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胡沙虎

編輯 鎖定
胡沙虎(?—1213年),後名紇石烈執中,女真人。金朝權臣,在1213年發動政變,殺金帝完顏永濟,改立完顏珣,官至太師、尚書令、都元帥、監修國史,封澤王。後為部將術虎高琪所殺。
本    名
胡沙虎
別    名
紇石烈執中
所處時代
金朝
民族族羣
女真
逝世日期
1213年
官    職
太師、尚書令、都元帥
封    爵
澤王

胡沙虎人物生平

編輯

胡沙虎仕途履歷

大定八年(1168年),胡沙虎任皇太子護衞,其後改任太子僕丞、拱衞直指揮使等職。
明昌四年(1193年),胡沙虎因為毆傷監酒官而受罰。不久,胡沙虎遷右副點檢,因“肆傲不奉職”被降為肇州防禦使。明昌五年(1194年)遷興平軍節度使,其後官職又有變更,曾任知大名府事。
承安二年(1197年),執中被召為籤樞密院事金。章宗詔執中跟隨丞相完顏襄征伐,胡沙虎不打算前往,上奏説:“臣和完顏襄有過節,他將殺害臣。”金章宗對他出言不遜感到憤怒,命有司治他的罪,不久赦免了他,出為永定軍節度使。胡沙虎後來改任西北路招討使,復為永定軍節度使,又因犯事被解職。 [1] 
泰和元年(1201年),胡沙虎又被起用為知大興府事,任內被御史中丞孟鑄彈劾説:“胡沙虎貪婪殘忍、專橫放肆,不奉法令。赦免之後,屢次犯錯卻不改過。已經得到陛下的施恩寬宥,反而轉生跋扈驕橫之心。”於是胡沙虎被改任武衞軍都指揮使。
泰和六年(1206年)十月,胡沙虎在對宋戰爭中攻克淮陰,進兵圍楚州,遷元帥左監軍。不久,南宋請和,胡沙虎西南路招討使,改西京留守。 [2] 
大安元年(1209年),完顏永濟授胡沙虎世襲謀克,再次出任知大興府事,後來又復為西京留守,行樞密院,兼安撫使。

胡沙虎臨陣脱逃

大安三年(1211年),蒙古進攻金國,胡沙虎率兵七千在定安之北迎戰蒙古軍,卻臨陣脱逃,其軍遂潰敗。胡沙虎走到蔚州時,擅取官庫銀五千兩及衣幣諸物,奪官民馬,入紫荊關後又杖殺了淶水縣令。胡沙虎來到中都,朝廷卻沒有治他的罪,更升他為右副元帥,權尚書左丞。胡沙虎更無所忌憚,自請步騎二萬屯宣德州,朝廷只撥了三千人給他,令駐媯川。 [3] 
崇慶元年(1212年)正月,胡沙虎請求移屯他處,給尚書省的文書竟然説:“蒙古大軍來了必然無法抵擋,我一死不足為惜,但三千軍隊為之擔憂,十二關、建春、萬寧宮將無法保住。”引起朝廷不滿,下有司按問,詔數其十五罪,罷歸田裏。次年,胡沙虎又被召至中都,預議軍事。左諫議大夫張行信、丞相徒單鎰等人認為不可以任用胡沙虎,事情暫時擱置,胡沙虎被罷官以後,極力結交完顏永濟左右的宦官侍者。 [4] 

胡沙虎悖逆弒君

完顏永濟在至寧元年(1213年)五月再次起用執中,任他為右副元帥,把武衞軍數千人交給他指揮,屯中都城北。
這時候蒙古兵離中都越來越近了。作為右副元帥的胡沙虎不去做好抵禦蒙古兵進攻的戰鬥準備,而是每天帶着人打獵放鷂子,耽於田獵,疏於軍務,完顏永濟知道後,就派使者到胡沙虎營中責問他。當時胡沙虎正在喂鷂子,聽了皇帝的指責極為不滿,從籠中抓起一隻鷂子往地下用力一摔,鷂子不一會兒就死了。他説:“我胡沙虎幹事向來是我行我素,不喜歡受人干涉,誰想幹涉我的行為,這隻鷂子就是下場!”
胡沙虎已經露出了弒君謀反的端倪。使者把他的言行稟報以後,完顏永濟竟未對胡沙虎採取制裁措施。胡沙虎見皇上軟弱可欺,國家又遭蒙古軍侵犯,認為有機可乘,更堅定了謀反弒君的決心,經過密謀之後,於至寧元年(1213年)八月二十五日的晚上兵分兩路開進中都城,一路進攻章義門,一路進攻通玄門。胡沙虎騙開了城門,用計殺死了守城的左副元帥徒單南平及他的兒子刑部侍郎沒烈,並把他們所屬部隊收歸己有。接着,他率兵包圍皇宮,到了東華門,只見大門緊閉。胡沙虎命人叫門,守門親軍首領冬兒與蒲察六斤,情知有變,不肯開門。胡沙虎立即命軍士火燒東華門。軍士們搬來木柴,堆積在門樓下,點上火,霎時烈火騰空,東華門變成了一片火海。守門軍士紛紛逃跑。胡沙虎又命人搬來雲梯,命令親隨護衞斜烈乞兒、春山二人率軍從雲梯上翻進宮城中,砸開大鎖,打開東華門。胡沙虎一擁而入,解散了禁衞軍,全部換上了自己的親兵。這時候,胡沙虎自稱監國大元帥,要求禮部令史張好禮為他鑄造一顆監國元帥的大印。張好禮説:“非法鑄印,實難從命,要殺要剮,將軍請便。”胡沙虎拿張好禮沒有辦法,只好將他趕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胡沙虎就派親兵把完顏永濟趕出宮門,押送到衞紹王府軟禁起來了。然後,胡沙虎立即派黃門官到內宮去取皇帝的玉璽。黃門官到存放玉璽的房內一看,只見護璽的鄭夫人正坐在玉璽旁邊。黃門官向鄭夫人説明了來意,鄭夫人義正辭嚴,痛罵了一頓。黃門官趕忙向胡沙虎報告,胡沙虎親自來到鄭夫人身邊,鄭夫人冷眼看了他一眼,閉上眼睛,端坐不動。胡沙虎惱羞成怒,上前去搶。鄭夫人猛然站起,雙手高舉玉璽,厲聲説:“住手!如果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把玉璽砸碎,讓你什麼也得不到!”胡沙虎被鄭夫人的舉動驚住了,再也不敢往前走了。最後,胡沙虎命人在宮中搜出了另一顆刻有“宣命之寶”的金印,假傳皇帝聖旨,把他的幾十個同黨全部封了高官。接着,胡沙虎派宦官李思中到衞紹王府,殺死了完顏永濟。 [5] 
完顏永濟死後,胡沙虎就打算登基做皇帝了。時尚書右丞相徒單鎰勸道:“金國的皇帝歷來都是完顏氏,現在你殺了皇帝,要取而代之,天下的人會願意嗎?如果天下的人都來反對你,你的皇帝能當長嗎?”胡沙虎聽從了徒單鎰的意見,派人把完顏珣迎回朝廷,擁立為皇帝,史稱金宣宗。因胡沙虎擁立有功,被封為太師尚書令、都元帥,監修國史,封澤王,授中都路和魯忽土世襲猛安。 [5]  [6] 

胡沙虎罪有應得

元帥右監軍術虎高琪屢戰不利,胡沙虎警告他説:“你連吃敗仗,如再戰不勝,當以軍法從事。”再出戰果然又敗。術虎高琪害怕被殺。十月十五日,術虎高琪帶軍隊入京,進而包圍了胡沙虎的家,殺了胡沙虎,提着他的首級到朝廷請罪。金宣宗赦免了他,並任命他為左副元帥,一起的將士都各有封賞不等。 [7] 

胡沙虎歷史評價

編輯
孟鑄:貪殘專恣,不奉法令。釋罪之後,累過不悛。既蒙恩貸,轉生跋扈。 [8] 
張行信:胡沙虎國之大賊,世所共惡,雖已死而罪名未正,合暴其過惡,宣佈中外,除名削爵,緣坐其家,然後為快。 [8] 
完顏珣:胡沙虎畜無君之心,形跡露見,不可盡言。 [9] 
劉祁:為人兇悍鷙橫,為舉朝所惡。 [10] 
脱脱:金九主,遇弒者三,其逆謀者十人。熙宗之弒,惟大興國一人世宗聲其罪而磔之思陵之側。徒單貞雖誅。未聞暴其罪狀,後以戚畹又復贈官追封。餘秉德、唐括辯等六人,皆以他罪誅,海陵之弒,其首惡為完顏元宜,則令終焉。衞紹王之弒曰胡沙虎,不死於司敗之誅,而死於高琪之手。古所謂弒君之賊人得而討之者,謂請於公上而致討焉。如孔子之請討陳恆是也。豈有如琪之擅殺而以為功者乎。金之政刑,其亂若此,國欲不亡,其可得乎! [8] 

胡沙虎史書記載

編輯
《金史· 列傳第七十·逆臣》 [8] 
參考資料
  • 1.    《金史》:紇石烈執中,本名胡沙虎,阿疏裔孫也。徙東平路猛安。大定八年,充皇太子護衞,出職太子僕丞,改鷹坊直長,再遷鷹坊使、拱衞直指揮使。明昌四年,使過阻居,監酒官移剌保迎謁後時,飲以酒,酒味薄,執中怒,毆傷移剌保,詔的決五十。未幾,遷右副點檢,肆傲不奉職,降肇州防禦使。逾年,遷興平軍節度使。丁母憂,起復歸德軍節度使,改開遠軍兼西南路招討副使。俄知大名府事。承安二年,召為籤樞密院事。詔佐丞相襄征伐,執中不欲行,奏曰:“臣與襄有隙,且殺臣矣。”上怒其言不遜,事下有司,既而赦之,出為永定軍節度使。改西北路招討使,復為永定軍,坐奪部軍馬解職。
  • 2.    《金史》:泰和元年,起大興府事。詔契丹人立功官賞恩同女直人,許存養馬匹,得充司吏譯人,著為令。執中格詔不下,上責之曰;“汝雖意在防閒,而不朝廷自有定格,自今勿復如此煩碎生事也。”乃下詔行之。淶水人魏廷實祖任兒,舊為靳文昭家放良,天德三年,編籍正户,已三世矣。文昭孫勍詆廷實為奴,及妄訴毆詈,警巡院鞫對無狀,法當訴本貫。勍訴於府,執中使廷實納錢五百貫與勍。廷實不從,還淶水,執中徑遣鎖致廷實。御史台請移問,執中轉奏御史台不依制,府未結斷,令移推。詔吏部侍郎李柄、户部侍郎粘割合答推問。炳、合答奏御史台理直,詔乃切責執中。御史中丞孟鑄奏彈執中“貪殘專恣,不奉法令。釋罪之後,累過不悛。既蒙恩貸,轉生跋扈。如雄州詐認馬,平州冒支俸,破魏廷實家。發其冢墓,拜表不赴,祈雨聚妓,毆詈同僚擅令停職,失師帥之體,不稱京尹之任”。上曰:“執中粗人,似有跋扈爾。”鑄對曰:“明天子在上,豈容有跋扈之臣。”上意寤,取閲奏章,詔尚書省問之。由是改武衞軍都指揮使。平章政事僕散揆宣撫河南,執中除山東東西路統軍使。揆行省汴京伐宋,升諸道統軍司為兵馬都統府,執中為山東兩路兵馬都統,定海軍節度使完顏撒剌副之。執中分兵駐金城、朐山,請益發東平路兵屯密、沂、寧海、登、萊以遏兵衝,詔從之,時泰和六年四月也。五月,宋兵犯金城,執中遣巡檢使周奴以騎兵三百御之。會宋益兵轉趨沭陽,謀克三合伏卒五十人篁竹中,伺宋兵過突出擊之,殺十數人,追至縣城,宋兵不敢出。會周奴以兵入城,宋兵逾城走,三合已焚其舟,合擊大破之,斬首五百餘級,殺宋統領李藻,擒忠義軍將呂璋。十月,執中率兵二萬出清口,宋以步騎萬餘列南岸,戰艦百艘拒上流,相持累日。執中以舟兵二千搏戰,遏宋舟兵,遣副統移剌古與涅率精騎四千自下流徑渡。宋兵望騎兵登南岸,水陸俱潰。追斬及溺死者甚眾,盡獲其戰艦及戰馬三百,遂克淮陰,進兵圍楚州。遷元帥左監軍。執中縱兵虜掠,上聞之,杖其經歷官阿里不孫,放還所掠。未幾,宋人請和,詔罷兵。除西南路招討使,改西京留守。
  • 3.    《金史》:大安元年,授世襲謀克,復大興府事,出太原府,復為西京留守,行樞密院,兼安撫使。以勁兵七千遇大兵,戰於定安之北,薄暮,先以麾下遁去。眾遂潰。行次蔚州,擅取官庫銀五千兩及衣幣諸物,奪官民馬,與從行私人入紫荊關,杖殺淶水令。至中都,朝廷皆不問。乃遷右副元帥,權尚書左丞。執中益無所忌憚,自請步騎二萬屯宣德州,與之三千,令駐媯川。
  • 4.    《金史》:崇慶元年正月,執中乞移屯南口或屯新莊,移文尚書省曰:“大兵來必不能支,一身不足惜,三千兵為可憂,十二關、建春、萬寧宮且不保。”朝廷惡其言,下有司按問,詔數其十五罪,罷歸田裏。明年,復召至中都,預議軍事。左諫議大夫張行信上書曰:“胡沙虎專逞私意,不循公道,蔑省部以示強梁,媚近臣以求稱譽,骫法行事,枉害平民。行院山西,出師無律,不戰先退,擅取官物,杖殺縣令。屯駐媯川,乞移內地,其謀略概可見矣。欲使改易前非。以收後效,不亦難乎。才誠可取,雖在微賤皆當擢用,何必老舊始能立功。一將之用,安危所繫,惟朝廷加察,天下幸甚。”丞相徒單鎰以為不可用,參政事絪跪奏其奸惡,乃止。執中善結近幸,交口稱譽。五月,詔給留守半俸,預議軍事。張行信復諫曰:“伏聞以胡沙虎老臣,欲起而用。人之能否,不在新舊。彼向之敗,朝廷既之矣。乃複用之,無乃不可乎。”遂止。
  • 5.    《金史》:上終以執中為可用,賜金牌,權右副元帥,將武衞軍五千人屯中都城北。執中乃與其黨經歷官文繡局直長完顏醜奴、提控宿直將軍蒲察六斤、武衞軍鈐轄烏古論奪剌謀作亂。是時,大元大兵在近,上使奉職即軍中責執中止務馳獵。不恤軍事。執中方飼鷂,怒擲殺之,遂妄稱知大興府徒單南平及其子刑部侍郎駙馬都尉沒烈謀反,奉詔討之。南平姻家福海,別將兵屯於城北,遣人以好語招之,福海不知,既至乃執之。八月二十五日未五更,分其軍為三軍,由章義門入,自將一軍由通玄門入。執中恐城中出兵來拒,乃遣一騎先馳抵東華門大呼曰:“大軍至北關,已接戰矣。”既而再遣一騎亦如之。使徒單金壽召知大興府徒單南平,南平不知,行至廣陽門西富義坊,馬上與執中相見,執中手槍刺之墮馬下,金壽斫殺之。使烏古論奪剌召沒烈,殺之。符寶祗候鄯陽、護衞十人長完顏石古乃聞亂,遽召大漢軍五百人赴難,與執中戰不勝,皆死之。執中至東華門,使呼門者親軍百户冬兒、五十户蒲察六斤,皆不應,許以世襲猛安、三品職事官,亦不應。呼都點檢徒單渭河,謂河即徒單鎬也。渭河縋城出見執中,執中命聚薪焚東華門,立梯登城。護衞斜烈、乞兒、親軍春山共掊鎖開門納執中。執中入宮,盡以其黨易宿衞。自稱監國都元帥,居大興府,陳兵自衞。急召都轉運使孫椿年取銀幣賞金壽、奪剌及軍官軍士、大興府輿隸。是夜,召聲妓與親黨會飲。明日,以兵逼上出居衞邸,誘左丞完顏綱至軍中,即殺之。執中意不可測,丞相徒單鎰勸執中立宣宗,執中然之。
  • 6.    公元1213年 胡沙虎政變,宣宗即位  .浩學歷史網[引用日期2014-08-19]
  • 7.    《金史》:是時,莊獻太子在中都,執中以皇太子儀仗迎莊獻入居東宮。召符寶郎徒單福壽取符寶,陳於大興府露階上。盜用御寶出制,除完顏醜奴德州防禦使,烏古論奪剌順天軍節度使,蒲察六斤橫海軍節度使,徒單金壽永定軍節度使,雖除外官,皆留之左右。其餘除拜猶數十人。同時有兩蒲察六斤,其一守東華門不肯從亂者。召禮部令史張好禮欲鑄監國元帥印,好禮曰:“自古無異姓監國者。”乃止。遣奉御完顏忽失來等三人,護衞蒲鮮班底、完顏醜奴等十人,迎宣宗於彰德。使宦者李思忠弒上於衞邸。盡撤沿邊諸軍赴中都平州、騎兵屯薊州以自重,邊戍皆不守矣。九月甲辰,宣宗即位,拜執中太師、尚書令、都元帥、監修國史,封澤王,授中都路和魯忽土世襲猛安。以其弟同河南府特末也為都點檢,兼侍衞親軍都指揮使,子豬糞除濮王傅、兵部侍郎,都點檢徒單渭河為御史中丞,烏古論奪剌遙授真定府事,徒單金壽遙授東平府事,蒲察六斤遙授平陽府事,完顏醜奴同河中府事,權宿直將軍。詔以烏古論誼居第賜執中,儀鸞局給供張,妻王賜紫結銀鐸車。 戊申,執中侍朝,宣宗賜之坐,執中就坐不辭。無何,執中奏請降衞紹王為庶人,奏再上,詔百官議於朝堂。太子少傅奧屯忠孝、侍讀學士蒲察思忠附執中議,眾相視莫敢言,獨文學田廷芳奮然曰:“先朝素無失德,尊號在禮不當削。”於是從之者禮部張敬甫、諫議張信甫、户部武文伯、龐才卿、石抹晉卿等二十四人。宣宗曰:“闢諸問途,百人曰東行是,十人曰西行是,行道之人果適東乎、適西乎。豈以百人、十人為是非哉?”既而曰:“朕徐思之。”數日,詔降為東海郡侯。大元遊騎至高橋,宰臣以聞。宣宗使人問執中,執中曰:“計畫已定矣。”既而讓宰執曰:“吾為尚書令,豈得不先與議而遽奏耶?”宰執遜謝而已。提點近侍局慶山奴、副使惟弼、奉御惟康請除執中,宣宗念援立功,隱忍不許。元帥右監軍術虎高琪屢戰不利,執中戒之曰:“今日出兵果無功,當以軍法從事矣。”高琪出戰覆敗,自度不免,頗聞慶山奴諸人有謀,十月辛亥,高琪遂率所將颭軍入中都,圍執中第。執中聞變,彎弓注矢外射,不勝,登後垣欲走,衣絓墮而傷股,軍士就斬之。高琪持執中首詣闕待罪,宣宗赦之。以為左副元帥。執中之黨呼於衢路曰:“颭軍反矣,殺之者有賞。”市人從之。颭軍死者甚眾,一軍皆洶洶,宣宗遣近侍撫諭之,詔有司量加賻贈,眾乃稍安。明日,除特末也泰寧軍節度使,烏古論奮剌真授知濟南府事,徒單金壽真授知歸德府事,蒲察六斤真授知平陽府事。
  • 8.    《金史· 列傳第七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8-19]
  • 9.    《金史·列傳第四十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8-19]
  • 10.    《歸潛志》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15-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