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白田村

(山西省晉中市榆次區莊子鄉下轄村)

編輯 鎖定
白田村位於莊子鄉東部,位於晉中市榆次區,耕地1600畝,79户,下設3個自然村,縣鄉公路西白線穿村而過。
中文名
白田村
行政區類別
所屬地區
晉中市榆次區
地理位置
莊子鄉東部
面    積
12.86 km²
下轄地區
紫中坪、三朱溝、葫蘆咀
政府駐地
白田村
電話區號
0354
郵政區碼
030600
人口數量
253人
機    場
武宿機場
火車站
榆次站,晉中站,太原南站
車牌代碼
晉K
方    言
晉語榆次南城話
耕    地
1600畝

白田村村情概況

編輯
位於莊子鄉東部,耕地1600畝,人口253人,79户,下設3個自然村,縣鄉公路西白線穿村而過。
位置境域
白田(方言:白滇),位於榆次城東南30公里的黃土溝壑的土石山區,分水山東里許。東臨長凝鎮侯峪,西毗紫中坪,南連南頭、長凝鎮溝口村,北接上、下懷遠村。總面積12.85平方公里。境內有土地資源。縣鄉公路穿白田村北口而過。轄紫中坪、三朱溝、葫蘆咀3個附屬自然村。
村名由來
其一,以希冀命名。此村所處位置山溝眾多、海拔較高而氣温低。人們非常期盼能有充足的陽光普照田野,故名“白田”。
其二,以事件命名。古時候此地溝壑縱橫、地薄人稀,官府為鼓勵人們開墾荒地而採取無代價耕種土地的措施,故名“白佃”,後演變為“白田”。
其三,以自然景觀命名。此處的土質顏色微白,故稱“白田”。
其四,相傳該村早年“漫山荒涼不見樹,薄田度日更艱辛”,人們生活十分寒苦,故此得名“白田”。
隸屬沿革
明代以前,屬三教鄉。明和清前期,屬慶城都,領都為南關二都。清嘉慶年間(1796~1820),屬東南路,轄南頭村。民國八年(1919),是第二區第二十三編村,轄紫中坪、南頭、葫蘆咀。抗日戰爭時期,屬日偽政權管轄區並設有日軍據點。解放戰爭時期,屬中共榆次路東縣管轄區。1953年10月,屬第二區上黃彩鄉。1956年5月~2014年底,依次屬黃彩鄉、黃彩前進人民公社、黃彩人民公社、黃彩鄉、莊子鄉。
歷史大事
民國十七年(1928)3月,成立白田村初級小學。
抗日戰爭期間,中共榆次路東縣委在村裏駐紮。
民國二十七年(1938),日寇進村,殺害村民18人後,遇劉福柱,向他頸部砍一刀,他當場倒地,但沒有犧牲,後被村民救活。這就是白田老輩人説被日寇殺死18個半人事。同年,日寇佔據白田後,在村西建立了3個炮台和1個吊橋。
民國二十八年(1939)5月1日,榆次路東根據地千餘名農民在白田村集會,紀念“五一”國際勞動節。大會通過《堅持抗日,反對投降》決議。會後,李維讓帶領與會人員到閻政府二區公所請願,要求“撤銷封鎖,停止摩擦,堅持抗日,反對投降”。
民國二十九年(1940)10月,百團大戰進入第三階段,日軍瘋狂反撲,在村裏建造東、西炮台(東炮台位於村東,駐紮偽軍警備隊五中隊一小隊30餘人。西炮台位於村西,駐紮日軍的一個小隊,連同情報班、炊事員、翻譯等共30餘人),設立據點,妄圖使抗日根據地處於包圍、分割的“格子網”狀態。本村及其周圍村莊,深受其害。
民國三十四年(1945)8月16日,榆次(路東)縣武委會、區基幹隊和民兵200多人奪取白田炮台,拔除白田日軍據點。
1978年,架設電網,全村通電。同年,建水塔。
1980年,村內建磨坊,有磨面機1台,碾米機1台。
2002年,鋪設吃水管網,自來水實現户户通。
同年,開始退耕還林
2008年,發生嚴寒自然災害,200畝果園遭災。
2009年,修建磚砌路2100米。
2012年,上撥9萬元,總投資9.5萬元,實施市級“一村一品”項目,建設果園。
2013 年,實行鄉村清潔工程,配備保潔、清運人員1人,清運車輛1輛。
古今人物
(一)綜合名錄
“劉武舉”名字、官職、生平等無考,為白田村及白田一帶村莊盛傳的一個有名人物。清《榆次縣誌》中,白田村無劉姓武舉人,然慶城村清乾隆年間有戊午科武舉人劉應治,但慶城村老者卻不知有此人,清朝白田村曾為慶城之自然村。
(二)革命烈士名錄
劉貴妮,1922年生,中共黨員,15軍43師127團戰士,1947年在河南伊川縣戰鬥中犧牲。
劉玉安,1924年生,太行二分區獨立支隊二大隊通訊員,1947年在太谷戰鬥中犧牲。
經濟發展
1949年全村擁有耕地2556畝,1978年為2340畝,主要種植品種為玉米、穀子、小雜糧。到2014年底,耕地4906畝。其中,糧食作物1280畝,主要品種有玉米、穀子、雜糧等;蔬菜種植150畝,全部為旱地西紅柿;林果種植400畝,主要品種有蘋果。
2014年,劉金玉成立金田農場產品為精品富士蘋果。現村第三產業有商業1户。
公益事業
民國十七年(1928)成立初級小學,校址在村西6眼窯洞內,有學生24人。1966年,成立中小學一貫制學校,學校因危房新建至原大王廟舊址,房屋12間,佔地1300平方米。1978年,初中撤併至黃彩中學。1994年,小學校擴建,新增磚瓦房7間,房屋共計19間。2006年,小學撤併至立堅小學。1977年恢復高考制度以來,全村考取中專以上的學生有9人,大學本科以上的學生3人。1971年,建村衞生室於醫生劉扣高家中。2008年,村民入新型農民醫療合作保險。2011年,村民入新型農民合作養老保險。2014年,新農合參保率達100%,新農保參保率達83%,60歲以上有94人領取養老金。
遺蹤古蹟
曾有:大寺(名稱不詳,曾有一口大洪鐘)、西頭老爺廟(下有門洞,現殘存)、東頭文昌廟(下有門洞)、觀音廟、大王廟(內有風神爺爺和風神奶奶)、三官廟(對面有過街樂亭),村南有南廟,村東北2.5公里處還有歷史悠久、規模宏大、傳説一夜建在魯仙山上的魯尖寺(詳見“下懷元”)。現存村西關帝廟下門洞和古槐1株。
自然村
(紫中坪)
地處圪塔河上游溝壑縱橫交錯的山區。東臨白田,西毗麻地溝,南連東赤土,北接西窊村。面積4平方公里,其中耕地650畝。
據舊《榆次縣誌》記載,清朝中期,該村是一個獨立的行政村,後來依次屬於白田、麻地溝鄉、西河鄉、黃彩鄉、莊子鄉管轄。現是白田村一自然村。
截至2014年底,全村有41户110人。
1960年村中建小學。1971年通電。1972年通自來水,吃上了疙瘩河的泉水。20世紀70年代,曾是黃彩公社分紅較高的村莊之一。2004年,小學撤併到白田。2009年,紅磚硬化道路1公里。
曾有觀音廟(對面有過街樂亭)、三官廟、老爺廟、龍天廟和東、西門等建築。現殘存觀音廟一座。
革命烈士名錄
李天林,1925年生,任班長,1948年安徽懷遠縣戰鬥中犧牲。
李天材,1925年生,1949年在河南作戰犧牲。
李天貴,1927年生,1949年在西安市戰鬥中犧牲。
郭根娃,1921年生,1950年在雲南剿匪中犧牲。
(山朱溝)
地處榆次溝壑縱橫交錯的山區,東臨南頭,西毗東赤土,南連西河,北接紫中坪。2001年前為原屬黃彩鄉紫中坪的自然村。
據《榆次市志》記載,原名“山豬溝”,因這條溝裏山豬多而得名。
朱村朱姓兄弟三人遷居併成為村中望族後便更名為“三朱溝”。再後又演變為“山朱溝”。
現仍以朱姓為主,兼有李姓、張姓等。約明清之際,朱姓從北田鎮朱村遷來,與西河朱姓同宗,約有近20代傳人。李姓和紫中坪李姓同宗,屬棗溝村十節李。截至2014年底,全村户籍人口23户64人,常住人口9户30人。
村西殘存1座關帝廟及溝底1口古井。
(葫蘆咀)
位於白田村東的山凹裏,地處榆次溝壑縱橫交錯的土石山區,村莊地形好似“葫蘆”,村名故此得名。
村民全為劉姓,與高家山劉姓同宗。人口最多時有120人。2014年底,户籍人口10户28人,常住人口8户23人。
村中約在1968年通電,1980年通自來水,1982年通汽車路。
村東南曾有座聖母廟,村中古槐2株,樹齡約有500年。傳説村東有“魏掌溝”地名,古代曾有魏姓望族居住,

白田村村規民約

編輯
為提高全體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約束的能力,促進全村的安定團結和三個文明建設,根據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政策規定,制定本村規民約。
一、全體村民均有保護耕地的義務。村內任何組織和個人使用土地都應服從村的統一規劃和調整,不得侵佔、買賣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轉讓土地
二、村民建房必須服從本村規劃,並按照規定程序申報,在領取《建房許可證》後,按批准的地點和麪積施工建房。
三、嚴禁荒廢耕地,對荒廢耕地者,除責令限期復耕種外,報鄉人民政府依法收取拋荒費。
四、實行計劃生育。計劃外生育者,漫罵、侮辱、毆打計劃生育工作人員等行為者,按有關法律法規和政策嚴肅處理。
五、學齡兒童和青少年有依法接受教育的權利和義務。其法定監護人應保證子女接受九年制義務教育。
六、本村任何單位和個人一律不準招用16週歲以下的人做工。違者責令其限期辭退,情節嚴重的,報有關部門依法處理。
七、凡符合服兵役條件的本村村民,都有服兵役的義務,應積極主動參加兵役登記、體檢和應徵,對逃避服兵役(包括不參加初檢、不參加複檢和體檢合格拒絕服兵役)的村民,按照有關法律和政策規定予以處理,情節嚴重的由有關部門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八、要尊老愛幼,保護老人、婦女、兒童在社會和家庭生活中的合法權益,禁止虐待、遺棄、傷害行為。任何人不得剝奪已婚女子的合法繼承權。喪偶女子有繼承遺產和帶户再婚的權利。
九、父母、繼父母、養父母對未成年的子女、繼子女和養子女必須依法履行撫養義務。成年子女、繼子女、養子女及其配偶,對基本喪失勞動能力或無生活來源的父母、繼父母、養父母必須依法履行贍養義務。
十、村民發生贍養糾紛時,由村幹部進行調解,調解不成的,村民委員會支持被贍養人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十一、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非法制造、經銷、買賣、私藏管制刀具、火槍等兇器和危險品;嚴禁吸毒、販毒。任何人不得以各種藉口煽動羣眾到機關、學校、企業、村民委員會辦公地、他人住宅起鬨搗亂、鬧事、製造事端,不得尋釁滋事,擾亂社會治安秩序。
十二、不準非法搜身、侵入他人住宅和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不準誹謗他們和侮辱婦女,鄰里之間發生糾紛不得采用威脅、要挾的方法,對毆打他人造成傷害的,應賠償醫藥費、誤工費等,情節嚴重的,提請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十三、不偷拿國家、集體、他人財物,不在公路上設置障礙,不損毀、移動指示標誌,不損毀機耕道路、排灌渠道等集體公共設施,不亂砍濫伐樹木。違反者,或作價賠償、或予以清除、修復和補種,情節嚴重,損失重大的,提請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十四、嚴禁傳播淫穢物品,嚴禁賣淫嫖娼,嚴禁賭博和小偷小摸,反對迷信活動,嚴禁利用迷信活動造謠惑眾、騙取財物。
十五、提倡勤儉節約,反對婚嫁、喪葬大操大辦。
十六、嚴格執行信訪條例,不得違法違規上訪。
十七、違反本村規民約的,除觸犯法律由有關部門依法處理外,村民委員會可作出如下處理:
1、予以批評教育;
2、責令其恢復原狀或作價賠償;
3、取消享受或者暫緩享受村裏的各種優惠待遇。
十八、凡違反本村規民約要進行處理的,必須在調查核實後,經村民委員會集體討論、決定,不得擅自處理。
十九、凡被依法處罰或違反本村規民約的農户,在本年度不評先進、文明户、五好家庭户、遵紀守法户。外來人員在本村居住的參照執行本村規民約。
二十、本村規民約有與國家法律、法規、政策相牴觸的,按國家規定執行。
二十一、本村規民約自村民代表會議討論通過之日起施行。
南頭民兵炮戰白田村
抗日戰爭時期,榆次路東根據地抗日縣政府第二區武委會主任冀漢山,親身經歷過一個真實的故事。
1942年,正是抗日戰爭最艱苦的一年,在晉冀豫抗日根據地,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災情:河北遭了蝗災(蝗蟲吃光了莊稼),河南遭了“湯災”(湯恩伯駐守河南税收繁多、軍隊與土匪勾結、綁票索款、拉兵、4年不與日軍打過一仗反而與日軍作生意),山西遭了旱災(天大旱無法下種)。那時候,榆次(路東)抗日根據地的旱災最為嚴重,糧食收成不好,加之日軍對根據地的經濟封鎖和瘋狂的掃蕩掠奪,抗日軍民連餬口都成了大問題。多數人以粗糠野菜充飢,甚至靠吃草根和“觀音土”過日子,如果飯裏頭有點油星星,那簡直就是過大年了。
一天,一羣日本兵在偽軍漢奸的帶領下,趁着民兵們在地裏搶種糧食的時候,偷偷摸摸地來到南頭村搶糧食、拉牲畜。他們把村裏的70多頭牲口和300多隻羊,還有許多雞全部都搶走了。民兵們回到村裏發現後,卻弄不清楚日軍將村裏的雞羊、牲口弄到什麼地方去了。一時間,民兵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都將目光投向民兵隊長。民兵隊長經過一陣思索後説:“走,找白田村的維持會去。”然後,帶領民兵基幹隊去了白田村,捉住日偽的維持會長。經過審問,維持會長也不知道南頭村被搶的牲畜和雞羊哪裏去了。於是,民兵們只好先撤回村裏,民兵隊長召集民兵幹部開會,進行研究討論,決定還是得先從白田村日偽軍那裏下手。
第二天,南頭村民兵基幹隊到了白田村邊偽軍駐守的東炮樓附近,偽軍崗哨儘管有所發覺,但卻不知道是民兵基幹隊還是八路軍部隊。很快,雙方開了火,南頭村民兵的小鋼炮手叫瞎喜旺,別看他只有一隻眼(左眼失明),可打起小鋼炮來特別準。冀漢山告訴瞎喜旺:“打偽軍漢奸不要像打日本人那樣,一炮就要命。”瞎喜旺十分自信地説:“這個政策我懂,放心吧!看我的。”
只見瞎喜旺用一根細麻繩,將一塊小石塊吊在小鋼炮的炮管前邊。然後,用他那僅有的一隻眼睛,左瞄瞄右瞅瞅,把小鋼炮左挪挪右扭扭,擺弄了好一陣子,才説了一聲:“開炮!”
“轟——”瞎喜旺小鋼炮的炮彈射出去了,小炮彈像長了眼睛似的,不偏不斜正好落在山溝對面的偽軍中隊長身邊爆炸,嚇得中隊長一下趴在了地上。這一炮給這個偽軍中隊長留了一條狗命,恰好正顯示了瞎喜旺掌握“內外有別”政策的準確性。
那個偽軍中隊長一看,炮彈打得這麼準,險些要了他的小命,認為一定是八路軍正規部隊來了,他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舉起雙手放在嘴上做了個喇叭狀,朝着南頭村的民兵基幹隊喊道:“八、八、八……八路軍的爺爺們……千萬不要再打了,我們都是中國人,有什麼事情你們就快快説吧!”偽軍中隊長的聲音顫抖着,但態度卻是誠實的。
“別廢話,你説你們把南頭村老百姓的牛羊趕到什麼地方去了?”南頭村的民兵基幹隊長高聲逼問道。
“那……那……,是皇……皇……啊不,那是日本人乾的,和……和我們沒有關係。”他支支吾吾起來。
“看你那副漢奸相,我們就問你南頭村的牛羊藏在什麼地方?再不説就朝你開炮啦!”基幹隊長大聲説道。
“不敢!千萬別開炮,牛羊都在白田村,牛羊都在白田村。”聽起來偽軍中隊長的聲音更加顫抖了。
“這話當真嗎?你要是敢説謊,可就要你的腦袋了!”有名基幹隊員威脅他説。
“不敢,不敢。的的確確在白田村。”看樣子,他説的是真話。
南頭村基幹隊長開始給偽軍佈置任務了,那聲音象擂鼓似的:“那,你們聽着,給你們兩項任務,完不成任務改天再來揍你們:第一,早晨,你們到白田村邊放一陣冷槍;第二,上午你們去告訴日軍,就説搶來的牛、羊,全部讓八路軍給搶回去了。辦到辦不到,快説!”
“能辦到,一定能辦到。”偽軍中隊長趕緊説。
説完後,雙方隊伍全部撤回。
第二天黎明,民兵基幹隊到白田村順順利利地趕回了被日軍搶走的全部牛羊。那些看守牛羊的偽軍不僅不阻攔,還幫着民兵們一起往外趕牛羊呢!到了上午,只聽白田村方向響了一陣冷槍。那是偽軍在完成民兵隊長佈置的任務呢!他們把日軍欺騙了個夠。直到半上午,駐守在白田村西炮台日軍才知道八路軍奪回了被他們搶走的全部牛羊,眼看煮熟的鴨子又飛走了,氣得他們乾瞪眼,沒有一點辦法。
榆次(路東)抗日縣長賈林放知道此事後,立即表揚他們説:“二區武委會的王成順、冀漢山他們幹得真漂亮,我們大家要向他們學習,爭取把日本侵略者早日趕出中國,趕回東洋老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