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死魂靈

(果戈理創作長篇小説)

編輯 鎖定
《死魂靈》是俄國作家尼古萊·瓦西裏耶維奇·果戈理·亞諾夫斯基創作的長篇小説,出版於1842年。
小説描寫專營騙術的商人乞乞科夫來到某偏僻省城,以其天花亂墜的吹捧成為當地官僚的座上客,並上門去向地主收購死農奴,企圖以此作為抵押,買空賣空,牟取暴利。醜事敗露後,他便逃之夭夭。
《死魂靈》是俄國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發展的基石,也是果戈理的現實主義創作發展的頂峯。 [1] 
作品名稱
死魂靈
外文名
мертвые души
作品別名
死農奴
作    者
【俄】尼古拉·果戈理
文學體裁
長篇小説
首版時間
1842年
字    數
288000

死魂靈內容簡介

編輯
小説描寫一個投機鑽營的騙子(吝嗇鬼)——假裝成六等文官的乞乞科夫買賣死魂靈(俄國的地主們將他們的農奴叫做“魂靈”)的故事。乞乞科夫來到某市先用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打通了上至省長下至建築技師的大小官員的關係,而後去市郊向地主們收買已經死去但尚未註銷户口的農奴,準備把他們當做活的農奴抵押給監管委員會,騙取大筆押金。他走訪了一個又一個地主,經過激烈的討價還價,買到一大批死魂靈,當他高高興興地憑着早已打通的關係迅速辦好了法定的買賣手續後,其罪惡勾當被人揭穿,檢察官竟被謠傳嚇死,乞乞科夫只好匆忙逃走。 [2] 

死魂靈創作背景

編輯
時代背景
死魂靈 死魂靈
19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是俄國社會、經濟發生重大變動的時期。由於資本主義的不斷髮展,地主莊園紛紛破產,農民的災難不斷加深,封建農奴制的危機日漸嚴重。果戈理説:“現在,我們比過去任何時候更感覺到:世界正處在旅途中,而不是停靠在碼頭上……”無疑,果戈理以自己的敏鋭觀察力,捕捉到了社會變動的信息,但俄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俄國,未來又會是什麼樣子,這正是作家想在《死魂靈》中着意描述的。
創作過程
寫作小説時,果戈理就在嘗試喜劇的創作。1835年春之前,他寫了《三等符拉基米爾勳章》、《婚事》等喜劇。1835年普希金將自己蒐集的《死魂靈》素材交給了果戈理,而這時果戈理正迷戀於喜劇創作,要求普希金再給他提供這方面的題材。普希金當真又給他敍述了一則荒誕的見聞。於是果戈理在兩個月內創作出了喜劇《欽差大臣》。
長篇小説《死魂靈》的創作在《欽差大臣》寫作之前就已開始,前後經過四次修改,歷時七年之久。果戈理在給普希金的一封信裏説,這“將是一部卷帙浩繁的長篇小説,而且它也許會使人發笑……我打算在這部長篇小説裏,即使只從一個側面也好,一定要把整個俄羅斯反映出來”。1842年初,書稿遭到莫斯科審查機關的否定,後來經過別林斯基的斡旋才得以在彼得堡出版,但按審查機關的無理要求只得刪去個別章節。 [3] 
《死魂靈》原計劃創作三部,由於後期創作力的衰退和思想侷限,他創作的第二部於1852年被迫自己焚燒,第三部未及動筆。僅完成並且流傳下來的只有第一部,不過俄國找到了第二部前五章,是第二部的殘稿。

死魂靈人物介紹

編輯
乞乞科夫
小説的中心人物是乞乞科夫,他在小説的結構上起着穿針引線的重要作用。乞乞科夫是唯一從俄羅斯生活的總的畫面單獨分離出來的人物,小説中唯一有傳記的人物。在揭示他的形象時,作者敍述了他的出身和性格的形成,描寫了他的生活細節。他出身於沒落貴族之家。父親留給他的是微薄的遺產和遺訓:努力學習,討好老師和上司,最主要的是愛惜和積攢每個戈比。乞乞科夫很快就明白了,所有高尚的觀點只會妨礙自己目標的實現。他用自己的力量,不靠任何人的庇護往上爬。他的財富的獲得是建立在別人身上的:欺騙,行賄貪污,舞弊,是他的手段。任何受挫和失敗都改變不了他的“一心想發財”的野心。每次做了不光彩的事後,他都很容易給自己找到辯解的理由。 [4] 
瑪尼洛夫
在果戈理的筆下,首先出現的是瑪尼洛夫,與後來出現的地主相比,他的相貌倒還“招人喜歡”,一副甜膩膩的樣子,在對人的態度上,表現出畢恭畢敬的姿態。至少在他自己認為自己還是有十分高雅的道德品質的。作者還把他描寫成為多情善感的丈夫,儘管結婚已有八年,但他還是堅持與妻子分吃蘋果、糖果和胡桃,還用一種甜膩的動人的稱呼,“張開你的口兒來呀,小心肝,我要給你這一片呢。”所以他給別人的第一個印象總是:“一個多麼可愛而出色的人啊!”但如果進一步的接觸,就會發現他是多麼的庸俗和無知,他參與一些文化活動,只不過是為了裝腔作勢和附弄風雅而己。儘管這樣,比起後來出來的其餘四個地主來説,瑪尼洛夫至少還講究文明和情感。對生活還有一些想法,儘管是空想。他是五人之中唯一的關心法律、關心國家和俄羅斯利益的人,儘管他對重要問題的言論帶有極其愚蠢的性質,往往使人發笑的性質。 [5] 
科羅博奇卡
跟着瑪尼洛夫出現的是女地主科羅博奇卡,與瑪尼洛夫相比,她的枯燥而單調的缺乏精神的生活自然而然地就顯露出來了。她缺乏具有高等文化修養的要求,卻有着非常幼稚可笑的“樸素”。她過着與世隔絕的生活,作為一個地主,她有發財的念頭,力求從一切事物中獲得利益。她不諳世事,態度冷漠、庸俗、呆板、固執、愚蠢,當乞乞科夫向她買死魂靈時,她卻向乞乞科夫推薦她的蜂蜜,當乞乞科夫與她商量價格時,她竟異想天開地想等別的買主來買,比一比價錢再作決定。在這裏,果戈理深刻地揭露出她的貪婪而又愚蠢的自私心理。封建的孤闢和愚蠢的商人心理決定了科羅博奇卡的精神生活的極端缺乏和靈魂的墮落。在她身上,讀者看到了思想僵化了的沒有精神的地主形象,儘管這樣,與後來出現的幾個地主相比,她還稱得上是個安分的地主,只是一個只靠剝削農奴的勞動為生的地主。 [5] 
羅士特來夫
羅士特來夫是以地主中的新人物出現的,不但會撈錢,而且很會用錢,他不壓抑自己,隨心所欲,過着放蕩的生活,他好動、狂熱,喜歡冒險,為了尋求歡樂,他是不惜一切代價的。他把撈錢也當作一種冒險,一種歡樂,他深知市集上的一切勾當,他參加賭博,手從來是不乾淨的,“到開始賭着大注輸贏的時候,警察局長和檢事就都留心他吃去的牌,連他打出的,也每張看着不放鬆了。”與瑪尼洛夫和科羅博奇卡相比,他更懂得尋歡作樂,他在剝削農奴作為生活來源這一點上與他倆是一致的,不同的是瑪尼洛夫和科羅博奇卡過着的是規矩的生活,羅士特來夫過着的是放蕩的生活。羅士特來夫比瑪尼洛夫和科羅博奇卡顯得更“無恥”。主要是表現在羅士特來夫是“説謊大家”和“無賴”兩點上。這兩點使他完全失去了人的美德,墮落到動物之中,墮落到他特別喜歡養的狗羣之中。所以,果戈理諷刺他説:“羅士特來夫在它們裏,完全好像在他自己的家族之間的父親。”與瑪尼洛夫和科羅博奇卡相比,羅士特來夫完全失去了人格,他不但不尊重別人,也不尊重自己,他失去了任何做人的原則,就像一隻狗一樣,只懂得尋歡作樂,到處惹事生非,時而對人亂咬,時而對人俯首搖尾。 [5] 
梭巴開維文
梭巴開維文,他的模樣,他的為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樣,是個“熊”。他把充實口腹當作他的第一件要事,他的生活信條就是吃,“吃一個飽,直到心滿意足。”除此之外,他對世界上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理,他不考慮任何高尚的精神需要,對一切帶有文化和文明名銜的東西都抱敵視的態度,他把“文明”當成是吃飯時不宜説出口的東西。他的生存目的就是為了吃,為了攫取財富。他特別精於算計,他很明白周圍的環境,也會鑑別人,是一個狡詐的地主和善於鑽營的商人。當乞乞科夫向他買死魂靈的時候,他毫無驚訝之意,但“他分明己經看穿這買主是要去賺一筆大錢的了。”所以一開口,就要了一個使乞乞科夫跳起來的價錢。兩人的討價還價,充分顯示了梭巴開維文的狡詐,他能緊緊地抓住對方,揣摸對方的心理,當他深得乞乞科夫不可能再加時才肯鬆口。與瑪尼洛夫,科羅博奇卡,羅士特來夫相比,他的“無恥”主要表現在不講精神文明,不講人性,把動物性的低級享受—吃當作人生的目的。他實際上是一個全身上下沾滿了銅臭味的高級動物。 [5] 
潑留希金
最後出場的是潑留希金,他的名字已成了貪婪和吝嗇的代名詞。他除了過着的寄生生活與其它地主是一樣的外,其餘就毫無共同之處,他的貪婪是可怕的,他的吝嗇是難以置信的。書中是這樣描寫他的,凡是經過走過的路是不用再打掃了的,因為只要他看到地上有“一片破衣裳,一顆鏽釘,一角碎瓦”,他都要撿了去。收集破爛,積聚財富已成了他的嗜好,他的房子就像是一座倉庫,堆積着一切廢物、破布、爛草,已成了肥料的糧食。地窖裏堆着像石頭一樣的麪粉,已經腐朽了的麻布、呢絨、布匹。他的吝嗇也與他的收集形成正比,東西越多越吝嗇,他寧可使農奴餓死,也不願意給農奴“多餘”的食物,他自己也像個苦行僧一樣,穿着破爛的衣服,只吃個半飽,就是酒裏拌了蒼蠅也不捨得倒掉。他的貪得無厭和吝嗇摧毀了他與一切人的聯繫。他沒有生活熱情,人情己完全喪失殆盡,剩下的只是一副沒有靈魂的軀殼。 [5] 

死魂靈作品鑑賞

編輯

死魂靈作品主題

批判農奴制
在這部小説裏,作家通過對官僚、地主們日常生活的描繪,展現了他們狗苟蠅營、卑瑣庸俗、貪婪愚昧的精神世界,以及資本原始積累者的欺騙、訛詐、冷酷、鑽營的醜惡行徑,給俄國文學帶來了前所未聞、震懾人心的新東西,透露了農奴制走向衰落的信息。這些所謂“生活的主人”被剝去温文爾雅的假面具之後,現出了原形,他們原來是羣向權力諂媚的奴隸,虐待農奴的暴君;是羣饕餮之徒,吞食人民的血肉與生命。小説的這種揭露傾向,曾使當時的俄國有識之士深感震驚,其客觀效果也使作者本人大為驚恐,以致在受到保守勢力的攻擊後,作家竟在小説第二版(1846年)序文中説,書中的許多描寫是不正確的、不真實的。但進步的社會輿論卻認為果戈理的小説是使俄國文學走向獨創性與民族性的重要標誌。 [6] 
乞乞科夫的身份具有二重性:農奴主和資本家。他除了具有地主階級的寄生性和反動性外,還帶有新興資產階級巧取豪奪、唯利是圖的本質特點。這是一個從貴族地主過渡到新興資產者的典型,俄國資本主義金錢關係的最初體現。乞乞科夫的形象生動地揭示了俄國封建社會環境裏滋生的新興資產階級的本質特徵,同時也高度概括了英、法等國資本主義世界中的“乞乞科夫”們到處鑽營的共同規律。這是果戈理對俄國文學作出的新貢獻,也是《死魂靈》思想力度的又一標誌。
在《死魂靈》中,果戈理通過五個地主形象,説明了俄國腐朽的農奴制不僅摧殘了農奴,而且摧殘了農奴主,使之變成非人形象,由此得出結論:農奴制必須滅亡。通過乞乞科夫的形象,表現了新興資產階級的罪孽,人性的異化,人在畸形的環境(寄生生活)和慾望(金錢佔有慾)驅使下變成非人。 [7] 
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固然在人生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但是個體自我教育的作用也是不可忽視的。個體自我教育是指個人通過自我反省、自我總結等方式提高自我修養的方法。在作品中果戈理也通過乞乞科夫向我們展示了個體自我教育在一個人的成長中也起着非常重要作用。
在乞乞科夫成長過程中,他不加分辨地把父親的教誨付諸實踐,如,在知道從前的老師落魄後,乞乞科夫絲毫沒有同情和憐憫之心,表現的鐵石心腸,一毛不拔,可見父親那關於金錢的聰明的教誨起了很大的作用。因為乞乞科夫習慣的是舒適優裕的生活,各種珍饈美味、馬車和豪華的住宅等對他來説才是最重要的,這些外在的物質生活才是他的人生目標。可見乞乞科夫在成長的過程中沒有進行正確的個體自我教育,沒有通過自我反省、自我總結等樹立起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他的憐憫心和同情心沒有戰勝他對金錢和物質的慾望。果戈理在小説中揭露了教育制度中的諸多不良現象,教風腐化,學風不正和學科制度的不合理等。
在作品的第二卷作者敍述了乞乞科夫從小的受教育情況。乞乞科夫在上學的時候,教師非常愚蠢,教師是個極愛肅靜和規矩的人,對聰明機靈的孩子,他無法容忍;他覺得這些孩子一定會耍笑他。一個孩子一旦被他視為機靈,只要動一下,只要無意中揚一下眉毛,就會使他發怒。他就會把這個孩子攆出教室,嚴加體罰“可憐的孩子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被罰跳了一天一夜沒吃上飯……”。這反映了當時學校的教風腐化。而且學風不正,就是因為乞乞科夫領會了師長的精神,所以他各科成績優異,得到了品學兼優的獎狀。這種教學風氣實在是令人擔憂。在乞乞科夫收購死農奴時,首先來到了地主瑪尼洛夫的家。瑪尼洛夫的妻子受過教育。她良好的教育是在貴族女子寄宿學校裏得到的。而在貴族女子寄宿學校裏,構成人的資質基礎的有三門,法語,這是家庭生活幸福所不可缺少的;鋼琴,這是歡娛丈夫所必需的;最後是家政:編織錢包和其他用作饋贈的小東西。但是這位受過良好教育的地主太大卻對家務事漠不關心,如:家中僕人的勞動和女管家的偷盜等。 [1] 

死魂靈藝術特色

《死魂靈》在人物塑造、幽默諷刺的運用和抒情的結合方面,都達到了俄國文學前所未有的高度而獨樹一幟。在塑造人物性格中,小説同時使用兩種方法,一種是以肖像畫的方法勾勒人物性格特徵與精神面貌,如對瑪尼洛夫等幾個地主的描寫就是如此。另一種是以歷史過程來展現人物性格的形成。但無論使用哪種方法,作者都很注意環境對人物性格形成的支配作用,而不像過去的文學僅僅把環境當做人物活動的場所。同時在人物刻畫中,作家又十分自覺地強調其個性特徵,一旦抓住了這個特徵,就充分地加以集中與誇張,把它們推向極限而不失其真,以致使這些典型人物成了俄國文學中的“普通名稱”或“泛稱”。
果戈理在創作中塑造了俄羅斯封建地主階級腐朽而醜惡的醜態,描繪了一幅羣醜圖,推動了俄羅斯現實主義文學的發展。果戈裏在小説中通過乞乞科夫的旅行,塑造了五個農奴主形象,他們有着共同點:貪婪、寄生、頑固。這五個農奴主是逐一出現的,他們的音容笑貌、所處環境特徵、個人生活習慣等有着不同,作者用嫺熟的筆觸刻畫了典型的藝術形象,塑造這些形象時,作者採用了肖像、語言等藝術手法,使之具有鮮明的個性特徵。
首先,生動的肖像描寫。果戈裏塑造藝術形象時,並不是什麼都寫,都是抓住主要特徵,進行生動的肖像描寫。瑪尼洛夫熱饋、好客,他年齡不大,有一雙甜蜜蜜、笑咪咪的限睛,笑起來就組成一條線。從外表來看是一位有教養的紳士,其實是一個空虛、愛幻想的農奴主。梭巴開維文的形象鮮明,笨重的行為像一隻“熊”,他有着狗熊一樣的體格,“袖子和褲子都很長,走起路來老想睬別人的腳,他的臉色通紅的像銅錢,這樣的臉世界上有很多,不必動用精細的銀子等之類的二具,只要簡單的劈幾下就成,再用大號斧頭鑿幾下,一雙眼睛就出來了”,有着極其奇怪的長相。羅士特萊夫中等身材,面頰通紅,牙齒鋥亮,鬍子黝黑,這個傢伙做盡了環事,過着窮奢極欲、花天酒地的生活,因為經常鬥毆,所以口邊的鬍子總是被別人拔去。潑留希金最為貪婪、吝嗇,他喪失了人性,象徵着沒落、腐朽,在肖像描寫時,作者抓住了潑留希金的小眼睛,形象的刻畫了他謹小慎微的性格。其次,非凡的環境描寫。為了刻畫典型形象,作者還描寫了典型環境,刻畫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梭巴開維文生活環境中的椅子、凳子、馬房等都比較結實、笨重,一如梭巴開維文的笨重。科羅博奇卡是小地主婆,不僅貪婪,還愚昧、迷信,她生活的環境是舊式的房子,陳設也是古色古香的。瑪尼洛夫家的擺設是不實用的,都是一些時尚的東西。潑留希金家的小屋顯示着腐朽氣息,木屋被蟲蛀了,仿若衰老的病人,給人一種沒落、滅亡的感覺。再次,個性化的語言。人物塑造中,作者採用了個性他的語盲,瑪尼洛夫喜歡用華麗的辭藻,叫自己的太太是“心兒”,雖然結婚八年多了,但他還是稱自己的太太是“心肝”。他的官員們總是稱讚,不管是誰都加上“非常可愛”等字樣,故作文雅。科羅博奇卡的語言優柔寡斷,羅士特萊夫總是隨心所欲的説話,沒有任何原由,也沒有實話。潑留希金的語言總是充滿着抱怨,梭巴開維文的語言尖酸刻薄,充斥着輕蔑。這些典型形象都是通過肖像、環境、語言等塑造出來的,使之都具有地主階級的共性,又有着獨特的個性,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8] 
《死魂靈》有着自然、流暢的敍事結構,第一章是開場白,主要是概述當時的社會狀況,除潑留希金外,文中出現的地主都亮相了。第二章到第六章介紹了五個地主。第七章到第十章寫的都是城裏的官僚。第十一章到最後一章寫的是乞乞科夫的性格發展史。整篇小説圍繞着乞乞科夫展開線索清晰。
果戈理在《死魂靈》中運用了大量的寫作技巧,其中最為成功的是抒情與諷刺手法。《死魂靈》具有濃郁的抒情風格,它通過喜劇手法深刻的表現悲劇內容。 《死魂靈》在敍事中插入了作者的主觀抒情,表達了對祖國和民族的熱愛。乞乞科夫坐在馬車裏飛奔,車後滾起了濃煙,作者此時運用了抒情插筆:祖國,你不也在飛奔嗎?你究竟飛到哪裏去,給我一個回答吧!沒有回覆。只有車鈴發出美妙選人的叮噹聲,只有被碾成碎片的空氣在呼嘯,匯成一陣狂風。”像這樣充滿感染力的抒情筆調在作品中很常見,大大提高了藝術效果,表達了作者對主人公好運的評價,對祖國、對人民的情感和對命運的感嘆。死魂靈通過抒精、誇張、比物等技巧刻畫人物,凸顯人的內心,大大提高了作品的藝術感染力。 [8] 

死魂靈作品影響

編輯
《死魂靈》的發表震撼了整個俄國,在作者鋒利的筆下,形形色色貪婪愚昧的地主,腐化墮落的官吏以及廣大農奴的悲慘處境等可怕的社會現實,揭露得淋漓盡致。從而以其深刻的思想內容,鮮明的批判傾向和巨大的藝術力量成為俄國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的奠定傑作,是俄國文學,也是世界文學中諷刺作品的典範。 [3] 
《死魂靈》在俄國文學中,是寫實小説的開首的模範,一問世,立即引起激烈的爭論,它用似乎荒誕不經的故事來展現俄國當時的社會風貌。赫爾岑、別林斯基都給予《死魂靈》最高的評價,果戈理被譽為自然派的奠基人。《死魂靈》的出現是俄國文學中的一件大事,赫爾岑曾回憶説,小説的出版“震動了整個俄國”,併入選法國《讀書》雜誌推薦的“個人理想藏書”書目。

死魂靈作品評價

編輯
俄國文藝批評家別林斯基:《死魂靈》是“俄國文壇上劃時代的鉅著”,是一部“高出於俄國文學過去以及現在所有作品之上的”,“既是民族的,同時又是高度藝術的作品。” [1] 

死魂靈出版信息

編輯
中文版本
1935年,《死魂靈》,魯迅譯,文化生活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1958)
1938年,《魯迅全集·第二十卷·死魂靈》,魯迅譯,魯迅全集出版社
1983年,《死魂靈》,滿濤許慶道譯,人民文學出版社
1991年,《死魂靈》,鄭海凌譯,浙江文藝出版社
1991年,《死魂靈》,陳殿興、劉廣琦譯,湖南文藝出版社
1997年,《死魂靈》,樊錦鑫譯,海南國際新聞出版中心
1999年,《死魂靈》,田大畏譯,安徽文藝出版社
2000年,《死魂靈》,王士燮譯,譯林出版社
2000年,《死魂靈》,慧欣譯,哈爾濱出版社
2004年,《死農奴》,婁自良譯,上海譯文出版社
2008年,《死魂靈》,田國彬譯,北京燕山出版社
2014年,《死魂靈》,魯迅譯,花城出版社 [9] 

死魂靈作者簡介

編輯
果戈理(Nikolai Vasilievich Gogol,1809-1852),俄國現實主義文學的奠基人。他的創作與普希金的創作相配合,奠定了19世紀俄國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的基礎,是俄國文學中自然派的創始者。以其創作加強了俄國文學的批判和諷刺傾向。他對俄國小説藝術發展的貢獻尤其顯著,車爾尼雪夫斯基在《俄國文學果戈理時期概觀》(1856)中稱他為“俄國散文之父”。屠格涅夫、岡察洛夫、謝德林、陀斯妥耶夫斯基等作家都受到果戈理創作的重要影響,開創了俄國文學的新時期。 [10] 
參考資料
  • 1.    淺析果戈理《死農奴》中教育這一社會問題 高靜軒-《北方文學(下旬刊》》2013(5)
  • 2.    從吃空餉透視當代“死魂靈”現象  .網易財經.07/0123[引用日期2017-02-18]
  • 3.    宋大為.《世界藝術速讀》.北京:台海出版社,2011.01
  • 4.    胡延新.《死魂靈》中的五種地主形象及其與乞乞科夫形象的比較分析[J].牡丹江教育學院學報.2012年04期
  • 5.    韋桂喜.“一個比一個更無恥”——果戈理作品《死魂靈》的地主形象分析[J].大眾文藝(理論).2008年07期
  • 6.    錢中文著.錢中文學術文化隨筆.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0
  • 7.    《死魂靈》中的五種地主形象及其與乞乞科夫形象的比較分析 胡延新 - 《牡丹江教育學院學報》- 2012年4期
  • 8.    《死魂靈》的藝術特色 曲直 - 《邊疆經濟與文化》- 2014年1期
  • 9.    死魂靈  .國家圖書館[引用日期2021-01-08]
  • 10.    果戈理  .易文網[引用日期2014-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