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武成

(《尚書》篇名)

編輯 鎖定
《武成》是《尚書·周書》篇名,記載的武王伐紂的事件經過,相傳該作品成書於公元前1046年。 武王伐殷。往伐歸獸,識其政事,作《武成》。
中文名
武成
出    處
《尚書·周書》
記    載
武王伐紂
創作時間
相傳成書於公元前1046年

武成簡介

編輯
《武成》屬於《古文尚書》,在西晉永嘉年間的戰亂中,散失了。2014年的通行本 [1]  是東晉初年豫章內史梅賾給朝廷獻的《偽古文尚書》。真古文《武成》的部分佚文存於《漢書·律曆志》中,完整版即《逸周書·世俘》。

武成原文

編輯

武成偽古文

惟一月壬辰,旁死魄。越翼日,癸巳,王朝步自,於徵伐
厥四月,哉生明,王來自商,至於豐。乃偃武修文,歸馬於華山之陽,放牛於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
丁未,祀於周廟,邦甸、侯、衞,駿奔走,執豆、籩。越三日,庚戌,柴、望,大告武成。
既生魄,庶邦冢君暨百工,受命於周。
王若曰:“嗚呼,羣后!惟先王建邦啓土,公劉克篤前烈,至於大王肇基王跡,王季其勤王家。我文考文王克成厥勳,誕膺天命,以撫方夏。大邦畏其力,小邦懷其德。惟九年,大統未集,予小子其承厥志。厎商之罪,告於皇天、后土、所過名山、大川,曰:‘惟有道曾孫周王發,將有大正於商。今商王受無道,暴殄天物,害虐烝民,為天下逋逃主,萃淵藪。予小子既獲仁人,敢祗承上帝,以遏亂略。華夏蠻貊,罔不率俾。恭天成命,肆予東征,綏厥士女。惟其士女,篚厥玄黃,昭我周王。天休震動,用附我大邑周。惟爾有神,尚克相予以濟兆民,無作神羞!既戊午,師逾孟津。癸亥,陳於商郊,俟天休命。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會於牧野。罔有敵於我師,前途倒戈,攻於後以北,血流漂杵。一戎衣,天下大定。乃反商政,政由舊。釋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閭。散鹿台之財,發鉅橋之粟,大賚於四海,而萬姓悦服。”
列爵惟五,分土惟三。建官惟賢,位事惟能。重民五教,惟食、喪、祭。敦信明義,崇德報功。垂拱而天下治。 [1] 

武成真古文

維四月乙未日,武王成闢,四方通殷,命有國。惟一月丙午,旁生魄,若翼日丁未,王乃步自於周,征伐商王紂。越若來二月既死魄,越五日,甲子朝,至接於商。則鹹劉商王紂,執矢惡臣百人。太公望命御方來,丁卯至,告以馘俘。
戊辰,王遂御循追祀文王。時日王立政。呂他命伐越、戲、方,壬申荒新至,告以馘俘。侯來命伐,靡集於陳。辛巳,至,告以馘俘。甲申,百唶以虎賁誓命伐衞,告以亳俘。
辛亥,薦俘殷王鼎。武王乃翼,矢慓矢憲,告天宗上帝。王不革服,格於廟,秉語治庶國,籥入九終。王烈祖自太王、太伯、王季、虞公、文王、邑考以列升,維告殷罪,籥人造,王秉黃鉞,正國伯。壬子,王服袞衣,矢琰格廟,籥人造王,秉黃鉞,正邦君。
癸丑,薦殷俘王士百人。籥人造王矢琰、秉黃鉞、執戈王奏庸,大享一終,王拜手,稽首。王定奏庸,大享三終。甲寅,謁戎殷於牧野,王佩赤白畤,籥人奏,武王入,進萬獻。明明三終。
乙卯,籥人奏崇禹生開三終,王定。庚子,陳本命,伐磨百韋,命伐宣方、新荒,命伐蜀。乙巳,陳本命新荒蜀磨,至告禽霍侯、艾侯,俘佚侯,小臣四十有六,禽御八百有三百兩,告以馘俘。百謂至,告以禽宣方,禽御三十兩,告以馘俘百韋,命伐厲,告以馘俘。武王狩,禽虎二十有二,貓二,糜五千二百三十五,犀十有二,氂七百二十有一熊百五十有一,羆百一十有八,豕三百五十有二,貉十有八,麈十有六,麝五十,糜三十,鹿三千五百有八。武王遂徵四方,凡憝國九十有九國,馘磨億有十萬七千七百七十有九,俘人三億萬有二百三十。凡服國六百五十有二。
時四月,既旁生魄,越六日,庚戌,武王朝,至燎於周,維予衝子綏文。武王降自車,乃俾史佚繇書於天號。武王乃廢於紂矢惡臣人百人,伐右厥甲孝子鼎大師。伐厥四十夫,家君、鼎帥、司徒、司馬,初厥於郊號。武王乃夾於南門,用俘,皆施佩衣,衣先馘入。武王在祀,太師負商王紂,縣首白畤,乃以先馘入燎於周廟。
若翼日辛亥,祀於位,用籥於天位。越五日乙卯,武王乃以庶祀馘於國周廟,翼予衝子,斷牛六,斷羊二。庶國乃竟,告於周廟,曰:“古朕聞文考修商人典,以斬紂身,告於天於稷。用小牲羊犬豕於百神水土、於誓社。”曰:“惟予衝子,綏文考,至於衝子,用牛於天、於稷,五百有四,用小牲羊豕於百神水土社三千七百有一。”
益之商王紂於南郊。時甲子夕,商王紂取天智玉琰五,環身,厚以自焚。凡厥有庶,告焚玉四千。五日,武王乃俾於千人,親愛之四千庶玉,則銷天智玉五,在火中不銷。凡天智玉,武王則寶與同。凡武王俘商舊玉有百萬。 [2] 

武成偽古文

一月壬辰日,月亮大部分無光。到明天癸巳日,武王早晨從周京出發, 前往征伐殷國。四月間,月亮開始放出光輝,武王從商國歸來,到了豐邑。 於是停止武備,施行文教,把戰馬放歸華山的南面,把牛放回桃林的曠野, 向天下表示不用它們。
四月丁未日,武王在周廟舉行祭祀,建國於甸服、侯服、衞服的諸侯都 忙於奔走,陳設木豆、竹籩等祭器。到第三天庚戌日,舉行柴祭來祭天,舉 行望祭來祭山川,大力宣告伐商武功的成就。
月亮已經生出光輝的時候,眾國諸侯和百官都到周京來接受王命。
武王這樣説:“啊!眾位君侯。我的先王建立國家開闢疆土,公劉能修 前人的功業。到了太王,開始經營王事。王季勤勞王家。我文考文王能夠成 就其功勳,大受天命,安撫四方和中夏。大國畏懼他的威力,小國懷念他的 恩德,諸侯歸附九年而卒,大業沒有完成。我小子將繼承他的意願。我把商 紂的罪惡,曾經向皇天后土以及所經過的名山大川稟告説:‘有道的曾孫周 王姬發,對商國將有大事。公元前1046年 [1]  商王紂殘暴無道,棄絕天下百物,虐待眾民。 他是天下逃亡罪人的主人和他們聚集的淵藪。我小子得到了仁人志士以後, 冒昧地敬承上帝的意旨,以制止亂謀。華夏各族和蠻貊的人民,無不遵從, 我奉了上天的美命,所以我向東征討,安定那裏的士女。那裏的士女,用竹 筐裝着他們的黑色黃色的絲綢,求見我周王。他們被上天的休美震動了,因 而歸附了我大國周啊!你等神明庶幾能夠幫助我,來救助億萬老百姓,不要 發生神明羞惡的事!’
“到了戊午日,軍隊渡過孟津。癸亥日,在商郊布好軍陣,等待上天的 美命。甲子日清早,商紂率領他如林的軍隊,來到牧野會戰。他的軍隊對我 軍沒有抵抗,前面的士卒反戈向後面攻擊,因而大敗,血流之多簡直可以漂 起木杵。一舉討伐殷商,而天下大安了。我於是反掉商王的惡政,政策由舊。 解除箕子的囚禁,修治比干的墳墓,致敬於商容的里門。散發鹿台的財貨, 發放鉅橋的粟,向四海施行大賞,天下萬民都心悦誠服。”
武王設立爵位為五等,區分封地為三等。建立官長依據賢良,安置眾 吏依據才能。注重人民的五常之教和民食、喪葬、祭祀,重視誠信,講明道 義;崇重有德的,報答有功的。於是武王垂衣拱手而天下安治了。 [3] 

武成真古文

四月初七乙未日,武王成了國君。奉命征伐的將領從四方歸來,彙報伐殷的戰果。至此,武王始有天下。
一月十六丙午,第二天丁未,武王帶兵從宗周來,又起兵出發,去征伐商紂王。到了二月初一,過五天甲子日早上到了商都,殺了商紂王,捉了那些邪惡大臣近百人。太公望受命阻擊紂黨方來,丁卯初八歸至王所,彙報殺敵及生俘者。
初九戊辰,武王於是燒柴燎祭天,追祀文王。這一天,武王還任命了帶兵的長官。呂他受武王命討伐戲方。十三日壬申,呂他歸至王所,彙報殺敵數及生俘者。侯來受武王命伐靡及陳。二十二日辛巳,侯來歸至王所,彙報殺敵數及生俘者。伯算率勇士誓師,受命伐衞。二十五日甲申,派人向武王彙報殺敵數及生俘者。
辛亥這天,武王獻上所獲殷之九鼎。武王恭敬地手執玉圭,身披法服,敬告天神上蒼。武王未改換祭服就來到周廟。手持黃色大斧,把統治眾諸侯國之事敬告祖廟。樂師奏樂九節。武王有功業之祖,從太王、太伯、王季、虞公、文王、伯邑考,依次列其神位於廟堂。武王向先輩神位歷數殷紂之罪。樂師奏樂,武王手持黃色大斧任命方伯為各方諸侯之長。壬子這天,武王穿上天子之服,執琰圭,來到周廟。樂師奏樂,武王持黃色大斧任命諸侯。
癸丑這天,獻上所俘殷之王士百人。樂師奏樂,武王執琰圭,持黃色大斧,武王執戈守護。王入廟,樂師擊金樂《大享》一節。武王拜手稽首,敬禮畢。樂師又擊金樂《大享》三節。甲寅這天,武王以牧野克商事告先王。武王披上赤畤、白畤,樂師奏《武》樂。王入廟,樂師進《萬》舞曲,又獻《明明》之曲,演奏三節。
乙卯日,樂師演奏《崇禹生啓》樂三節。武王的禮儀結束。庚子日,陳本受武王命伐磨,伯韋受武王命伐宣方,新荒受武王命伐蜀。乙已日,陳本、荒新帶蜀、屠二國君主至,告訴武王,擒了霍國、艾國的君長,俘獲了外逃的商朝諸侯臣屬四十六人,還取得車子八百三十輛,彙報了殺敵數及生俘者。百韋至,告訴武王,擒了宣方君主,取得車子三十輛,彙報了殺敵數及生俘者。百韋還受命攻打厲國,也派人彙報了殺敵數及生俘者。
在此期間,武王外出狩獵,總擒獲虎二十二隻,貓二隻,麇五千二百三十五隻,犀十二隻,麓七百二十一隻,熊一百五十一隻,鼴一百一十八隻,野豬三百五十二隻,貉十八隻,麈十六隻,麝五十隻,麇三十隻,鹿三千五百又八隻。武王向四方征討,計攻滅九十九國,殺敵一十七萬七千七百七十九人,生俘三十萬又二百三十人,總計征服六百五十二國。
在四月二十二庚戌日,武王到達宗周。武王下車後,就讓吏佚向上帝獻辭。武王命人將紂之邪惡臣百人斷手斷足,又殺掉抓獲的軍中小吏及守鼎官,還殺了四十個小氏族首領及他們的守鼎官。司徒、司馬開始祭上帝於南郊。武王在南門中。獻上俘虜,生俘皆加號衣,先於死鬼耳朵入城。武王主持祭祀。太師姜尚揹着懸掛商王紂首級的白旗和懸掛紂王兩個妻子首級的紅旗,先於割下的死鬼耳朵進入周廟,並在廟中點起了火堆。
第二天辛亥,在周廟大庭舉行祭祀,並向上天用樂。
過了五天乙卯日,武王就率領眾諸侯君長到周廟祭祀,要眾諸侯佐助他。殺牛六頭,殺羊兩隻作為祭禮。諸侯君長助祭已畢。武王告於廟堂先祖:“我曾聽先父文王講過,要遵循成湯之典。因此殺了紂王,祭祀我先祖。”武王又告於天神、穀神,説道:“我要承繼先父文王的事業,敬望神靈佑助我。”祭祀天神、穀神用牛五百又四頭,祭祀山川土地眾神用羊、犬、豬二千七百又一隻。
商王紂在商都郊外打了敗仗。甲子當天晚上,紂王取天智玉五枚佩在身上而縱火自焚。又有眾人告武王,紂王焚玉四千之事。五日後,武王命千夫長帶人尋找。四千庶玉已於火中銷燬,五枚天智玉未銷。那天智玉,武王視之如寶物。武王總共得商王寶玉一萬四千,佩帶玉一十八萬。 [4] 

武成賞析

編輯

武成孟子評價

原文
孟子曰:“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吾於《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無敵於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chǔ)也。”
(《孟子·盡心下》)

武成翻譯

孟子説:“完全相信《尚書》,還不如沒有《尚書》。我對於其中的《武成》篇,(不過)採用它兩三片竹簡罷了(書面意思 最好譯為:不過取信它的兩三篇罷了)。仁道的人在天下沒有對手(仁道的人天下無敵),憑藉極仁道的周武王討伐極不仁道的殷紂王,怎麼會流那麼多血而讓木棒漂起來呢?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