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賈德耀

編輯 鎖定
賈德耀(1880—1940),字昆庭,安徽合肥人,中華民國時期著名政治家。1919年8月,任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校長,晉中將銜,在擔任保定軍校校長的期間裏,為培養新式軍隊作出了自己的貢獻。11月升任陸軍總長兼訓練總監。1926年2月15日暫兼國務總理。1926 年3月4日段祺瑞特任賈德耀為國務總理。4月20日辭去總理職,隱居天津,從此脱離政壇。抗戰時期拒絕為日本侵略者“維持局面”,有“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之語。1940年病逝,追加上將軍銜。
中文名
賈德耀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地
安徽合肥
出生日期
1880年
逝世日期
1940年
職    業
政治家
畢業院校
北京武備學堂、日本士官學校
主要成就
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校長
陸軍總長兼訓練總監
中華民國總理

賈德耀人物介紹

編輯
賈德耀(1880-1940),字昆庭,安徽合肥人。初入保定速成學堂(北京武備學堂),後官費留學日本,畢業於日本士官學校第三期步兵科。回國後,初入北洋新軍,曾任北洋軍第二
賈德耀 賈德耀
鎮正參謀官,第六鎮第二十一協馬隊第二標標統。辛亥革命後,1912年,任河南護軍團長。1913年,升任陸軍第七師第十三旅旅長。翌年,調任十五混成旅旅長(其小同學馮玉祥為第十六混成旅旅長)。
1916年,任陝南鎮守使。其後,被任命為將軍府參軍、陸軍部軍學司司長。1919年8月,任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校長,晉中將銜。後任陸軍部軍學司司長。1925年,任陸軍次長,授將軍府寬威將軍,兼任執政府衞隊司令。11月,升任陸軍總長兼訓練總監。1926年2月15日,國務總理許世英提出辭職,由其暫行兼代國務總理。3月4日,北京臨時政府改組,段祺瑞特任賈德耀為國務總理兼陸軍總長。4月20日,辭去總理職,隱居天津,從此脱離政壇。抗戰初期曾拒絕為日侵略軍“維持局面”,有“餓死事小,失節事大”語。1940年病故。追加上將銜。

賈德耀青年立志

編輯
賈德耀青年時,正值清廷腐敗,受列強欺凌壓制時代。留日歸國後,想以新型的方式培養中國軍隊,以達興國強軍之目的。出任保定軍官學校校長時,不但改進學校的軍官培養,還提拔了一批有
保定陸軍軍官學校 保定陸軍軍官學校
為的青年教官。當時常來賈德耀家的有先父最賞識的得意門生錢大鈞、王以哲、何柱國等人。軍校其他官生也常向賈德耀請教。無論擔任任何軍事要職,賈德耀均以師事之。朋友們打趣地對賈德耀説“你真是桃李滿軍中”。
1923年何柱國與賈德耀侄女賈成敬結婚 [1]  ,是賈德耀的主張,由馮玉祥將軍為之證婚。賈德耀自陝南鎮守使兼第十五混旅旅長卸任後,從1920起即從事軍事教育工作,與同學陸錦一樣,立誓不參加軍閥內戰。親朋好友都認為賈德耀在北洋軍中起步較早,理應安排他有一個較高的職位,現反不如士官學校後期生如閻錫山、孫傳芳等。賈德耀亦只一笑置之。終因北洋政局動盪,風雲多變,力不從心,仍難酬改革新軍的夙願。賈德耀性格耿直,待人誠懇,喜讀經史,愛好書法,在同僚中有儒將之稱。
在陝南鎮守使任內,與第十六混成旅旅長馮玉祥將軍情誼最契,結為異姓兄弟。在
賈德耀手跡 賈德耀手跡 [2]
北京任陸軍部編輯局局長時,和李濟深將軍由於志同道合亦結成金蘭之好,馮將軍曾贈與織錦緞桌椅靠墊;與李將軍也互贈刻有名字的金質懷錶。賈德耀雖是皖人,但他的政治思傾向於國民軍馮玉祥將軍。他曾參與鹿鍾麟將軍驅逐溥儀出宮的 “北京革命”。
賈德耀和馮玉祥將軍都是贊成孫中山先生北上來京共商國是的。可是段祺瑞執政府中有些安福系的人,卻對此有顧慮。孫中山主張廢除不平等條約,召開國民大會,他們卻提出“外崇國信”, 對內召開“ 善後會議”相抵制。不久孫中山先生在北京病逝。

賈德耀從政經歷

編輯
段祺瑞兩度執政,對外勾結日本帝國主義,大批借款,出賣國家主權。對內實行所謂 “武力統一”,擴充皖系勢力,消除異己,反對革命。到1926年段祺瑞政府財政枯竭,在內外交困的情況下,致使原任國務總理的許世英無法應付,堅請辭職。段祺瑞不得不物色另外人選。
賈德耀與馮玉祥將軍的舊誼,兼以國民軍中以鹿鍾麟為首的各將領立敦促,勉強應段氏之邀允為暫代國務總理。2月份組閣時邀請賀德霖任財政總長,向各銀行提出籌款辦法。首先平息各大中小學校因長期欠薪而引起的罷教風波。賈德耀由代總理到任總理,不過兩個月零五天,而這正是段政府風雨飄搖的時期,段氏認為賈德耀可為與國命軍牽線的人,東北軍也對之無反感,於是成為一時的緩衝人。
剛解決了財政上一些問題,接着東北軍進關。直魯聯軍與國民軍在天津大沽口發生激戰。首都警衞總司令鹿鍾麟不得不去大沽口指揮作戰,各帝國主義藉口保僑,又提交八國最後通牒,使執政府無法應付。賈德耀既是國務總理,就必須在段氏意圖下處理、調解這些事務。最後調解不成,激起全國人民的反對。北京市學生及羣眾遊行示威,要求拒絕八國通牒,停止內戰,召開會議,解決爭端。執政府門前發生槍擊學生的慘案。賈德耀為此事己和全體閣員提出總辭職。段先生不準,還要他處理善後事宜。他曾和閣員們商議奔走,多方設法防止事態惡化,未能收效、深感痛心。對發生 “ 三·一八 ” 慘案,賈亦負有一定責任。

賈德耀國務總理

編輯
1924年11月,段祺瑞復出任中華民國臨時執政”,並特任吳光新為陸軍總長。賈德耀因與吳同鄉又是日本士官學校同期同學,故吳推薦賈任陸軍次長,併兼任執政府衞隊司令。同年11月賈德耀升任陸軍總長兼訓練總監。
1926年2月,各方紛紛向政府索餉、索薪,各機關官吏、公務員及國立學校教職員工1000多人包圍國務院,索要欠薪。總理許世英窮於應付,遂於2月15日提出辭職後出走天津。段祺瑞決定在此期間由陸軍總長賈德耀暫行兼代國務總理。之後,許世英四次請段氏準免其本兼各職。
這種情況下,段執政府遂召見國民軍首腦鹿鍾麟、劉驥,面告説“國務總理職已決定賈德耀署理,望其勸駕”。鹿、劉往見賈德耀,賈表示“允任賀得霖為財政總長後,本人可視事”。於是,段祺瑞召見賈德耀磋商組閣事宜,賈乘機請免其代國務總理和陸軍總長職。1926 年3月4日北京臨時政府改組,段祺瑞免去許世英的國務總理一職,特任賈德耀為國務總理,是為北洋政府第39任國務總理。

賈德耀引咎辭職

編輯
1926年,舉世震驚的“三·一八”慘案發生後,作為國務總理的賈德耀在各方譴責下難辭其咎,遂於同年3月20日決議全體內閣辭職,段祺瑞不允。同年4月17日,再呈段辭去總理職務。此時吳佩孚密令手下監視段祺瑞,段氏政權處於四面楚歌境地。4月20日,段決定下野離京,臨行前下令免去賈德耀本兼各職。這樣賈德耀前後代理與正式總理任期從1926年2月15日至4月20日共64天,後人稱“賈德耀內閣為皖系殉葬的內閣”。 [3] 

賈德耀不做漢奸

編輯
1935年冀察政委會成立,賈德耀被國民政府為任為該委員會委員兼外交委員會主任。這時殷汝耕己在冀東成立傀儡“ 冀東自治政府” 。賈德耀認為這是在華北土地上的一塊毒瘤,想通過外交途徑與日方交涉取消。理由是既然冀察政委會成立,就不應再有其他政權。經與日方多次交涉,據理力爭。終以環境複雜險惡,日軍經常製造事端而難於有成。為此,賈德耀曾徹夜不眠,導致心臟病發作、迄未正式就職,後由魏忠翰先生繼任。
“七·七” 盧溝橋戰爭爆發,至月底,二十九軍撤離平津,派張自忠將軍暫時留守,辦理善後。一天張將軍匆匆到賈德耀家對賈德耀説 “局面己無法維持,要早作打算,我將潛離北平”等語。賈德耀隨即稱病住進德國醫院。日偽維持會成立,平津交通漸漸恢復。賈德耀化妝成老農民逃避來津,租賃住進英租界姓毛的房子。一天,日本軍部派人來提出要租用賈德耀北京的房屋,並遊説賈德耀參加偽組織,房子、生活費用均可解決。賈德耀聞此説“不要欺人太甚,你們以為這房子是我唯一的產業,以此威脅利誘,我就會屈服。 ‘餓死事小,失節事大 ’,那是絕對不行的。” 氣憤之下,心臟病復發,終日不離針藥。北京住房被日軍強佔改做軍醫院宿舍。
1939年天津大水災,生活困窘,賈德耀又疾病纏身。只好作為重病人,混過日軍檢查崗哨,先乘小火輪到大沽口,再換輪船到上海,暫時借住在薛篤弼家中。在上海經治療有所好轉,本想通過堂姐丈何柱國軍長接應,轉赴抗戰內地,終因國難家愁,心情憂鬱,以致病情轉劇,在1940 年逝世於上海法租界,終年60歲。當時重慶國民黨政府曾在報上公佈唁電,聲稱“在華北淪陷時,拒從敵偽,保持民族氣節,殊堪嘉獎,生平事蹟宣付國史館”等語。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