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一枝梅

(中國古代民間傳説中的神偷)

編輯 鎖定
一枝梅是中國古代民間傳説中的神偷,活躍於明朝嘉靖年間,因為每次行竊成功就畫一枝梅花在牆上而得名“一枝梅”。
本    名
一枝梅
別    名
怪俠一枝梅
出生地
不詳
類    屬
民間傳説-俠盜
性    別

一枝梅影視作品

編輯
相關的影視作品有1941年的香港電影《怪俠一枝梅》,2008年8年製作的水木迷你連續劇韓國SBS電視台《一枝梅》,2004年TVB電視劇怪俠一枝梅》,2010年上海唐人的古裝劇《怪俠一枝梅》。

一枝梅相關小説

編輯
十五卷 三言二拍 十五卷 三言二拍
二刻拍案驚奇中有一篇《神偷寄興一枝梅,俠盜慣行三昧戲》,《歡喜冤家》中也有一篇《一枝梅空設鴛鴦計》。兩篇小説,不僅故事內容大異,人物性格也很不一樣,凌濛初寫懶龍的偷,通過許許多多偷的故事,着重表現他的機警,詼諧。西湖漁隱也寫“一枝梅”偷,正面寫的,實際只有一處,便是開頭,寫他偷現任副使家金銀首飾約值千金。偷後,府縣嚴比捕人,“一枝梅”主動隨應捕到官,公堂上卻偽稱系“一枝梅’的徒弟,且大吹:“若‘一枝梅’手段,神仙也捉不着他,他能劍術傷人,取人首級如探囊取物。
如今老爺再試他,少不得幾日之間還到老爺衙中來也”。説得副使心中吃驚。三日後夜間,獄卒暗將他放出,他身攜利刃,化裝潛入副使衙中,當着副使的面,畫了一枝梅花。副使懼他劍術傷人,嚇得魂不附體,不敢聲張。次日,只得放了“一枝梅的徒弟”。這樣既救了應捕,也救了自己,以顯其機敏。但着重寫的還是他如何從一個兇狠的繼母手底救出少女端英,把她暫置於富户張朝相家為婢,欲待後來劫了張家財富,作端英妝奩,再將他嫁給一個好人家去,但當端英深感朝相夫婦善待之恩而出面為他們求情,朝相又以禮相接,盛情款待時,“一枝梅”反為張釋盜的事,以表現他的豪氣,俠義。而這一切,又都是從端英的口中側面敍出,正面的筆墨在寫端英的奇和朝相夫婦的善。然而兩篇小説都寫一個神偷,“但得了手時就畫一枝梅花在壁上”,又都是嘉靖間的事,都有官府試神偷偷技的情節,特別是如下一段描寫,更見細節的密合:
——懶龍早已在門外聽得,就悄悄的扒上屋脊,揭開屋瓦,將一豬脬緊紮在細竹管上,竹管是打通中節的,徐徐放下,插入酒壺口中。酒店裏的壺多是肚寬頸窄的,懶龍在上邊把一口氣從竹管裏吹出去,那豬脬在壺內漲開來,已滿壺中。懶龍就掐住竹管上眼,把酒壺提將起來,仍舊蓋好屋瓦,不動分毫。酒家翁一覺醒來,桌上燈還未滅,酒壺已失,急起四下看時,窗户安然,毫無漏處,竟不知什麼神通攝得去了。 (《二刻拍案驚奇》)
——到了三更時分,(“一枝梅”)預先辦下豬尿胞一個,空節竹竿一支,帶在身邊,悄悄上屋,揭起天窗一看,見那把酒壺擺在桌上。他把尿胞縛於竹竿頭上,搠在壺瓶肚裏,將口布住竹竿,吹下氣去,那尿胞漲得漫大,將壺輕輕提起,取了下屋。副使一看,壺已不見,四壁端然不動,心下稱奇。 (《歡喜冤家》)
顯見得兩篇小説,有同一的源淵,這源頭正是當時民間關於“一枝梅”神偷的傳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