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歐陽春

(名著《三俠五義》主要人物之一)

編輯 鎖定
歐陽春是中國古典名著《三俠五義》中的主要人物之一,號北俠,綽號紫髯伯,為三俠之首,手使一口七寶刀,與南俠展昭、 雙俠丁兆蘭丁兆蕙,陷空島五義:鑽天鼠盧方、徹地鼠韓彰、穿山鼠徐慶、翻江鼠蔣平、錦毛鼠白玉堂並稱 三俠五義。武功是這些人中最高的,不遜於南俠展昭。會點穴,掌中一口七寶刀壓蓋武林沒有對手。
曾霸王莊力戰羣賊捉拿馬強。他個性敦厚,喜歡小孩子,收艾虎為義子。與智化關係較好,經常一同遊歷江湖;與五義裏的盧芳、白玉堂關係較好,曾因倪馬案被牽連到東京打官司得到五義暗中幫助,曾下襄陽為給白玉堂幫忙。
中文名
歐陽春
別    名
北俠 歐陽爺 紫髯伯
國    籍
中國
民    族
職    業
俠客
主要成就
曾霸王莊力戰羣賊捉拿馬強
主要成就
曾下襄陽和智化卧底君山
信    仰
行俠仗義
武    器
七寶刀
義    子
小俠艾虎
朋    友
展昭、’智化、盧芳、白玉堂、沙龍、丁兆蘭
登場作品
《三俠五義》

歐陽春人物檔案

編輯
朝代:北宋仁宗年間
綽號:北俠 紫髯伯
姓名:歐陽春
民族:不詳
武器:七寶刀
妻子:無
義子:艾虎
好友:盧芳 沙龍 智化 白玉堂 丁兆蘭
外貌:卻有五旬上下年紀,身材魁梧壯漢,因是紫巍巍一部長鬚,人人皆稱他為紫髯伯,氣度不凡,另具一番英雄氣概。

歐陽春出場

編輯
《三俠五義》第059回:
包興獨步登樓,一看見當門一張桌空閒,便坐在那裏。抬頭看時,見那邊靠窗,有二人坐在那裏,另具一番英雄氣概,一個是碧睛紫髯,一個是少年英俊,真是氣度不凡,令人好生的羨慕。
你道此二人是誰?那碧睛紫髯的,便是北俠複姓歐陽名春,因是紫巍巍一部長鬚,人人皆稱他為紫髯伯。那少年英俊的,便是雙俠的大官人丁兆蘭,奉母命與南俠展爺修理房屋,以為來春畢婚。丁大官人與北俠原是素來聞名未曾見面的朋友,不期途中相遇,今約在酒樓吃酒。

歐陽春人物評價

編輯
作者雖有意描寫南俠與北俠,但都不很出色。----胡適《三俠五義》序 [1] 
歐陽春的形象和性格有一部分是明顯的,有一部分是需要用心猜度的。正如他的行事,也在隱顯之間,沖淡與功名之間來回搖擺。顯得既忱厚又促狹,既率真又做作,既出世又入世。在搖擺矛盾之中,呈現出一種特別的寬闊、真實與迷人。如果拿政治人物類比,北俠當以“奸雄”視之,是曹孟德一流的人物。如果説南俠似諄諄儒者,北俠則像一名政治家,睿智而似奸。

歐陽春部分節選

編輯
《三俠五義》第060回 紫髯伯有意除馬剛 丁兆蘭無心遇莽漢
且説歐陽爺與丁大爺在會仙樓上吃酒。自張老兒去後,丁大爺便向北俠道:“方才眼看惡奴的形景,又耳聽豪霸的強梁,兄台心下以為如何?”北俠道:“賢弟,咱們且吃酒,莫管他人的閒事。”丁大爺聽了,暗道:“聞得北俠武藝超羣,豪俠無比。如今聽他的口氣,竟是置而不論了。或者他不知我的心跡,今日初遇,未免的含糊其詞,也是有的。待我索性説明了,看是如何?”想罷,又道:“似你我行俠仗義,理當濟困扶危,剪惡除奸。若要依小弟主意,莫若將他除卻,方是正理。”北俠聽了,連忙擺手,道:“賢弟休得如此。豈不聞窗外有耳?倘漏風聲,不大穩便。難道賢弟醉了麼?”丁大爺聽了,便暗笑道:“好一個北俠,何膽小到如此田地?真是“聞名不如見面”!惜乎我身邊未帶利刃。如有利刃,今晚馬到成功,也叫他知道我雙俠的本領人物。”又轉念道:“有了。今晚何不與他一同住宿,我暗暗盜了他的刀且去行事。俟成功後,回來奚落他一場,豈不是件快事麼?”主意已定,便道:“果然小弟不勝酒,有些兒醉了。兄台還不用飯麼?”北俠道:“劣兄早就餓了,特為陪着賢弟。”丁大爺暗道:“我何用你陪呢?”便回頭喚堂官,要了飯菜點心來。不多時,堂官端來,二人用畢,會鈔下樓,天剛正午。
丁大爺便假裝醉態,道:“小弟今日懶怠行路,意欲在此住宿一宵。不知兄台意下如何?”北俠道:“久仰賢弟,未獲一見,今日幸會,焉有驟然就別之理。理當多盤桓幾日為是,劣兄惟命是聽。”丁大爺聽了,暗合心意,道:“我豈願意與你同住,不過要借你的刀一用耳。”正走間,來到一座廟宇門前。二人進內,見有個跛足道人,説明暫住一宵,明日多謝香資。道人連聲答應,即引到一小院,三間小房,極其僻靜。二人俱道:“甚好,甚好。”放下行李,北俠將寶刀帶着皮鞘子掛在小牆之上。丁大爺用目注視了一番。便彼此坐下,對面閒談。
丁大爺暗想道:“方才在酒樓上,惟恐耳目眾多,或者他不肯吐實。這如今在廟內,又極僻靜,待我再試探他一回,看是如何?”因又提起馬剛的過惡,並懷造反之心。“你若舉此義,不但與民除害,而且也算與國除害,豈不是件美事?”北俠笑道:“賢弟雖如此説,馬剛既有此心,他豈不加意防備呢?俗言“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豈可唐突?倘機不密,反為不美。”丁大爺聽了,更不耐煩,暗道:“這明是他膽怯,反説這些以敗吾興。不要管他,俟夜間人靜,叫他瞧瞧俺的手段。”到了晚飯時,那瘸道人端了幾碗素菜,饅首米飯,二人燈下囫圇吃完。道人撤去。彼此也不謙讓。丁大爺因瞧不起北俠,有些怠慢,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了。誰知北俠更有討厭處。他鬧了個吃飽了食困,剛然喝了點茶,他就張牙咧嘴的哈氣起來。丁大爺看了,更不如意,暗道:“他這樣的酒囊飯袋之人,也敢稱個“俠”字,真是令人可笑!”卻順口兒道:“兄台既有些睏倦,何不請先安歇呢?”北俠道:“賢弟若不見怪,劣兄就告罪了。”説罷,枕了包裹。不多時,便呼聲振耳。丁大爺不覺暗笑,自己也就盤膝打坐,閉目養神。
及至交了二鼓,丁大爺悄悄束縛,將大衫脱下來。未出屋子,先顯了個手段,偷了寶刀,背在背後。只聽北俠的呼聲益發大了。卻暗笑道:“無用之人,只好給我看衣服。少時事完成功,看他如何見我?”連忙出了屋門,越過牆頭,竟奔太歲莊而來。一二里路,少刻就到。看了看牆垣極高,也不用軟梯,便飛身躍上牆頭。看時原來此牆是外圍牆,裏面才是院牆。落下大牆,又上裏面院牆。這院牆卻是用瓦擺就的古老錢,丁大爺窄步而行。到了耳房,貼牆甚近。意欲由房上進去,豈不省事。兩手扳住耳房的邊磚,剛要縱身,覺得腳下磚一滑。低頭看時,見登的磚已離位。若一抬腳,此磚必落。心中暗道,此磚一落,其聲必響,那時驚動了人反為不美。若要鬆手,卻又趕不及了。只得用腳尖輕輕的碾力,慢慢的轉動,好容易將那塊磚穩住了。這才兩手用力,身體一長,便上了耳房。又到大房,在後坡裏略為喘息。只見僕婦丫環往來行走,要酒要菜,彼此傳喚。丁大爺趁空兒到了前坡,爬伏在房檐竊聽。
只聽眾姬妾賣俏爭寵,道:“千歲爺,為何喝了捏捏紅的酒,不喝我們挨挨酥的酒呢?奴婢是不依的。”又聽有男子哈哈笑道:“你放心!你們八個人的酒,孤家挨次兒都要喝一杯。只是慢着些兒飲,孤家是喝不慣急酒的。”丁大爺聽了,暗道:“怨得張老兒説他有造反之心;果然,他竟敢稱孤道寡起來。這不除卻,如何使得?”即用倒垂勢,把住椽頭,將身體貼在前檐之下,卻用兩手捏住椽頭,倒把兩腳撐住凌空,換步到了檐柱,用腳登定。將手一撒,身子向下一順,便抱住大柱,兩腿一抽,盤在柱上。頭朝下,腳朝上,“哧”“哧”“哧”順流而下,手已扶地。轉身站起,瞧了瞧此時無人,隔簾往裏偷看。見上面坐着一個人,年紀不過三旬向外,眾姬妾圍繞着,胡言亂語。丁大爺一見,不由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回手抽刀。罷咧!竟不知寶刀於何時失去,只剩下皮鞘。猛然想起要上耳房之時,腳下一滑,身體往前一栽,想是將刀甩出去了。自己在廊下手無寸鐵,難以站立。又見燈光照耀,只得退下。見迎面有塊太湖石,暫且藏於後面,往這邊偷看。
只見廳上一時寂靜。見眾姬妾從簾下一個一個爬出來,方嚷道:“了不得了!千歲爺的頭被妖精取了去了!”一時間,鼎沸起來。丁大爺在石後聽得明白,暗道:“這個妖精有趣。我也不必在此了,且自回廟再作道理。”想罷,從石後繞出,臨牆將身一縱,出了院牆。又縱身上了外圍牆,輕輕落下。腳剛着地,只見有個大漢奔過來,嗖的就是一棍。丁大爺忙閃身躲過。誰知大漢一連就是幾棍。虧得丁大爺眼快;雖然躲過,然而也就吃力得很。正在危急,只見牆頭坐着一人,擲下一物,將大漢打倒。丁大爺趕上一步按住。只見牆上那人飛身下來,將刀往大漢面前一晃,道:“你是何人?快説!”
丁大爺細瞧飛下這人,不是別個,卻是那膽小無能的北俠歐陽春,手內刀就是他的寶刀。心中早已明白,又是歡喜,又是佩服。只聽大漢道:“罷了,罷了!花喋呀,咱們是對頭。不想俺弟兄皆喪於你手!”丁大爺道:“這大漢好生無禮。那個是甚麼花蝶?”大漢道:“難道你不是花衝麼?”丁大爺道:“我叫兆蘭,卻不姓花。”大漢道:“如此説來,是俺錯認了。”丁大爺也就將他放起。大漢立起,-了塵土,見衣裳上一片血跡,道:“這是那裏的血呀?”丁大爺一眼瞧見那邊一顆首級,便知是北俠取的馬剛之首,方才打倒大漢,就是此物,連忙道:“咱們且離此處,在那邊説去。”
三人一壁走着,大爺丁兆蘭問大漢道:“足下何人?”大漢道:“俺姓龍名濤。因花蝴蝶花衝將俺哥哥龍淵殺害。是俺懷仇在心,時刻要替兄報仇。無奈這花衝形蹤詭秘,譎詐多端,再也拿他不着,方才是我們夥計夜星子馮七告訴於我,説有人進馬剛家內。俺想馬剛家中姬妾眾多,必是花衝又相中了那一個;因此持棍前來,不想遇見二位。方才尊駕提兆蘭二字,莫非是茉花村丁大員外麼?”兆蘭道:“我便是丁兆蘭。”龍濤道:“俺久要拜訪,未得其便,不想今日相遇。──又險些兒誤傷了好人。”又問:“此位是誰?”丁大爺道:“此位複姓歐陽名春。”龍濤道:“哎呀!莫非是北俠紫髯伯麼?”丁大爺道:“正是。”龍濤道:“妙極!俺要報殺兄之仇,屢欲拜訪,懇求幫助。不期今日幸遇二位。無甚麼説的,求懇二位幫助小人則個。”説罷,納頭便拜。丁大爺連忙扶起,道:“何必如此。”龍濤道:“大官人不知,小人在本縣當個捕快差使。昨日奉縣尊之命,要捉捕馬剛。小人昨奉此差,一來查訪馬剛的破綻,二來暗尋花蝶的形蹤,與兄報仇。無奈自己本領不濟,恐不是他的對手。故此求二位官人幫助幫助。”北俠道:“既是這等,馬剛已死,你也不必管了。只是這花衝,我們不認得他,怎麼樣呢?”龍濤道:“若論花衝的形景,也是少年公子模樣,卻是武藝高強。因他最愛採花,每逢夜間出入,鬢邊必簪一枝蝴蝶;因此人皆喚他是花蝴蝶。每逢熱鬧場中,必要去遊玩。若見了美貌婦女,他必要下工夫,到了人家採花。這廝造孽多端,作惡無數。前日還聞得他要上灶君祠去呢。小人還要上那裏去訪他。”北俠道:“灶君祠在那裏?”龍濤道:“在此縣的東南三十里,也是個熱鬧去處。”丁大爺道:“既如此,這時離開廟的日期尚有半個月的光景,我們還要到家中去。倘到臨期,咱們俱在灶君祠會齊。如若他要往別處去,你可派人到茉花村給我們送個信,我們好幫助於你。”龍濤道:“大官人説的極是。小人就此告別。馮七還在那裏等我聽信呢。”
龍七去後,二人離廟不遠,仍然從後面越牆而入。來到屋中,寬了衣服。丁大爺將皮鞘交付北俠,道:“原物奉還。仁兄何時將刀抽去?”北俠笑道:“就是賢弟用腳穩磚之時,此刀已歸吾手。”丁大爺笑道:“仁兄真乃英雄,弟弗如也!”北俠笑道:“豈敢,豈敢。”丁大爺又問道:“姬妾何以聲言妖精取了千歲之頭?此是何故?小弟不解。”北俠道:“凡你我俠義作事,不聲張,總要機密。能彀隱諱,寧可不露本來面目。只要剪惡除強,扶危濟困就是了,又何必諄諄叫人知道呢。就是昨夕酒樓所談及廟內説的那些話,以後勸賢弟再不可如此,所謂“臨事而懼,好謀而成”,方於事有稗益。”丁兆蘭聽了,深為有理,連聲道:“仁兄所言最是。”
又見北俠從懷中掏出三個軟搭搭的東西,遞給丁大爺道:“賢弟請看妖怪。”兆蘭接來一看,原來是三個皮套做成皮臉兒,不覺笑道:“小弟從今方知仁兄是兩面人了。”北俠亦笑道:“劣兄雖有兩面。也不過逢場作戲,幸喜不失本來面目。”丁大爺道:“噯喲!仁兄雖是作戲呀,然而逢着的也不是當耍的呢。”北俠聽罷,笑了一笑,又將刀歸鞘擱起,開言道:“賢弟有所不知。劣兄雖逢場作戲,殺了馬剛,其中還有一個好處。”丁大爺道:“其中還有甚麼好處呢?小弟請教。望乞説明,以開茅塞。”
未知北俠説出甚麼話來,下回分曉。 [2] 

歐陽春影視形象

編輯
年份
片名
演員
備註
1994
電視劇 [4] 
2000
江濤
電視劇
2009
高戰
電視劇
2010
電視劇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