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冬天的故事

(威廉·莎士比亞著劇本)

編輯 鎖定
《冬天的故事》是英國戲劇家威廉·莎士比亞創作劇本,首次出版於1623年。
《冬天的故事》是威廉·莎士比亞後期的喜劇作品,這部劇情複雜的作品主要敍述嫉妒成性的專制君主里昂提斯懷疑他的女兒是私生女,將還在襁褓中的女兒棄之户外,他的妻子埃爾米奧娜在悲傷中死去,從此里昂提斯過着懊悔與悲傷的日子。但牧羊人收養了里昂提斯拋棄的女兒,長大後的女兒經過重重波折終於回到里昂提斯身邊,哀慟死去的妻子其實也是假死,最後一家人團圓並以喜劇收場。該戲劇故事性強,人物對話富有詩意。 [1] 
作品名稱
冬天的故事
外文名
The Winter's Tale
作    者
威廉·莎士比亞
創作年代
大約1608年至1612年
作品出處
《第一對開本》
文學體裁
五幕戲劇
首次出版
1623年
作品字數
約30000字

冬天的故事內容簡介

編輯
《冬天的故事》在簡潔的開場佈景下開始,兩個童年時期的好友登台,西西里的國王里昂提斯和波西米亞國王波利克塞尼斯。波利克塞尼斯正訪問西西里王國,賓主甚歡。然而9個月後,波利克塞尼斯渴望回到自己的王國處理事務並看望他的兒子。里昂提斯竭力挽留波利克塞尼斯,但是沒有成功。里昂提斯然後決定讓他的妻子,埃爾米奧娜皇后,去試圖説服波利克塞尼斯。埃爾米奧娜同意了,在三次簡短的對話後獲得成功。里昂提斯對妻子如何能輕鬆説服波利克塞尼斯感到困惑,突然產生一個瘋狂偏執的想法,認為他懷孕的妻子和波利克塞尼斯有曖昧關係,孩子是私生子。里昂提斯命令一個西西里的貴族卡米洛去毒害波利克塞尼斯。
卡米洛並沒有去警告波利克塞尼斯,相反與他一起逃到了波西米亞。里昂提斯逮捕了埃爾米奧娜,罪名為通姦和謀殺他。皇后在監獄裏產下了一個女兒,里昂提斯命令安蒂岡努斯處置嬰兒。在埃爾米奧娜審判中,德爾菲的巫師宣佈她是無辜的,但是里昂提斯違抗了巫師的預言。他很快得知他年幼的兒子馬米留斯因悲傷而去世,這與巫師的另一個預言相符。埃爾米奧娜暈了過去並被宣告死亡。里昂提斯對他可憐的判斷悔恨萬分,並許下諾言在他的餘生每天悼念他死去的妻子和兒子。
《冬天的故事》 《冬天的故事》
安蒂岡努斯並不知道里昂提斯改變了主意,根據里昂提斯之前的命令,將埃爾米奧娜剛出生的女兒遺棄在波西米亞的海邊。在安蒂岡努斯夢中,埃爾米奧娜似乎告訴他孩子的名字為珀迪塔。他希望能憐惜一下嬰兒,但是被熊驅逐離開。幸運的是,珀迪塔被牧羊人和他的兒子克洛救起。孩子的身邊有大量的金錢,牧羊人變得很富有。
里昂提斯花了十六年哀悼他的妻子和孩子。在波西米亞,波利克塞尼斯和卡米洛發現弗洛裏扎爾迷上了牧羊女。他們偽裝出席了剪羊毛節,確認了年輕的王子弗洛裏扎爾計劃娶牧羊人美麗的女兒珀迪塔(她對自己的皇室血統一無所知)。波利克塞尼斯反對這樁婚姻,並威脅這對年輕人,因此他們在卡米洛的幫助下逃到了西西里。波利克塞尼斯追捕他們。最終,在無賴奧托呂科斯的一些幫助下,珀迪塔的繼承物被發現,她與父親重逢。兩個國王重歸於好,雙方都同意弗洛裏扎爾和珀迪塔的婚姻。他們都去看保利娜保管的一尊埃爾米奧娜的雕像,保利娜是安蒂岡努斯的遺孀,也是埃爾米奧娜最忠實的捍衞者。雕塑甦醒過來,之後發現是真正的埃爾米奧娜。她躲在雕像裏面等待巫師預言的實現,並與她的女兒團聚。 [2] 

冬天的故事創作背景

編輯
該劇約創作於1608—1612年,正值英國的鼎盛時期。在莎士比亞出生前6年,伊麗莎白女王在內憂外患中當政。伊麗莎白女王由於拯救英國於衰微之中而得到了人們由衷擁戴,她的才能改變了人們對於女性的偏見。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女王終身未婚,皇室沒有子嗣。繼女王之位的詹姆士一世的皇室家庭成為人們擁戴的典範。同時文藝復興運動也使得女性的地位得到提高。當時的人們,已開始從人性的角度來理解和看待《聖經》裏的教義和典故,天主教聖母的救世形象廣為傳頌。因此,莎士比亞迎合新形勢下凡人對於“神性的企望”創作了《冬天的故事》劇。它是莎士比亞試圖揭開掩蓋女性,尤其是母親光彩的重重帷幕、認同女性對於維持社會穩定的重大價值的嘗試,正如此劇的結尾表現的那樣:只有找回了失去的,戲才能落幕。 [3] 
《冬天的故事》的主要情節取自1590年出版的羅伯特·格林的田園傳奇劇《潘朵斯托》(Pandosto)。為了實現以愛為中心的和諧理想,威廉·莎士比亞放棄了現實主義創作,開始了具有浪漫色彩的傳奇劇創作。 [4] 
英國星象學家西蒙·福爾曼在《戲劇的書》中提到,1611年5月15日在環球劇場看過《冬天的故事》的演出。據記載,此劇同年11月5日曾在王宮上演。1623年收入第一對開本首次出版。 [5] 

冬天的故事人物介紹

編輯
里昂提斯
西西里國王,波西米亞國王波利克塞尼斯的兒時夥伴。他陷入嫉妒的幻想之中,認為波利克塞尼斯和他的妻子埃爾米奧娜有外遇,他的嫉妒導致了他的家庭的破裂。
埃爾米奧娜
西西里貞潔而美麗的皇后。被其丈夫里昂提斯誣陷為不忠,她顯然是因為德爾菲的巫師認為她是無辜後悲傷去世,不過在劇終復活。
珀迪塔
里昂提斯和埃爾米奧娜的女兒。因為她的父親認為她是私生子,她在嬰兒時就被遺棄在波西米亞的海邊,並由一個牧羊人撫養長大。她對自己的王室血統一無所知,愛上了波西米亞王子弗洛裏扎爾。
波利克塞尼斯
波西米亞國王,里昂提斯的兒時夥伴。他被誣衊為與里昂提斯的妻子有曖昧關係,勉強從西西里逃走,保住了性命。之後的生活中,他以為自己的兒子愛上了卑賤的牧羊人的女兒——事實上的西西里公主。 [6] 
弗洛裏扎爾
波利克塞尼斯的兒子和繼承人,他愛上珀迪塔,不知道她的王室血統,與她私奔以藐視他的父親。
卡米洛
一個誠實的西西里貴族,他拒絕執行萊昂特斯毒死波利克塞尼斯的命令,而是決定逃離西西里,為波西米亞國王服務。
保利娜
一個西西里貴婦,她為埃爾米奧娜的貞潔辯護,在埃爾米奧娜死後堅持譴責里昂提斯。她還是死去的皇后復活的執行人。
奧托呂科斯
一個無賴的小販、流浪者和扒手。他偷走了克洛的錢包,並在牧羊人剪羊毛的地方偷了很多東西,不過後來幫助珀迪塔和弗洛裏扎爾逃走。
牧羊人
一個年老可敬的養羊人,他在珀迪塔嬰兒時期發現了她並把她當作自己的女兒撫養長大。
安蒂岡努斯
保利娜的丈夫,也是埃爾米奧娜的忠誠衞士。他得到了一個不幸的任務,將珀迪塔遺棄在波西米亞的海邊。
克洛
牧羊人的兒子,珀迪塔的哥哥,該角色是一個滑稽丑角。
馬米留斯
西西里年輕的王子,里昂提斯和埃爾米奧娜的兒子。在他父親錯誤地關押他的母親後死了,可能是由於悲傷。
克萊奧梅尼
一個西西里的貴族,被派到德爾菲向巫師請示埃爾米奧娜的罪惡。
狄翁
一個西西里的貴族,他和克萊奧梅尼一同前往德爾菲。
艾米莉婭
埃爾米奧娜的女侍之一。
阿希達穆斯
一個波西米亞貴族。

冬天的故事作品鑑賞

編輯

冬天的故事主題思想

“冬天”,在女性救贖中復活
《冬天的故事》讚頌母女關係,表明了女兒與母親相依相存,不可或缺的道理。該戲劇中,流放的女兒歸來是王后/母親復活的前提,同時國王/父親,甚至整個王國的重獲生機。《冬天的故事》的主旨是:沒有女性的男性世界是孤立、僵硬的,世界的生機在於兩性的和諧關係。處於更年期的國王里昂提斯感到來自四面八方對於他權力的威脅。他的勸説無法讓兒時好友波力克希尼斯留在西西里,隨他而去的是單純的童年,沒有女性、沒有“原罪”的過去。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她的妻子成功地挽留住了波力克希尼斯。同時里昂提斯的權力慾,從另一個意義上説是對於他的王國的霸權思想隨着劇情的展開而不斷遭受打擊。他從兒子身上看到自己幼年的模樣:“瞧‘我’這孩子臉上的線條,‘我’覺得好象恢復到二十三年之前,看見‘我’自己不穿褲子,罩着一件綠天鵝絨的外衣,‘我’的短劍套在鞘裏,因恐它傷了它的主人,如同一般裝飾品一樣,證明它是太危險的;‘我’覺得那時的‘我’,多麼象這個小東西,這位小爺爺。”
里昂提斯對於自己性無能的悲嘆,與他的妻子孕育生命的喜悦同時在舞台上相互對映。這位懷孕的母親是新生命的創造者,是生命輪迴的傳送者,是生命短暫的無聲提醒者。當男性面對女性蓬勃的生命創造力,卻無法證明自己的繁育能力,即使貴為國王,也沒有用。此時的西西里國王意識到,男性能力的有限而陷於痛苦難以自拔。《冬天的故事》劇中女性強大的生命延續能力,是使男性重獲新生的核心力量。雖然劇中的母女關係受到男性力量的野蠻幹涉,但隨後是女性相繼對於首先是里昂提斯、其次是波力克希尼斯的精神拯救。《冬天的故事》劇中的女兒潘狄塔一反文化傳統對於女性的單一規定,表現出獨立思維和健全人格。由於擺脱了社會習俗對於女性的扭曲,她儼然是自然女神的化身。她反對父權社會的所謂藝術對大自然的篡改,認為自然勝於人工,並勇敢地與波力克希尼斯進行辯論,不為父權恫嚇而恐懼。她否定人工雜交的石竹花,也輕視矯飾的女性美,她説:“‘我’不願用‘我’的小鍬在地上種上一枝;正如要是‘我’滿臉塗脂抹粉。‘我’不願這位少年稱讚它很好,只因為那副假象才娶我為妻。”
潘狄塔崇尚的自然,是個“每年以新生的奇蹟迎接‘我們’”的世界。這種奇蹟,在該戲劇中,首先表現為正孕育潘狄塔的埃爾米奧娜,其次是劇終埃爾米奧娜的復活。但這一切卻遭到以里昂提斯為代表的瘋狂理性的否定。最終,女兒的迴歸,使他從女兒身上看到女性的拯救能力,才從心理上願意接受妻子,並接受他自己人生所處的自然階段。此時,關於女性的種種偏見,如“弱者論”不攻自滅。
《冬天的故事》劇中,里昂提斯的重新發現潘狄塔,只是母親與女兒親密關係的前奏,與此同時是對女性與女性,女性與自然,女性與奇蹟關係的肯定。忠實的鮑靈娜也是女性救贖能力的象徵,她通過讓王后起死回生,促使母女團圓,最終讓國王重新接受母親與女兒,表明女性的救贖能力才是社會繁榮興盛的根本保障。里昂提斯是一個肯定母親價值的男性,表達了兩性關係可以和諧並存,並有望達到統一的觀點。世界,是一個有生命力的自然。 [3] 

冬天的故事藝術特色

戲劇空間構建
物質空間構建:《冬天的故事》中從廣義上與狹義上構建了不同的戲劇空間。從廣義上,《冬天的故事》的大空間上構建了兩個國家,分別是西西里國和波西米亞國。西西里和波西米亞分別有着各自的象徵性意義。在戲劇場景的構建上,該戲劇文本構建出西西里王國的冬季和波希米亞王國的夏季,使其產生鮮明對比。比如,在構建西西里王國時,作者多使用白色的服裝和金屬道具。然而,在波希米亞王國的構建上,戲劇發生的地點常為綠意盎然的草場以及熱鬧的節日盛會。西西里的陰冷與波西米亞的陽光產生鮮明對比。西西里王國和波希米亞王國的空間背景分別影射了兩國國王的性格。西西里國國王里昂提斯生性多疑冷漠,他的性格正如冬天的西西里王國一樣寒涼。而波西米亞國王充滿熱情、待人真誠。在多年後談及當初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想要毒殺自己的事件時,他選擇坦然對待,原諒了里昂提斯的行為。
從狹義上,《冬天的故事》中構建了不同的小空間。不同的戲劇場景的空間地點代表着不同的權力關係。這些空間地點包括宮中前廳、宮中一室、監獄、法庭以及沿岸荒鄉。宮中一室和法庭從不同程度上表示高度集權的王權。國王在法庭這樣一個戲劇場景中,對王后言語上的侮辱,這體現了在法庭,國王掌有絕對的權力。《冬天的故事》在不同空間的切換,體現了不同的權力關係。
里昂提斯在法庭公開審判王后,體現法庭是承載着高度王權的空間地點。比如,在第一幕第二場,空間地點是“宮中大廳”,里昂提斯懷疑自己的兒子非親生,而是妻子和波力克希尼斯之間的“孽種”。福柯在書中提到的另一種權力的實現方式使監獄。監獄與酷刑不同,不是通過暴力審判來達到馴服,而是通過一種幾率、檢查與監視使犯人達到自我監禁。在該劇本中,里昂提斯將王后關押到監獄,不準任何人接近,監獄這個戲劇空間地點也體現了國王的權力。 [7] 

冬天的故事作品評價

編輯
中國近代文學家梁實秋:莎士比亞給這離奇的故事加上了深刻的人生意義,甚而至於宗教的意義——使一個懺悔的人得到了拯救。 [8] 

冬天的故事作者簡介

編輯
威廉·莎士比亞(畫像) 威廉·莎士比亞(畫像)
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beare,1564—1616)是英國文藝復興時期的戲劇家和詩人。莎士比亞於1564年4月23日出生在英國中部斯特拉福德城一個富裕的市民家庭,幼年在家鄉的文法學校念過書,學習拉丁文、文學和修辭學。後來家道中落,曾幫助父親經商,1578年左右隻身到倫敦謀生,據説從事過馬伕或僕役一類當時被看作“最下等的職業”。後來當了演員和編劇,隨着劇團到各地巡迴演出,與社會各階層的生活有比較廣泛的接觸。他在劇團裏扮演過像《哈姆萊特》中的鬼魂之類的配角,也擔任過導演,但主要是編寫劇本,開始時不過是給舊劇本加工,逐漸由加工而改寫或自己創作。他後來成了劇團的股東,1613年左右從倫敦回到家鄉,1616年4月23日逝世。 [9-10] 
參考資料
  • 1.    趙友斌主編.莎士比亞悲喜劇著名獨白欣賞 英漢對照 下:電子科技大學出版社,2013.04:459
  • 2.    李雪.《冬天的故事》主題分析[J].校園英語,2016-07-11.
  • 3.    張慧榮.從《冬天的故事》看莎士比亞的中立女性觀[J].安徽科技學院學報,2006,20(3).
  • 4.    蔣承勇.“舊人”與“新人”的融合 ———莎士比亞人文主義思想新論[J].浙江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9-05,39(3).
  • 5.    塗淦和.簡明莎士比亞辭典:農村讀物出版社,1990年08月第1版:42
  • 6.    朱雯 張君川主編.莎士比亞辭典:安徽文藝出版社,1992年05月第1版:509-510
  • 7.    張浩;丁蕊.空間視角下莎士比亞傳奇劇的文化解讀 ———以《冬天的故事》的權力主題為例[J].湖北函授大學學報,2017-04,30(7).
  • 8.    《梁實秋文集》編輯委員會編.梁實秋文集.第8卷:鷺江出版社,2002.10:345
  • 9.    瑪·莫洛卓夫; 陳微明.威廉·莎士比亞[J].戲劇報,1954-03-02.
  • 10.    楊秀琴; 俞灝東.威廉·莎士比亞的故事[J].寧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8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