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陳宗禮

(南宋官員)

編輯 鎖定
陳宗禮(1203~1270),南宋官員。字立之,號千峯,江西南豐人,一説江西廣昌楊溪鄉上峯村人。漢族。早年以教書為業,43歲方中進士。調邵武軍判官,知贛州,入為國子正,轉秘書省著作佐郎,遷秘書監。景定四年拜侍御史,直龍圖閣、淮西轉運判官,遷刑部尚書。宋度宗即位時,歷任殿中侍御史兼直講、禮部尚書、樞密院參知政事,卒於官,諡文定。為政直言清節,主張治國注重賞罰,為文以釋經義、述政治主張為主,以挺拔峻峭窮理著稱。所著《寄懷斐藁》、《曲轅散木集》等,已佚。
中文名
陳宗禮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203年
逝世日期
1270年
出生地
江西南豐
朝    代
南宋

陳宗禮人物簡介

編輯
陳宗禮幼時家境貧寒,身居陋室仍刻苦勤學。袁甫為江東提點刑獄時,陳宗禮前往拜師問學。20歲後,雖屢試不第,毫不氣餒,益發憤讀書。淳祐四年(1244),42歲時得中進士,欽點第三名,是為探花,於所居地南豐縣城安仁裏(今勝利路魁星巷)建魁星坊。
十二年初任邵武軍判官,入為國子正,遷太學博士、國子監丞,轉秘書省著作佐郎,兼考功郎官、國史實錄院校勘、景獻府教授,升著作郎。寶祐六年(1258),丁大全為丞相,把持朝政,網羅黨羽,推陳宗禮為尚書郎兼丞相掾。陳宗禮為人耿直,對丁大全擅作威福,迫害忠良,以致賢士藏匿,民心大失,危及社稷而上疏彈劾。丁大全極為惱怒,將陳宗禮罷歸。
開慶元年(1259)十月,丁大全罷相,吳潛賈似道為左、右丞相,陳宗禮被起用為太常少卿,以直寶謨閣、廣東提點刑獄進直煥章閣,遷秘書監。監察御史虞宓秉承賈似道之意,彈劾陳宗禮任廣東提點時與吳潛互相唱和,語多譏訕。陳宗禮被貶永州(今湖南零陵)居住。
景定四年(1263),為侍御史、直龍圖閣、淮西轉運判官,遷刑部尚書,又遭起居舍人曹孝慶彈劾罷官。鹹淳元年(1265),度宗即位,拜為殿中侍御史兼侍講。上疏帝王應以恭儉為德,清白為規,斥誅奸佞。並在進講《詩》時,勸諫度宗以自己的言行影響廷臣。代禮部侍郎兼給事中,利用進讀《孝宗聖訓》之機,慨然以革除弊政為己任,進言治理國家要以堯舜為榜樣,對有功者要封賞,對有罪之人要予以懲處,這樣才能防微杜漸,國家才能安寧。尋權禮部侍郎,代尚書之職,乞辭,不許。以華文閣直學知隆興府(今南昌),再辭,依舊職與待次差遣。後又依舊職調廣東經略安撫使兼知廣州。鹹淳六年(1270)正月,召為端明殿學士籤書樞密院事。十一月,進資政院學士,兼參知政事,卒於官。贈開府儀同三司盱江郡侯,諡“文定”。
陳宗禮從政數十年,敢於抨擊權相擅權誤國的剛直性格和一生清廉儉樸,除正俸外,無絲毫多取的生活作風,博得了人們的讚譽。他在文學上也頗有建樹,享有“文祖歐曾接真氣,詩尚陶韋得真趣”之譽。著有《寄懷棐藁》、《曲轅散木集》、《兩朝奏議》、《經筵講義》、《經史明辨》、《經史管見》、《人物論》等,已佚。《宋史》卷四二一有傳。

陳宗禮藏書之家

編輯
為官之餘,致力於藏書。時寓居於盱城,作一藏書堂,名“經畲堂”,藏書至萬卷。自作有《經畲堂賦》,記其藏書堂的內外之美,藏書之盛雲:“相彼寓居,巋然樓宇。據高而勝,開牖洞户。挹盱水於襟懷,納軍山於指顧。草木之華滋葱菁,曉夕之煙霏吞吐。乃建庭階,乃飾屏著,几席儼若,籤庋得所。熟黃緗素之前陳,綠幕黃簾之珍護。名以百計,卷以千數。上則庶幾平棘、清豐之儲,下亦可與荊田、亳祁而並婺。”自與宋綬、宋敏求、田偉、田鎬、祁元振等藏書家相比。著有《曲轅散木集》、《人物論》、《兩朝奏議》、《經史明辨》、《經史管見》等。 [1] 

陳宗禮宋史文載

編輯
陳宗禮字立之。少貧力學,袁甫為江東提點刑獄,宗禮往問學焉。淳佑四年,舉進士。調邵武軍判官,入為國子正,遷太學博士、國子監丞,轉秘書省著作佐郎。入對,言火不循軌。帝以星變為憂,宗禮曰:“上天示戒,在陛下修德佈政以迴天意。”又曰:“天下方事於利慾之中,士大夫奔競趨利,惟至公可以遏之。”兼考功郎官,兼國史實錄院校勘,兼景獻府教授,升著作郎,遷尚左郎官兼右司。時丁大全擅國柄,以言為諱。宗禮嘆曰:“此可一日居乎!”陛對,言:“願為宗社大計,毋但為倉廩府庫之小計;願得天下四海之心,毋但得左右便嬖戚畹之心;願寄腹心於忠良,毋但寄耳目於卑近;願四通八達以來正人,毋但旁蹊曲逕類引貪濁。”拜太常少卿,以直寶謨閣、廣東提點刑獄進直煥章閣,遷秘書監。以監察御史虞慮言追兩官,送永州居住。
景定四年,拜侍御史,直龍圖閣、淮西轉運判官,遷刑部尚書。以起居舍人曹孝慶言罷。度宗即位,兼侍講,拜殿中侍御史。疏言:“恭儉之德自上躬始,清白之規自宮禁始,左右之言利者必斥,蹊隧之私獻者必誅。”以《詩》進講,因奏:“帝王舉動,無微不顯,古人所以貴於慎獨也。”權禮部侍郎兼給事中。進讀《孝宗聖訓》,因奏:“安危治亂,常起於一念慮之間,念慮少差,禍亂隨見。天下之亂未有不起於微而成於著。”又言:“不以私意害公法,乃國家之福。”帝曰:“孝宗家法,惟賞善罰惡為尤謹。”宗禮言:“有功不賞,有罪不罰,雖堯舜不能治天下,信不可不謹也。”
禮部侍郎,尋權禮部尚書,乞奉祠,帝曰:“豈朕不足與有為耶?”以華文閣直學士知隆興府,再辭,依舊職與待次差遣。逾年,依舊職廣東經略安撫使兼知廣州,加端明殿學士、籤書樞密院事,尋兼權參知政事。疏奏:“國所以立,曰天命人心。因其警而加敬畏,天命未有不可回也;因其未墜而加綏定,人心未嘗不可回也。”卒官,遺表上,贈開府儀同三司、盱江郡侯,諡文定。

陳宗禮詩作選摘

編輯
【曉行】
披衣起遐徵,微茫認前路。哀鴻天際雲,殘月水邊樹。
晚出
落日山氣清,歸禽噪林杪。意行忘遠近,吟過深煙表。
虢虢水縈田,幽幽雲反嶠。忽聞隣寺鐘,沿途髮長嘯。
澹山岩】
永州澹巖天下稀,山靈妙斲涪翁知。蹲猊翔鳳獻穎異,中有仙佛來娛嬉。
我生骨相□冰雪,心境相□生懌悦。緣輕自笑來已遲,猶見巖前古時月。
題虞帝廟
南國薰風入帝歌,至今遺廟只嵯峨。一天曉色懷明哲,四野春光想太和。
存古尚瞻虞袞冕,撫時幾換禹山河。海濱樂可忘天下,解寫靈明是老軻。
參考資料
  • 1.    李玉安 黃正雨.中國藏書家通典:中國國際文化出版社,2005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