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蘇文

(西漢時期宦官)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漢武帝后期黃門巫蠱之禍前其下人曾言語誣陷衞太子劉據 [3] 
徵和二年,武帝年老生病,懷疑周圍的人都在用巫蠱詛咒他,於是派江充為使者,按道侯韓説、御史章贛和黃門蘇文作為協辦,查辦進行巫蠱之人。 [13]  江充在衞皇后所居椒房殿查無所獲後,在太子宮中“挖出”桐木人構陷太子。
為不重蹈扶蘇覆轍,劉據起兵誅殺江充並在上林苑燒死一眾胡巫,蘇文逃回甘泉宮,向武帝報告太子無狀。
本    名
蘇文
所處時代
西漢
身    份
宦官
官    職
黃門侍郎

蘇文間隙漸起

編輯
漢武帝晚年,與幾個兒子都很少在一起,與皇后也難得見面。一次,太子劉據進宮謁見皇后衞子夫,太陽都轉過去半天了,才從宮中出來。黃門蘇文向漢武帝報告説:“太子調戲宮女。 [1]  ”於是漢武帝將太子宮中的宮女增加到二百人。後來太子知道了這件事,便對蘇文懷恨。 [2] 
蘇文管轄下的小黃門常融、王弼等經常暗中尋找太子的過失,然後再去添枝加葉地向漢武帝報告 [3] 
對此,皇后恨得咬牙切齒,讓太子稟明皇上殺死蘇文等人。太子説:“只要我不做錯事,又何必怕蘇文等人!皇上聖明,不會相信邪惡讒言,用不着憂慮 [4]  。”
有一次,漢武帝感到身體有點不舒服,派常融去召太子,常融回來後對漢武帝言道:“太子面帶喜色。”漢武帝默然無語 [5]  。及至太子來到,漢武帝觀其神色,見他臉上有淚痕,卻強裝有説有笑,漢武帝感到很奇怪,再暗中查問,才得知事情真相,於是殺死常融 [6]  。皇后自己也小心防備,遠避嫌疑,所以儘管已年老無寵,卻仍能使漢武帝以禮相待。 [7] 

蘇文巫蠱之禍

編輯
徵和二年,武帝巡幸甘泉宮,得了病,江充看到武帝已經年老,恐怕他去世後自己將被太子所殺,於是趁機搗鬼,上書説皇上得病是因為有人在搞巫蠱 [8]  。於是武帝任命江充為使者,查辦搞巫蠱的人。江充指揮胡族巫師到處掘地,尋找木偶人,收捕搞巫蠱和夜間祭祀詛咒的人。江充讓胡巫觀察鬼所污染之處,做好標記。掘出木偶人,就逮捕那裏的人,把鐵燒熱來夾烤被審問的人,強迫他認罪 [9]  。老百姓之間轉相誣告,官吏就把被誣告的人判為大逆不道之罪,因此被殺的前後共有好幾萬人 [10] 
江充對皇帝説宮中有蠱毒之氣,於是進到宮禁之內,拆毀寶座,掘開地面 [11]  。先查辦後宮中不受皇上寵愛的嬪妃,依次查到衞皇后所居椒房殿 [12]  武帝派按道侯韓説、御史章贛、黃門蘇文等人協助江充,於是在太子宮中掘蠱,得到桐木人 [13] 
當時漢武帝病在甘泉宮,皇后太子的家吏去請安卻得不到回覆,武帝生死不得而知,而佞臣為奸,為不重蹈扶蘇覆轍 [14]  ,徵和二年七月壬午曰,太子派門客裝成使者,把江充等人逮捕起來。按道侯韓説懷疑使者有詐,不肯服從詔令,門客就仿竊符救趙朱亥格殺了韓説 [15]  。御史章贛被砍傷後逃掉,自己跑回甘泉宮 [16]  。太子命一個叫無且的舍人拿着符節連夜進入未央宮的長秋門,通過長御倚華呈告皇后,皇后派用中廄裏皇后的馬車裝載射手,搬取武庫的兵器,調發長樂宮的衞隊,向文武百官宣稱江充造反,然後斬了江充巡示朝野,並在上林苑燒死了胡人神巫 [17] 
蘇文得以逃出長安,來到甘泉宮,向漢武帝報告説太子很不像話。漢武帝説道:“太子肯定是害怕了,又憤恨江充等人,所以發生這樣的變故。因而派使臣召太子前來。使臣不敢進入長安,回去報告説:“太子已經造反,要殺我,我逃了回來。”漢武帝大怒。 [18]  派左丞相劉屈氂率軍。
太子調兵不得,部署賓客為將帥,以囚犯 [19]  百姓 [20]  組成臨時武裝,與丞相劉屈氂等人的軍隊開戰 [21]  。長安城大亂,傳言太子造反,因此民眾不肯歸附太子。太子軍隊被打敗,逃走,人們沒有抓到他 [22] 

蘇文焚於橫橋

編輯
過了很長時間,巫蠱害人的事大多不真實。漢武帝知道太子只是心裏害怕才逃,沒有別的意思,加上田千秋再次為太子申訴冤屈,漢武帝就提升車田千秋為丞相,然後把江充全家抄斬,把蘇文燒死在橫橋上,以及泉鳩裏刀傷太子的那個人,先前被封為北地太守,後來也滿門抄斬。漢武帝痛心太子無罪而死,就修建了思子宮,還在湖縣建起了歸來望思之台。天下人聽説這件事之後也都為之難過 [23] 

蘇文影視形象

編輯
1996 《漢武帝徐成峯
2001《烏龍闖情關》公方敏
參考資料
  • 1.    司馬光《資治通鑑 漢紀十四》載:上與諸子疏,皇后希得見。太子嘗謁皇后,移日乃出。黃門蘇文告上曰:“太子與宮人戲。”
  • 2.    司馬光《資治通鑑 漢紀十四》載:上益太子宮人滿二百人。太子後知之,心銜文。
  • 3.    司馬光《資治通鑑 漢紀十四》載:文與小黃門常融、王弼等常微伺太子過,輒增加白之。
  • 4.    司馬光《資治通鑑 漢紀十四》載:皇后切齒,使太子白誅文等。太子曰:“第勿為過,何畏文等!上聰明,不信邪佞,不足憂也”
  • 5.    司馬光《資治通鑑 漢紀十四》載:上嘗小不平,使常融召太子,融言“太子有喜色”,上嘿然。
  • 6.    司馬光《資治通鑑 漢紀十四》載:及太子至,上察其貌,有涕泣處,而佯語笑,上怪之;更微問,知其情,乃誅融。
  • 7.    司馬光《資治通鑑 漢紀十四》載:皇后亦善自防閒,避嫌疑,雖久無寵,尚被禮遇。
  • 8.    班固《漢書 蒯伍江息夫傳》載:後上幸甘泉,疾病,充見上年老,恐晏駕後為太子所誅,因是為奸,奏言上疾祟在巫蠱。
  • 9.    班固《漢書 蒯伍江息夫傳》載:於是上以充為使者治巫蠱。充將胡巫掘地求偶人,捕蠱及夜祠,視鬼,染污令有處,輒收捕驗治,燒鐵鉗灼,強服之。
  • 10.    班固《漢書 蒯伍江息夫傳》載:民轉相誣以巫蠱,吏輒劾以大逆亡道,坐而死者前後數萬人。
  • 11.    班固《漢書 武五子傳》載:充典治巫蠱,既知上意,白言宮中有蠱氣,入宮至省中,壞御座掘地。
  • 12.    班固《漢書 蒯伍江息夫傳》載:充既知上意,因言宮中有蠱氣,先治後宮希幸夫人,以次及皇后
  • 13.    班固《漢書 武五子傳》載:上使按道侯韓説、御史章贛、黃門蘇文等助充。充遂至太子宮掘蠱,得桐木人。
  • 14.    班固《漢書 武五子傳》載:且上疾在甘泉,皇后及家吏請問皆不報,上存亡未可知,而奸臣如此,太子將不念秦扶蘇事耶?
  • 15.    班固《漢書 武五子傳》載:徵和二年七月壬午,乃使客為使者收捕充等。按道侯説疑使者有詐,不肯受詔,客格殺説。
  • 16.    班固《漢書 武五子傳》載:御史章贛被創突亡。自歸甘泉。
  • 17.    班固《漢書 武五子傳》載:太子使舍人無且持節夜入未央宮殿長秋門,因長御倚華具白皇后,發中廄車載射士,出武庫兵,髮長樂宮衞,告令百官日江充反。乃斬充以徇,炙胡巫上林中。
  • 18.    司馬光《資治通鑑 漢紀十四》載:蘇文迸走,得亡歸甘泉,説太子無狀。上曰:“太子必懼,又忿充等,故有此變。”乃使使召太子。使者不敢進,歸報雲:“太子反已成,欲斬臣,臣逃歸。”上大怒。
  • 19.    班固《漢書 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載:太子亦遣使者撟制赦長安中都官囚徒,發武庫兵,命少傅石德及賓客張光等分將太子亦遣使者撟制赦長安中都官囚徒,發武庫兵,命少傅石德及賓客張光等分將
  • 20.    班固《漢書 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載:太子引兵去,驅四市人凡數萬眾,至長樂西闕下,逢丞相軍,合戰五日,死者數萬人,血流入溝中。丞相附兵浸多,太子軍敗,南奔覆盎城門,得出。
  • 21.    班固《漢書 武五子傳》載:遂部賓客為將率,與丞相劉屈氂等戰。
  • 22.    班固《漢書 武五子傳》載:長安中擾亂,言太子反,以故眾不附。太子兵敗,亡,不得。
  • 23.    班固《漢書 武五子傳》載:久之,巫蠱事多不信。上知太子惶恐無他意,而車千秋復訟太子冤,上遂擢千秋為丞相,而族滅江充家,焚蘇文於橫橋上,及泉鳩里加兵刃於太子者,初為北地太守,後族。上憐太子無辜,乃作思子宮,為歸來望思之台於湖。天下聞而悲之。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