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藍甫

(原福建省廈門市副市長)

編輯 鎖定
藍甫,男,原福建省廈門市副市長。索取、收受賄賂摺合人民幣505.76萬元。因廈門遠華案敗露逃往澳大利亞,2001年4月,藍甫因受賄505.7萬元,被法院依法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中文名
藍甫
國    籍
中國
性    別
罪    名
受賄
職    務
福建省廈門市副市長
逃亡國家
澳大利亞
年    齡
待查
黨紀政紀處分
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刑    罰
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案    由
索取、收受賄賂摺合人民幣505.76萬元

藍甫犯罪經過

編輯
藍甫 藍甫
1995年藍甫從國家民政部調任到廈門市任副市長。信奉“我把權力給你,你給我什麼回報”的藍甫把從京城到地方當官視為難得的“權力尋租”機會,上任不到兩個月,就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為房地產商楊某開發的3塊房地產減免地價人民幣1900萬元,從中收受賄賂人民幣123萬元。不久他又幫助楊某拿到了一塊土地開發權,並減免地價人民幣2300萬元,為此收受了10萬美元的賄賂。藍甫還向只有一面之交的港商許某開口要上百萬元,為其在老家天津的丈母孃購房,甚至連預付的兩萬元購房定金也要人家替他出。
據透露,藍甫在一次到北京的航班上與遠華集團董事長賴昌星相識,由於“看中賴昌星手中的錢”(藍甫語),此後便主動與賴聯繫,並多次到紅樓向賴索要錢財。1997年,藍甫向一位姓高的港商索要30萬澳元未成,轉而向賴昌星要錢。在貪官庇護下靠走私發橫財的賴大筆一揮,立即給藍在澳大利亞讀書的兒子匯去30萬澳元購買房子。
多次向藍甫行賄的不法商人楊某對“藍副市長”的為官之道有着切身的體會,他説,藍甫“這個人貪得無厭,你跟他交往,不要在他面前露富,你有100萬,他會從中摳走99萬元”。楊感嘆道:“我都受不了啦!” 藍甫索賄,可以用“寡廉鮮恥”四個字形容。藍甫為兒子在澳大利亞購買的房產價值40萬澳元,約合人民幣200餘萬元,其中就有賴昌星為其賄送的30萬澳元。對於金錢的攫取,藍甫是能要就要,能賴就賴。藍甫送給岳母的兩套房子裝修花費20萬元,可是他卻只給人家4萬元。憤怒的裝修工人在衣櫥後的牆壁上赫然寫下“貪官該殺!”四個大字。只短短几年時間,藍甫大肆索取、收受賄賂摺合人民幣505.76萬元。
藍甫 藍甫
當辦案部門進駐廈門查處遠華走私案時,藍甫自知罪孽深重,便利用自己分管外事的便利,私自辦理護照逃往澳大利亞,企圖逃避法律的懲罰。 然而,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在一個月後就被抓捕歸案。藍甫歸案之初,依然神氣十足:“我現在還是副市長,中共黨員,你們對我要客氣點!”他還不時向辦案人員炫耀:“我這人哥們兒特多,別看我現在這樣,可我這條線還在。我給你幾個人的電話,你去找他們,要錢、要物、要官,要什麼都行!”
即便在“兩規”期間,藍甫貪婪的本性也暴露無遺。據透露,在此期間他所需的生活用品也要求公家替他“買單”,而他的工資一分都不能動。
藍甫把他索賄、受賄的大量錢財部分轉移到小舅子徐仲雄那裏,其中僅一次藍就交給他100多萬元,代購一套豪華別墅。2000年初,辦案人員赴天津捕獲了具有黑社會背景的徐仲雄。在證據面前,藍甫才有所收斂。
2001年4月,藍甫因受賄505.7萬元,一審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鑑於上訴人藍甫在二審期間有檢舉他人犯罪行為,並提供重要線索協助有關部門抓獲重大犯罪嫌疑人,有重大立功表現,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改判為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

藍甫個人嗜好

編輯
“我經常出國參賭,1993年9月,我還在北京工作,就曾經在馬來西亞參賭,贏了約39萬馬幣,後換成13萬美元,帶回國交給我岳父。1996年2月,我又到馬來西亞參賭,又贏了十幾萬馬幣。1997年3月,我出國去美國考察,在拉斯維加斯參賭,贏了近5萬美元。廈門和澳門首航開航儀式時,我到澳門參賭,贏了340多萬港幣,後換成43萬美金交給我岳父。1997年去香港,我在公海上的一條賭船上參賭,贏了13萬港幣。1998年下半年,我兩次到澳門賭博,贏了20多萬港幣……”
藍甫 藍甫
這是原廈門市副市長藍甫自我交代的一部分,按着這個交代,他幾年在國外參賭一共贏得65萬美元外加33萬港幣,可見他逢賭必贏,賭運好得出奇,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賭神、賭王。 可是,與他參賭的人卻交代説他賭博幾乎就沒贏過。這些曾經陪同藍甫參賭已經到案的人説,藍甫只會輸錢,輸了不甘心越賭越輸。廈門某機關工作人員供稱,他三次陪藍甫到澳門賭博,一次未贏。一名曾經向他行賄的公司經理供稱,1998年藍甫兩次要求他陪同去澳門和澳大利亞賭博,藍甫將別人提供的賭資全部輸掉。兩位港商也説,他們被藍甫要求提供賭資陪他到澳門賭博,藍甫很快就將他們提供的賭資全部輸掉。
最可笑的一次是,1999年上半年,藍甫在北京學習,居然偷偷跑到香港去賭博,一天一夜沒有離開賭場,因為輸紅了眼,連大小便都不肯去,不但輸掉350萬元,還累得嚴重脱肛,疼得無法走路,拖着兩條腿慢慢挪動,像是爛了屁股。這次豪賭是賴昌星給他提供的賭資,看到他這副狼狽樣子,賴昌星還學着他走路的可笑樣子,對別人説:“我看藍甫太貪,遲早要出事的。”
雖然藍甫這個有關賭博的交代全是謊言,但他卻泄露了此地無銀三百兩,説明他手裏肯定有這樣一筆錢,他想給自己這些錢找出一個避重就輕的逃生之路:我這筆鉅款可不是我受賄的錢,它們是我賭博賺來的。他的智商告訴他,如果是賭博搞到的錢就不會犯死罪。
藍甫好賭成性,開始只到香港至廈門的“集美號”上去玩幾手。後來,賭癮來了,經常到澳門去賭,輸了錢,當然由賴昌星付賬。為了報答一些朋友的幫忙,賴昌星經常用幫助官員和他們的子女親戚出境出國作為回報。藍甫分管公安外事,經常為遠華公司人員和朋友的出入境提供方便。賴昌星當然也不會虧待藍甫,不但請吃喝嫖賭,還給大量的賄款供其揮霍,為他兒子到澳大利亞上學提供學費和買豪宅的錢。

藍甫逃亡之路

編輯
1999年9月份以後,中央辦案組審查了廈門市委副書記劉豐等與賴昌星走私犯罪集團關係密切的幾名官員。藍甫馬上預感到自己被“雙規”不過是早晚的事,不走肯定要敗露。雖然平時他貪得無厭,智商很低,跟人索賄從不講究方法,赤裸裸張嘴就要,可是,這次逃亡之前他還是動了一番腦筋,把辦公室收拾得一乾二淨,沒留下任何暴露自己的證據,還把家裏值錢的東西,交給岳母和親信帶回天津家裏。他岳母發現他行為反常,再三追問為啥出走,他説這兩天又抓了一個副市長,有人要整我,我得出去避避風頭。
12月18日是個週末,下午藍甫向市委主要領導彙報工作,結束時他説自己老婆肚子里長了腫瘤,這幾天健康狀況特別不好,很危險,他要求利用雙休日到上海檢查一下。他的因公出國護照已經被收繳,但他是分管公安和外事的副市長,17日晚上,他把廈門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出境科科長陳小云,叫到家裏,説是他老婆病情危險,他要利用假期到澳大利亞治病,為了避免造成不良影響,可以給他辦理一份因私出國護照,19日一定要拿到。由於陳小云為他贏得了時間,19日上午,藍甫拿到因私出國護照之後,馬上命令外事辦派人提前去上海,為他病重需要搶救的老婆辦理簽證。19日下午,藍甫慌慌張張趕到上海後,卻提出也要給他辦理赴澳簽證。簽證一到手,藍甫立即購買了全家前往澳大利亞的機票。
1999年12月20日晚,藍甫帶着老婆兒子從上海虹橋機場轉香港離境,1999年12月22日抵達澳大利亞墨爾本。
藍甫出逃後,中央果斷決定,責成福建省委、廈門市委馬上組織力量對藍甫出逃事件展開調查,立即對嚴重違反外事紀律的事件展開調查,並果斷拘捕了廈門國安局局長陳耀慶、廈門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出境科科長陳小云等官員。還決定立即對藍甫採取切實有效措施,促其回國。
藍甫通過國內電話打聽到賴昌星還沒有到案,也就是説賴昌星向自己行賄的事還沒人知道,到了這時他又覺得自己用不着跑到澳大利亞來躲災。
藍甫知道中國已就他出逃向澳大利亞政府發出了通緝令,眼看簽證又要到期。走投無路的藍甫只好打電話給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再三説明自己願意回國投案自首,但是請求政府不再追究他逃到澳大利亞的太太和兒子。2000年1月21日,藍甫隻身回到中國駐堪培拉的大使館,由使館保衞人員護送,返回北京進了監獄。

藍甫個人素質

編輯
藍甫面對面打過交道的辦案人員介紹説,藍甫這人素質很差,寫的交待材料語無倫次,光一頁紙就有五六個錯別字,讓人看了啼笑皆非;藍還很齷齪,不愛清理個人衞生,身上經常臭哄哄的。在被宣佈逮捕前後,藍判若兩人。起初牛皮吹得很大,後來一天到晚哭哭啼啼,還不時玩假自殺的惡作劇。有一次,他把電動剃鬚刀的刀片扔到屋外,故意騙辦案人員他吞了刀片,肚子痛得很,當辦案人員識破他的騙局,提出要送他到醫院檢查時,他又不肯去。還有一次,藍大喊大叫,説要用頭撞電視機自盡,結果自然又是一場惡作劇。“此人人格低下,一點都不像個廳局級幹部。”辦案人員如是説。

藍甫個人評價

編輯
據向民政部有關人士瞭解,藍甫原先在部裏工作時口碑就不好。到廈門任副市長後,藍分管民政工作。福建省民政廳的一位處長評價説,“這人不像幹工作的,我們找他聯繫工作都很難。”
藍甫之貪可謂登峯造極,實在令人髮指。賴昌星沒找藍甫行賄,卻是藍甫主動去找賴昌星索賄,竟然貪得讓揮金如土的賴昌星都咋舌,哪裏還有一點點黨員幹部的味道,活活脱脱一個潑皮無賴。藍甫不僅被正人君子所不齒,就連那些罪犯也看不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