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陌上花

(吳地民歌)

編輯 鎖定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陌上花三首》是北宋文學家蘇軾創作的七言絕句組詩作品。第一首對吳人歌《陌上花》事作了概括的敍述。第二首寫吳越王妃春歸臨安情景。第三首慨嘆吳越王的去國降宋。三首詩委宛曲折地詠歎了吳越王朝的興亡,帶有懷古詠史的性質,並感慨人世榮華富貴,虛名浮利的過眼雲煙,皆如那草頭露,陌上花,轉眼即消逝。三首詩語言典雅,意味深長,詩情悽宛。
中文名
陌上花
來    源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記載文獻
《永樂大典》
影    響
影響深遠,成為詩歌題材

目錄

陌上花來源

編輯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吳越王錢鏐的原配夫人戴氏王妃,是橫溪郎碧村的一個農家姑娘。戴氏是鄉里出了名的賢淑之女,嫁給錢鏐之後,跟隨錢鏐南征北戰,擔驚受怕了半輩子,後來成了一國之母。雖是年紀輕輕就離鄉背井的,卻還是解不開鄉土情節,丟不開父母鄉親,年年春天都要回孃家住上一段時間,看望並侍奉雙親。錢鏐也是一個性情中人,最是念這個糟糠結髮之妻。戴氏回家住得久了,便要帶信給她:或是思念、或是問候,其中也有催促之意。過去臨安到郎碧要翻一座嶺,一邊是陡峭的山峯,一邊是湍急的苕溪溪流。錢鏐怕戴氏夫人轎輿不安全,行走也不方便,就專門撥出銀子,派人前去鋪石修路,路旁邊還加設欄杆。後來這座山嶺就改名為“欄杆嶺”了。
那一年,戴妃又去了郎碧孃家。錢鏐在杭州料理政事,一日走出宮門,卻見鳳凰山腳,西湖堤岸已是桃紅柳綠,萬紫千紅,想到與戴氏夫人已是多日不見,不免又生出幾分思念。回到宮中,便提筆寫上一封書信,雖則寥寥數語,但卻情真意切,細膩入微,其中有這麼一句:“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陌上花記載

編輯
遊九仙山,聞裏中兒歌《陌上花》。吳越王妃每歲春必歸臨安,王以書遺妃曰,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吳人用其語為歌,含思宛轉,聽之悽然。而其詞鄙野,為易之雲。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是昔人非。次曰,丁令威《得仙詩》,城郭如故人民非。遺民幾度垂垂老,糹寅曰,僧貫休詩,一瓶一缽垂垂老,萬水千山得得來。遊女長歌緩緩歸。陌上山花無數開,次曰,杜詩,河陽縣裏雖無數。路上爭看翠駢來。若為留得堂堂去,厚曰,古詩,青春揹我堂堂去,白髮欺人故故生。且更從教緩緩回。生前富草頭露,糹寅曰,杜,惜君只欲苦死留,富貴何如草頭露。身後風流陌上花。且作遲遲君去魯,厚曰,孟子云,孔子去魯曰,遲遲吾行也,去父母國之道也。獨歌緩緩妾回家。

陌上花影響

編輯
九個字,平實温馨,情愫尤重,讓戴妃當即落下兩行珠淚。此事傳開去,一時成為佳話。清代學者王士禎曾説:“‘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二語豔稱千古。”後來還被裏人編成山歌,就名《陌上花》,在家鄉民間廣為傳唱。後來,蘇軾晁補之等文人也以《陌上花》為題進行創作,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