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施明德

(前民進黨主席)

編輯 鎖定
施明德,1941年1月15日出生於台灣省高雄市,早在60年代就因反對國民黨的專制統治而被捕下獄,先後坐了25年的大牢。為民進黨奮鬥了大半生的施明德,卻在陳水扁上台後,因不滿民進黨的迅速腐敗、墮落而離開了民進黨。
中文名
施明德
國    籍
中國
出生日期
1941年1月15日
畢業院校
陸軍炮兵學校
職    業
民進黨第六屆黨主席
出生地
台灣高雄
血    型
AB型

目錄

施明德簡介

編輯
施明德,1941年1月15日出生於高雄市。前民進黨主席、前台灣地區民意代表、現為紅黨籍成員。
1961年,施明德從陸軍炮兵學院畢業後,在小金門任炮兵監測官,1962年因被控涉入“台灣獨立聯盟案”,被判入獄15年。
1977年,施出獄後便投身“黨外”運動,並擔任“台灣黨外刊物人士助選團總聯絡處”執行秘書兼發言人、《美麗島》雜誌社總經理。
1979年12月,“黨外”勢力反對國民黨專制的“美麗島事件”爆發後,施於1980年1月被捕入獄,被判無期徒刑李登輝就任台灣地區領導人後,頒佈“美麗島事件的判決無效”,施明德於1990年5月20日獲特赦出獄,前後坐牢長達26年。
1990年10月,施與許信良競爭民進黨第五屆黨主席失利,隨後創建“新台灣重建委員會”。
1992年,施明德參選台灣地區民意代表,並在台南市以第一高票當選。
1993年11月,施明德接任民進黨主席,並於次年5月蟬聯第六屆黨主席。在黨主席內,施明德鑑於“台獨”主張遭到島內絕對大數民眾的反對,便開始淡化民進黨的“台獨”訴求,於1995年9月提出“民進黨執政後,不必也不會宣佈台灣獨立”以及“政黨大和解”的主張,開啓了民進黨的轉型工程。
1996年3月,施明德因民進黨在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中大敗而請辭黨主席。
1998年,施當選第四屆台灣地區民意代表。
2000年11月14日,施因不滿陳水扁上台後的貪污腐敗,正式宣佈退出民進黨,成為繼許信良之後第二位退出民進黨的黨主席。
2001年6月,施明德聯合一批跨黨派人士,組成一個叫“山盟”的政團組織,成員包括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前“法務部長”廖正豪、前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陳文茜等人,施明德不諱言,組成“山盟”的原因就是因為對陳水扁上任後種種表現的失望。
2001年底,施明德在台北市參選台灣地區民意代表落選。
2004年,參選第六屆台灣地區民意代表落敗。 是“三不主義”的始創者,即“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的三不主義者。
1984年、2007年曾兩度獲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
2006年9月,“百萬人反貪腐倒扁運動”總召集人。
2015年5月21日正式宣佈參選2016台灣地區領導人。 [2] 

施明德履歷

編輯

施明德年表

1941年1月15日,出生於台灣省高雄市鹽埕區
1959年,進入陸軍炮兵學校。
1961年,炮校畢業後以少尉任官赴金門任職。
施明德 施明德
1962年,因涉入“台灣獨立聯盟案”被捕。1964年,被判無期徒刑,剝奪公權終身。
1977年,刑滿15年出獄,任蘇洪月嬌競選省議員總幹事。
1978年9月,出任“台灣黨外人士助選團”總幹事。
1978年12月25日,與許信良、張俊宏林義雄姚嘉文等同為五人小組成員,成為美麗島政團決策核心。
1979年5月,《美麗島》雜誌成立,任總經理。
1979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爆發,逃亡26天后被捕。
1980年3月,在“軍法大審”辯論時表示,“台灣應該獨立,而且事實上已經獨立30多年了。”
1980年4月18日,被判處無期徒刑。
1990年,特赦出獄。
1991年,參選民進黨第五屆黨主席落敗。當選民進黨第五屆中執委、中常委。
1992年,當選第二屆台灣地區民意代表。
1994年5月,當選民進黨第六屆黨主席。
施明德 施明德
1995年9月,在美國表示“民進黨執政,不必也不會宣佈台灣獨立。”
1995年12月,當選第三屆台灣地區民意代表。選後與新黨領導人在“大和解”前提下接觸會談。
1996年2月,參選台灣地區立法機構負責人,以1票之差落敗。
1996年3月,因民進黨“總統大選”落敗,請辭黨主席。
1998年,當選第四屆台灣地區民意代表。
2000年11月,退出民進黨。
2001年,發起成立政論性團體“山盟”,任召集人。參選第五屆台灣地區民意代表落敗。
2002年,參選高雄市長落敗。
2004年,參選第六屆台灣地區民意代表落敗。

施明德倒扁

泛藍明知通過立法院提請全民公決罷免陳水扁的動議會被民進黨阻擋,但礙於民意還是提出並推動。當罷免議案預料之中地被擱淺後,大家都以為阿扁的危機過去了,他終於可以死皮賴臉地幹完餘下的任期了。誰知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橫空出世,聯合民進黨內的部分精英和大佬,高舉“民主、進步”大旗,誓將貪腐、無恥而又執政無能的陳水扁拉下馬。
施明德領導的百萬人反貪腐大行動已於9月9日在台北凱達格蘭大道拉開序幕,民眾支持之強烈、活動組織之周密迅捷,都令陳水扁不得不心驚肉跳。泛藍罷免不成士氣受挫,來自綠營內部的施明德組織百萬人倒扁,可説讓泛藍喜出望外。馬英九就曾樂觀地表示,泛藍難以成功,但施明德可能會成功。因為施明德是民進黨人,民進黨內部反水,就難以鐵板一塊地挺扁。但是以施明德為首的綠營倒扁人士,大都是被民進黨邊緣化了的,他們進不了民進黨的領導核心,在立法院內也沒有他們的人。所以施明德倒扁雖然在民間聲威甚壯,在民進黨的決策層內還是着力寥寥,陳水扁依然能夠端坐吧枱。唯一能夠使陳水扁感到驚怖的是:施明德的行動延續久了或者因此而滋生暴力倒扁傾向。
施明德 施明德
為防暴力倒扁,陳水扁已經空置了總統府,早已攜帶親密人員趕赴南部老巢避難。同時調動大批軍警進駐台北,以防倒扁羣眾發動騷亂衝擊府衙。因此,暴力倒扁已不足慮,阿扁甚至可能擔心不能出現暴力,因為暴力動向一旦出現,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依法調動軍警鎮壓,並且通過“戒嚴”、“平叛”等方式轉移視線鞏固政權。倒是施明德的行動遷延日久會讓他擔心,如果這次倒扁運動一直持續到12月9日的北高市長選舉,民意對民進黨的評價就會極其失望,民進黨屆時很有可能全盤皆輸。北高一旦失手,明年的立法院選舉和08總統選舉都將岌岌可危。那時民進黨是“毀黨挺扁”還是“棄扁保黨”。很顯然,如果民進黨還鍾情於權力,就不得不作出棄扁之舉。如果民進黨棄扁,阿扁的最後一顆救命稻草就會丟失。令人欣慰的是,施明德意志堅決,誓言阿扁不下台就把倒扁運動延續到2008,而且施明德的倒扁總部還在研擬是否通過全台灣大罷工的方式迫扁下台。 施明德提出倒扁倡議之初,台灣68.5%的羣眾支持他,反對者為31.5%,可以説綠營的羣眾根底有二成五被他掀動。
九月初,民進黨內的挺扁勢力對施明德的私德展開狂轟濫炸之後,倒扁支持率降為58.4%,不支持者升為41.6%,綠營中支持倒扁的已經所剩無幾。於是以反貪腐為宗旨的倒扁運動,又迴歸到藍綠兩大羣體的對決態勢。也就是説,綠營羣體視陳水扁的前途為台獨或本土勢力生存的象徵,為此他們寧願捨棄民主,甚至包庇和允許陳水扁的貪腐。垂死掙扎的陳水扁必將拼命操盤,肯定會不惜用藍綠對決和族羣分裂來轉移視線保存權位。也許是對這些因素的擔憂,施明德的倒扁團隊出現了內訌,部分人士的倒扁信念出現了動搖。畢竟該團隊的主幹人員都是民進黨人,他們倒扁的本來目的就是要拯救民進黨。他們這麼幹下去很有可能出現族羣分裂的深化,而他們在自挖民進黨牆角的同時,可能會鞏固和加強了泛藍陣地。他們的台獨理念依然強烈,泛藍的統一選項他們很難接受。可以預見,如果倒扁集團內部無法團結和統一的話,這場倒扁運動就會虎頭蛇尾無疾而終。況且,即便他們團結一致,如果不能將這場運動持續升温,致使支持者不斷流失而反對者日益增多,倒扁大業也會半途而廢。
施明德 施明德
很有意思的是,據東森新聞的最新民調顯示,儘管多數民眾支持倒扁,但卻有八成三的羣眾認為陳水扁不可能下台。也就是説,民眾對施明德的倒扁運動普遍悲觀,這對倒扁大業極為不利。值得一提的是,施明德倒扁並不孤獨,除泛藍龐大羣體的力挺之外,以反軍購起家的民主行動聯盟也在號召羣眾成立“全民倒扁聯盟”。雖然這個倒扁聯盟沒有施明德的“百萬人反貪腐運動”聲勢大,但能量和效率卻不小。倒扁聯盟從陳水扁的家鄉台南出發,轉赴嘉義、新竹等台灣南部各地,同施明德的倒扁大本營一南一北遙相呼應。他們採用送瘟神借關刀、告城隍請義民等方式,利用綠色羣眾喜聞樂見的神祗宗廟來宣傳倒扁大義,可説對綠營基礎震撼頗大。
如果施明德倒扁無功而返,陳水扁就會穩坐總統府。就在民進黨內為倒扁護扁相互爭鋒之際,9月7日台灣高檢署發佈新聞,承認上月7日及20日分別訊問過陳水扁夫婦。而且陳水扁已承認對蒐集發票核銷國務費一事,不僅“事先知情而且部分親自交辦”,夫人吳淑珍也知情並協助蒐集。同時陳水扁也狡辯這一切都是為了拼外交,絕無一分錢流入私人口袋。高檢查黑中心檢察官陳瑞仁強調,只要用別人的發票報領國務機要費就有問題,因此將陳水扁列為“潛在性被告”。陳水扁及民進黨宣稱,只有司法調查有罪,阿扁才可以下台,這無疑將“扁的處決權”交付了司法。一旦高檢認定陳水扁有罪,並將其列為被告,鐵板一塊的民進黨高層必將大亂,那時無論倒扁運動成效如何,陳水扁都將鐵定下台。

施明德拍裸照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即將歡度70歲生日,施明德於2011年1月6日公佈生日會的邀請函,是一張2005年由太座陳嘉君拍攝、施明德和兩個女兒裸身迭在一起的照片,施明德笑稱,這張相片取名為“三層肉”,但也意寓他的為人一生坦蕩蕩。據中評社消息,為施明德籌備生日會的廣告人范可欽表示,大夥在施明德家裏討論生日會的主題時,在施明德家裏的壁爐上,發現這張經典照片,因此就把施明德70歲生日的主題訂為“70坦蕩蕩”。
范可欽表示,這張照片是在2005年於菲律賓某個小島上拍攝的,當時施明德一家人前往度假,由陳嘉君掌鏡,為施明德和兩個女兒拍下這張照片,這次將以這張照片作為70壽宴邀請函的封面,親朋好友都會收到。
日前李登輝90歲壽宴時,邀請的來賓和主桌座位安排,引發高度的政治聯想,對此,施明德表示,他一介布衣,沒有這些眉眉角角的安排,他希望年紀最大的、酒量最好的、歌聲最嘹亮的能夠坐在主桌上。
在照片的後面,施明德寫下:“我一生,有痛苦,也有甜蜜,沒有衣袖可以揮一揮,但我就是雲彩,親愛的朋友,謝謝你、毫無保留。”
這張照片是由施明德的太太陳嘉君掌鏡拍攝的。 [3]   施明德的70壽宴,於2011年1月15日晚間在台北市101大樓的86樓頂鮮餐廳舉行。 [1] 

施明德學生台獨

施明德 施明德
1962年,高雄炮兵學校候補軍官第十三期學生施明德、陳三興等,串聯陸軍軍官學生蔡財源、吳炳坤和台灣大學法律系學生黃自得等,秘密組織“台灣獨立聯盟”,以“推翻國民黨,建立台灣民主共和國”為宗旨,並分別在台中、高雄等地區發展力量,聯絡人員達200多人。1962年7月,台灣“警備司令部”以“叛亂罪”逮捕施明德等骨幹成員30餘人。施明德、陳三興被判無期徒刑,蔡財源等各被判半年至12年有期徒刑。 [4] 

施明德著作

編輯
施明德 施明德
施明德,2006,新版《囚室之春》。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寶瓶文化出版。施明德,2002,《無私的奉獻者》。台北,天下出版事業公司。 新台灣研究文教基金會編著,2002,《永遠的主題:施明德與魏京生對談錄》。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施明德,2001,《閲讀施明德》。台北,新台灣研究文教基金會出版。
施明德,1988,《施明德的政治遺囑: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答辯全文》。台北:前衞。
施明德,1989,《囚室之春》。高雄:敦理出版社。
施明德,1992,《囚室之春:施明德散文集》。台北:前衞出版社。 新台灣研究文教基金會編著,1995,《施明德國會三年》。台北,新台灣研究文教基金會出版。

施明德自述

編輯
施明德 施明德
施明德年少時總是在想要怎麼死,希望能死得不平凡,更期盼有殉道的機會。期待的死法則是子彈打進胸膛,鮮血湧出,莊嚴而燦爛,這多悲壯啊!忍耐是不夠的,還需要寬恕。寬恕是結束痛苦最美麗的句點。承受苦難易,抗拒誘惑難。動刀槍者,終會亡於刀槍之下!一個被潑過硫酸的人,再劃他兩道傷口,有什麼用?對可能發生的事,我不是沒準備!我希望2008年不要再選有實權的總統,我更絕不會競選總統!什麼人做什麼事,也會設想別人會跟他做一樣的事。即使潑我一身屎,醜化施明德,也美化不了陳水扁。如果任何人為了權位,要換阿扁繼續執政,都不會為人民所接受。蘇武牧羊十九年,有羊肉可吃、羊奶可喝,有番女可談情説愛,生兒育女,他已流傳千古。我坐了二十五年苦牢,什麼都沒有;百年之後,現在的權勢者都淹沒於時間的洪流時,我一定還會存活,我相信歷史會給我一個正確的評價!台灣問題就在這裏:應該是公民來投票,最後是選民在投票了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