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聖殿春秋

(肯·福萊特著作的小説)

編輯 鎖定
《聖殿春秋》是2009年7月1日由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圖書,作者是肯·福萊特,譯者是胡允桓。本書主要講述了一個想要建造一座新的大教堂的中世紀男子的傳奇故事。
書    名
聖殿春秋
作    者
肯·福萊特
譯    者
胡允桓
出版社
上海譯文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9年7月1日
定    價
29 元
開    本
16 開
ISBN
9787532748433

聖殿春秋內容簡介

編輯
當他走過廢墟旁邊時。建造一座新的大教堂的前景似乎看來令人生畏了。那麼多石頭,那麼多木料,那麼多手藝匠人,那麼些年頭。他得掌握這一切。確保材料源源不斷地供應,監督木料和石頭的質量。僱用和解僱工人,不斷地用鉛錘和水平儀檢查他們的工作。為模型做樣板,設計和製作吊裝器械……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沒有那能力。
接着,他又想到從無到有的創造是多麼激動人心;將來有一天,在目前這塊除了廢墟還一無所有的地方,看到一座新教堂矗立着,而且能夠説:這是我修建的。
他腦子裏還有一個念頭,那是深埋在塵封的角落裏的,他簡直不願意對自己承認的一件事。如果他修好一座大教堂。上帝一定會對他垂青:他不知道他能不能要求讓埃格妮絲替他領受那份垂青。如果他能把建大教堂的工作奉獻給埃格妮絲。他會覺得她的靈魂是安全的,他也就可以放心休息了。
此書另有續集《無盡世界》,此書的前傳是《暗夜與黎明》

聖殿春秋作者簡介

編輯
肯·福萊特 肯·福萊特
KEN FOLLETT 肯·福萊特(1949- ) 當代大師級驚悚小説作家。一九四九年七月五日出生於英國威爾士加的夫,先後在哈羅·威爾德語法學校和普爾工學院學習,一九六七年進入倫敦大學學院學習哲學。 一九七八年憑藉小説《針眼》榮獲埃德加·愛倫·坡最佳小説獎,蜚聲國際,開始專職寫作。一九八九年出版的《聖殿春秋》,是作者最受歡迎的一本書,美國版至今仍保持每年十萬冊的銷量。二零零七年出版的續篇《無盡世界》,一舉登上《紐約時報》等十多個暢銷書榜首位。還著有《聖彼得堡來客》、《與獅同眠》等多部小説。

聖殿春秋目錄

編輯
序幕
一隻百靈落入獵網,
卻唱得益發甜美,
就如那哀婉的曲調,
能讓它破網而飛。
第一部分 1135-1136
第一章
像他這樣年齡的男人成了鰥夫,原是世上極普通的事。但那種失落感簡直猶如傷痛。他曾經聽人説過,一隻腳的大腳趾被砍掉的人會站不穩,經常摔倒,直到他重新學會走路為止。他有類似的感覺,好像被截了肢,他還沒法接受那種念頭——他永遠失去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1] 
第二章
如果傳説屬實的話,從前修士本來是處處平等的。一羣男人決定離開肉慾的世界,在曠野建起一座聖殿,以便他們在其中過敬奉上帝和自我剋制的生活;他們佔據一塊荒地,清理樹木,排
掉積水,耕種土地並共同建起教堂。那時候,他們確實如兄弟一般。
第三章
他到了哨兵的背後,兩臂繞過那人的肩膀。他的左手向後猛扳哨兵的下巴,右手持刀划向那人的喉嚨。威廉出了一口舒心的長氣,轉眼之間就幹掉了。威廉和瓦爾特在早飯前已經殺死了三個人。威廉感到一種大權在握的刺激。從今天起,沒人再笑話我了!他想。
第四章
傑克連忙又收集了些破爛,加到火上。火苗着得高了。他想,我還可以撲滅。塗在房樑上的瀝青開始變黑、冒煙。破爛燒得更旺了。他想,我現在還是可以撲滅的。接着,他看到那條狹窄的走道也燒起來了。他想,我還可以用我的斗篷撲滅這火。但相反,他往火上拋了更多的破爛,眼看着火苗躥得更高了。
第二部分 1136-1137
第五章
“因為它很美。”湯姆開始感到這是個很蠢的理由,打算再説點什麼,但一時拿不定主意説什麼好。後來他明白過來,菲利普一點兒都沒懷疑——他是受到感動了。湯姆的話觸動了他的心。菲利普終於點了點頭,似乎經過一番思考同意了。“是的。還有什麼能比為上帝做些美的東西更好的事呢?”他説。
第六章
她感到,身後的重重大門已經關閉,她的生活道路已經無法挽回了。她把手放在劍柄上發誓,聲音堅定有力,連她自己也沒想到。“我以全能的上帝和耶穌基督以及所有聖徒的名義起誓,我要照顧我弟弟理查,直到他完成了他的誓言。”她在自己胸前畫了十字。完成了,她想,我已經起過誓了,我寧死也不違揹我的誓言。
第七章
聖靈降臨節前夜,菲利普整夜都沒有閤眼。整整一星期,天氣一直很晴朗,對他的計劃十分理想——好天氣會有更多的人自願參加勞動——但星期六傍晚夜幕降臨時,開始下起雨來了。他躺在牀上,睜着眼,悶悶不樂地聽着屋頂上的雨點聲和樹木間的風聲。
第三部分1140-1142
第八章
他向前邁了一步,向威廉搖晃着一個指頭,嚇得威廉的坐騎驚慌地直往一邊躲。菲利普益發不可收:“你幹下這種種罪行之後,你只該説一件事:‘神父,我犯了罪!’你應該在修道院中下跪!你應該請求寬恕,如果你還想逃避地獄之火的話。”
第九章
菲利普也同樣直率地回望着國王。“如果上帝決定我的生命已經到頭,什麼也救不活我。”他説,那口氣聽起來比他自己感到的還要勇敢,“但是,如果上帝要我活下去,並且建成王橋大教堂,一萬名弓箭手也射不倒我。”
第十章
湯姆所給予他的,絕不是吃住這類平常的東西。湯姆給了他一些獨一無二的東西,是任何別人沒法給的,甚至他自己的父親也給不了;那是一種激情,一種技藝,一種藝術,一種生活方式。“你給了我這座大教堂,”傑克對死者低聲説,“謝謝你。”
第四部分 1142-1145
第十一章
“我沒法隨心所欲,”阿蓮娜非常傷心,“這不是我的命運。”傑克回答她:“你所做的是錯的,我該説,是邪惡的。放棄這樣的幸福,就像把珠寶扔進大海。比任何罪孽都要深重。”
第十二章
他感到自己在流淚。他走到哪裏都能生活下去,但他卻哪裏也不屬於。他曾經當過刻石匠、建築匠、修士和數學家,但卻不知道,如果真有的話,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傑克。他已經十九歲了,還無家可歸,無根可尋,既沒有家庭,也沒有生活的目標。
第十三章
懊悔的痛苦是她隨身攜帶的一個重負,如同懷着的胎兒一般。有時候她很清晰地感覺到了,有時候她幾乎丟到了腦後,但這種懊悔始終存在。它常常刺痛她,成了習慣性的痛苦。 [1] 
第五部分 1152-1155
第十四章
傑克看出來,他敗了。“就這樣吧,”他痛苦地説,“你們瞭解我,你們也瞭解我哥哥;但你們還是挑了阿爾弗雷德。你們瞭解菲利普副院長,你們也瞭解威廉伯爵;可你們還是挑了威廉。我對你們只有一句話要説,你們將要得到的一切,都是你們自找的。”
第十五章
理查的臉上綻放着仇恨的光彩。威廉可以看到他殘耳上的疤。理查仇恨的力量比起他手中閃光的劍更讓威廉害怕。威廉原以為他把理查徹底擊垮了,而如今理查捲土重來,率領着一支衣衫不整的隊伍,把威廉隨意耍弄。
第十六章
阿蓮娜嚇得瞪着眼睛。這一刺太可怕了。阿爾弗雷德殺豬般地號叫了一聲。理查抽出匕首,阿爾弗雷德的血從胸膛上的洞中噴湧而出。阿爾弗雷德張開嘴想再叫,但沒有發出聲音。他的面孔變白又變青,眼睛閉上,倒在了地上。血浸透了燈芯草。
第六部分 1170-1174
第十七章
“這些年來,我一直想弄清我的父母。”喬納森説。“我竭力想象他們是什麼樣子,請求上帝讓我和他們見面,我想知道他們是不是愛我,詢問他們為什麼撇下我。現在我明白了,我母親在生我時死了,我父親後來一直守在我身邊,直到他死。”他透過淚水笑了,“我沒法告訴你,我有多幸福。”
第十八章
殺人兇手們走後,有一陣僵持的沉寂。大主教的屍體俯卧在地上,砍掉的顱頂,連同上面的頭髮,像個壺蓋似的,翻在頭的旁邊。菲利普把臉埋在雙手之中。這結束了所有的希望,他不停地想,野蠻取勝了,野蠻取勝了。他有一種飄飄忽忽的暈眩而失重的感覺,如同他在緩緩墜下一個深湖,在絕望中溺死。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