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袁賦諶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袁賦諶(1633—1689)字仲方,號信庵,明河南睢州(今睢縣)人。書畫鑑賞家袁樞次子,兵部尚書袁可立孫,國子監生,收藏家。袁賦諶尤藴籍,為詩徹夜不眠,與同裏田蘭芳孫坊談詩論畫相唱和。康熙三十二年(1684年),其祖宅袁尚書府第借為洛學書院,名儒田蘭芳講學於內。他的長篇墓誌銘是生前好友著名學者田蘭芳所作,對其為人、貢獻、高風亮節一一銘述。
本    名
袁賦諶
仲方
信庵
出生地
河南睢州(今睢縣)
出生日期
1633年
逝世日期
1689年
主要作品
《理齊詩》

袁賦諶袁賦諶簡介

編輯
《睢州志·袁樞傳》稱“袁氏自司馬至賦誠、賦諶三世矣,詩學盡其家傳雲”。著有《理齊詩》數卷。由於長兄袁賦誠長期為官在外,賦諶實際上留守了司馬家的傳世文物。“性高簡,罕與人接。垂簾一室,雜陳鼎彝、書畫。……餘為仲方友,蓋二十餘年矣。每一見之,則浮鄙為之俱盡,謂可想見先輩風流焉”(田蘭芳《袁太學傳》)。其富有的家藏,吸引着南北各地的收藏大家,商丘宋犖得之者多。至今尚藏於安徽省博物館的16幅董其昌紀遊冊》,為董其昌早年作品,世所罕見,每幅都鈐有“袁賦諶印”、“袁賦諶鑑賞印”,足可見睢陽尚書袁氏家藏舊品之精良。(田蘭芳《袁賦諶墓誌銘》、《睢州志》)

袁賦諶皇清太學生信菴袁公墓誌銘

編輯
(清)田蘭芳
同裏眷弟田蘭芳頓首拜撰文
賜同進士出身候選知縣年家姻眷晚生危?明頓首拜篆蓋。
賜同進士出身候補內閣中書舍人外侄孫王式谷頓首拜書丹
康熙己已十一月壬寅,袁君信庵卒,州之知與不知者莫不涕泣,友人田蘭芳哭之為尤哀。匪交君之故,蓋其人實有可尚,既不能挽之,使留求之,於近今罕見其倫比,故悲也。
君幼修子弟之行,年十二父歿金陵,喪歸,君以頭觸柩,哭悶絕而後蘇,間有母所慰解之,多方恐恐然,惟慮其不勝哀而致疾也。生平事母盡禮,晨起盥漱畢,必揖於堂問安否,而後出。饔餮必親上察其嗜否,以為增損節。即宴會晚歸,必問榻間如初,乃寢。母病則傍徨不寧累日夜必復舊乃已。家常蓄珍藥,即至貴而難致者,醫不時需,常可得。年即艾,猶時時作嬰兒嬉戲,以娛親親,一解頭 ,不啻百朋之錫也,毋亡三年不與外事。
兄賦誠與君異母,君致愛敬尤誠篤,嚴逾於父,而親母田盧粟緡弗之較也。兄宦遊南北,君傾資佐其廉。兄慨然曰:“奈何久宦損仲之產”?而君則勿以為恤。時人交貴之,吾睢推家法者常首袁氏,謂其庶幾古閨門遺風焉。君既少孤,兄為延裏中孝廉陳一中先生授之業。先生有高節,善説經,君從之遊,頗得其學。人以為君之終身實實基諸此。君温克藴藉,而有超然絕於世俗之操。家素貴,無一切紈恗狗馬聲色飲酒六博及鐕核持籌之習,亦無狎朋暱友優伶娼交之往來。一用志於詩書而不分。喜吟詠,工臨池,為之終弗厭。冬夏手一編,常至夜分。鄰院夢覺時,猶聞其誦讀嗚嗚未休也。君無他嗜好,長日惟花一瓶,香一爐,啜茗玩古書畫,如與良朋相晤語,數者有一不備,則意愁然有所弗適。以故深居簡出,人或疑君為倨,蓋非知君者也。
君始祖榮,明初有軍功,為睢陽衞百户。五傳至錦,以歲薦授陝西韓城縣教諭始以儒顯。錦生永康,是為君之高祖,永康生淮,淮生可立,萬曆已醜進士,歷官太子少保兵部尚書。贈永康、淮皆如其官。父樞以蔭至户部郎中,選才命分守大梁道為河南布政司右參政。君初娶淑人任氏,是為賦誠之母,繼淑人劉氏實生君。
諱賦諶,字仲方,信庵號也。生而儀觀甚美,量寬而有容,口無擇言。雖造次顛沛未嘗見有據色疾言於人。亦不聞有勝負之爭。久與處者,莫不飲醇焉。十二為諸生,試輒高等。人讀其文,鹹謂科甲可驟致,而竟弗酬。以增廣生入太學。己已病卒。距所生甲戌年僅五十六;初聘田氏,因亂大參公迎侗其母至金陵,逾年卒,卒葬皆於袁氏。今其孤僩卜辛未十一月庚申穵君,州聞,人方議所以為禮。今則魯孺人是生僩、偉、任者,任嗣叔父諴。女三亦魯出,一適湯浚,一適孟弘。嗣一許李 。孫四:景周、景朱、景薛、景魯。孫女二,聘許皆名族。景朱出後大宗。
餘自甲辰交君,每過訪則必倒履歡迎,見其貌肅而氣和。終日與居,復情洽而意遠,可否之論無自而設,可謂雅道自待者矣。迄今每一念之,恍如整襟出屏間揖入西舍。時而馬鬣將就封矣,忍不為之銘耶!謹系之銘,使藏諸祖塋西之新遷,以傳於來世。銘曰:
世重阿堵而君親不急,世賤詩書而君拾潑汁。世皆暴慢而君敬克緝,世易內行而君才是集。人所嗤君為不能者,正君之所深 。君所篤嗜而不忍須臾舍者,乃舉世所莫及。君既超然與世以相遠,又何庸口麈闔之顯晦。顧為君而啜泣,埋玉人於土中。苟無文以揭其生平。將千百世後,安望夫鄙寬薄,敦頑廉而懦立。
康熙三十年歲次辛未十一月初十日 不孝男 泣血納石
(清 田蘭芳《逸德軒文集》)

袁賦諶袁太學傳

編輯
袁太學傳
清 田蘭芳(1628—1702)
袁太學仲方(1633—1689),賦諶其名也!信菴號也。明世睢陽衞百户,祖可立,萬曆已醜進士,歷官兵部尚書。父樞,以蔭為户部正郎。明末,中原莽為盜區,廷推其才,特命為本省布政司右參政,分守大梁道,治睢州。即其宅開府,鄉黨以為榮。迨高許之變將作,從巡撫越其傑渡江去,至金陵,遂卒。是時,仲方甫十二,從其兄賦誠扶喪歸,兄為延孝廉(舉人)陳一中先生,授仲方經。
先生自鼎革後,自去其籍,被服故衣冠,踽行而危言,説經絕有師法,仲方得之為最深。及其兄宦遊四方,仲方搘拄門户,靜而不擾。雖造次間,應事各有條理,且每試必列上等。人皆曰:先生力也。性高簡,罕與人接。垂簾一室,雜陳鼎彝、書畫。四時花一觚。夏晞髮,冬擁爐,手常一卷,雖足跡不出户庭,然名士文酒之會,未嘗不與。對人落寞,無多款曲,爭目為傲。仲方實衝恬無上人意。
晚交餘與孫嘯史,而禮嘯史為尤至。每聞報客聲,問知其來,不及納履,踉蹌出迎。至則相與上下古今,商確詩文,或間以小酌,終座無一猥談鄙語。即有時盡歡極醉,舉袂側冠,而儀觀愈美。嘯史常曰:“惜哉,仲方不遇時,若生江左,如其人地,久已作令僕矣。”
仲方,清贏善病,不任攻苦,然晨起即如小齋,據案翻書,正夜始還內,風雨寒暑無間也。或宴會晚歸,猶就座索茗,連啜朗讀,盡一卷然後寢。綺疏叢篁間,燈火熒熒以為常。尤喜為詩,時有清英之句,矜珍異常。將屬纊,仍諄諄語所親屬,餘序而傳之。
仲方每痛父不逮養,奉母備盡誠禮。居喪三年,不與外事。兄弟怡怡,閨門肅雍,士大夫間無如其家法焉。
雅量過人,畛域機巧,不設於胸中,終身未嘗言人過失。其死也,里人多追而惜之。嗚呼!豈易得哉。
田蘭芳曰:“餘為仲方友,蓋二十餘年矣,每一見之,則浮鄙為之俱盡,謂可想見先輩風流焉。人乃以倨且惰為仲方病,然夷考其生平,實於二者無有也。嗚呼,即如所謫,仲方不得為古民之疾與。 [1]  (清田蘭芳《逸德軒文稿》)

袁賦諶紀念詩文

編輯

袁賦諶訪袁信菴即次其見投韻

(清) 田蘭芳
幽築聞來久,枯藤始一枝。
經心隨所置,人目總成奇。
泛剡尋安道,臨濠得惠施。
梧桐秋葉響,枕畔訂佳期。
(清)田蘭芳《逸德軒詩》

袁賦諶答仲方用元韻

(清) 田蘭芳
多病復愁侵,支離漸成叟。
據案暫展書,顧左旋遺右。
嗟哉五十年,俯仰媿高厚。
西鄰袁奉高,羅列多眾有。
孫孟昔登堂,啜茗坐必久。
論到每開頤,興盡即揮手。
周旋慣童僕,姓名徹主婦。
猶憶平生顏,其人骨將朽。
填壑既俊士,雷鳴任瓦缶。
生死理難違,立身須不苟。
言念寒氈翁,沉吟搔白首。
(清)田蘭芳《逸德軒詩集下卷》七頁

袁賦諶昔 遊

(清)田蘭芳
石仙堂畔柏髯蒼,今是園中竹逕涼。
歡喜西阾容載酒,忸怩北鄙許升堂。
盤霜一隼爭新擊,戀帽雙花固晚香。
回首昔遊如夢裏,鄉思飛絮兩茫茫。
(清)田蘭芳《逸德軒詩集》

袁賦諶哀袁信菴

(清) 田蘭芳
屈指甲辰才幾日,為歡歷歷記當時。
長春洞外苔痕遍,紅遠樓前月影移。
七尺桐棺停嘯史,一抔黃土瘞昂之。
理齊空返遊仙夢,蛛網牙籤剩所思。
田蘭芳《逸德軒遺詩》

袁賦諶可 憐

(清) 田蘭芳
(痛仲方也)
蓬壺當日集羣仙,未被長風引去船。
翠甕流香分玉液,羅幃安夢醒水弦。
庭中棺下仍埋玉,池上車旋忍着鞭。
鳳舞鸞歌身到處,可憐萬古隔荒煙。
克家豈望光前烈,無改門庭即象賢。
咫尺朱雀航畔路,重經此地思綿綿。
(清)田蘭芳《逸德軒遺詩·捲上》

袁賦諶田氏葬議辯

袁君仲方初聘田氏,未及筓而田氏父母卒,遭明季亂無所依。時仲方父母在江南,遂迎田氏而同居焉。待以婦禮,家人亦以婦禮事之。未合婚而田氏卒。迨仲方父母旋里,畀?田氏柩,葬於其祖塋後。
仲方娶魯氏,賢而多子。仲方卒,其子將葬,方議所以葬田氏者,吾州議禮。君子曰:“未合婚女也不得夫仲方,宜仍原葬,不與仲方袱。”餘竊謂不然,田氏而女也,宜葬田氏殤地,葬袁氏祖塋。(民國十二年癸亥重刊《東村遺集》)

袁賦諶春日感懷兼呈仲方

清 湯斌
漫談登臨春事饒,
衡門兩版閉清宵。
頻聞白帝烽煙暗,
苦憶朱方鼓角搖。
憂世何妨同濁醉,
畏人真欲混漁樵。
袁安小閣相鄰近,
箬笠往還何待招。

袁賦諶春日即事 次信庵韻

清 湯斌
杜門久矣謝繁華,
不到春光取次奢。
柳市煙籠舍宿雨,
霞村日照散明霞。
舊藏禊帖時開玩,
新注茶經可共誇。
送筍光階礙杖屨,
茅軒小徑不妨斜。
——選自《湯斌集》
參考資料
  • 1.    田蘭芳.《逸德軒文稿》.河南睢州:河南睢州,清康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