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朱藝

(中國內地一級演員)

編輯 鎖定
朱藝,1934年出生於江蘇省揚州市寶應縣,九三學社成員。歷任上海青年話劇團上海話劇藝術中心演員,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一級演員。1960年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
1978年,他出演《彼岸》,飾演席索;1984年,他飾演了《奧賽羅》中的奧賽羅
中文名
朱藝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934年
畢業院校
上海戲劇學院
職    業
演員
代表作品
暴風雪中的烈火
彼岸
將軍的世界
漢武大帝
奧賽羅

朱藝主要作品

編輯

朱藝話劇

1960年首次公演話劇《年青的一代》,飾話劇《年青的一代》中的蘇堅;
《暴風雪中的烈火》石子崗;
《彼岸》席索;
《奧賽羅》奧賽羅
《一個黑人中士之死》中士;
《漢武大帝》中朱藝飾演的晁錯(右) 《漢武大帝》中朱藝飾演的晁錯(右)
《月色溶溶》凌孟青。

朱藝參演電影

朱藝參演電視劇

朱藝人物經歷

編輯
回到家鄉,朱藝的第一份工作是文化站站長,但是當年在此種下的激情,讓他最終選擇去叩響戲劇學院的大門。三次應考,一朝提名。“當時的戲劇學院特別照顧‘復員軍人’,不但不交錢,還給補助,我記得一個月有伙食補貼12.5元,零用12.5元,還有15元可以補給家用。享受‘調幹生’的待遇,這是我一生中最感幸運的事情”,至今説起,朱藝仍難掩激動之情,“我清晰地記得當年的面試場景,我自選的考題是詩歌朗誦《走向生活》、《李闖王》獨白和小品表演‘通訊員過河’,有了之前的學習和練習,我從容表演,終於得到了肯定。不過當年的考官,一心要選擇符合工農兵形象的學生,如果放在今天,我恐怕再努力也不行”。
朱藝近照 朱藝近照
在校園的日子,適逢有蘇聯女專家親臨教學,濃濃的學術氣氛,使我們在排練和討論中,明白了什麼是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動作”學説、“規定情境”學説、“最高任務”、“貫串動作”學説,並在《太平天國》戲劇片段以及往後的《在和平的日子裏》、蘇聯戲《決裂》等大戲的實踐中贏得了表演課的滿分。畢業後,朱藝進入青年話劇團工作,這是他夢寐以求的工作,但是經歷了那麼多之後,他發現理想與現實之間仍橫亙着難以逾越的距離。同班的46位同學,能出演主角的少之又少,而要想在表演上有所建樹,又必須不斷嘗試不斷實踐,現實讓藝術之夢如此近又如此遠。
雖然無法拿到稱心如意的角色,但兩部電影的拍攝卻給朱藝帶來了另一份苦澀的“幸運”。“正當‘三年困難時期’最艱難的時候,我接到了《英雄小八路》的角色,跟隨劇組到了福建同安,為了保證拍攝,糧食不夠瓜菜代,日子還過得不錯,等我回到團裏,我才發現不少同志已經餓得浮腫了。而參加《萬水千山》的拍攝,則讓我在‘文革’中躲過一劫,回來時暴風驟雨已經過去。現在想來,這兩件事情也算是老天對我的一種照顧。”
雖然朱藝總在説“幸運”,卻讓我感到些許苦澀,青春的歲月和藝術的激情本應在最燦爛的時候點燃。
朱藝從來沒有放棄探索和嘗試的腳步。1978年,他與人藝合作《彼岸》,飾演席索;1984年,他與廣州話劇團合作,飾演《奧賽羅》中的奧賽羅。雖然只演了四場,但是反響熱烈,朱藝更是為此傾盡了心血。後來,他又與戲劇學院合作《黑人中士》,飾演中士一角。雖然他的形象不算主流,但是他不斷地尋找着機會。由於膚色白,眼睛大,塊頭壯,朱藝很有外國戲緣,在青年話劇團排練的杜宣的《歐洲紀事》中,焦晃演畫家,朱藝演畫商,演出錄像播出後,聽説還有外國人好奇地趕來一睹畫商風采,只為證實到底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其實,外貌的先天優勢之外,朱藝更注意語言的處理、表情的表達和釋放,只有細節到位了,才能使“洋人”更有“洋味”。由於對外國戲的鐘情,朱藝一直希望能演《李爾王》,可是這部戲卻因種種原因而未能推出,這也成為他一份深深的遺憾,每當談起這些,他總會陷入沉默。
2004年,一個齣戲的好角色意外而至。在焦晃的力薦下,朱藝被邀請在胡玫導演的電視劇《漢武大帝》中出演晁錯一角,這是電視劇開頭部分的一個重角。作為漢景帝的老師,晁錯是個實足的悲劇人物,他身前力促削藩,遭皇室不滿,引朝臣反目,即便是他的父親也因懼怕滅門而投河了斷,最後在一片倒戈聲中和漢景帝的屈服下,晁錯被腰斬於市。這個人物有遠慮有抱負,卻不為時與勢所容,既有時代的原因,也有他個人的因素。為了演好這個個性人物,朱藝作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從出場、姿勢,到行動線、表情和對白,一條條一句句都仔細推敲,詳加梳理,認真做下筆記,朱藝笑稱“這是學院派改不掉的脾氣”。
但是,做了大量準備的朱藝到了劇組發現,劇本還在作大幅的修改,每場拍攝的前一天晚上,他才能拿到定稿的劇本,大段的台詞,僅一晚的準備時間,讓七十多歲的朱藝心有餘而力不足。“那時候導演一定覺得焦晃怎麼推薦了個‘棒槌’呀!其實我心裏也急,後來加了提詞的人,一下子就暢了,他起個頭,我就能按照自己的節奏順下來,眼神、表情、細節一時之間該有的都有了”,講到這裏,朱藝一下子舒暢起來,彷彿片場重獲“感覺”的一剎那又重現在眼前。
“晁錯”的眼神 “晁錯”的眼神
據説,《漢武大帝》後期製作時,導演胡玫也忍不住對晁錯的戲大聲叫好。播出後,好些話劇界的同學、朋友都齊來祝賀,稱讚表演精彩夠味,希望朱藝“抓住機會多發光”。對於這些,朱藝很平靜,多年的等待和追尋後,他只淡淡地嘆了一句:“晁錯是我印象最深的角色,可以説,他對我、對我的表演生涯都是一個安慰”,寥寥的話,飽含的卻是一位老藝術工作者對半世紀話劇事業的愛、憾和哀,沉沉的讓人不敢直視他嘆息的眼神。這不禁讓人想起他的另一個眼神。《漢武大帝》劇中,袁盎在大殿內歷數晁錯之罪,欲以殺晁來阻止叛亂,憤怒的漢景帝雖拂袖而去,卻已心生搖擺;殿外,晁錯若有所悟,望着緊閉的大殿,他的眼神交錯着懷疑、焦慮和不安,但堅毅的性格讓他最終決絕而去,赴死路而無懼色,大特寫的長鏡頭把情緒的過渡、雜糅一一呈現,讓人禁不住擊掌稱好。
兩個眼神,雖截然不同,卻同樣稱出了幾十年的不懈追求,是歲月的份量,更是執着的份量,演來舉重若輕的背後,只有朱藝知道它的“沉重”。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