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直搗蜂窩的女孩

編輯 鎖定
《直搗蜂窩的女孩》是2011年5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圖書,作者是斯蒂格·拉森,瑞典作家與新聞記者。 [1] 
書    名
直搗蜂窩的女孩
作    者
斯蒂格·拉森
原作品
LUFTSLOTTET SOM SPRÄNGDES
譯    者
顏湘如
出版社
人民文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11年5月
頁    數
612 頁
定    價
39.9 元
裝    幀
平裝
ISBN
9787020084753

直搗蜂窩的女孩圖書簡介

編輯
《直搗蜂窩的女孩》為作者“千禧年”系列第三部,在這部小説中,女主角莎蘭德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終於浮上台面,而故事也從一個個人的被壓迫,提升到整個憲政體制的缺陷與侵害,可説是作者在前兩部中進行了漫長的鋪墊醖釀後,終於將事件開展到真正的核心議題上頭,為《千禧年系列》劃下完美的句號。本部作品再度奪下“玻璃鑰匙”獎。

直搗蜂窩的女孩內容簡介

編輯
《直搗蜂窩的女孩》是《千禧年系列》的第三部,不僅篇幅最長,也是內容最豐富的一部。
女主角莎蘭德年紀27歲,身高154公分,體態瘦小。十二歲時因縱火謀殺父親,被判定患有精神疾病而關押在精神病院。十八歲時被法庭宣判無行為能力,必須在監護之下生活。莎蘭德性格怪異,沉默寡言而不善交際,往來的都是社會邊緣人,幾乎沒有朋友。然而,莎蘭德在智力方面其實類似於天才,數學演算能力高超且過目不忘,自學成才的電腦功底,達到世界頂級駭客的程度。
男主角布隆維斯特年紀45歲,外貌堪稱好看,性格正直且聰明機智,對女性有強大的吸引力。布隆維斯特擁有一家雜誌社,專門揭發企業和政府的黑暗內幕,曾因為刊載某位企業家的犯罪行為而遭到毀謗罪的判罰,並因此入獄服刑三個月。但事後在不懈的努力下,收集到完整且充分的證據,將該位企業家扳倒,因而一戰成名。
在《千禧年系列》的第一部《龍紋身的女孩》當中,莎蘭德所打工的保全公司委託布隆維斯特調查一起案件,兩人因此有了交集。布隆維斯特之所以能順利洗刷自己毀謗的污名,主要也是因為莎蘭德以駭客的身份,侵入犯罪企業家的電腦中,取得關鍵的機密文件。兩人之間完美的配合模式於此建立起來,莎蘭德負責入侵電腦取得資料,布隆維斯特負責偵查並核實資料的正確性,並以媒體必須保護消息來源的理由,將非法取得的資料來源變為合法。
在《千禧年系列》的第二部《玩火的女孩》中,故事的焦點轉移到莎蘭德,以其法定監護人對其性侵害,帶出莎蘭德之所以謀殺父親、遭判定為精神失常、進而遭行為限定的真實理由。原來莎蘭德的父親是一個前蘇聯KGB叛逃至瑞典的間諜。莎蘭德的父親在瑞典安頓下來後,與莎蘭德的母親相遇,雖然共同生下一對雙胞女孩,但莎蘭德的父親長期毆打虐待她的母親。在莎蘭德十二歲時,母親被毆打致殘必須長期住院,莎蘭德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自行動手謀害父親。然而,由於莎蘭德的父親身份特殊,國安局基於自身的利益考慮,乃設法將莎蘭德監禁至精神病院,以確保她不能説出其父親的身份秘密。事實上,莎蘭德的精神病醫生和法定監護人都是國安局的人。就是因為這些不公平的對待,莎蘭德形成自閉的性格,對警察、法院等公權力機構全然不信任。在遭到法定監護人性侵害後,莎蘭德私自採取行動對其制裁。結果這名法定監護人找到莎蘭德的父親,慫恿其追殺陷害莎蘭德,於是莎蘭德被捲進一系列的兇殺案件之中,還遭到警方的通緝。
在《千禧年系列》的第三部《直搗蜂窩的女孩》中,故事終於進入高潮,事件的重點也不再是個人恩怨,而是轉為公權力與公權力之間的對決。在冷戰時期,瑞典的國安單位混有少數俄國間諜,國安局的職能是確保國家的安全,但如果單位內部遭到間諜入侵,則沒有更高級別的單位能進行稽查,因此一個特別的小組就此成立。這個小組沒有正式的名稱、就官方而言根本不存在,為了確保這個小組的運作,除了國安局的秘書長和財務主管外,連首相都不知道有這個小組的存在。就是這個小組接收了莎蘭德父親的叛逃,併為其改換身份,以換取關於俄國間諜的情報。也是這個小組掩蓋了莎蘭德父親長期毆打她母親的事實,並製造虛假資料而將莎蘭德關進精神病院,也因此莎蘭德到了27歲了都還不能為自己的財產、行為做決定。事實上,這個國安局的特別小組違反了憲法對人身自由的保障,嚴重侵害莎蘭德的人權。
在採取了一系列報復行動後,莎蘭德和她的父親都受了重傷,雙雙住進了加護病房。而莎蘭德的法定監護人也在之前的報復行動中遭到殺害,一份被隱藏多年、關於莎蘭德十二歲被關進精神病院的真實緣由的檔案被布隆維斯特取得。於是,特別小組面臨極度的危險,這個小組一旦曝光,除了小組成員將會受到刑事審判外,人民將會強烈質疑現任政府,產生嚴重的憲政危機。特別小組必須出動將事情擺平。與此同時,布隆維斯特光是有一份多年前的報告還不夠,並不足以證明小組的存在,也無從得知小組成員有那些人,因此必須進一步地追蹤事情的真相。於是,一方是要確保莎蘭德的行為失能判定持續下去,確保相關人員都保持隱秘,一方則是要推翻莎蘭德的精神失常宣判,並挖掘出所有相關的人員,而兩方恰好都是公權力的代表。
小組前任的組長出動了,他是一個罹患癌症、死期將近的人。他的策略很明確,找莎蘭德原來的精神病醫生出馬,撰寫虛假的精神狀況評估報告,讓法院相信莎蘭德確實有嚴重的精神疾病,必須管押在精神病院中;以國安局的軍事機密為由,誤導檢察官,回收被布隆維斯特取得的檔案,並將同情莎蘭德的警員調開;全面監視和監聽布隆維斯特的一舉一動,掌握媒體調查的進度;最後是殺死莎蘭德的父親,徹底斷絕他的威脅。由於小組是一個隱秘的機構,沒有任何文件能證明小組的存在,更沒有文件能證明這些小組成員隸屬於國安局,因此當小組前任組長寄出大量瘋狂的恐嚇信件,然後動手槍殺莎蘭德的父親時,警方認定只是一個瘋狂老頭的瘋狂行徑。
布隆維斯特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他找到莎蘭德之前打工的保全公司,在家中裝設隱秘的錄像機,錄下小組成員侵入他家埋設機關的影像,並派人跟蹤那些跟蹤他的人。他在機密檔案被搶奪回去之前複製好幾個備份,分開收藏在不同的地點。他讓莎蘭德侵入她的精神病醫生的電腦系統中,找到重要的通信資料,指證對方曾經、並準備再次陷害莎蘭德。布隆維斯特還設法找到國安局中負責確保憲政體制的單位,告知特別小組的存在,並提出相關的證據證明這個小組不僅存在,還做出了違反憲法,侵害莎蘭德人權的犯罪行為。而這些消息和資料,最終以非常隱秘的方式到了現任首相手上。
現任首相完全不知道小組的事情,如今必須面對艱難的抉擇,包庇掩護小組,則自己也陷入了違法的事件當中,但任由布隆維斯特揭發小組的存在和犯罪事證,則會引發憲政危機,造成現任政府的崩潰。首相最終的決定是,主動出擊,在國安局內成立一個臨時的憲政小組,針對特別小組進行調查。但在確認一切之前,必須在私下進行,如果事情是真的,可以避免打草驚蛇,如果事情是假的,則可以避免國安局內部的動盪。無論是首相、警方還是一般的記者,在得知莎蘭德的遭遇後,都極度的憤慨,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枉顧憲法和人權自由,做出如此罪大惡極的事情,而這還是以保護國家人民安全為己任的公務人員。
結果自然是正義獲得伸張,壞人遭到制裁,莎蘭德也被法院宣判精神沒有失常,可以自由地為自己做一切決定。 [2] 

直搗蜂窩的女孩作品目錄

編輯
001第一部 走廊上的插曲
161第二部 黑客共和國
313第三部 磁盤損毀
459第四部 重新啓動系統
589尾聲 遺產清單 [3] 

直搗蜂窩的女孩點評鑑賞

編輯

直搗蜂窩的女孩寫作手法

《千禧年系列》的作者史迪格-拉森是一位新聞記者和雜誌主編,因此《千禧年系列》的寫作手法與新聞雜誌的專題報道有類似之處,而這樣的手法,在第三部、篇幅超過六百頁的《直搗蜂窩的女孩》中更為明顯。作者在在小説的前面部分裏,先以客觀的方式對事件的背景與沿革進行陳述,然後再一一開展相關人物在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進而描繪這些人所採取的行動。一般來説,以專題模式來書寫小説,事實和分析的篇幅會過重,因而給予讀者沉重窒悶的感覺,但作者在其間佈局了大量簡潔明快的行動,因此在整體中取得很好的平衡,成功地甩掉沉悶和枯燥。此外,作者對人物的設定和刻畫,同樣採用事件取向,着重描述發生了什麼、做出何種反應,避開長段內心獨白和繁複的性格描述,因此人物呈現出單純、直接的面向,也加強了全篇故事的節奏感,營造出簡單易讀的調性。
作者在每章都標註上日期,一般來説這種以時間來區分章節的書寫方式,除非是單純的日記體裁,一般為的是營造出一種倒計時的氣氛,因此通常會有一個關鍵事件會在特殊的時間點上發生,之前的行動都密密貼合這個關鍵事件,為的是讓關鍵事件能在關鍵時間順利進展。而且,為了順利營造出時間有限的張力,之前的每個日期都會卡得比較緊,傳遞出一種分秒比爭的態勢。在《直搗蜂窩的女孩》中,這個關鍵事件就是女主角莎蘭德開庭受審,然而在此之前的事件,作者安排得較為鬆散,大多數的真相都在很早時候就已經知道了,而蒐證的行動也沒圍繞在開庭時間上,沒有相應的緊張感產生。結果是讀者自然而然地忽略這多出來的日期,使日期的增添成為不必要之舉。
《直搗蜂窩的女孩》的寫作重點在於抗爭,而非一般犯罪小説的尋找真相。在《直搗蜂窩的女孩》中大部分的真相都在前面交代清楚了,不存在需要推敲或發掘的事實,甚至連壞人將採取的行動,都早早就在主角的掌握之中。閲讀的樂趣完全在於主角採取了那些反制的行為,如何用媒體、網絡和既有的司法體制,一步一步地向前逼近,揪出隱藏在暗處的壞人們,並如何用充滿戲劇效果的手法端出證據,讓壞人狼狽失措,讓好人大出一口氣。因此,《直搗蜂窩的女孩》是本又直又白的小説,易讀而解氣。   [2] 

直搗蜂窩的女孩評價

《千禧年系列》的大獲成功,主要可以歸功於三大因素:
非主流對抗主流,從體制外來對抗體制本身
比起陰暗邪惡的殺人事件,《千禧年系列》所着墨的法律漏洞和政府缺失在格局上要提升許多,不僅內容更為豐富,色彩也相對明亮。而在向公權力挑戰的過程中,人物所展現的勇氣,以及超人的智慧,都有種觀看動作片的快感,相較於靜態的懸疑推理,自然是討好許多。
人物設定突出
女主角莎蘭德是一位既弱小,又強大的人物,遊走在社會和法律的邊緣,是絕對的受害人,但卻有天才般的能力和智慧向社會及法律挑戰,而且運用的能力是一般大眾可以理解和模仿的電腦技巧。活脱脱是一個女版蜘蛛俠,雖不能飛檐走壁,但反而更多一份真實。而莎蘭德所受到的迫害也更貼近生活中的實際狀況。
男主角布隆維斯特正直而果斷,為了揭發真相、維護正義,有時又願意採取帶有彈性、超越法律的行動。布隆維斯特的性格中沒有絲毫的猶豫與恐懼成分,總是堅定不移地採取行動,而且挑戰的總是人人生畏的司法體系,運用的工具則是大家熟悉的媒體,再加上無人能擋的魅力,全然是一個文藝版的詹姆士-龐德,一個現代版的俠盜楚留香
作者本身的魅力
作者的背景經歷與書中主角類似這一事實,為小説的真實性平添許多的可信度。再加上作者在完成《千禧年系列》後,沒來得及看到小説出版就過世,為這部小説又加上些許悲劇色彩。作家過世後,造成一時洛陽紙貴的現象,並不少見。
從文學性來説,《千禧年系列》的水平並不算特別高,是典型的通俗小説。作者雖然將人物塑造得極為突出,但在性格描述上不免單薄和膚淺了些。且不説男主角布隆維斯特那如同擦了徐四金的《香水》般的超強男性魅力,女主角莎蘭德明明是一個會為了抗議不公,而採取像是拒絕與警察説話這樣的幼稚行徑的人,卻又可以搖身一變,成為運籌帷幄、建立一個龐大金融網絡的幹練女子,讓人一時摸不着頭腦。 [2] 

直搗蜂窩的女孩成就與影響

編輯
《千禧年系列》是一部瑞典小説,從2005年首部曲出版後,銷售量已經突破2600萬冊,2009年更成為全歐洲最暢銷的小説,其中第一部和第三部均獲得北歐犯罪小説協會最佳犯罪小説<玻璃鑰匙獎>。
《千禧年系列》是一部具有強烈作者色彩的小説,書中男主角的性格和職業設定都與作者史迪格-拉森極為相似。拉森長期致力於揭發當權者的違法行為,而《千禧年系列》中的犯罪者也主要是當權的企業或是政府單位。不同於一般的犯罪小説,《千禧年系列》中的犯罪揭發者運用的不是“司法”這個公權力,而是“媒體”。至於偵查事件真相的方式,更一反常態,從詢問談話,提升為電腦的駭客入侵。
直搗蜂窩的女孩》是系列的第三部,在這部小説中,女主角莎蘭德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終於浮上台面,而故事也從一個個人的被壓迫,提升到整個憲政體制的缺陷與侵害,可説是作者在前兩部中進行了漫長的鋪墊醖釀後,終於將事件開展到真正的核心議題上頭,為《千禧年系列》劃下完美的句號。 [2] 

直搗蜂窩的女孩作者簡介

編輯
斯蒂格·拉森 斯蒂格·拉森
斯蒂格·拉森,瑞典作家與新聞記者。曾任職於瑞典中央新聞通訊社,並於工作之餘投身反法西斯主義的活動。一九九五年,他創辦了Expo基金會,並自一九九九年開始擔任基金會同名雜誌主編。由於他長期致力於揭發瑞典極右派組織的不法行為,多年來一直受到程度或輕或重的死亡恐嚇與威脅。這部小説中總是積極捍衞社會正義、不求個人名利的男主角,幾乎就是拉森本人的化身。
拉森從二○○一年開始撰寫“千禧年”系列小説,二○○四年完成三部曲後,竟不幸於十一月因心臟病突發辭世,來不及看見首曲《龍文身的女孩》在二○○五年出版,以及此係列小説售出全球超過三十四國版權、轟動全歐的盛況。隨着第二部和第三部的出版,“千禧年”系列引發閲讀熱潮,雄踞歐洲各國暢銷書排行榜,且歷久不墜。此外,《龍文身的女孩》在二○○六年奪得北歐犯罪小説協會最佳犯罪小説“玻璃鑰匙”獎;二○○八年,“千禧年”系列第三部《直搗蜂窩的女孩》再度奪下“玻璃鑰匙”獎。拉森打破紀錄,成為瑞典有史以來第一位兩度獲頒該獎項的作家。二○○八年二月,拉森入選英國《每日電訊報》“一生必讀的五十位犯罪小説作家”。二○○九年,拉森被選為“歐洲最具衝擊力十大暢銷小説家”,在榜單上排名超過丹·布朗與《暮光之城》作者斯蒂芬妮·梅爾,居於首位。據尼爾森公信榜統計,“千禧年三部曲”在二○一○年小説排行榜的前十位中佔據五席,精裝本與平裝本通通上榜。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