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柳枝詞

(唐代何希堯詩作)

編輯 鎖定
《柳枝詞》是唐朝時期的一首七言絕句,作者是何希堯,分水人,唐代詩人。字唐臣。生卒年不詳
作品名稱
柳枝詞
外文名稱
楊柳枝詞
創作年代
唐代
文學體裁
七言絕句
作    者
何希堯

目錄

柳枝詞原文

編輯
大堤楊柳雨沉沉,
萬縷千條惹恨深。
飛絮滿天人去遠,
東風無力系春心。

柳枝詞作者

編輯
何希堯,唐憲宗時人。餘不詳。

柳枝詞鑑賞

編輯
《柳枝詞》即《楊柳枝詞》,是中唐以後流行的歌曲之一,歌辭則由詩人創作翻新。借詠柳抒寫別情的,在其中佔有很大比例。此詩即屬此類。
大堤在襄陽城外,靠近橫塘。宋隨王劉誕《襄陽曲》雲 :“朝發襄陽來,暮止大堤宿。大堤諸女兒,花豔驚郎目。”似乎從這詩以後,大堤便成了情郎們尋花問柳的去處,唐人詩中寫到大堤,多有此意。如施肩吾《襄陽曲》:“大堤女兒郎莫尋,三三五五結同心。清晨對鏡理容色 ,意欲取郎千萬金 。”李賀《大堤曲》:“蓮風起,江畔春。大堤上,留北人。”由此推知,這首《柳枝詞》寫的,便是大堤女兒在暮春時分送別情人的情景。
由於近水,堤上夾道的楊柳,枝條特別繁茂,絲條垂地,給人以嬝娜嬌怯之感 。“柳條無力魏王堤”(白居易),寫的便是這種情景。“晴煙漠漠柳毿毿,不那離情酒半酣”(韋莊),每逢折柳送別,即使晴天,也不免令人感傷,何況雨霧迷濛,那是要倍增惆悵的。“大堤楊柳雨沉沉”,“沉沉”二字,既直接寫雨霧(這不是滂沱大雨,否則不能飛絮)沉沉,又兼關柳枝帶雨,顯得沉甸甸的。而人的心情沉重,也在景物的映襯下透露出來。送別情人,離恨自深,説“萬縷千條惹恨深”,不僅意味着看到那兩行象徵離別的翠柳,又使愁情加碼,還無意中流露出女子因無奈而遷怨於景物的情態,顯得嬌痴可愛。
但此詩的精彩並不在前兩句,三句寫分手情景道:“飛絮滿天人去遠”,意境絕妙。前二句寫雨不寫風,寫柳不寫絮,到寫“人去遠”時,才推出“飛絮滿天”的畫面,這樣便使人事和自然間發生感應關係,其妙類似於“蒙太奇”手法。同時這句包含一隱一顯兩重意味,明説着“人去也”,而飛絮滿天,又暗示“春去也”。宋人王觀有“才始送春歸,又送君歸去”的名句,句下已有無盡惆悵;而兩事同時發生,情何以堪!詩人都説風雪送人,景最悽迷;而“楊花似雪”、“飛絮滿天”的景色 ,更易使人迷亂。“人去遠”,是就行者而言;還有一個站在原地未動的人,一任柳絮飛懷撲面,此種神情意態,隱然見於言外。
“東風無力系春心。”結句含蓄藉 ,耐人尋味。從上句的“飛絮滿天”看,這是就自然節物風光而言,謂東風無計留春長駐,春來春去,有其必然性在;從上句的“人去遠”看,“春心”二字雙關,實指戀情,則此句又意味着愛情未必持久,時間會暗中偷換人心。前一重必然隱射着後一重必然。詩句既針對大堤男女情事,有特定的涵義;又超越這種情事,含有普遍的哲理。
這首詩的詩味渾厚,一句比一句有味,讀之如嚼甘飴,其味無窮。 [1] 
參考資料