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黑鷹墜落

(1993年美軍在索馬里的軍事行動)

編輯 鎖定
黑鷹墜落(電影稱為“黑鷹墜落”,一般將美國在1993年的索馬里軍事行動稱為“黑鷹事件”)是1993年美軍在索馬里執行軍事行動時出現意外,由於情報有誤,導致兩架黑鷹直升機被RPG火箭筒擊落。並引發了整個城市的人攻擊美軍。120名美軍在激戰數小時後在援軍的支援下,大部分人成功返回基地。
名    稱
黑鷹墜落
發生時間
1993年10月3日至4日凌晨
地    點
索馬里-摩加迪沙
參戰方
美國 索馬里民兵
結    果
美軍逃亡撤退
參戰方兵力
美軍100人 索馬里約10000人
傷亡情況
美軍陣亡19人,傷70餘人

黑鷹墜落行動背景

編輯
索馬里聯邦共和國在非洲大陸最東部的索馬里半島,擁有非洲最長的海岸線,自1991年西亞德政權倒台後,索馬里一直是軍閥武裝割據,國家四分五裂的無政府狀態。索馬里西北部的索馬里蘭與傾向統一的中部邦特蘭以及索馬里西南國都是實質獨立。索馬里是各國貨輪出入蘇伊士運河的必經海路,由於索馬里內戰持續,教育、社會體系已崩潰多年,當地人民自20世紀以來即以海盜為業。海盜每年勒索各國商船,金額難以估計。
1992年,聯合國決定派出維和部隊前往索馬里,主要是監督各個部落的停火,以及對索馬里的居民提供有限的人道主義。由於軍閥勢力的不斷擴大。居民們所得到的人道物資均被軍閥的人搶走。在電影《黑鷹墜落》開頭中,就拍攝了一段軍閥的人搶走聯合國提供的物資。
隨着索馬里局勢不斷惡化,聯合國又陸續增派了一些人員前往索馬里。而維和部隊在索馬里的目的也由最初的監督停火升級為可以採用“一切必要手段”為索馬里境內的人道主義救濟行動建立安全的環境。
索馬里勢力最大的軍閥法拉赫·艾迪德認為維和部隊是他勢力擴張的阻礙,因此他伏擊了巴基斯坦部隊,造成24名巴基斯坦士兵死亡。
在艾迪德伏擊了巴基斯坦部隊後,聯合國授權維和部隊要不惜任何手段抓捕到幕後者。

黑鷹墜落行動介紹

編輯
1993年10月2日,美軍得到可靠情報。艾迪德將在摩加迪沙的某飯店開會。於是美軍立刻組織抓捕計劃。首先準備用八架黑鷹直升機將部隊投放在飯店旁,然後裝甲部隊開進摩加迪沙,最後抓捕人員與犯人一同乘坐卡車撤退。
為了避免激化與當地居民的矛盾,美軍在行動初不能主動開火。

黑鷹墜落行動過程

編輯

黑鷹墜落任務開始

聯合國決定在索馬里維和的1991—1992年,東非小國索馬里的局勢動盪不安,軍閥混戰,人民苦不堪言。1992年12月,聯合國決定組織一項名為“重建希望行動”的維持和平行動。索馬里各派軍閥對聯合國的干預表現為示不滿,勢力最大的“索馬里聯合大會”領導人法拉赫·艾迪德把聯合國看成其奪取政權的絆腳石,對巴基斯坦維和部隊採取伏擊行動,造成24人傷亡。1993年8月,聯合國安理會授權維和部隊採取一切必要措施,搜查和抓捕這次暴力事件的幕後策劃者艾迪德。當時負責“重建希望行動”的聯合國特使、美國退役海軍上將喬納森·豪請求美國增派特種部隊幫助抓捕艾迪德。
美國派精鋭部隊到摩加迪沙
由於此前駐索馬里的美軍也遭到兩次伏擊,美國總統克林頓決定派“遊騎兵”前往索馬里。1993年8月30日,“遊騎兵”抵達摩加迪沙後,先後6次單獨執行抓捕任務。
派往摩加迪沙的軍人都是美軍的精英:陸軍的特種部隊第七十五步兵團,也就是著名的“遊騎兵”;海軍的“海豹”部隊第六隊;還有號稱“王牌中的王牌”的三角洲部隊。“三角洲”部隊成員都是從各特種部隊中挑選出來的經驗豐富的老兵。
這次任務的最高指揮官是“三角洲”部隊的負責人蓋瑞森將軍。前線指揮所設在一架負責空中指揮的直升機上,由湯姆·馬提斯中校指揮,地面部隊由蓋瑞哈瑞爾中校指揮。這架直升機配備有各式無線電裝置與地面部隊和基地指揮官聯絡,還具備無線電中繼能力,可讓基地指揮官直接與前線部隊取得聯繫。另外,3架擁有先進紅外線與電視攝影機的OH-58D觀測直升機將進展情況實時地傳回指揮部。
1993年10月2日,“線人”報告,艾迪德的兩名高級助手———財務總管歐馬·沙朗和對外發言人蒙哈米·哈山·艾瓦出現在摩加迪沙奧林匹克飯店。10月3日,情報人員用無線電與“線人”反覆核實後,美軍開始行動。
1993年10月3日下午3時32分,進攻開始。AH-6“小鳥”和MH-60K“黑鷹”直升機迅速從海岸附近的一個臨時機場起飛,地面護送車隊也隨即駛出兵營。先出發的兩架“小鳥”直升機在目標大樓南側狹窄的街道上着陸,第一批“三角洲”隊員跳下直升機,向大樓所在的院子裏扔了幾顆煙幕彈,然後撞開一扇鐵門衝進院子。不等裏面開會的艾迪德分子反應過來,“三角洲”隊員從大樓後側的樓梯衝進房間,控制了局面。接着,他們把抓獲的24名索馬里俘虜趕到一樓,並用手銬把他們的手腕銬在一起,準備撤離。

黑鷹墜落戰鬥打響

戰鬥打響後,艾迪德的部隊用擴音器向索馬里人廣播:“出來為你的家園戰鬥吧!”成千上萬的索馬里人從四面八方擁來,向美國大兵展開了圍攻。
這時,由丹尼·麥克尼特中校指揮的護送車隊已準時趕到目標大樓。由於一名叫布萊克伯恩的“遊騎兵”從直升機上滑下時摔成重傷,麥克尼特決定,由史崔克中士指揮3輛“悍馬”車,先將布萊克伯恩送回基地,再用其餘的9輛“悍馬”車和卡車把索馬里俘虜連同“三角洲”隊員和“遊騎兵”一起送出城。
史崔克只有24歲,是一個參加過海灣戰爭和在巴拿馬作過戰的老兵。他曾多次執行聯合國的人道運輸補給任務,對摩加迪沙的街道很熟悉。他用“悍馬”車護送布萊克伯恩回營,沿途遭到艾迪德派武裝分子的層層圍堵。最終,史崔克將布萊克伯恩安全地送回營地,但他的機槍手皮拉中彈身亡。

黑鷹墜落黑鷹遭襲

當後續輸送車隊裝載俘虜準備撤回時,一羣又一羣的索馬里人向美軍撲來,他們用AK-47步槍與火箭筒向美軍攻擊;在各個主要路口,索馬里人燃燒輪胎,支起路障。擔負支援作戰的“黑鷹”直升機上的4名“三角洲”部隊的狙擊手,坐在彈藥箱上專挑拿武器的索馬里人射擊。但一個索馬里人倒下,旁邊的人迅速撿起武器繼續戰鬥。激戰中,RPG-7火箭筒射手擊中了代號為“超級61”的黑鷹直升機。
從3架OH-58D觀測直升機傳回的影像上,最高指揮官蓋瑞森清楚地看到了“超級61”墜落的過程及人員掙扎的情形。他命令離墜機地點最近的“遊騎兵”迅速前往救援。一架AH-6攻擊直升機很快在街道上降落,駕駛員拿着手槍一邊擊退接近的民眾,一邊衝出來協助墜機的倖存者將傷員運上直升機。沒多久,美軍唯一的一架搜救直升機“超級68”迅速飛向該地,搜救人員從繩索垂降下來。但沒過多久,這架直升機被RPG擊中,駕駛員勉強支撐着讓繩索上的搜救人員全部落地,然後成功迫降到摩加迪沙機場。地面上,一輛5噸的卡車在等待裝載部隊的過程中,被一發又一發的火箭彈打成碎片。這一連串的意外打亂了美軍的作戰計劃。為了解救倖存的“超級61號”直升機乘員,車隊必須先開到墜機地點搭載。他們在負責指揮的直升機的指引下行進。
“超級64”直升機駕駛員邁可·杜倫接到蓋瑞森的命令後,代替“超級61”在車隊上空盤旋,以火力壓制聚集成羣的索馬里民兵。當“超級64”在空中盤旋了四五圈時,索馬里人用火箭彈擊中了這架直升機的尾翼。隨後,杜倫的直升機墜毀到地面。
原本要撤回基地的車隊接到命令,向“超級61”的墜機地點前進。這時,十幾名索馬里武裝民兵沿着與車隊平行的街道奔跑,趕在車隊的前頭尋覓隱蔽地點伏擊車隊,而沒有武裝的索馬里暴民成羣結隊地跑向美軍為索馬里民兵當“擋箭牌”,索馬里槍手利用人羣向美軍射擊。一名槍手甚至利用3名女性作掩護,趴在地上從女性的胯下向美軍開火。這時,對特種部隊而言,整個摩加迪沙變成了人間地獄:街道上到處是路障,美軍雖然有直升機引導,但在似曾相識的街道上常常走錯路,而索馬里人則從街道兩旁對着馬路瘋狂射擊。

黑鷹墜落超級64墜落

麥可·杜倫准尉所駕、代號“超級64”。 麥可·杜倫准尉所駕、代號“超級64”。
“超級64”上有兩名機員和兩名機長。杜倫用MP5自衞。高芬納駕駛着“超級62”在其上空盤旋,大批的民兵和暴民向“超級64”的墜機地點湧來,民兵接到的命令是活捉杜倫用在交換艾迪德的高級官員,其他的可以消滅。“超級62”的黑鷹直升機上的兩名三角洲狙擊手加里高登和蘭迪舒加特自願前往“超級64”的墜機地點救助傷員,後兩名狙擊手被蜂擁而至的數百名民兵殺死,杜倫被俘
邁可·杜倫准尉所駕、代號“超級64”(Super 64)的MH-60K“黑鷹式”直升機

黑鷹墜落撤出戰區

擔負第一批攻擊任務的大約160名“三角洲”隊員和“遊騎兵”,有的躲在車裏遭到索馬里人的四面圍攻,有的被分割包圍在從目標區到第一架直升機墜毀地點的各個狙擊地點。
傍晚,美軍指揮官派“超級66”直升機為城裏的部隊送去彈藥、飲水、血漿等必需品。“超級66”一降落,即遭到步槍和火箭筒的攻擊,機身多處被擊穿,但僥倖逃回了基地。
為援救身處危險中的特種隊員,美軍派出第十山地師一個滿編連。150名士兵乘坐9輛卡車和12輛“悍馬”車,在比爾·大衞中校的帶領下,從城外繞道趕到特種部隊的基地。晚上9時30分,由大多數“遊騎兵”、所有的“三角洲”隊員和沒有受傷的空軍戰鬥人員以及第十山地師的部隊組成了美軍救援部隊。深夜11時30分,救援車隊向城裏進發。由於處處有阻擊和路障,車隊像一個噴火的巨獸,一路攻擊前進,AH-6直升機在空中掩護。
救援車隊與在城中堅守的部隊會合。他們把傷員和屍體安置好,隨後用手榴彈將兩架毀壞的直升機炸掉。等救援部隊都上車後,堅守在建築內的“遊騎兵”卻擠不上車。於是,他們選擇殿後,以裝甲車為掩護,一邊跑步一邊射擊,在槍林彈雨中跟着車隊,撤出戰區後才坐上車。

黑鷹墜落任務結局

編輯
當美軍返回基地時,天已經快亮了。經過半天慘烈的戰鬥,美軍死19人,被俘1人,傷70餘人,兩架直升機被擊落,3架被擊傷,數輛卡車和“悍馬”車被擊毀。這是越戰以來美軍所遭受的最為慘重的軍事失敗。
10月4日下午美國的電視屏幕反覆出現了索馬里人用繩子在地上拖着一具美國特種作戰隊員的屍體遊街示眾的畫面,被俘的杜蘭特也上了電視。這件事上了世界各大報紙的頭版頭條,美國輿論更是一片譁然,一致抨擊美國政府出兵索馬里。同時,國際上的批評也不絕於耳:英國前首相愛德華·希思説,聯合國不應成為美國軍事行動的保護傘;埃及外長穆薩表示,在索馬里發生的一切,將會給索馬里民族和解進程增加新的障礙;法國國防部長萊奧塔爾指責美國的所作所為超出了“人道主義使命”的範圍,變成了“不能容忍的對抗”;德國報刊稱,美國正在索馬里進行“一場骯髒的戰爭”。摩加迪沙戰鬥給美國政府當頭一棒,克林頓最終認識到應該通過政治手段解決索馬里問題,因為幾個月的“圍剿”不但沒有逮捕艾迪德,反而使艾迪德在索馬里更加得人心。10月5日,克林頓從外地匆匆趕回華盛頓,召開關於索馬里局勢的緊急會議。10月7日,克林頓在電視講話中,單方面規定了美國從索馬里撤軍的最後期限。美國政府還與艾迪德方面進行了秘密談判,雙方最後達成妥協:艾迪德交出飛行員杜倫和兩具美軍士兵的屍體;美軍則釋放扣押的全部艾迪德的俘虜,不再把艾迪德派作為打擊目標。
1995年3月2日,最後一批聯合國維和部隊撤出摩加迪沙,這標誌着歷時27個月、耗資20多億美元的維和行動以失敗告終。聯合國既未實現索馬里組建一個民主政府的目標,也未實現各部族的和解,卻使100多名維和士兵和近萬名索馬里人喪生。
摩加迪沙戰鬥使美國視地面戰為畏途。無論是1998年對伊拉克實施的“沙漠之狐”行動、1999年的科索沃戰爭和2011年利比亞戰爭,美軍均採取非接觸作戰方式———空襲戰。這也許是美國人從此戰中得出的教訓。 [1] 

黑鷹墜落失敗總結

編輯
1、聯合國對於索馬里的局勢過度樂觀,尤其是在增兵索馬里後。聯合國將自己擺在了一個拯救者的位置上。但實際上,在軍閥的誤導下,維和部隊被描繪成了魔鬼。經常發生索馬里居民攻擊維和部隊的事件。到了最後,聯合國不得不從索馬里撤出維和部隊。
2、美軍低估了任務難度。在行動開始前,美軍並沒有想到會與整個城市的人交戰。所以並沒有索要強大的空中與地面支援。空中除了裝載士兵的黑鷹直升機外,就沒有其它的打擊力量了。而地面部隊更慘,只有裝甲運輸車,也沒有坦克開路。
3、美軍調度失誤。儘管美軍被困在城市裏。但美軍都是精鋭部隊,只要集中在一起防守,完全可以避免最大傷亡等待援軍到來。但是由於兩架黑鷹直升機先後墜落,在城市裏的美軍不得不在四個地點建立防線。原本美軍人數就少,現在又要分散。因此美軍的戰鬥力大打折扣。

黑鷹墜落戰鬥序列

編輯
Task Force Ranger:
U.S Army SFOD-D(1大隊3小隊)
U.S Army 75th Rangers(3營B連)
U.S Army 160th SOAR(1營)
U.S AFSOC(24th STS的CCT及PJ)
U.S Navy SEALs(據説是DEVGRU gold team)
第10山地師特遣隊
第14步兵團2營
第41工兵營C連1排
第87步兵團1營C連的一個排
皇家馬來西亞步兵團第19營
巴基斯坦第7前線步兵團
索馬里方面據信有6000民兵參戰。

黑鷹墜落回憶

編輯
第160特戰航空團老兵回憶93年摩加迪沙之戰:
在過去的幾天裏,很多飛行員都問我是否看過電影《Black Hawk Down》。我並不介意談論此片,我很榮幸有機會説説我的戰友們的英勇,無畏。在此,我只想發表現為自己對影片的一點看法以及我的一點感想。同時,我也想解釋一些常被問到的問題。
首先,我和我當年參戰的戰友們都認為這部影片棒極了,它的特級效果很多而且情節十分真實。換句話説,裝備,語言,對話都很真實,至於情節真實,我是指影片十分準確的表現為現出了我們在戰鬥中所感受的情感,而它並沒有成為一部卡通片,例如《壯志凌雲》,或者喧賓奪主的,例如《火鳥出擊》(注:是尼古拉斯.凱奇主演的一部關於美國緝毒直升機部隊的影片),影片製作人的確是將幾個真實的人物綜合成了一個虛構角色,但這並不重要,因為如果不這樣就會有太多的主角使影片變得混亂不堪。
還有在當時的行動中我們出動了將近20架飛機,影片中只有4架“黑鷹”和4架“小鳥”,顯然與實際的數量不合,但是通過拍攝的技巧,電影也給人一種飛機一架不差的感覺。
我們的“突襲機隊”編制如下:
Super 61 - 先導機, star 41-44 “小鳥” 突襲 ,Super 62 - 壓陣。這些飛機組成了突襲機羣,他們的任務是把三角洲特種部隊送到目標建築並抓獲幾名通緝的重要人物。
Super 61被擊落了,兩名飛行員陣亡。Star 41 冒險強行在墜機現場降落,飛行員凱斯·瓊 從Super 61中救出了兩名生還者,並把他們抬上了自己的飛機。在影片中,凱斯瓊又再一次扮演自己的角色了。
Super 62裝載兩名三角洲的狙擊手,他們是一級准尉Randy.Shughart和士官長Gary.Gordon,他們前往Super 61的墜機現場後不久,Super 62的機身就被一發RPG火箭擊中了,右邊機身被打了一個大洞,在墜毀以前它總算飛離了戰場(這點影片沒出現)。
回到遊騎兵這邊,他們的突擊機羣由4架黑鷹組成,分別是
Super 64(CW3 Mike Durant, CW4 Ray Frank)
Super 65(CW3, Cpt Richard Williams)
Super 66(CW3 Stan Wood, CW4 Gary Fuller)
Super 67(CW3 Jeff Niklaus, CW2 Sam Shamp)
他們的任務是守住目標建築的4個街角,阻止索馬里民兵的援軍。在影片中有個機羣盤旋在目標建築上的鏡頭,我的飛機在畫面的左下方,這也是離我最近的鏡頭了。
突襲任務結束後,黑鷹飛離目標區域,你可以聽見“...Super 65離開中,準備掩護...”這就是我最大的角色了。盤旋中的飛機同樣遭到RPG火箭的攻擊,我也可能遭到過2,3次的攻擊,可我既沒有看見火箭,也沒看見開火的人,我只聽見爆炸聲,我們不能開火還擊,儘管有些機組做了還擊,但也沒錯。我很清楚我在行動中的角色,我的角色就如同《拯救大兵瑞恩》中的登陸艇的駕駛員,把我的“乘客”帶到該去的地方;我很自豪的是我和我的機組做到了。經過格林瑞達,巴拿馬,索馬利亞的行動後,我就更理解那些二戰中的轟炸機飛行員了;你必須漠視四周的各種危險並且全身心的做你該做的事,那就是穩住飛機,讓遊騎兵們又快又安全地滑降下去。
好了,關於我的事就打住了。
Super 64同樣也是被RPG擊落的,Mike.Durant試圖將飛機開回基地,但是它的尾旋翼被打落在一英里之外的地方了。飛機墜毀到了民兵最多的地方。要是我沒記錯的話,這裏借用了當時戰場的無線電錄音(注:就是那段“we got a black hawk down”)。地面部分就如Durant所描述的那樣,他是整個機組中唯一一個從戰場活着回來的。也是在那裏,兩位勇士Gary和Randy獲得了國會最高榮譽勳章。Super 66負責為地面部隊提供補給。有些遊騎兵耗光了彈藥之後,幾乎只能和索馬利亞的民兵赤手作肉搏戰了(影片也沒提到這點),Stan和Gary駕駛飛機,當飛機盤旋在目標建築上空時,機槍手負責把彈藥和水從貨艙門空投下去,而機槍手在30秒之內,一共打了1600發子彈,估計幹掉了12個民兵。但他們很快就得返回基地了,因為另一個機槍手受了重傷。直到回到基地他們才發現飛機被50多發子彈擊中,傳動裝置更是給打成了蜂窩。Super 66是在夜晚行動的。
最後提到的編隊是4架 MH6武裝直升機,command and control(注:就是電影中的C2了),the Search and Rescue(搜索救援),他們的代號分別是Barber 51-54 MH6's, Super 63 C&C, Super 68 SAR。
電影中,武裝直升機只有一次行動,實際上,整個晚上它們都在持續行動,為地面部隊提供火力支援。他們總共打了將近8萬發子彈,100枚火箭。也只有他們才能阻止索馬利亞民兵和暴民的進攻。最後,8名MH6的飛行員都獲得了銀星勳章。這也是我們每名飛行員都渴望得到的。
接下來是Super 68.影片中對他們的描述很準確,唯一沒提到的就是Super 68的旋翼被RPG擊中,旋翼的主桅杆也給打壞了,但是他們還是把PJ和遊騎兵們空降到了Super 61的墜機現場。他們當時還不知道,發動機的冷卻系統已經被打壞了,而到達基地時,所有7加侖的旋翼機油還有大概7夸克,其他部分的機油全部漏光了。飛機剛降落,油壓表現為(限位)就指向零了。飛行員跑去拿來備用部件換上之後,又回到了戰場。而此時他們正好接到命令趕往救援 Super 62(Super 62被擊傷之後降落在一個碼頭上)。Super 68的飛行員是 CW3 Dan Jollota和 MAJ Herb Rodriguez。他們後來都得到了傑出飛行十字勳章。
1993年在索馬里的美國海軍陸戰隊與特種部隊 1993年在索馬里的美國海軍陸戰隊與特種部隊
最後就是C2 Super 63.坐在飛機後面的是地面部隊指揮官LTC Matthews,和空中部隊指揮官LTC Harrell 。電影中有個地面部隊請求空中火力支援的鏡頭。當時我們已經有5架黑鷹離開了戰場。不是給擊落就是被密集的地面火力擊傷了。只有我和super 67留了下來。我當時只希望Harrell指揮官派我們將那些陷入重圍的人救出來。我將手中的手槍和M16裝上彈夾並且上膛。我知道,我能做的就是用一個輪胎在屋頂着地,然後遊騎兵們可以將傷患送上來,我也知道這樣做實際上是成了索馬里民兵的靶子。但是我的戰友們都下去戰鬥拼命了,此時也該輪到我們了。我也做好了被擊落的打算,最壞不過就是我們會陣亡。反正我們損失了5架飛機,還在乎剩下的兩架嗎?我只所以這樣想,完全是為了讓Garrison將軍可以對美國民眾説:“我們已經儘可能地去營救你們的孩子、父親、丈夫,我們甚至準備將最後的兩架直升機也派去了”。幸運的是,Harrell指揮官意識到直升機不該再參戰了,而應該派坦克和裝甲運兵車來支援地面部隊。對此,影片中的對白與實際的一字不差,你們唯一沒聽到的就是我死裏逃生的感嘆!我記得我首先想到的是還能再看見日出。我想也許我有一點興奮,我並不是指這些寫得太多了。有人問我《Black hawk down》是不是給我帶來了“光榮的回憶”,只要那一天還在我的腦海裏面,我就不認為這是什麼“光榮的回憶”。
我希望你們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能被遊騎兵們英勇戰鬥的精神所感動,相信我,這羣小夥子們幹得與當年登陸諾曼底海灘上的美軍一樣的棒。當Tom DiTomasso(注:就是Chalk2的隊長狄馬索)在我的飛機上時,他稱讚我們是在幹充滿夢幻的職業,我想不出比這更高的評價了。我愛我的妻子和孩子們。而我也曾經是160特種空降團的一員,參加了93年10月3日-4日行動的飛行員。
感謝大家能夠閲讀我的文章,我會回答大家任何關於關於影片或者實戰的問題。我想這能夠彌補一點我的遺憾。再次感謝大家。
Capt. Gerry Izzo(Super65)
"NSDQ -- Nightstalkers Don't Quit"
注:文章中的(我)都是Gerry Izzo。

黑鷹墜落行動時間

編輯
此次行動代號為:哥特蛇行動(Operation Gothic Serpent)
1993年10月3日,駐紮索馬里的美軍聯合特遣隊Task Force Ranger試圖抓捕艾迪德的外交部長Omar Salad Elmi以及他的首席政治顧問Mohamed Hassan Awale。作戰計劃為直升機機降SFOD-D,捕獲目標後,用地面車隊將他們送回美軍基地。在U.S Army 75th Rangers的Steele上尉(3營B連連長)指揮下的四個Rangers小隊則在目標建築四周建立環形防線。Rangers認為行動會迅速結束因此沒有攜帶夜視設備。

黑鷹墜落下午

2時49分,確認兩個主要目標及Habar Gedir部族領袖在摩加迪沙中部的一處建築中。
3時32分,部隊出發。
3時42分,正式的突擊開始。SFOD-D攻擊目標建築。4個Rangers小隊繩降建築物周圍。Rangers的一等兵Todd Blackburn因未抓緊繩索,從70英尺的高空墜落,受重傷。Rangers第一小組在Mike Steele上尉和Larry Perino少尉的帶領下佔據目標建築的東南位置。Rangers第二小組在Tom DiTomasso少尉的帶領下佔據目標建築的東北位置。Rangers第三小組在Sean Watson上士的帶領下佔據目標建築的西南位置。Rangers第四小組在電影主角Matt Eversmann參謀軍士的帶領下本應占據目標建築的西北位置,但卻被繩降在目標區以北的一個街區處。
3時47分,大量索馬里人開始向目標建築聚集。
3時58分,美軍車隊的一輛5噸卡車被RPG擊中。數名美軍士兵受傷。
4時00分,索馬里武裝人員開始從摩加迪沙各地向目標地點聚集。
4時02分,目標被抓捕。突擊部隊報告兩名主要目標及21名其他人員被抓獲,並開始撤離。3輛汽車被指派護送受重傷的一等兵Blackburn返回美軍基地。途中,Dominic Pilla中士中彈身亡。
4時15分,車隊與D-Boy因互相誤解而延遲了運送疑犯的時間。D-Boy以為車隊會主動聯繫他們。而車隊則認為D-Boy會採取主動。最終D-Boy採取主動將疑犯押上汽車。(PS:請注意!從3點47分至4點15分,因為車隊與SFOD-D的相互誤解,整整浪費了三十分鐘寶貴的時間。由此可見但是美軍各個部隊之間的協同作戰存在一定的通訊指揮上的問題。 )
4時20分,Super 61號黑鷹直升機被RPG擊中,墜落在目標建築東北方向300米的地方。巧合的是行動中直升機被擊落並非出乎意料。10天前在摩加迪沙的南部海岸,SFOD-D曾進行過直升機被擊落後進行援救的演習。演習中假設正副駕駛死亡其他4人負傷。而演習中使用的正是Super 61號黑鷹直升機。而1993年10月3日墜機後正副駕駛如演習中一樣都陣亡。另有2名機組成員及3名SFOD-D的狙擊手負傷。
4時22分,索馬里武裝分子衝向Super 61的墜機點
4時26分,裝載着疑犯的悍馬車隊與地面執行警戒任務的Rangers一起向墜機點進發。Michael Durant駕駛的Super 64號黑鷹直升機取代Super 61的位置在空中擔任警戒任務
4時28分,搜尋和營救Super 61的行動展開。Keith Jones准尉將小鳥直升機(代號Star 41)降落在Super 61的墜機點,接走了Super 61上的兩名倖存者。與電影中不同的是,Super 68號黑鷹直升機迅速繩降了15名營救部隊士兵到墜機點。在還剩兩人時,Super 68被一枚RPG擊中主螺旋槳。但飛行員盡力穩住飛機保證最後兩名士兵安全落地後,帶傷返回基地。約90名美軍士兵最終到達Super 61的墜機點。索馬里武裝分子的AK-47及RPG很快將這裏變成了殺戮戰場。在一個小時內,Perino少尉的Rangers第一小隊13人中有10人負傷。SFOD-D及其後繩降的營救部隊也遭受了差不多的傷亡。索馬里人潮水般的湧向墜機點,附近負責掩護的美軍直升機上的機槍手不得不暫時放下那些手持步槍的武裝分子而專心照顧那些擁有更為致命的RPG的武裝分子。雪上加霜的是,直升機座艙壓在死去的飛行員Clifton P. Wolcott准尉的遺體上。手榴彈,RPG以及步槍子彈雨點般的砸向直升機殘骸。金屬切割鋸對防彈座艙門絲毫不起作用。而座艙門緊緊地咬住了直升機的槳葉。
4時35分,車隊在索馬里狙擊手以及其他武裝分子的攻擊下蒙受重大損失。車上的索馬里疑犯中有人尖叫有人則默默的禱告古蘭經。車隊原本計劃將疑犯押解回基地。但在Super 61被擊落後,Rangers3營營長Danny McKnight中校受命前往增援Super 61的墜機點。儘管命令十分簡單“往北兩個街區,再往東三個街區。”但迷宮般的索馬里街道還是使車隊迷路,無法找到墜機點。在幾乎每個十字路口,車隊都遭到索馬里人瘋狂的射擊。三顆子彈打花了McKnight中校悍馬車的防彈玻璃。一枚RPG則在擊中一輛美軍卡車駕駛室後爆炸,炸飛了美軍司機的頭顱。前面還在禱告的索馬里人已經死亡。另有兩名疑犯也在押送過程中被打死。美軍中另有4人死亡,索馬里人因恐懼而不斷的尖叫。Rangers在警告無效後用槍托猛砸這些人的頭部。事後Rangers發言人辨稱這是激戰時的過火行為。
4時40分,第二駕直升機墜落。當Mike Durant駕駛的Super 64號黑鷹直升機在一號墜機點正上方警戒的時候被另一枚RPG擊中尾槳。約有幾秒鐘時間,(足夠將飛機掉頭轉向美軍基地方向)情況似乎不是太遭,飛行員試圖將飛機飛回基地,但飛機尾槳不久就分解了,飛行員設法關閉了部分主槳動力,防止了飛機的翻滾。飛機墜落在目標建築西南約一英里的地方。
4時42分,在兩次請求被拒絕後,兩名SFOD-D的狙擊手Randy Shughart 上士和Gary Gordon高級軍士第三次請求機降到第二處墜落點,幫助建立環形防線。這次他們的請求得到了批准,因為原本作為救援主力的第10山地師下屬的快速反應部隊遭遇伏擊被迫返回基地。Goffena准尉駕駛Super 62最終在第二墜機點西南約100米處找到一小塊空地將兩名狙擊手放下。兩人着陸後起初並不清楚墜機點的具體方位。Goffena准尉用傾斜機頭的方式為他們指明目標。10分鐘後,一枚RPG擊中了Goffena准尉的直升機右側,將他的副駕駛震暈,並炸飛了操作右側機槍的另一名SFOD-D狙擊手的一條大腿。爆炸同時將右側的擋風玻璃全部擊碎。但Goffena准尉成功的將受創的直升機迫降在新港附近。一失去空中保護,Shughart上士和Gordon高級軍士立刻發現他們被人數遠遠超過他們的索馬里武裝分子所包圍。Super 64的副駕駛在墜機後不久就消失了。Shughart和Gordon設法將飛行員Michael Durant准尉弄出座艙,將他安置在飛機殘骸的右側。之後發生的一切存在疑義。電影和一些當事者的回憶認為Gordon高級軍士在Shughart上士前面陣亡,而美軍戰史包括Rangers的記載是Shughart上士在Gordon高級軍士前面陣亡。
4時54分,悍馬車隊放棄了前往第一墜機點的努力。Garrison將軍在考慮到車隊的重大傷亡以及如果再不把疑犯押解到基地整個行動就會以失敗告終的情況下命令McKnight中校返回美軍基地。傷亡過半的悍馬車隊開始奮力殺出一條血路以返回美軍基地。
5時03分,第10山地師所屬的快速反應車隊出發試圖援救第二墜機點的兄弟。他們一出基地便遭遇路障及埋伏。
5時34分,快速反應車隊和悍馬車隊在承受了重大損失後決定放棄援救第二墜機點的努力返回基地。剩下的地面部隊都集中到第一墜機點也同樣傷亡慘重。Rangers下士Jamie Smith成為傷員中的一員。
5時40分,Shughart和Gordon陣亡。第二墜機點陷落。索馬里武裝分子殺死了除Durant外的所有人。Durant被索馬里民兵俘虜並帶走。
5時45分,快速反應車隊和悍馬車隊回到美軍基地。99名Rangers和D-Boy被困在第一墜機點附近。Jamie Smith下士血流不止,軍醫請求立即將其撤離。

黑鷹墜落晚上

7時08分,激戰2個多小時後Rangers的彈藥告罄。一些戰士甚至與索馬里民兵展開徒手搏鬥。這時Stan Wood准尉和Gary Fuller准尉駕駛着他們的Super 68直升機前來為地面部隊做補給。Stan Wood准尉和Gary Fuller准尉將飛機懸停在空中,打開艙門將彈藥,水和急救物資投放給地面部隊。左側機槍手在30秒內用加特林機槍打出1600發子彈,擊斃8至12名索馬里民兵。飛機在執行補給任務被重創,無法降落將Jamie Smith下士接走。完成補給任務後,Wood准尉沒有停留直接飛回基地,其右側機槍手以及後側的兩名投放補給物資的Rangers均已負傷。降落後,Wood准尉發現飛機上有40-50個彈孔。油箱也被擊中。Super 68當晚已經無法繼續執行任務。
8時27分,Jamie Smith下士死亡。
9時00分,Task Force Ranger司令部向其他司令部求援。接到求援請求後,聯合國駐索馬里常規力量總指揮Thomas M. Montgomery少將命令山地師2個連的快速反應部隊重新集結並再度嘗試援救行動。儘管曾2次在越南服役,Montgomery少將承認當晚是他一生中最為緊張的時刻。
接到Garrison將軍關於裝甲支援的請求後,Montgomery少將請求巴基斯坦及馬來西亞軍隊的指揮官租借他們的坦克和裝甲車。他還致電意大利軍隊指揮官請求他們派遣幾十輛坦克到摩加迪沙。當時意大利軍隊駐紮在距摩加迪沙30英里以外的Balad。意大利人同意了請求。不過已經用不上他們了。快速反應部隊與4輛巴基斯坦坦克以及28輛馬來西亞裝甲車在新港會合。
11時23分,救援車隊從新港出發。當左轉進入National大街後車隊立刻遭到伏擊。由於語言問題及激烈的戰況,兩輛搭載一個美軍班的馬來西亞裝甲車轉向錯誤。他們本應向北走,結果卻向南走。在靠近就總統府的地方兩輛裝甲車被RPG摧毀。一輛車上的馬來西亞司機當場陣亡,另有數人受傷。一位美軍少尉在鄰近的建築物牆轟開一個大洞,為他的手下找了一處避難所。24歲的索馬里女性Saynab Mahmoud見證了這一幕。她把4個嚇呆的孩子安置在牀底直到這些美軍最終殺開一條血路與主力會合。

黑鷹墜落凌晨

1時55分,快速反應部隊中第14團2營A連殺出重圍,最終與Rangers會合。他們在那裏與Rangers一起奮戰,直到一輛悍馬用鋼纜成功的撬開Super 61的殘骸,拖出Wolcott的遺體。同時快速反應部隊中第14團2營C連從National向南進發抵達第二墜機點。他們在此僅僅找到一些血跡。Super 64上血戰到底的那些人的命運也就可想而知了。
5時30分,Rangers步行開始向巴基斯坦體育場出發。Wolcott的遺體最終被挖了出來。車隊也開始離開市中心。一些Rangers徒步殺出一條血路。這條他們走過的路被稱為摩加迪沙一英里(Mogadishu Mile)。
6時30分,倖存者抵達體育館。能夠行動的隊員照料受傷的隊友,並清點死亡人數。美軍死亡18人,傷73人,被俘1人。馬來西亞陣亡1人傷7人。另有兩名巴基斯坦士兵受傷。索馬里人的傷亡情況不詳。除上述SNA聲稱的數字外,索馬里方面另有312死,814傷的説法。多半是因為統計的口徑不同。(全軍死亡19人,美軍18+馬來西亞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