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翟村

(山東顏店鎮下轄村)

編輯 鎖定
翟村老街也可以稱水東翟家或翟家村,村子較大,現有較為完整的明清古屋300多座,坐落在風景如畫、婦孺皆知的桃花潭東岸,是一條幽深而繁華的老街。東漢初年即已建置。如今,老街上古董字畫店鋪比比皆是,來此旅遊、休閒和選購的顧客川流不息、熱鬧非凡,文化氣息特別濃郁。翟村老街成了名符其實的“人文景觀帶”、“古玩一條街”。河北有一村也名翟村。
中文名稱
翟村
地理位置
山東省兗州市顏店鎮
面    積
12330畝
人    口
6165人

翟村簡介

編輯
山東翟村,共分4個村,位於,佔地人口共

翟村詳細情況

編輯
翟村一
曾用名:翟村
地圖是隻有一村,其實4個村都挨着
面 積:1880.1畝
人 口:927人
所屬鄉鎮:顏店鎮
位置:鎮東偏南
郵編:272108
此村歷史悠久,村內原有僧綱寺,有元朝廟碑。最早翟姓是大户得名。明朝以後,翟姓衰落,臧、張等姓遷入,雜姓漸多,但村名仍沿用稱翟村。該村較大,分三個村委會,稱翟村一。
翟村二
曾用名:翟村
面 積:3606.4畝
人 口:1904人
所屬鄉鎮:顏店鎮
位置:鎮東偏南
郵編:272108
此村是較大的村莊,歷史悠久,村內原有僧綱寺,有元朝廟碑。最早翟姓是大户得名。明朝以後,翟姓衰落,臧、張等姓遷入,雜姓漸多,但村名仍沿用稱翟村。該村較大,分三個村委會,稱翟村二
翟村三
曾用名:翟村
面 積:3385.7畝
人 口:1599
所屬鄉鎮:顏店鎮
位置:鎮東南部
郵編:272108
此村是較大的村莊,歷史悠久,村內原有僧綱寺,有元朝廟碑。最早翟姓是大户得名。明朝以後,翟姓衰落,臧、張等姓遷入,雜姓漸多,但村名仍沿用稱翟村。該村較大,分三個村委會,稱翟村三。
翟村四
曾用名:翟村
面 積:3461.1畝
人 口:1775人
所屬鄉鎮:顏店鎮
位置:鎮東南部
郵編:272108
此村是較大的村莊,歷史悠久,村內原有僧綱寺,有元朝廟碑。最早翟姓是大户得名。明朝以後,翟姓衰落,臧、張等姓遷入,雜姓漸多,但村名仍沿用稱翟村。該村較大,分三個村委會,稱翟村四
安徽翟村

翟村簡介

編輯
翟村一景 翟村一景
老街上古貌依舊、乾淨整潔,來來往往的行人踩着遠年的卵石路,一會兒指指點,一會兒尋尋覓覓,不時地打聽曾經發生的故事,認真地探訪浪漫而又淳樸的風情…… 歷史悠久,

翟村歷史沿革

編輯
據《翟氏宗譜》記載:西漢末年丞相翟方進的兒子翟義,因謀劃聚兵討伐王莽被滅九族,但僥倖逃過這次殺戮的翟氏後代輾轉來到涇川玉屏山下(桃花潭東岸)定居下來,後來被稱為“老翟家”,他們在此生息繁衍達1300年之久,直至明朝洪武八年山洪暴發,一場大水把“老翟家”全部沖毀為止。現在的水東翟家,實際上是張姓後裔,即張佑保的後代。張佑保乃元朝末年朱元璋部和陳友諒部兩軍交戰時,陳友諒部大將張定畿的兒子,張定畿戰死疆場後,陳友諒收張佑保為義子。後來鄱陽湖大戰陳友諒兵敗身亡,張佑保潛逃到涇縣西南投靠了當地的望族翟氏,更名為“翟敬六”,並娶李氏為妻居於桃花潭東岸繁衍子孫、世代相傳。這就是現在的翟村,即“新翟家”的由來。這裏的民俗也反映了這個變化,翟氏宗祠裏有塊祖宗牌位,正面寫的是“敬六公”,背面則是“張公佑保”。每到過年,頭一天關上祠堂大門先祭張公,第二天大開祠堂大門全族再祭翟姓祖先。這就是所謂的水東翟家“先祭張公後祭祖”的族規。
由此可見,水東翟家兩千多年來沿襲至今實屬不易,也極有趣。不易的是始祖乃僥倖逃過追殺的“漏網之魚”,並且在後來的山洪暴發中又差一點滅族。有趣的是“老翟家”與“新翟家”是那樣的“涇渭分明”,“老翟家”“氣數已盡”快結束時“新翟家”忽又繼起,並且兩位開山鼻祖都是朝廷通緝的要犯,都是“漏網之魚”。不過,他們命大福大,不僅僥倖逃脱,而且繁衍的後代都異常興旺有出息,繁衍出一個冠冕堂皇的望族,繁衍出一個世代垂羨的名門。“老翟家”在繁衍生息的1300多年間出過不少顯赫的知名人物,如東漢時期的吏部尚書翟酭(或翟酺),西晉時的丞相翟文遷,寧建隆間的府教翟陽、內閣中書翟雲啓等。“新翟家”不僅出過翟台、翟祐,翟士怡、翟禮、翟槐、翟賜履等才子、大學問家,而且還興建了規模特別巨大的“翟氏宗祠”(中華第一祠)、“文昌閣”等人文建築,這些人文建築是水東翟家人的驕傲,至今都是建築史上的傑作和光耀千秋的風景。

翟村經濟發展

編輯
翟村老街和萬村老街僅一江之隔,古時是兩個非凡的水上碼頭,像兩條灰色的巨龍簇擁着秀麗的桃花潭。然而,光陰荏苒物是人非,現在的萬村老街雖然還很完整,但絕大部分老屋人去樓空,蕭條、凋敝的不成樣子。可是相比而言,翟村老街卻繁榮、興旺得多,甚至不可同日而語。 近年來,隨着改革開放的深入和人們思想觀念的轉變,不斷有南京、合肥、杭州、鎮江、南通等地的鉅商墨客來翟村老街購屋,經商和定居。與此同時也帶動了當地百姓投資興業,增強了他們的文化經營意識,提高了他們對文物識別和鑑賞的能力,帶來了可觀的收入和效益。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