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呂嘉

(漢武帝時南越國丞相)

編輯 鎖定
呂嘉,南越國丞相,趙佗建立南越國以後,為鞏固後方,把呂嘉調升中央,封地置產(今順德大良),並任命為丞相。呂嘉積極推廣中原文化、先進農耕技術,使南越國發展壯大。呂嘉連續擔任三代南越王的輔臣,權傾一時。元鼎六年(前111年),呂嘉殺掉主張歸漢的南越王趙興,與中央朝廷抗衡。
本    名
呂嘉
出生日期
不詳
主要成就
南越國丞相
國    籍
中國
出    處
《史記》

呂嘉人物生平

編輯

呂嘉權傾南越

司馬遷在《史記》中沒有提到呂嘉自何時起開始擔任南越國的丞相。呂嘉這一名字,在《史記·南越列傳》中趙興即位、安國少季出使南越後才第一次出現。呂嘉為南越朝中元老,權高位重,呂氏宗族全都與王室聯姻通婚,“其相呂嘉年長矣,相三王,宗族官仕為長吏者七十餘人,男盡尚王女,女盡嫁王子兄弟宗室,及蒼梧秦王有連。其居國中甚重,越人信之,多為耳目者,得眾心愈於王。” [1]  公元前125年,呂嘉兼任南越國的太傅 [2] 

呂嘉漢使入越

南越明王趙嬰齊早年曾到漢武帝身邊做宿衞長達十二年之久,趙嬰齊在沒去長安之前,便在南越娶當地的南越女子為妻,生下長子趙建德。趙嬰齊去長安做宿衞後,又娶邯鄲樛氏做妻子,生下次子趙興。趙嬰齊繼位後,廢長立幼,將次子趙興立為太子,樛氏立為王后。
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趙嬰齊去世,太子趙興繼位,是為南越哀王。當時漢朝初平匈奴後,漢武帝想把漢朝勢力延伸入南越國,於同年派安國少季、辯士諫大夫終軍、勇士魏臣等出使南越,告諭趙興和樛太后,讓他們比照內地諸侯進京朝拜天子,內屬漢朝;又令衞尉路博德率兵駐守桂陽,接應使者,在軍事上威懾南越。安國少季來南越後,與樛太后私通,南越人因此多不信任樛太后。趙興年少,太后害怕發生動亂,也想依靠漢朝的威勢,屢次勸説南越王和羣臣請求歸屬漢朝,還通過使者上書天子,請求比照內地諸侯,三年朝見天子一次,撤除邊境的關塞。
漢武帝遂將丞相、內史、中尉、大傅等官印賜給南越,其餘的官職由南越自己安置;讓南越比照內地諸侯用漢朝法律,廢除南越以前的黥刑劓刑,還命使者都留下來鎮撫南越,力求南越的局勢平穩。在接到漢武帝的諭旨後,南越王及王太后開始整理行裝和貴重財物,為進京朝見天子做準備。
作為南越國實權掌握者的呂嘉,不願歸漢。於公,南越國始祖趙佗曾留下國訓,不得入朝拜見天子。樛太后所為無疑違背了這一國訓;於私,從當時的形勢來看,南越國一旦內屬,就得比照中原地區的諸侯國,接受中央政府的管理,趙興當然還可以照舊做他的王,而丞相、中尉等官員,就要由中央政府委派,這樣,呂嘉和他的宗族、親戚地位難保。
於是,呂嘉多次規勸趙興放棄朝見,趙興不聽。呂嘉遂產生了另立新君的念頭,屢次託病不去會見中央使者。樛太后和趙興害怕呂嘉首先發難,就想先發制人。樛太后在宮中設宴款待中央使團,要求南越高級官吏都必須參加,想借漢使之力來殺死呂嘉等人。呂嘉按約赴宴,卻令弟弟帶兵守在宮外,以防不測。
在宴席中,太后當面指責呂嘉不願歸屬漢朝的行為,想以此激怒使者出手殺死呂嘉。但因呂嘉之弟正率兵守在宮外,安國少季等使者猶豫不決,沒動手。呂嘉見形勢不妙,隨即起身出宮,樛太后大怒,用矛欲擊呂嘉,但被趙興阻止。
呂嘉回去後,趕緊把他弟弟的士兵分出一部分,安排到自己的住處,加強防衞,並託病不再去見趙興和使者,還暗中同大臣們密謀,準備另立新君。趙興一向無意殺掉呂嘉,呂嘉自己也知道這一點,因此數月過去,呂嘉都沒有采取行動。樛太后想自己動手殺掉呂嘉,但因為勢單力薄,又因為淫亂後宮失去民心,沒有能力獨自完成此事。雙方並未動手,但卻在暗地裏積極準備,形勢已是劍拔弩張。 [3] 

呂嘉呂嘉起事

漢武帝得知南越國政權危機四伏的消息,責怪安國少季等使者無能;同時又認為趙興和樛太后已經歸附漢朝,唯獨呂嘉作亂,不值得興師動眾,就於公元前112年派遣韓千秋和樛太后的弟弟樛樂,率兵兩千前往南越。
韓千秋和樛樂剛踏上南越國土,雙方的僵持局面即將被打破,面對不利形勢,呂嘉等人即刻發難。他首先廣造輿論,隨後和弟弟領兵攻入王宮,殺害了趙興、樛太后和漢使終軍等人。殺死趙興之後,又派人告知蒼梧秦王趙光和各郡縣官員,立趙嬰齊長子術陽侯趙建德為南越王。
呂嘉隨後用請君入甕之計,在離番禺(南越都城,今廣州)四十里的地方,突發奇兵,將韓千秋和樛樂的軍隊擊退。事後,呂嘉讓人把漢朝使者的符節用木匣裝好封上,放置到邊塞之上,向漢朝謝罪,同時又派兵守衞在要害的地方。

呂嘉武帝平越

武帝震怒,並下了出兵南越的詔書。公元前112年秋,漢武帝調遣罪人和江淮以南的水兵共十萬人,兵分五路進攻南越:第一路衞尉路博德伏波將軍,率兵從長沙國桂陽(今湖南境內),直下湟水;第二路主爵都尉楊僕為樓船將軍,走豫章郡(今江西境內),直下橫浦;第三路和第四路是歸降漢朝被封侯的兩個南越人為戈船將軍和下厲將軍,率兵出零陵(今廣西全州 [7]  ),然後一路直下灕水(今廣西灕江),一軍直抵蒼梧(今廣西境內);第五路以馳義侯利用巴蜀的罪人,調動夜郎國的軍隊,直下牂柯江。漢武帝討伐南越的消息傳到閩越國,閩越王餘善發兵八千人,請求跟隨楊僕征討南越。但事實上餘善對兩國之間的戰爭持觀望的態度,表面上順從漢朝,暗中卻與呂嘉勾結。行軍到南海郡揭陽縣時,餘善就以颱風為藉口,撤軍回國。 [1] 
這場激烈的戰爭持續了整整1年,一直到公元前111年的冬天,漢軍大部人馬放火攻打番禺城,南越軍紛紛向漢軍投降。呂嘉和趙建德見大勢已去,在天亮之前率領幾百名部下乘船向東出逃,試圖逃亡閩越,“以東越為後援”。 [3]  最後,趙建德被漢軍校尉司馬蘇弘俘虜,呂嘉也被原南越國郎官孫都擒獲。
呂嘉和趙建德被擒之後,南越國屬下各郡縣皆不戰而降。漢武帝平定南越後,將原來的南越國屬地設置了九個郡,直接歸屬漢朝中央管轄。這樣,由趙佗創立的南越國曆經九十三年,經五代南越王之後,在呂嘉的手裏斷送了。
漢將路博德將呂嘉首級獻給漢武帝時,漢武帝正在汲縣的新中鄉(今新鄉市西南6公里的張固城村),武帝大喜,取擒獲呂嘉之義,改新中鄉為“獲嘉縣”,並置縣,屬河內郡。漢武帝將呂嘉的子孫宗族全部遷徙到了四川一帶,“置不韋縣(今雲南省保山縣),以彰先人之惡。” [4-5] 

呂嘉歷史評價

編輯
司馬遷史記》:“呂嘉小忠,令佗無後。” [1] 

呂嘉史籍記載

編輯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1] 
漢書·卷九十五·西南夷兩粵朝鮮傳第六十五》
《大越史記全書·趙紀》 [6]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