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城子村

(雲南省紅河州瀘西縣永寧鄉城子村)

編輯 鎖定
城子村隸屬於雲南省紅河州瀘西縣永寧鄉,位於雲南省瀘西縣城南25公里處,是一座罕見的古村。該村是明廣西府第五代士官昂貴的府地所在,整個村子依山而建,層層而上的土庫房形成一級級台階,最多的有17台,一般也在10台以上,不少土庫房頂連綴在一起,形成數十米甚至上百米的平台,全村1000多間土庫房,或首尾相銜,或左右毗連,將村户人家結為一體,其造型獨特,實屬罕見。全村人口204人。
2019年1月,城子村入選第七批中國歷史文化名村。 [1] 
中文名
城子村
行政區類別
所屬地區
雲南省紅河州瀘西縣永寧鄉
人口數量
204人

城子村文化名村

編輯
城子村
城子村(5張)
城子村先是彝族先民白勺部的聚居區,之後大批漢族羣眾遷入,便形成了彝漢建築風格的完美結合。村中小學已有上百年曆史,已故全國政協副主席、著名彝族愛國將領張衝曾在此就讀。解放戰爭時期,滇桂黔邊縱隊盤北指揮部曾設此地。這個村獨特的古蹟景觀和濃厚的人文氣氛,被當地人稱為"瀘西的布達拉宮"。國家建設部風景名勝專家、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員宋林華經過考察後認為,城子村民居符合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第一、二、三、四、五條標準。2003年,瀘西縣委、縣政府已把這個村申報為"雲南省歷史文化名村"、"雲南旅遊小鎮"。

城子村歷史悠久

編輯
這個村之所以受到關注,首先是因為這個村歷史悠久,具有300多年的歷史;其次因為這個村是"城",這些土庫房在雲南省哀牢山區被稱為"土掌房",但這裏的土庫房與其他地方的土掌房相比,最大的不同點在於集中連片、依山而建、户户可通、家家相連。不少人家的屋頂就是上面一户人家的平台和晾曬穀物的場院。村中大多為三間兩耳下八户土平房,無論是一層或兩層,院落中間都留出一個5至6平方米的天窗,一是為通風透光,二是為上房頂行走方便,天井中立一架木梯,上房頂即可到其他人家。由於上下有木梯相通,户户有平台相連,只要進入一家,就可從平台進入另一户人家,直至走通全村人家,因而整個村子曲徑通達,宛若迷宮;再次是這個村子民風純樸,人心善良,凡見生人,村民都主動熱情招呼,盛情邀請到自己家吃飯。
城子村原本是一座城。早在明代成化年間,彝族先民就在這裏開荒種地、起房蓋屋。清代改土歸流時,當時統治丘北、彌勒、瀘西一帶的彝族土司知府從中樞鎮(今瀘西縣城)搬到城子村,土司知府昂貴的衙門就建在山頂上,威震四方。那時,城子盛極一時,山腳有高聳的城牆,城牆下有護城河,護城河上有吊橋,東城門樓上建有炮位和槍眼,由土司府的兵丁把守。城中建有江西街等街道,外地漢族就在此時搬遷入住的。在兵荒馬亂年代,這座土庫房羣落適應了可攻可守、左右逢源的需要,300多年間經受了多次戰爭和外敵入侵,但卻從未被攻破。在村子裏,清朝初年曾被朝廷授予"鋭勇巴圖魯"銜的"將軍弟"李家大院,是規模最大的土庫房,雕龍畫鳳,工藝精美。
為做好保護與開發工作,瀘西縣委、政府先後投入20多萬元,對村子進行了規劃建設,修建了停車場,改善了環境衞生,對"將軍府"、"姊妹牆"、昂土司府等景點進行了原始性修復,制定了景點遊覽線路。這個村子已與石林風景區、瀘西阿瀘古洞、九溪山森林公園、丘北普者黑風景區連成一條旅遊線路。

城子村建築風格

編輯
城子村離瀘西縣城不遠,在25公里外的永寧鄉,當地人告訴我,城子村一天裏最好看的時候,是清晨太陽初生時,因為絢麗的朝霞和土黃色的古民居互相輝映。於是,第二天一早,我們便沿着線條完美的盤山公路向城子村奔去。車外的田野浸潤在清晨的光線裏,放牧的彝族少女、懸掛在屋檐下的金黃玉米、成串的火紅辣椒,構成了色彩妖豔的寬幅油畫。
遠遠地,在距它還有一定距離的山腰上,我們就看到了一大片長在山上的蔚為壯觀的土掌房,這是它給我的第一印象。土掌房在紅河的彝族地區並不稀罕,此前,我在滇中和滇東南很多地方都有見到,但是,像城子村這樣大面積、大規模,並且保存完好的土掌房,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我們的司機也是當地人,見我們一路拍照,他説帶我們到一個視野最好的位置去,於是,我們跟着他爬到西邊鳳凰山上。的確,從那裏可以完整地看到整個村子,600多幢完整的土掌房形成城堡狀,浸潤在日出的柔軟光線中,温暖又莊嚴。
進入村子後,看到的的確和別處土掌房風格截然不同,但那一次因為時間有限,我們走馬觀花一番後便匆匆離開,但心裏始終惦記着它,覺得它一定大有來頭。此後幾年,為了全方位瞭解這裏,我經常出入城子村,想為它做個專題,並和那裏的鄉長李雲福和當地作家楊永明成了好朋友,和他們的交往使我受益匪淺,是他們讓我對城子村的瞭解一步步深入。
首先是土掌房。這是一種彝族民間建築,與藏式石樓非常相似,平頂、厚實,大多建在斜坡上,以石為牆基,用土坯砌牆或用土築牆,多為平房,部分為二層或三層。和這些共通性相比,城子村的土掌房最特別處在哪裏呢?
從村外看,印象最深刻的一定是它的規模和外型。村裏的土掌房全都依山勢而建,層層疊疊,上下相通,並且左右相連,規模最大的,有24户人家左右相連、且上下共有17級,像是大城堡中的小堡壘,非常壯觀。遠遠望去,那層層疊疊、自下而上的土掌房像長長的台階,如果遇上秋收時節,村民們會在屋頂堆起一個個糧食垛,整個村子就更像一個戒備森嚴的碉堡。
李雲福説,這些土掌房都已經有數百年曆史,為什麼可以完整地保存至今?這又與土掌房的建材息息相關,但這一點,需要進入村子後認真觀察才會注意到。這種罕見的土掌房是以當地耐水防腐性很強的樹和粘性很強的粘土為主要原料,房屋周圍以木材或夯土作牆,屋頂上鋪上劈柴、木棒、松針和粘土攤平後用木棒捶實。它最大的好處是冬曖夏涼,因為城子村地處低海拔峽谷地帶,夏季燥熱難擋,冬季又非常寒冷,土掌房則起了很好的保護作用。並且防火性能好,因為房屋後牆是山,兩側是土包柱,頂上為土壓木,就是偶有失火,也不會殃及四鄰。幾百年來,城子村從沒有失火的記載。
我們曾認真總結過城子村土掌房的特徵,其實真正與眾不同處,是它在內外結合中體現出來的風格。比如,土掌房這一事物本來是彝族民間建築,外觀上是純粹的彝族,但是,內部結構和裝飾卻又有很濃的漢族味,我們曾在一座名叫“將軍第”
村規模最大的房屋)的院子裏,看到漢族典型的結構:八角飛檐、四合院,並且雕龍畫鳳。

城子村歷史傳説

編輯
可是在少數民族如此集中,而又地處偏遠的城子村,為什麼會有這種結合?在和楊永明深入考察幾次之後,這個答案漸漸明晰起來。
明清兩代,朝廷對雲南土司制度實行普遍的“改土歸流”,即將地方土官(大多是少數民族)改成流官(大多是漢族),如此,則上層統治有了漢族;改土歸流後,政府又大量遷入外來移民,大多是漢民,於是,上下層級都有了漢族的因素。據《瀘西縣誌》記載,城子村古時則是彝族白勺部的聚居區,但今天永寧鄉一帶的彝族多是從金沙江流域遷徙而來。漢族遷入後,會和當地彝族有各方面的接觸和磨合,而最後的結果,在最表層的表現上,就是這種漢彝結合的土掌房
可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大規模?今天城子村外仍有護城河,形制規劃上完全是城堡的格局,可以想象,以前這裏一定是一個極為輝煌的府城。而它今天不過一個鄉而已,這又與當時的土官相關。
明朝成化年間,廣西(今瀘西)土知府昂貴便在這裏建造土司衙門,改白勺(城子村舊名)為永安府。昂貴土司的到來使城子村飛速發展,並很快成為滇南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白勺頓時從一個小村升級為擁有1200多户人家的府城,建築物也得到大規模發展,府城依山勢修築城牆、城門、樓堡,成為一座遠近聞名的城堡,樓堡高聳、城門森嚴。
可惜好景不長,昂貴因為驕淫無忌,被人進京告發,明成化十七年,朝廷以兵加罪,昂貴兵敗自殺,府城大部分房屋被燒燬,土府衙門也僅留下前廳。昴貴死後,很多土著彝族遠逃他鄉,政府遷入大量移民,並進駐軍隊,在此設立了哨樓、炮台等軍事設施,使城子村的房屋建築形成了既適應民眾居住,又能抵禦外敵入侵的最佳房屋結構。幾百年來,雖然外敵多次入侵,城子村卻從未被攻破。
而這些頗為光輝的歷史,都與另一個大背景密切相關。楊永明在經過多年考證後,發現了一個震驚全國的事實:城子村就是古代滇國中非常出名的“自杞國”遺址。在有關自杞國的記載裏,充斥着馬幫、絲綢之路、開放、輝煌等潔光片羽。可是很快,蒙古的鐵蹄跨入雲南,自杞國雖與蒙古軍血戰6年,最後仍然兵敗,白勺城淪陷,“自杞國”歸順元朝。
而人們對它的記憶,隨同它輝煌歷史的遠去而一起流逝,這個有着千年歷史的古村落在大山裏面默默默無聞地度過一代又一代。而取代“白勺”的“城子村”,則幾乎被遺忘。
瀘西永寧城子村價值:
瀘西永寧城子村
瀘西永寧城子村是位於雲南省紅河州瀘西縣永寧鄉距縣城瀘西25公里。整個村子,竟有着600多棟300年前的古民居土庫房羣落。
雲南省紅河州瀘西縣永寧鄉城子村一間間的平頂土庫房,層層疊起,集中連片,美麗壯觀。初來乍到時,你一定覺得它不是村莊,而是一座古老神秘的土城堡。古村坐落在200多米高的飛鳳山坡,東臨龍盤山,西接玉屏、筆架山,北對芙蓉山(又名木榮山),後枕金鼎山。這裏的座座峯嶺,險峻高遠,蜿蜒盤旋,它的美麗,就如它的名字,讓人陶醉和驚奇。飛鳳山中間突起,狀如飛風,太陽山、太陰山(又名月牙山)左右峙立護衞,地勢險峻。昔時,這裏有位自號"飛鳳山人"的隱士,在關聖宮牆壁上揮筆留詩:"歧山今何向?嗷嗷是處鳴,四靈神鳥舞,七彩紫龍橫;浴日凌雲漢,清泉濯玉屏,丹山鐘鼓響,萬國頌咸亨。" 這首詩,寫出了城子村的坐落形勢及隱居於此的喜悦之情。土庫房依山而建,用泥土築就平頂,左右相連,上下相通。
城子村其中竟有24户人家的屋頂相接,幾乎在同水平線上;最具特色的是,下家房頂便是上家的場院,層層而上,直達山頂。層疊最多的有17台,一般都在十台以上。遠遠望去,古村城子的土庫房羣落,如堆疊齊整的蜂房,又如碩大無比的台階;似層層奇巧的梯田,又似質樸古老的布達拉宮殿。在你驚歎之後,你不禁會想: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古老的土庫房羣落保存得如此完美?在你觀賞之後,你一定會深思:這樣的房屋建構,它體現了或是促成了一種什麼樣的人文底藴?
瀘西永寧城子村的價值:
城子村為規模最大的土庫房,大門為木架結構的八角飛檐形,做工非凡,雕刻精細,結構縝密。裏面為四合院結構,正房三層,左右廂房兩層。在柱頭、門楣、窗子,甚至於柱腳石上,都雕龍刻鳳,極具漢族建築風格。可以説是建築的標本或化石。而且,有這樣風格和結構的房屋,在村中有不少。城子土庫房,可以説是彝漢風格的完美結合:外觀上是彝族的,而層構和內部結構卻是漢族的。這種風格,標誌着明、清兩代"改土設流"政策帶來的民族、文化的融合。它是彝漢民族建築藝術完美融合的結晶。
據《瀘西縣誌》載,現今居住在永寧鄉一帶的彝族多是從金沙江流域遷徙而來,而城子村古時正是彝族白勺部的聚居區,建築外觀上彝族風格就説明這點。所以,城子最早的土庫房無疑是彝族先民所建。只不過後來,特別是明、清兩代,北方的漢民族或逃避戰禍,或"改土設流"政令遷移,或軍屯制度,以至大批湧入。彝、漢民族大融合,這樣,就出現了城子土庫房珠聯璧合的彝漢風格。這是城子古村建築藝術的一個重要價值,是其他彝族民居所不能媲美的。
瀘西永寧城子村的軍事攻防價值:
城子土庫房羣落還體現了歷史上軍事攻防的重要價值。或者説,這樣的建築正是為了防禦外敵入侵而建蓋。永寧河潺潺流淌,流逝了幾多戰火硝煙!如今,你隨便走進一户農家,都能看到相似的情形:大門兩側是豬廄、牛廄和堆放雜物的小房,從中間的石階而上,進入正房再至樓上,然後通過樓上的小門到屋頂。由於不少人家的屋頂就是上面一户人家門前的平台(場院),因而可輕而易舉地進入另一户人家,加之左右屋頂常常相連或有樓梯相接,又可從場院平台進入另一户人家,直至串完全村。真是曲徑通幽,宛若迷宮,若不深入進去,難知其中奧妙。建蓋這種奇特的民居羣落,首先是地勢使然。飛鳳山高度僅200餘米,面積約0.5平方公里,在這樣狹窄的地方,蝸居幾百户人家,當然只能依山就勢,充分利用並創造空間。但為什麼這麼多人要擠在此建房呢?莫非這裏真是一塊人們傳説中的風水寶地?實際上,土庫房建築羣落是歷史變遷防禦攻伐選擇的最終結果。明朝成化年間廣西(今瀘西)土知府昂貴在這裏建造自己的土司衙門,改白勺(城子舊名)為永安府,住户由原來的幾十户陡升到1200餘户,使這裏的建築突飛猛進,發展到鼎盛時期,形成府城的格局。府城四周依山築土城牆,北臨護城河,城鼓樓建於河上。東、西、南面各有城門,樓堡高聳,巍峨莊嚴。成為廣西府一座有名的大城。土司衙門建於飛鳳山頂,有後衙、大堂、中堂、前廳,紅樓碧瓦,宏偉壯麗,雕樑畫棟。府衙右側是官府住户,左側有宣慰使軍轅(實為土知府昂貴兵頭衙門)。府衙前左右兩邊有大小營盤(昂貴駐兵),形成犄角之勢。在衙門西側山腰還設置著名的"江西街"(傳説江西人到這裏賣布匹、針織品的街道)。街道兩側興建的 [2]   房屋,大都是土木結構的瓦樓建築和少數兩層的土庫房。
永寧城子村 永寧城子村
百姓多數住土庫房和少數垛一層的土樓房(柱子中部打眼,穿二盤,擔樓楞,用土蓋為雙層式土樓)。也有少數用竹子鋪蓋的竹樓及木板鋪蓋的木板樓。部分富户,蓋的是四合院,主房、耳房、廳房具全,有一定規模。此時的住樓已有石基和柱腳,上面雕龍刻鳳,圖案有八仙、二十四孝、大禹耕田等及雕鏤精細的各種奇花異草。昂貴土司畢竟有錢有勢又見世面,他的到來使城子村建築在彝族土築房的基礎上,融入了漢民族的風格。 永安府,就這樣,在昂貴的經營下,成為滇南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之一,盛極一時。可惜好景不長,據《廣西府志》記載,昂貴傲而忘形,屠殺無辜,"……被害之人聚訟連羣,遮訴盈路,痛憤切於骨髓,冤叫徹於蒼天……"後來,廣西府土照磨趙通派兒趙瓊進京告發,明成化十七年,朝廷以兵加罪,召至滅頂之災,兵敗自殺,家屬被遣。因為兵災,府城大部分瓦樓被燒燬,土府衙門僅剩下前廳(明嘉靖年間改為永安寺)。很多土著彝族遠逃他鄉,永安城一時幾為空城。歷經數代,土知府時期的瓦樓建築已不多,反而土庫房以其建構上進退自如和防火優勢,被保存並發展起來。如:土府時期的大營盤、小龍樹(傳説一棵慄樹建 二十四間平房)及小營盤上部的土司馬廄的土庫房,共有近四十户民居,至今仍在,已有五百多年在歷史。昂貴死後,在政府的安置下,遷入大批移民,形成漢多彝少彝漢共處的格局。漢兵進駐,實行軍屯,設立哨卡,經多次修建,最終形成了一座有"一宮(關聖宮),二台(炮台),三營,四橋,六門,八碉"的"城子哨"。建入清朝,城子建築又大有改進。古村城子,清明建築,留下來的較多。僅就飛鳳山的層樓疊宅,約佔70%,大多是四合院土庫房,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最有價值的是"將軍第",為典型的四合大院。富麗堂皇,雕鏤藝術讓人歎為觀止。在兵荒馬亂的年代,保衞寨子的安全成為村子頭領的當務之急,而土庫房建築正適應這一需要而被廣為建蓋。300多年來,城子村曾多次發生外敵入侵的戰事,但寨子卻從未被攻破或燒燬。如"紅白旗鬧事"、"趙光廷造反"及邱北土匪羅四、羅五率眾來犯等事件。城子村子雖都遭到連續幾天的攻打,但全村居民沒傷一人,而來犯之敵卻傷亡慘重,最終潰敗而去。難怪今天的遊人、專家,看到古村土庫房羣落建構後,仍不禁感嘆:"如果遇到外敵入侵,村中人可攻可守,可進可退,左右逢源,如魚得水!"如今永寧城子村攝影愛好者的攝影天堂,城子村已經成為雲南攝影旅遊新景色 [3] 
城子村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