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西周晉侯蘇鍾

(西周時期文物)

編輯 鎖定
西周晉侯蘇鍾,舊稱晉侯穌鍾,1992年出土於曲沃縣北趙村晉侯墓地8號墓,後分別藏於上海博物館山西博物院 [1] 
西周晉侯蘇鍾共16件,可分為兩組,每組8件,大小相次,排編成兩列音階與音律相諧和的編鐘。有銘文355字,首尾相連刻鑿在16件鐘上。銘文敍述了周厲王三十三年,周厲王親征東國、南國。西周晉侯蘇鍾銘文記載的這場戰爭,史籍中無從查考,對研究西周歷史和晉國曆史極為重要。此外銘文中多種記時歷日對西周的斷代研究也有重要價值。 [2] 
2002年,西周晉侯蘇鐘被被國家文物局列為《中國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 [3] 
還原
放大
縮小
中文名
西周晉侯蘇鍾
館藏地點
上海博物館、山西博物院
出土時間
1992年
所屬年代
類    別
銅器
出土地點
山西省曲沃縣

西周晉侯蘇鍾文物歷史

編輯
1992年8月,晉侯墓地8號墓遭到盜掘,大量隨葬品被盜往國外,其中有14枚流落到香港古玩肆中; [1]  10月,北京大學考古系與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聯合發掘了被盜的8號墓,出土了刻有銘文的兩枚甬鍾,銘文分別為“年無疆子子孫孫”、“永寶茲鍾” [4]  12月,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先生在香港中文大學張光裕教授的幫助下斥巨資將14枚編鐘買回。經過與晉侯墓地考古出土的兩枚編鐘對比,它們的價值得以確認。 [6] 
1993年4月,馬承源邀請長期主持翼城與曲沃交界處的天馬——曲村遺址發掘工作的鄒衡先生,帶着8號墓的圖文資料到上海博物館觀摩14枚鍾。 [4] 
2009年,範季融夫婦將其中一枚甬鍾贈給國家文物局。 [4] 

西周晉侯蘇鍾文物特徵

編輯
西周晉侯蘇鍾共16枚,編鐘分兩組,三種式樣,每組8枚,均大小成編,一組即一肆。大鐘為一組,高分別為49、49.8、52、44.7、32.7、30、25.3、22釐米,紋飾淺而細,小型為一組,高分別為50、49.5、51、47.6、34.8、29.9、25.9、22.3釐米。 [4] 
上海博物館陳列狀態 上海博物館陳列狀態
編鐘銘文
根據馬承源先生考釋,得16段編鐘銘文,以編鐘序號為序,現採錄如下:
(1)惟王卅又三年,王親遹省東國南國。正月既生霸戊午,王步自宗周。二月既望癸卯,王入格成周。二月(2)既死霸壬寅,王償往東。三月方死霸,王至於 ,分行。王親令晉侯蘇:率乃師左氵舟(周)鑊,北氵舟(周)□,伐夙夷。晉(3)侯蘇折首百又廿,執訊廿又三夫。王至於 城,王親遠省師。王至晉侯蘇師,王降自車,立,南鄉,(4)親令晉侯蘇自西北遇(隅)敦伐 城。晉侯率厥亞旅、小子、呈戈(秩)人先,陷(5)入,折百首,執訊十又一夫。王至(6)淖列,淖列夷出奔,王令晉侯(7)蘇帥大室小臣、(8)車僕從,(9)述(遂)逐之。晉侯折首百又一十,執訊廿夫;大室小臣、車僕折首百又五十,執訊六十夫。王惟反歸,在成周公族整師(10)宮,六月初吉戊寅,旦,王格大室,即位。王呼膳夫曶召晉侯蘇,入門,立中廷。王親錫駒四匹。蘇拜稽首,受駒以(11)出,反入,拜稽首。丁亥,旦,王魚阝於邑伐宮。庚寅,旦,王格大室,司工揚父入右晉侯蘇,王親儕晉侯蘇禾巨鬯一卣、(12)弓矢百、馬四匹,蘇敢揚天子丕顯魯休,用作元龢鍚鍾,用昭格前(13)文人。前文人其嚴在上,翼在下,醴醴(14)毚毚,降餘多福。蘇其邁(15)年無疆,子子孫孫,(16)永寶茲鍾。 [5] 

西周晉侯蘇鍾文物鑑賞

編輯
西周晉侯蘇鍾第一組為大鐘,紋飾淺而細,第二組為中小型鐘,紋飾深而闊。並且從造型上來講兩組也有細微的差異,研究者認為它們雖並非同時鑄造,但音律卻非常和諧。鐘上銘文為利器刻鑿而成,筆畫轉折處要分四五刀或是五六刀的接連刻鑿,筆道才能連起來,刀痕至今非常明顯。 [4] 
山西博物院陳列狀態 山西博物院陳列狀態

西周晉侯蘇鍾文物價值

編輯
西周晉侯蘇鍾銘文全部為鏨刻,西周青銅器首見,銘文完整記錄了西周山西博物院周厲王三十三年,晉侯蘇率軍參加周厲王親自指揮的討伐東夷的戰爭。晉侯蘇因戰功,多次受賞,因作此編鐘。所記戰爭為史料所闕載,對研究西周和晉國曆史極為重要。 [4] 

西周晉侯蘇鍾出土環境

編輯
西周晉侯蘇鍾出土于山西省曲沃縣北趙村晉候墓地8號墓,曲沃北山位於晉候墓地8號墓北面。北山為太行山餘脈,由東向西,山勢逐漸降低,分為塔兒山、喬山和壚頂山。晉侯墓地就處於中部喬山南麓10公里開外的山前地帶。墓地以南地勢逐漸下降,在毛張村南的滏河河谷降至最低點,滏河為季節性河流,由西北向西南繞天馬-曲村遺址,在西北約25公里處匯入汾河。在滏河南面,橫亙着一道叫峨眉嶺的土梁,土梁後的曲沃南山依稀可見。墓地背山面水,遠山相對,視野開闊,地望頗佳。 [4] 

西周晉侯蘇鍾重要展覽

編輯
2002年,上海博物館將藏於四地的5件晉侯蘇鼎、兩地16枚晉侯蘇鍾等銅器集中起來參加晉侯墓地出土青銅器展覽 。 [4] 

西周晉侯蘇鍾文物爭議

編輯
西周晉侯蘇鍾銘文記時歷日者有以下六條:唯王三十又三年,正月既生霸戊午,二月既望癸卯,二月既死霸壬寅,三月旁死霸,六月初吉戊寅、丁亥、庚寅。為研究西周紀年提供了實物資料。問題出在西周晚期周王在位過了三十又三年只有厲王和宣王,某王三十又三年晉侯蘇討伐夙夷是絕對真實的事,《史記》之《晉世家》及《十二諸侯年表》記載,晉獻侯在位的時間為周宣王六年到十六年,即前822到前812年,若三十三年為宣王的三十三年,晉侯蘇已然死去多年了,若為厲王三十三年,那時晉侯蘇還沒有即位,爭論便由此而起。鄒衡認為,8號墓的年代上限為周宣王三十三年,晉侯蘇只能是晉穆侯,晉獻侯名“蘇”應是《世本》的錯誤;馬承源説,銘文中的二月癸卯和壬寅兩個日干是當時的刻手倒置所致,如果將兩者對調一下,其記時合於厲王三十三年,並指出《晉世家》所載晉侯蘇在位為宣王時有誤,司馬遷對晉侯世次的記載亦未必可靠;李學勤相信三十三年就是厲王三十三年,其時蘇以靖侯孫的身份率兵打仗,編鐘系隨厲王作戰時的戰利品,銘文是蘇即侯位後所刻,故稱號也依刻字時的身份而改變,假設的成分太多了;王佔奎從有關千畝之戰的年份和成師的年齡中找出了《史記》的矛盾,以及殤叔在位4年可能是誤算所致,提出了西周紀年中宣王紀年可能是從元年到六十年,而不存在共和單獨14年的新説後,認為三十三年是共和元年(前841年)以來的第33年(前809年),司馬遷所言“自靖侯以來,年紀可推”應該是可信的,只是在推算的過程中有小誤而已;夏商周斷代工程公佈的《夏商周年表》,確定為厲王三十三年,即前845年。 [4] 

西周晉侯蘇鍾保護措施

編輯
2002年,西周晉侯蘇鐘被被國家文物局列為《中國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