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滄月

(中國當代作家)

編輯 鎖定
滄月,本名王洋,1979年5月15日出生於浙江台州,中國當代奇幻文學作家、建築師。
2001年,在“榕樹下”以“滄月”為名發表發表第一篇小説《星空戰記》 [8]  。2003年,入駐榕樹下狀元閣 [12]  。2004年,獲得《今古傳奇》主辦的全國大學生武俠小説比賽第一名 [56]  。2005年6月,出版《墨香外傳》 [16]  ;7月,出版奇幻武俠作品《鏡·雙城》 [17-18]  。2006年,出版《曼珠沙華》及漫畫版《血薇》 [10]  。2011年12月,出版奇幻小説《2012·末夜 [28]  。2015年,小説《》系列開啓了電影《鏡·雙城》的製作計劃。 [2]  2017年,長篇小説《聽雪樓》被改編為同名武俠電視劇 [3]  。2020年,入選橙瓜見證·網絡文學20年十大武俠作家 [1]  、橙瓜見證·網絡文學20年百強大神作家、百位行業人物 [1] 
中文名
王洋
別    名
滄月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地
浙江台州
出生日期
1979年5月15日
畢業院校
浙江大學
職    業
作家設計師建築師
代表作品
聽雪樓
鼎劍閣
主要成就
今古傳奇全國大學生武俠文學獎 [4] 
首屆網絡文學雙年獎銀獎

滄月人物經歷

編輯
1979年5月15日,滄月出生於浙江台州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 [5]  。5歲以前,她喜歡聽故事,識字後,開始自己讀故事,小説、名著、天文、地理,甚至佛學方面的書她都有所涉獵 [6]  。小學四年級時,開始嘗試創作武俠小説,因為覺得不夠成熟,這些習作從來沒給人看過 [6] 
滄月生活照 滄月生活照
1994年,考入台州中學,開始創作第一個長篇系列故事《聽雪樓 [7]  ,最早在同學中流傳。中學時還創作了另一箇中短篇集《血薇》。高二時,開始在報紙上發表散文。1997年,考入浙江大學 [6] 
2001年,在“榕樹下”以“滄月”為名發表發表第一篇小説《星空戰記》 [8]  。後移居清韻書院、四月天以及晉江文學城 [9]  。2002年,考取浙江大學建築系碩士,師從卜菁華教授。2003年,《血薇》被收入長江文藝出版社編的《2002年中國網絡文學精選》 [11]  ;同年,入駐榕樹下狀元閣,之後開始給《今古傳奇·武俠版》《今古傳奇·奇幻》《科幻世界·奇幻》《大俠與名探》《白樺林》等雜誌寫文 [12]  。2004年,獲得《今古傳奇》主辦的全國大學生武俠小説比賽第一名,同時獲得温瑞安設立的首屆“神州奇俠”獎 [56]  ;5月,在大嶼山與黃易座談 [9]  ;11月,開始為網絡遊戲《墨香》撰寫同名小説《墨香外傳》,並同時出任遊戲形象代言人 [13]  。2005年3月,滄月碩士畢業 [14]  ,後就職於浙江省規劃設計院 [15]  ;6月,出版《墨香外傳》第一部《大漠荒顏》與第二部《帝都賦 [16]  ;7月,出版奇幻武俠作品《鏡·雙城 [17-18]  。2006年,出版《曼珠沙華》及漫畫版《血薇》 [10]  。2007年2月,擔任杭州市作家協會類型文學創作委員會主任。 [19-20] 
2011年12月,出版奇幻小説《2012·末夜》。 [28]  2014年1月7日,擔任浙江省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 [57]  。2015年5月,滄月與製片人等出席了在戛納舉行的電影項目推介酒會,宣告她創作的小説《》系列將由中國儒意影業和加拿大SYON公司共同拍攝,電影《鏡·雙城》計劃於2017年製作完成 [2]  ;11月,滄月的《聽雪樓之忘川》獲首屆網絡文學雙年獎銀獎。2016年10月,滄月的奇幻長篇小説作品《鏡·雙城》確定改編成同名電視劇。 [22]  2019年5月,長篇小説《聽雪樓》改編的同名武俠電視劇在騰訊視頻播出 [3]  [27] 

滄月個人生活

編輯
滄月的父母都是浙江大學畢業,母親學的是歷史,父親藏書很多,裝了兩個房間 [5] 
滄月旅行相冊
滄月旅行相冊(12張)
滄月這個筆名是隨手取的,出自李商隱的《錦瑟》:“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12]  《鏡》系列是大學時代和研究生時代的記憶。讀大學的七年半時間(本科加研究生),她平均每天用六七個小時來寫作 [6]  ;2006年自述閒暇的時候會閲讀《本草綱目》、《山海經》等古典書籍,補充想象力 [23] 

滄月主要作品

編輯
作品名稱
首版時間
首版出版社
作品類型
《幻世》 [30] 
2002年12月
中國戲劇出版社
長篇小説
《血薇》 [31] 
2004年1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護花鈴》 [35] 
2005年1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墨香外傳·大漠荒顏》 [33] 
2005年5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墨香外傳·帝都賦》
2005年5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鏡·雙城》
2005年5月
世界知識出版社
長篇小説
《花鏡》 [29] 
2005年6月
上海人民出版社
長篇小説
《荒原雪》 [32] 
2005年9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鏡·破軍》 [34] 
2005年10月
世界知識出版社
長篇小説
《曼珠沙華》 [39] 
2006年1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鏡·龍戰(上)》 [36] 
2006年1月
世界知識出版社
長篇小説
《鏡·龍戰(下)》 [37] 
2006年2月
世界知識出版社
長篇小説
《飛天》 [38] 
2006年6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七夜雪》 [40] 
2006年10月
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長篇小説
《鏡·闢天1》 [41] 
2007年1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鏡·闢天2》 [42] 
2007年3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鏡·歸墟1》 [43] 
2007年5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夜船吹笛雨瀟瀟》 [45] 
2007年5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劍歌》 [44] 
2007年11月
新世界出版社
長篇小説
《鏡·織夢者》 [48] 
2008年1月
天津人民出版社
長篇小説
《星空》 [46] 
2008年6月
中國婦女出版社
長篇小説
《七喜》(與江南等合著)
2008年6月
萬卷出版公司
小説集
《風玫瑰》 [47] 
2008年8月
萬卷出版公司
長篇小説
《羽·青空之藍》 [49] 
2009年12月
文化藝術出版社
長篇小説
《羽·赤炎之瞳》 [51] 
2010年8月
文化藝術出版社
長篇小説
《成長的18個瞬間》(與江南等合著) [50] 
2010年11月
長江出版社
小説集
《羽·黯月之翼》 [53] 
2011年7月
時代文藝出版社
長篇小説
《2012·末夜》 [52] 
2011年12月
中國致公出版社
長篇小説
《羽·蒼穹之燼》
2013年10月
時代文藝出版社
長篇小説

滄月創作特點

編輯

滄月主題

悲劇色彩
滄月小説繼承了“金古黃粱温”等港台新武俠作家的寫作傳統,繼承了江湖廝殺的情節設置,卻拋棄了英雄美人終成眷屬的結局設定,塑造了一系列失意的江湖兒女形象,大都以悲劇結尾。濃郁的悲劇色彩是滄月小説的重要特點。滄月將武俠與玄幻相結合,將妖魔、仙俠、凡人、鮫人等置於同一時空,利用心理距離來加強悲劇性,如把滄月小説中社會空間下的悲劇人物對江湖中善惡的判斷、對人性的選擇以及內心的情感世界等聯合成一個羣,即變成武林中人的“心靈江湖”。滄月以女性的柔情細緻入微地描述着每位悲劇人物內心的變化,將腥風血雨的江湖世界搬到人物內心,讓他們在心靈世界與自己完成一次次搏鬥和撕殺。
這一心靈江湖的構建首先表現為悲劇衝突的向內轉。滄月小説悲劇所帶來的同情是強烈而絕對的,這種悲憫使得讀者無法對任何一個故事中的主人公產生厭惡的感情,這主要來源於悲劇產生的內部衝突。以《護花鈴》中的迦若為例,迦若與青嵐共生共滅,兩個人的記憶交織在迦若的身體裏,他的內心不斷奔走在善和惡的兩極,被做成鬼降是他的宿命,為拜月教進行無休止的屠殺是他的使命,然而在最後與聽雪樓樓主蕭憶情做出的交易中,他提出的“助我”只是希望以自己為餌,將聖湖的惡靈帶進無盡的深淵,以消解這吞噬了無數生命的罪惡。“俠”最終戰勝了“魔”,在他內心獲得了勝利,這種內在矛盾衝突的描寫,使他的“惡”收起了鋒芒,而同情愈發強烈。《血薇》中的舒靖容、《帝都賦》中的舒夜,《幻世》中的劍妖公子,《七夜雪》中的“瞳”“鏡”系列中的蘇摩等,都是悲劇人物在與命運的抗爭中,內心產生了極大的衝突,而這衝突一直伴隨着悲劇人物走向悲劇結局。 [58] 
滄月的小説包含生存、死亡和人性等主題。 生存的苦難來源於慾望得不到滿足。滄月小説中《大漠荒顏》中公子舒夜發出“我覺得生無可歡,不如就死”的感嘆,一方面公子舒夜的愛情慾望無法得到滿足;另一方面他仍然揹負着照顧弟弟,保護敦煌的承諾,“不如就死”的慾望同樣無法得到滿足,所以苦痛,所以掙扎。滄月小説對生存苦難的感嘆還有很多,基於悲劇人物的生存需求,可將其中的慾望分為多種類別。 第一種是求生的慾望。求生是人類的本能,出於對現實中其他慾望的渴求和對死亡的恐懼,人們希望自己的生命或者他人的生命得以延續。《辛夷》中,林渡和陸峻為了心法秘籍《雲笈十二訣》進入無量山,在初次與黃金蛟的搏鬥中拼盡全力,這是自我生存慾望。但當他們同時愛上了身中劇毒的無量宮少宮主辛夷時,為了保護解藥青鸞花,在第二次與黃金蛟的搏鬥中,林渡和陸峻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這是求得他人生存的慾望。人類因為感知自我生存的艱難,所以苦痛;人類因為感知他人生命的逝去,所以苦痛。 第二種是愛情的慾望。滄月以情感的細膩見長,愛情慾望得不到滿足的痛苦成為悲劇主人公生存之苦的主要來源。《忘川》中蘇微和原重樓基於原重樓隱瞞身份基礎上萌生的愛意最終以蘇微隻身回到風后祠告終;“鏡”系列中蘇摩和白瓔的愛情被滅族之仇阻隔,白瓔對於蘇摩的愛意換回的是蘇摩的離去和報復等等。不同於男性武俠小説作家將愛情作為男性主人公俠骨柔情的説明和陪襯,滄月小説中的情愛敍事佔據了小説的中心。如金庸《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在洞悉武林真諦的過程中,遇到了趙敏、周芷若、小昭、段離等女性人物,留下了一段段情感糾葛。而滄月悲劇小説中求得愛情的滿足成為其敍事的核心情節,凌駕於其他慾望之苦。 第三種是權力地位的慾望。因為悲劇主人公自武林江湖這一敍事空間而來,對武功秘籍的爭搶,江湖門派的爭鬥等內容是武俠小説的常見橋段。弱肉強食的自然法則同樣適用於江湖的門派鬥爭,如金庸小説中代表權力和地位的兵器和武功秘訣的倚天劍、鴛鴦刀、綠玉杖、玄鐵令、《辟邪劍譜》、《九陰真經》等激起了武林中人的貪婪慾望,以求稱霸羣雄,一統武林。因為這貪慾得不到滿足,所以自己痛苦;因為追求這貪慾的滿足,造成他人的痛苦。《劍歌》中的方之珉為了得到英雄劍不惜捨棄正道,毒害沈洵,結果被戀人謝鴻影發現,為了是非公理,謝鴻影糾正了這一錯誤,將英雄劍贈予沈洵,方之珉陷入失去江湖地位的痛苦之中,這屬於前者;《七夜雪》中的“瞳”為了拿到“萬年龍血赤寒珠”殺人無數,甚至傷害了自己的“親人”薛紫夜,造成了武林中人和薛紫夜的痛苦,這是後者。 佛教説人生有八苦: 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陰熾盛。從慾望的角度上都可歸結為生存之苦這個龐大的主題上。滄月小説中的慾望之苦以生存慾望的表達為基礎,以愛情慾望的無法滿足為主要表現內容,兼顧江湖中人對於權力地位的追逐等內容,以死亡和寂滅作為慾望的對立面,嘗試為悲劇主人公提供解救之法。 [58] 
女性意識
滄月作品中女性意識明顯而獨特,其許多小説的主要人物都是女性。滄月筆下的女性元素主要表現為女性在武俠行動中的主動者地位,而這些優秀的女性最後卻都是情感的悲劇人物,這就和男性武俠裏女性向着男性的匍匐與皈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滄月的女性情感失敗者因她們的獨立人格而拒絕接受任何屈辱,她們最終是主體意識自覺了、甦醒了,走向對男性的主動離棄,勇敢地撕開男性倫理世界之網,是現實性別政治的反叛者。像《聽雪樓》中的舒靖容,作者極力將她塑造成美麗堅強而武功超羣的女子,但這樣近乎完美的角色也難逃被命運玩弄的悲劇結局。在她構建的江湖中,有情人往往得不到“成眷屬”的“大團圓”結局。因此,滄月筆下的女俠能夠擺脱作為男性附屬品或情慾發泄物的從屬被動地位,也因此突破了傳統武俠的審美風格—不只是“大團圓”結局才是美好的,悲劇的壯美有時更能衝擊人心。 [24]  [5]  [54] 
滄月
滄月(5張)
對於女性作家最為擅長的愛情主題,在滄月這裏,也不是一般言情作品中男性掌握主動的情況,男女主人公至少是兩個相互獨立的、平等的靈魂。在舒蕭的愛情中,看似主動的是蕭憶情,但實際上一直是舒在控制着關係的節奏。直到最後,當舒靖容的獨立人格感到了蕭憶情的“背叛”,她便親手斬斷了二人的感情糾葛,而我們更適應這樣的結局,雖悲,卻更能體現江湖的真意。在滄月眼中,描寫愛情不是為了言情,而是為了表現女性的獨立人格。她深知江湖人心險惡,不可能發生一位又一位純真的女子天真地追求愛情的情況,因為天真的女子早就死了。在這樣殘酷的江湖中,任何情感都面臨着考驗,一切情感、一切關係都是脆弱不堪的。所以從一開始,滄月心中的江湖就不同於傳統的江湖,在她的江湖中,人性更加豐富、更加深刻,她筆下的女子才是真正的女俠。 [54] 

滄月手法

滄月作為“大陸新武俠”的代表作家,其創作受到接受主體、傳播媒介以及網絡文學的運營等多種因素的影響,呈現出網絡化的傾向。但同時,由於“武俠”這一題材本身包含的豐厚歷史意藴,以滄月為代表的“大陸新武俠”的創作又有着向傳統迴歸的特點。
“金古黃粱温”等人作品的語言表達就頗具古典色彩,再如網絡文學中的古風作品,在情境描述和情感抒發等方面極具文言色彩或模仿詩詞的移情造境功能,通過大量的鋪陳以達到濃烈的情感表達效果等。滄月小説的悲劇敍事的傳統化就表現為這種“後古典性”。滄月小説的傳統化還表現在文學性詞語的運用上,相對於唐家三少、天蠶土豆等“小白文”寫作,滄月的悲劇故事顯得古色古香,這不僅得益小説中對於古代詩詞的運用,也在於作者的語言精緻凝練,滄月將其語言上的特色歸功於深厚的古典文學功底。滄月曾講,她從小便對古典文學、詩詞歌賦大感興趣。也正因此,她常在小説創作中引用詩詞,以營造她所想達到的“詩情畫意”。而且不僅在於小説正文,其文章的標題、人物乃至武器名稱都帶有濃厚的古典氣息,如“血薇”“護花鈴”“相思淚”“指間砂”等。除了深厚的古典文學功底,江南的環境與女性身份也都使她的創作帶有這種典雅氣息。讀者在滄月的作品中經常可以見到對風、花、雪、月的刻畫描寫,滄月也講過這種對雪、雨之類的特別情愫是由自己的審美意趣所導致的。在這種審美意趣的影響下,她對風雪這種柔性因素更加敏感,從而創造出帶有女性柔美特徵的語言和環境。 [58] 
滄月借鑑了動漫、遊戲的部分創作技巧,其文字,尤其涉及人物形象的刻畫時,有着漫畫般強烈的視覺衝擊感,引人入勝,增強了讀者的認可度。滄月作品動漫化、遊戲化的風格,則因受到日漫與電腦遊戲的影響。身為建築師的滄月,在追看動漫的時候,自然而然地展開了對動漫的解剖,從而引起她對小説創作技巧的思考,這一身份,使得她對於文字的層次感和畫面感十分敏感,這既是興趣使然,也有職業思維方式的原因。除此之外,滄月還是一位喜好遊戲的作家,她甚至在《曼珠沙華》中表示:“謹以此文,紀念我喜愛的《生化危機》。”所以自覺或不自覺間,動漫的構圖敍事技巧與遊戲的代入感漸漸影響到了她的小説創作,它們豐富了小説的講述,更加符合當代讀者的審美要求,使大陸新武俠呈現出不同的氣象。 [54]  另一方面,滄月小説與ACG的互通性還表現在情節設計上的逐層遞進,主人公的歷險旅程成為小説的主要脈絡。遊戲的通關過程,一般有打怪升級和兩軍對壘兩種形式。滄月悲劇小説中的情節設置參照這種遊戲模式也分為兩種,一種是參照兩軍對壘的形式,表現為兩種力量的較量,如拜月教和聽雪樓,空桑族和鮫人族,神之左手和神之右手等,敵對雙方陷入一場又一場的爭鬥,悲劇人物也在不斷的鬥爭中認識自我,感悟生命。另一種是打怪升級的形式,在滄月的悲劇敍事中,悲劇人物自帶主角光環,遊戲中的打怪升級在這裏不是表現為武功上的提升,而是表現為悲劇人物不斷歷險的過程。如鏡系列中的那笙在真嵐的指引下穿越荒漠,去到不同的地方分別為真嵐收集斷手、斷腳,幫助真嵐完成重生。《忘川》中也有蘇薇為尋求解藥遭遇重重困難的情節設定。 [58] 

滄月獲獎記錄

編輯
文學類
  • 2020    橙瓜見證·網絡文學20年十大武俠作家[55]     (獲獎)    
  • 2015    首屆網絡文學雙年獎[21]     (獲獎)    
  • 2004    首屆大學生武俠文學獎[5]     (獲獎)    
  • 2004    首屆神州奇俠文學獎[5]     (獲獎)    
其他獎項
  • 2000    全國大學生建築設計競賽佳作獎[25]     (獲獎)    

滄月人物評價

編輯
武俠作家滄月並不注重自己的性別意識,表現出平和的女性主義寫作因素。(武俠評論家韓雲波 [24] 
作品圖冊
作品圖冊(4張)
滄月才華驕人、容貌出眾,是新派武俠小説作家中的佼佼者之一。(新浪遊戲評 [26]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