來自北京的師弟尚文和共同表演了北京琴書經典曲目《鞭打蘆花》,博得了滿堂喝彩。 [4] 

魏文華藝術特點

編輯
魏文華最為觀眾所熟知的還是她的那些柳活,她的柳活節目很多,如《學評戲》、《學大鼓》、《學梆子》等等。由於她的嗓子好,所以她能夠惟妙惟肖的學唱一些戲曲、曲藝名家的唱段,她早年錄的《學梆子》裏面學唱銀達子《戰北原》“有老夫傳將令我就把爾的頭殺”一句真假嗓結合,發揮出了女演員的特長。她在《學評戲》中學唱小白玉霜《秦香蓮》,鼻腔共鳴運用的很巧妙,是她柳活的經典之作。用駱玉笙的一句話説:“文華這嗓子唱大鼓也餓不着。”可見她的柳活還是很值得肯定的。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