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烈火

(文學書)

編輯 鎖定
本書是上海作家亦舒的作品之一——《烈火》。
中文名
烈火
作    者
亦舒
文    字
中文
出版日期
2002年

烈火基本介紹

編輯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頁碼:208 頁
·出版日期:2002年
·ISBN:7544222543
·條形碼:9787544222549
·版本:1版
·裝幀:平裝
·開本:32
·中文:中文
·叢書名:亦舒精選

烈火內容簡介

編輯
本書是亦舒作品之一——《烈火》。《烈火》的故事是這樣開始的,烈火與言諾這兩個人,夏荷生先認識言諾。而言諾與烈火之間,已存在着十多年的友誼,他倆是一起長大的。言諾這樣形容給烈火聽:“那樣精緻的臉卻配那樣高的身材,聲音悦耳,笑容無邪,她叫我害怕;天下怎麼會有那麼好看的女孩子。”説這話的時候,言諾的臉枕在手臂上,語氣惆悵,眼神迷惘,像是墮入雲霧中,不能自拔。烈火説:“你戀愛了,該死。”言諾笑笑,不置可否。烈火惋惜地説:“你應該多看看,漂亮的女孩子本市少説也有十萬名。言諾比較內向,只説:“不一樣?”“都一樣。”烈火笑嘻嘻地答。這個時候,言諾在華南剛升入三年級,荷生比他低一班,烈火在紐約大學,只有在假期才回來。

烈火作者簡介

編輯
亦舒,原名倪亦舒,上海人,曾留學英國。十五歲時,就被報刊編輯追上學校來要稿,成為編輯們不敢得罪的“小姐”。
她美麗而豪爽,“有着追求理想的翅膀”,因之她的小説充滿幻想色彩——虛無飄渺,卻又執着而不肯放棄。她更具有敏鋭的觀察力與觸覺,有擅於將平凡的字眼變成奇句的才華,她的寫作正如她的人,麻利、潑辣,而又快又多,但即使換上十個筆名,讀者也不難一下子從作品中把她辨認出來。
至今,亦舒的作品已結集出版的有七十種,代表作是《玫瑰的故事》、《喜寶》《朝花夕拾》等。 [1] 

烈火媒體推薦

編輯
書評

烈火編輯推薦

編輯
女孩子就是這點古怪,她們記憶力太過驚人,一生中所有的瑣事,均永志腦海,一有風吹草動,便拿出來回憶一番。 文摘烈火與言諾這兩個人,夏荷生先認識言諾。
而言諾與烈火之間,已存在着十多年的友誼,他倆是一起長大的。
言諾這樣形容給烈火聽:“那樣精緻的臉卻配那樣高的身材,聲音悦耳,笑容無邪,她叫我害怕;天下怎麼會有那麼好看的女孩子。”
説這話的時候,言諾的臉枕在手臂上,語氣惆悵,眼神迷惘,像是墮入五里霧中,不能自拔。
烈火説:“你戀愛了,該死。”
言諾笑笑,不置可否
烈火惋惜地説:“你應該多看看,漂亮的女孩子本市少説也有十萬名。”
言諾比較內向,只説:“不一樣。”
“都一樣。”烈火笑嘻嘻地答。
這個時候,言諾在華南剛升三年級,荷生比他低一班,烈火在紐約大學,只有在假期才回來。
言諾常跟荷生説起他的朋友烈火。
漸漸荷生知道他倆的關係不比尋常。
把陸陸續續聽來的細節綜合在一起,荷生得到的資料是這樣的:言諾的父親是烈家的老臣子,服務超過二十年,甚獲器重。吉諾與烈火在小學時期已是同學,唸的是本市華洋雜處的男校,英童頑皮,且已學會仗勢欺人,若不是烈火處處護着言諾,只怕他吃不消要轉校。
直到有一日,烈火淌鼻血青腫着眼回家,烈家才發覺校園不是安樂土,説也奇怪,家長並沒有帶着小孩去見老師,反而立即傳功夫師傅來教泳春拳,烈火拉着言諾一齊練,小孩嘛,聽見學會了可以打人,馬上盡心盡意地學習,結果直到小學畢業,洋童都不敢近身。
荷生喜歡這段小插曲,烈家家長倒真有一手,私底下組織義和拳。
中學時期他倆一起游泳打球旅行,荷生肯定他們還齊齊考試作弊約會女孩,但這些言諾都不肯承認。
言諾笑説:“我們像手足。”
荷生知道言諾沒有兄弟姐妹,於是問:“烈火也是獨生子?”
吉諾遲疑一下,“不,他有一個哥哥與一個妹妹。”
荷生一直沒有機會見到烈火。
她聽過他的聲音,他找言諾,碰巧荷生接電話,他便活潑地説:“我知道你是誰,你是諾兄夏日那枝清香的荷花。”
荷生不與他搭訕,只是笑着喚言諾來聽。
荷生的母親漸漸喜歡言諾。
“這樣忠厚的人家,這樣好性情的男孩子,荷生,畢業後做兩年事好組織小家庭了。”
荷生與母親一樣想法,婚後生一個孩子足夠,不要那種過度精靈的小大人,要笨笨胖胖的,一粒水果糖便逗得他手舞足蹈小傢伙
她與她母親都不知道命運另有安排。
夏荷生並沒有如願以償
夏荷生走的,完全是另外一條路。
那個三岔口的起點,是一個平凡的星期六下午。
言諾來接她,兩人約好去看電影
言諾一進門便興奮地説:“荷生,烈火回來了,這次我們三個人一定要痛痛快快地聚一聚。”
荷生笑道:“久聞其名,如雷貫耳。”
“來,我們到烈府去。”
“我以為大小姐才要人接。”
言諾笑説:“我順便替父親送份文件上去。”
荷生當下便問:“公私能否分開?”
言諾狀若有憾地答:“怎麼分?暑假我便要去烈氏企業實習,畢業後肯定進烈氏服務。”
荷生想一想,聽上去一點破綻都沒有。
到達烈宅,荷生一見便歡喜,只見大屋門邊牆上寫着一九四九琪園,可知是幢舊房子,荷生像時下所有的年輕人一樣,懷舊心重,最愛古老事物。
吉諾介紹説:“後院非常大”,泳池是六十年代加寫着“一九四九琪園”,可知是幢舊房子,荷生像時下所有的年輕人一樣,懷舊心重,最愛古老事物。
玄關非常非常的深,黑白大理石地台放着一張高几,几上大水晶瓶裏插滿白色的鮮花,香氣撲鼻。
荷生髮呆,她好像來過這裏,不知在什麼時候,她偷偷到過這幢大宅做過客人,所以此情此景有點熟悉……
“荷生,來,到這邊坐,我去找烈火。”
荷生到偏廳選一張向角落緞面子的沙發坐下。
這個地方,只有一個用途:讓客人舒服舒服地坐着等主人下來。
男孩子同男孩於到底容易做朋友,荷生沒想到烈家這麼富有。
換了任何一方小氣些,友誼勢必不能維持。
傭人放下一隻茶盅,輕輕退出。
荷生剛巧戴着母親的舊腕錶,這種時計配這個地方,假如再換上一襲舊旗袍,就復古成功。
一扇水晶玻璃嵌的長窗直通到花園去,窗門半掩,荷生忽然聽到一男一女的爭吵聲,壓得很低,卻意外地清晰。
二哥要我答允他不再見你。”
“他可以代你作主?”
“請放開我,我不想看到父親進一步對付你。”
“父親?父親,嘿嘿嘿嘿。”
荷生有點不安。
她最怕類似的尷尬事,好像故意躲在角落竊聽似的。
荷生馬上站起來現形,這時玻璃門被人推開,一個女孩子匆匆跑進來,一見有人,如皇恩大赦,不管是否認識,一味往荷生身後躲。
荷生本來不是挨慣義氣的人,不知怎地,一眼看到那女子嬌怯秀美的臉,竟很自然地擋在她面前。
不出所料,有人追上來,看到偏廳內站着個正氣凜然的陌生人,倒是一呆。
荷生身後的女孩趁這機會一溜煙似地從正門逃出去。
那個男生坐下來,細細地打量荷生。
荷生不禁惱怒,這是誰?魯莽而無禮。
沒想到對方先問:“你是誰?”
荷生瞪住他。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