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比利小子

(美國罪犯)

編輯 鎖定
比利小子(Billy the Kid,1859年11月23日——1881年7月14日),又名亨利·麥卡蒂(Henry McCarty)、亨利·安特里姆(Henry Antrim)和威廉·H·邦尼(William H. Bonney),美國罪犯、槍手,西部傳奇人物。出生於紐約,因林肯郡戰爭而成名。他14歲成為孤兒,17歲就開始殺人,之後終其一生都是亡命之徒。據傳他總共殺死了21個人,但較為大眾接受的數字大約是四到九人之間,21歲時遭警察派特·加勒特(Pat Garrett)擊殺。但也有人認為他是除暴安良的西部英雄。
中文名
亨利·麥卡蒂
外文名
William Bonney
別    名
威廉·H·邦尼,比利小子
國    籍
美國
出生地
美國紐約
出生日期
1859年11月23日
逝世日期
1881年7月14日

比利小子人物生平

編輯
比利小子 比利小子
麥卡蒂(或邦尼,他在最惡名昭彰的時期經常使用這個名字)是一個藍眼、約173至175公分、皮膚光滑、門牙突出的男性。據稱他在多數時候是相當友善與優雅的。甚至有許多人用"如貓般輕盈"形容他。而他的優雅外觀與他的狡猾、以及用槍天賦,也賦予了他"惡名昭彰的歹徒"與"深受愛戴的人民英雄"兩種完全不同的形象。

比利小子林肯郡戰爭

1877年,麥卡蒂(當時"威廉·邦尼"已經相當廣為人知)搬遷到了新墨西哥林肯郡(Lincoln County)。他在一間起司工廠找到工作。透過他的僱主,麥卡蒂認識了弗蘭克·安科(Frank Coe),喬治·安科(George Coe),以及亞伯·桑德斯(Ab Saunders)三個表兄弟。在短暫的在別處工作後,麥卡蒂開始在三個表兄弟的農場中工作。1877年尾,麥卡蒂與安科被約翰·坦斯托爾(John Tunstall)僱用成為牧場守衞。坦斯托爾是一個英國商人,同時也是銀行家與牧場主人。坦斯托爾的搭檔則是一個叫亞歷山大·麥斯威恩(Alexander McSween)的著名律師。著名的林肯郡戰爭就是在林肯郡商人,勞倫斯·墨菲(Lawrence Murphy),詹姆斯·多蘭(James Dolan)與坦斯托爾,麥斯威恩間因為商業競爭爆發。1878年2月18日,坦斯托爾在趕九匹馬往林肯郡的路上被墨菲與多蘭的手下殺死,殺手之中同時也有之前被派去襲擊麥斯威恩領地的人。儘管墨菲與多蘭的手下將殺死坦斯托爾的行為解釋成"正當殺人",證據卻顯示坦斯托爾在被擊倒前曾經嘗試避免衝突。而坦斯托爾的死,也激怒了麥卡蒂與他的同伴們。而麥斯威恩基則求助法律;他從地方法官的手中取得了拘捕令。之後,麥斯威恩基的手下組織了一個稱作"管理者"(Regulator)的集團,並朝墨菲-多蘭的商店逼近。殺死坦斯托爾的殺手嘗試在對方的追捕下脱逃,但仍在3月6日被捕。在返回林肯郡的路上,管理者集團表示已經將殺手在3月9日處決,原因是因為犯人企圖逃跑。除此之外,他們也懷疑並殺死了集團中的一個叛徒。而在3月9日當天,州長塞繆爾·阿克斯特爾(Samuel Beach Axtell)也抵達林肯郡調查這起暴力事件。州長在詹姆斯·多蘭與其合夥人約翰·萊利(John Riley)的陪伴下,證實了麥斯威恩的手下對多蘭確實具有敵意。至此,"管理者"從執法人員被變成了暴徒。值得一提的是,阿克斯特爾拒絕承認一個被稱做"聖大菲之環"(Santa Fe Ring)的貪腐集團的存在。據稱這個集團由貪污政客組成,領頭的則是一個名叫托馬斯·本頓·卡特侖(Thomas Benton Catron)的美國律師。同時,卡特侖與墨菲-多蘭集團之間的密切來往,也是該集團惡名昭彰的原因之一。
之後,"管理者"集團私底下便計劃着對警長威廉·J·布雷迪(William J. Brady)進行報復行為,因為警長曾在坦斯托爾被謀殺的那個下午逮捕了麥卡蒂與他的代理人弗雷德·韋特(Fred Waite)。4月1日,麥卡蒂與一些"管理者"成員在林肯郡的大街上埋伏,並殺死了布雷迪與他的代理人,喬治·W·欣德曼(George W. Hindman)。麥卡蒂在試圖取回先前被布雷迪沒入的來福槍時被擊中大腿。因為這起事件,許多之前支持麥斯威恩集團的人開始將爭執的雙方都視為"嗜血及邪惡"的集團。
然而,"管理者"集團與麥斯威恩之間的關係始終撲朔迷離。麥卡蒂對坦斯托爾有著極高的忠誠度,但對麥斯威恩則沒有。甚至有些人認為布雷迪死時,麥卡蒂與麥斯威恩跟本還不認識。根據當時的報紙報導,"管理者"集團否認與麥斯威恩之間有任何關係,並表示他們只是為了追查殺死坦斯托爾的兇手。
4月4日,"管理者"集團試圖逮捕一位與坦斯托爾之死有關的嫌犯,巴克肖特·羅伯茨(Buckshot Roberts)。羅伯茨在追補過程中胸部中彈,但仍然拒捕,並開槍殺死了"管理者"集團的首領,迪克·布魯爾(Dick Brewer)。在衝突中,另有四名"管理者"集團分子受傷。這場追補使得輿論更偏離了"管理者"集團,並認為羅伯茨是"令人敬仰的快速反擊以對抗對方壓倒性的優勢"。
“比利小子”在這場流血衝突中,只不過是“麥斯威恩—坦斯托爾派”僱用的一名槍手,但在後來的許多傳説中,他卻成了“林肯郡戰爭”的主角。 [1] 

比利小子法外之徒

當初,不少人想抓他,但因他的槍法很準,出槍又快(傳説比利小子從拔槍到開槍只要0.3秒),總是抓不住他。後來,新墨西哥州的州長説:假如你自己投降,我就大赦,不處你罪。就派了人去談判,比利小子答應帶槍投誠。投降後,州長反悔,依然要判他的刑。
去談判的警長覺得臉面無光,所以就有兩種傳説。 一種是説警長覺得很對不起比利小子,讓他逃走,當天把他從監獄帶到法庭。那個法庭還保存著,監獄也在,監獄旁邊是警長的辦公室,再旁邊是法院。法院是兩層樓的木頭房子,樓梯很窄。比利小子上了樓,説要去廁所,就像中國的茅廁,在較遠的地方,兩個警察押送他去。廁所裏面藏著一把槍。回到法院後,比利小子走在前面,警察跟在後面,比利小子推倒了後面的兩個警察,逃走,樓上的警察並不知曉內情,開槍射擊,比利小子還擊,打死了樓上的警察。底下的警察聞聲而來,比利小子戴著鐐銬,跳窗而走。警察們追趕上去,又被比利小子打死幾個,成功逃走。
此際,新上任警長派特·加勒特全面通緝比利小子,到處張貼“懸賞”海報。7月14日,警長一槍打中比利小子的心臟,當場斃命。

比利小子照片

編輯
這張照片最後增值到500萬美元 這張照片最後增值到500萬美元
美國一名叫藍迪·桂亞羅(Randy Guijarro)的男人在2010年,花了2美元在加州弗雷斯諾的一間舊雜貨店買下這張4×5英寸的錫版相片和其他雜物,現那張照片價值500萬美金。這張照片之所以瞬間升值的原因是它照到了“比利小子”。除了這張之外,就只有另一張照片照到了比利小子,一張在130年前拍下的照片,在2010年科羅拉多的丹佛拍賣會上,以230萬美金成交。
照片局部放大,比利小子和朋友在玩槌球 照片局部放大,比利小子和朋友在玩槌球
為了確認照片的真假 ,藍迪將照片交給卡金公司(Kagin’s,Inc),讓他們的美國西部文物專家監定。該公司的資深古幣監定家麥卡錫(David McCarthy)説:“我們必須確定我們能回答並指出這張照片是在哪裏、何時、如何而且為何拍下的。對這個事件來説 ,只有相似是不夠的,必須召集一整組專家來找出照片中的每個細節,保證沒有任何地方不合理。在超過一年有系統的研究,包括我自己去實地考察後,這張照片的真實性才有壓倒性的證據。”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