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李雲章

(山東省濟南中學校長)

編輯 鎖定
李雲章,山東省濟南中學校長李雲章是鐵道部優秀校長,濟南鐵路局勞動模範,濟南鐵路局“黨風廉政建設十大標兵”。另有浙江大學數學系博士、上海海事大學教授同名者。
中文名
李雲章
別    名
校園縴夫
國    籍
中國
民    族
主要成就
濟南鐵路局勞動模範,濟南鐵路局“黨風廉政建設十大標兵”
職    務
山東省濟南中學校長

李雲章校長簡介

編輯
山東省濟南中學校長李雲章是鐵道部優秀校長,濟南鐵路局勞動模範,濟南鐵路局“黨風廉政建設十大標兵”。濟南中學(原濟南鐵路一中)是濟南市最大的一所完全中學,是“全國青少年讀書育人特色學校”、“全國英語教學實驗學校”、“山東省電化教育示範學校”、“山東省規範化學校”、“山東省文明單位”、“山東省德育工作先進單位”。

李雲章主要事蹟

編輯
濟南中學校長李雲章,在擔任校長十多年來,憑着對黨的教育事業的拳拳忠心,殫精竭力做縴夫,玉潔冰清寫人生,塑造了一個黨員幹部勤政廉明的公僕形象,譜寫了正人、正己、正風的生動篇章。
學校過去情況
勤政務實身心投入幹事業濟南中學教職工和熟悉李雲章校長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説法:“這是條硬漢子,是他和班子帶領全校職工把一個昔日校舍破舊、教學質量差、社會聲譽低的濟南鐵一中(現濟南中學)變成了一個濟南市一流的中學。”濟南中學1945年建校,原名“交通部濟南扶輪中學”。在“文革”前,濟南中學山東省實驗中學並駕齊驅,是濟南市教育系統的“領頭雁”。
“文革”中,一大批教師慘遭迫害,濟南中學成為那場浩劫的重災區,從此一蹶不振。由於諸多因素的影響,“文革”後的濟南中學依然徘徊不前,有一年高考還差一點“剃了光頭”,教學質量跌到了谷底,濟南中學成為廣大職工關注的一個焦點。多少雙眼睛期盼、渴望學校能夠振興、輝煌起來。
1996年8月,上級領導對濟鐵一中(現濟南中學)領導班子進行了調整,47歲的李雲章走馬上任濟鐵一中校長。而當時學校卻是困難重重,可以説是一個“爛攤子”。基本建設等欠債200多萬元,要債的有時一天來四、五個;10月份全校沒發一分錢獎金,之後所有獎金也攔腰砍掉一半,所有支出也大幅度削減……一時間,職工怨、領導急,鐵一中新班子面臨着嚴峻的考驗。面對此情此景,李校長和班子成員橫下了一條心,響亮地提出了一切從零開始,用三年的時間實現“校容校貌大變樣、教學質量大飛躍、社會聲譽大提高、勝利跨入21世紀”的奮鬥目標。在全校教職工大會上,李校長髮出了總動員令:鐵一中面臨着艱難和坎坷,但是,困難雖多,精神不能滑坡,全體教職工要團結一心步出艱難。
禍不單行
“讓鐵一中變個樣子,領導班子先做出樣子”,這是鐵一中領導班子立下的誓言。李校長也為自己立下了這樣的誓言:“要讓濟鐵一中這艘大船揚帆競航,自己不僅要做一個舵手,更要做一個縴夫。”求實創新、改革發展是他工作邁出的第一步。李校長深知,鐵一中是所老學校,多年積澱的舊東西很多,必須讓鐵一中這條大船繞過暗礁,穿過險灘,闖過激流,到達彼岸,求實創新、改革發展是學校唯一的出路。他深入年級瞭解情況、調查摸底,一天在校近十幾個小時,在他的日程表中,沒有“休息”這兩個字眼。在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的同時,他也看到了職工中藴藏的巨大的潛能和熱量。於是,他決定首先從用人機制和分配上作為學校改革發展的切入點,大膽推行了“雙向選擇、聘任上崗、動態管理、異崗異薪”的用人制度。全校教職工每學年進行一次重新聘用上崗,能者上、平者讓、庸者下,對失職人員可以隨時解聘。同時,學校出台了以工作量為基礎的月獎分配辦法,拉開了分配檔次,並宣佈教職工嚴禁炒股、搞第二職業和有償家教。教職工有了壓力和危機感,積極向上、努力工作的氛圍濃厚起來,教學質量也隨之不斷提高。人格的力量是無窮的。工作中,他以校為家,不顧傷病纏身,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全身心地投入。職工們看到校長這樣辛苦,都勸他注意休息保重身體,他卻説:“我和大家都是縴夫,只要咱們一道能把鐵一中這條大船拉上去,變成一艘‘航空母艦’,我倒下了也心甘情願。”他用一身正氣,教育和感染了全體教職工,贏得了大家的信任和擁戴。
更令老師們久久難以忘記的是九七年二月九日寒假後開學的第一天,也是李雲章校長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這天凌晨,李校長的老父親因病去世了。李校長的父親曾是一位省勞動模範,父親對工作一絲不苟,身心投入的敬業精神,一直從小潛移默化地激勵、影響着他。當父親因長年積勞成疾癱在牀上生活不能自理時,他是多想天天陪伴着他,為他減輕痛苦,讓他享受人生最後的天倫之樂。然而,學校繁忙的工作和對教育事業執著的追求,是他唯一的選擇。只能抽時間去看看、陪陪,或是多給照顧父親的人一些錢和物,希望他能用心照料好自己的父親,以此來補償自己不能盡孝的心。在老父親的遺體前,他一遍遍地説着“諒解你的兒子……”。當凌晨五點左右,他便拿起筆,趕寫講話稿,因為7:30分,學校將舉行新學期開學典禮。人非草木,孰能無情!誰不是血肉之軀,誰沒有兒女情長。此時,他是很想多陪父親一會兒,這是最後的陪伴啊!然而當他想到學校還有兩千多名師生更需要他時,早晨六點就急匆匆地來到學校。時任黨委書記李守琴看他的臉色不好,便問他怎麼了,李校長説沒事。安排上午工作計劃時,他要求變一下,李書記對此不解,問他為什麼,這時,他才悄悄地説老父親凌晨去世了,他想提前講完話趕快回去處理喪事。李書記聽了沒説什麼,她知道李校長的脾氣,開學第一天是最忙的,路局、教委領導還要聽取工作彙報,勸他回去也無濟於事。就這樣,李校長忍着悲痛,彙報完工作,近中午的時候才離開了學校。臨走時他再三告誡知情人不要聲張,但還是有不少職工知道了消息,並送了份子錢表示心意。事後他均婉言致謝,並將一萬多元的份子錢逐一退還。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正當李校長走出悲痛的陰影,學校各項工作不斷提高的時候,一場車禍又降臨到了李校長的身上。在隨市教委組織各校領導觀摩的途中,意外車禍致使他胸部、膝關節及小腿等多處受傷,不能走動。不能自理的他只好躺在家裏,而心卻時刻牽掛着學校。他想:決不能為此事影響學校正在起步的工作。為此,一天他不知在牀頭打多少次電話,詢問、處理學校的事情。本應治療、靜養一個多月的他,十天就再也按捺不住到校的心情,於是,一生中第一次享受到了幾天早晚學校車接車送,有人攙扶上下車的“特殊”待遇。然而,沒有完全治癒的傷病,至今仍時時折磨着他。
給自己”充電“
工作的實踐和新時期教育改革的不斷深化,使李校長深深體會到,要想做一名稱職的校長,就需要不斷地“充電”、“加壓”。在這期間,儘管學校事情多,工作忙,他仍堅持在濟南鐵路局黨校進修學習,並將所學理論與學校實際工作相結合,用他的話説:“現學現用,活學活用,真學真用。”一個50多歲的人,如果沒有精神動力,強烈的事業心、責任感,埋在書海里談何容易。為了不耽誤工作,又能學到管理知識,他不知熬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有付出就有收穫,潛心的學習不僅使他具有了深厚的知識底藴,更重要的是有了現代教育管理的理念。他的人生軌跡,也伴隨着學校的發展,不斷髮出生命的光輝。
濟南中學,校長、書記及領導班子成員從沒有坐辦公室的習慣,早早到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學生教室、老師辦公室看看,瞭解情況,處理問題。李校長更是如此,人們常説:要想在辦公室找到李校長,真是難事。也曾有人戲稱他為“流動校長”,因他總願在校園裏轉轉,只要見到地上有丟棄的廢紙、果皮什麼的,他總會彎腰拾起,再扔進廢物箱。他從不覺得一個校長做這類事情有什麼不合適。師生見了,自然就懂得應該怎樣去愛護整潔美麗的校園了。
嚴肅教育管理體制
“天地之間有桿秤,那秤砣就是老百姓……”。
學校日新月異的工作局面,李校長和領導班子的實幹精神,讓教職工們喜在心裏。高級教師任懷庭説:“你們是在用心血、而不是用心計工作,你們的人格力量服了眾人心。雖然我退休了,但需要我時,捎句話就行了。”掌權為公清正廉潔塑形象隨着教育管理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化,學校在招生、保送、經費使用、職務聘任、職工上下崗等方面擁有了一些自主權。如果這些自主權使用的不好,就很容易為以權謀私,營私舞弊等腐敗行為的滋生提供條件。在班子和全體教職工的共同努力下,學校很快度過了艱難期,邁過了困難期,進入了回升期,跨入了騰飛期。在中考成績穩居市區前列的同時,高考成績直線上升,成為市、局招生熱點學校,也成為學校新的“焦點”。“公生明,廉生威”,李雲章校長深深意識到學校能有今天這個大好局面是全體教職工拚出來的、幹出來的,他也不會忘記,當初他和書記高中招生時那無人問津的尷尬場面,幾乎到了求人上學的份兒,其生源質量可想而知,至今記憶猶新,隱隱作痛。“滿足現狀,小福即安”不是他這條硬漢子所辦的事,學校要再發展,形成良性循環,就必須嚴把“招生關”。為此,他堅決貫徹執行“雙向參與,共同負責”的領導體制,堅決走“集體研究,集體討論,集體決策”之路。他還在全校教職工大會上鄭重宣佈:領導幹部在招生中不吃請、不收禮,歡迎全校教職工監督。他也時常提醒自己:權力就是責任,權力越大,責任越重,以權謀錢的事不能去想,更不能去幹,要為兩千多名師生負責。
有一兵團戰友,為了孩子上學,找到了他,並送去了一枚金戒指和高級營養補品。看着這些東西,他心裏很難受,因為他是一個很重情義的人,特別是兵團戰友。他不會忘記那段歷經磨難和痛苦的日子。他也深知,他們這一代人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代,上山下鄉、內退下崗、上學交費、花錢買房,而且上有老下有小,精神和經濟負擔何等的繁重。説句心裏話,他真想為戰友開一次綠燈。然而,誰沒有親戚朋友,一旦開口,那學校還怎能再發展,再提高。他向戰友推心置腹地做了解釋,並堅決讓戰友帶走了禮品。
傳達室一職工被一酒徒無故打傷,其酒店老闆悄悄找到李校長,並送來一台微波爐,希望李校長出面私了這件事情。李校長當即斷然拒絕。
還有一名學生為了轉學,給李校長家送禮,看李校長不在家,把禮品交給他的兒子就走了。李校長和妻子回到家,看見禮品忙問怎麼回事,得知情況後,他立即託人將禮品送了回去。類似這樣的事情在他身上,在班子中,不知遇到了多少。為此,他也得罪了許多人,甚至他的親朋好友。也曾幾次受到恐嚇,但為了學校的發展,為了職工的利益,他只説了兩個字:無悔!
校舍改建
然而在招生中,李校長和班子也真有開綠燈的時候。那是97年,濟南工務段一職工患了白血病,他孩子在地方學校上小學,按規定應在地方中學上學。該職工找到了李校長和書記,説自己在世的唯一心願是讓孩子上濟南中學。學校領導思想統一後,李校長當即破例收下了這名學生,並減免了他大部分費用。這名職工激動地説:“謝謝你們,九泉之下,我也瞑目了。”隨着學校的發展,這幾年校舍改造也成為學校的一項重點工作,可以説大小工程不斷,先後對大禮堂、教學樓、辦公樓、田徑運動場、籃球場等十幾處校舍進行整修,並修建了立體別緻的中心花園,改造裝修了防空洞,現已成為省市學校中獨一無二的地下餐廳。在施工中,許多施工單位都想攬活,有的工頭也少不了動些歪心思。但李校長為自己構建了“防護牆”,做到不收禮、不吃請,嚴把質量關。一次,一包工頭給李校長送去金戒指、高級香煙及一包現金,希望能承攬一項工程。李校長當即表明態度:第一,禮品、現金全部拿走,否則你甭想在鐵一中攬活;第二,學校的任何工程是根據學校的資金、施工隊資質,特別是工程質量而選擇施工隊伍的,你可以通過招標進行競爭。還有一位包工頭,曾給李校長送去立式空調、金項鍊等貴重物品,希望他在工程質量和預算上寬容照顧一下。李校長嚴肅地對他説:“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送的不是金項鍊,而是‘鎖鏈’。”為提高質量,壓縮預算,李校長及分管校長真是精心挑選施工隊伍。正因如此,在工程預算上才能夠壓了又壓,能少花一分是一分,以至於有的工頭説,還沒見過鐵一中這樣的領導,這麼“摳門”。但他們又非常服氣,願意和學校打交道,因為他們體會到學校領導是講正氣,幹正事的。
李校長不僅是在校舍改造上嚴把質量,一視同仁,就是在高校保送、大學生招聘工作上也是如此。
對高校保送的態度
有一年,一位老教師的孩子在保送綜合考試中名次只差一位,為此,他多次找到李校長及有關領導,希望寬容照顧一下。也有不少老師表示理解和同情。
的確,一位老教師一輩子為學校做貢獻,況且孩子的成績一直名列年級前茅,這次考試,也僅差一位,照顧一下,也在情理之中。但李校長沒有同意,他説:“學校可以在生活、工作等各方面給予特殊照顧,但在制度、原則面前,人人平等,要對得起全體學生,全體家長,更要向保送的高校負責。説高一點,要向教育事業負責。”正是由於嚴把保送質量關,這幾年,學校的高校保送生在各大學均受到好評。
幾年來,隨着學校各方面條件的改善,在教學及辦公硬件上投入很大,購物、報銷也成為職工們關注的一個焦點。為此,學校制訂了《關於在經濟交往中加強自律接受監督的有關規定》、《關於經濟交往中回扣活動加強管理的規定》等等。李校長在帶頭執行規定的同時,為自己約法三章:不自己談價,不接觸現金,不隨便籤字。以身作則,層層嚴把“購物關”。他多次強調:不能“私”字當頭,而要“公”字當家。要用最少的經費辦理想的教育,不能讓學校、學生和老師們吃虧。
心繫職工共求發展寫人生學校是一個集體,是一個大家庭,作為其中的一個成員,特別是行政第一把手,時時處處關心、體貼、解決職工的實際困難,是加強黨風、形成正風的重要舉措。
近年來,學校每年都有新分大學生,大學生的住宿就成了班子關切的焦點,也成了李校長關心的熱點。為此,他想方設法為單身創造一個良好的生活環境。整修房間,配備煤氣爐,安裝電話等,目前,其生活條件在全市可以説是相當好的,青年教師們感慨萬分。學校教職工多,事情也多。青年教師、現已擔任教務處副主任的王傳臣夫妻兩地工作,給生活和工作帶來了很大不便,校領導看在眼裏,記在心裏。李校長和書記為此事找到有關領導,將他妻子調到了濟南。王傳臣感動地説:“自己想到的領導為我們辦了,沒想到的領導也給辦了。領導給我們辦事,比自己的事情還上心,還投入,我只有好好工作,報答鐵一中,報答校領導。”“關心不虛假,職工有困難做幫手,決不鬆手。”這是李雲章校長經常説的一句話。事實也是如此。
他曾細心接送照料出差職工的孩子上學、吃飯;他也曾為養花的小陳買元宵,歡度佳節;甚至出差時,他還想着為職工的小孩買個玩具;教職工的紅白事,他都想着表示心意,解決困難……這一切,情暖了職工,也充實了他幸福的人生。
學校的教學成果
“黨風帶民風,團結出效益,廉政出管理、管理出教學質量”--這是李校長及學校領導班子幾年來風雨坎坷體會最深的一點。經歷了風雨,就一定能見到彩虹,辛勤的耕耘,也一定會有收穫。這幾年,學校迅猛發展,學校管理、教學質量和校園建設都已躋身於先進學校行列,並於2000年六月十六日,順利通過了省級規範化學校驗收,實現了濟南中學人多年的夙願。同時,學校的規模也日益擴大。
在校師生由96年的兩千多名,現已達四千多名,翻了一翻。學校的教學質量連創新高,取得豐碩成果,連續幾年高考本、專科錄取率近100%。
其中,2002年本科錄取率達48.33%,濟南市理科狀元、榜眼、第四名和文科第三名都出自該校,並分別考入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浙江大學。
2002年9月,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山東省委書記吳官正來校視察,對學校的發展給予了充分肯定,並欣然題詞:“育一流人才,創名牌名校”。
學校先後榮獲全國讀書育人特色學校、山東省文明單位、濟南鐵路局火車頭先進單位、文明單位、五好領導班子、思想政治工作優秀單位、濟南市教育先進單位、綠色學校等一系列稱號。李校長也被評為鐵道部優秀教育工作者、濟南鐵路局優秀校長和黨風廉政建設十大標兵。今年,他又榮獲了鐵道部“火車頭”獎章和濟南鐵路局“勞動模範”稱號。
學校目標
“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隨着教育形勢的不斷髮展,上級對學校的領導班子又進行了大的調整,李雲章校長這位“校園縴夫”和新班子一起,積極進取,力求創新,不斷更新教育理念,在學校發展進程中,高瞻遠矚,審時度勢,又提出了“質量立教,品牌辦學;就地擴招,規模辦學”的辦學思路。今天的濟南中學,猶如一艘航船,在領導班子和全體教職工的努力下,乘風破浪,沿着“育一流人才,創名牌學校”的努力方向,向着省規範示範學校這一更高目標啓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